第三十五章 空间种植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十五章 空间种植

越靠近山底花丛越密集,周宇从花丛比较稀疏的地方开始清理杂草。大山里午后三点多钟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周宇干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浑身就大汗淋漓的,有十多年没有干农活了,这冷不丁的一干就觉得腰酸背疼的,难受得不得了,就这样周宇干一会儿歇一会儿速度慢地不得了。 这会儿正倚着锄头把歇息呢,突然看见三叔周定邦向山下走来,隔老远就大声喊着:“二狗子,是不是累了?要是累了的话就好好歇歇,你妈和你婶子怕你干猛了伤着身子派我来看看你。” 周宇伸了伸懒腰不好意思地说道:“三叔,我没什么,只是长时间没干农活有些不习惯,过两天就好了,今后我可是在村里好好发展了,这不会干活可不行,你说是不?” 周定邦呵呵一笑道:“二狗子三叔教你一个干活的好法子,没听说过‘眼懒蛋手是好汉’这句话么?干活的时候就怕干一会儿看几眼,那样的话这活会越看感觉越多,反而不用眼睛看只是低头用手猛干就会越来越少,那样的话就会动力十足,越干越快的。” 周宇点点头不再言语,弯下腰继续锄着草,实在累了的时候就抬头看看山下及周围无边的花海,心情便会无限的轻松和快活起来,便也不觉得累了。 夕阳西下,天边的归鸟披着残霞纷纷回归山林,无边的花海沐浴在昏黄的残阳中,犹如一片暗金色的海洋随风涌动,透漏出一种古拙大气的美。 听到父母喊自己,周宇收拾好农具来到水塘边,待看到周围的情况后不禁暗自咂了咂舌,只是不到一下午的时间老爸老妈和三叔三婶竟然已经把水塘周围的杂草整整又向外清除了一大圈,地面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杂草。别看自己年轻力壮的,可是在干农活方面还真是和这些长辈没法比。 吹着山风、踏着花海、披着晚霞几人带着花花扛着农具说笑着往村里赶,夕阳斜照在身上划出一道道长长的影子…… 晚上的时候周宇把白天买来的种子一样抓了一些放到空间里,待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拿了把攫头进了空间。 空间依然一片寂寥之色,只余几棵大白菜仍在顽强地生长着,周宇感觉这几棵大白菜每棵最少能有十几斤重,要是搁到外面绝对属于白菜王的级别了。 水池上波澜不惊,一丝皱纹也不得见,清澈见底的池水犹如一面光洁平滑的大镜子,光可鉴人。水池上面的小土坑依旧绿意盎然,那浓稠的液体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四周的灰黑色气体仍旧在不停地翻滚着,那气体后面的世界让周宇遐想无限,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到这后面瞧个究竟。 用攫头把空地刨了一条条浅浅的垄沟,周宇把西红柿、豆角、黄瓜、茄子等蔬菜种子一小片一小片地种到地里。然后又用大约一半的空地种上西瓜和香瓜,最后周宇可能觉得这些还不够丰富,出去取了一些地瓜栽子也给种到空间里。 这一通忙碌下来已经过了深夜,但此时空间里的周宇没有一丝困意,喝了些空间水后感觉更加地神采奕奕,看看空间四周还有一点空地,周宇干脆把苞米也给种上了。 至此空间里已经全部种满了瓜果蔬菜和部分农作物,只有大小两个水坑除外。刚开始周宇还想着是不是需要浇点水,但是一想到那几棵大白菜只是种子无意间撒到地上就长得如此强壮,要是浇水的话还真是有点多此一举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在周定邦夫妇的帮忙下,两家人终于把野鸡岭南坡的杂草和少部分的灌木丛清理完毕,然后周定过找来大奎叔用老黄牛拉着犁把清理好的荒地翻来覆去地犁了几遍,至此野鸡岭难破终于被整理完毕。 当天晚上周宇让周虎从镇里买来一些新鲜的牛羊肉以及猪肉,王桂兰又宰杀了一只大公鸡做了些荤菜,两家人加上大奎叔美美地吃了一顿,算是一次小小的庆贺。 由于这两天很忙,周宇每天吃完晚饭几乎是倒头就睡,所以也没时间到空间里看看。现在承包的山地已经清理完毕,就差撒种子种植了,所以这心情也就放松下来,于是晚上的时候周宇怀着激动的心情进入了空间。 一进入空间,一股浓郁的带着清新的植物气息便塞满了鼻腔,映入眼帘的是莽莽的无穷尽的绿,周宇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植物园。 原来空旷寂寥的空间此时已经被大片的葱绿塞满,细看之下在绿叶的掩映中还有一嘟嘟一串串的深紫和粉红。 翠绿的豆角和、黄瓜和粉红色的西红柿由于没有搭架子,秧子直接就在地上长开了,但是秧子上结满了果实,豆角几乎都有二十厘米长,黄瓜鲜绿脆嫩,前面还开着黄嫩的小花,长得也是又直又长,西红柿就更不用说了,红嫩嫩粉嘟嘟的,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个头更是大的不得了,每一个都有中 号饭碗那么大。 西瓜和香瓜也都快成熟了,看那架势估计最晚再过一天就可以吃了,那墨绿色的瓜藤子绝对比用空间液浇灌过的还要粗上一圈。 尽管周宇晚上已经吃得饱饱的,但是看见这些瓜果那也是馋得口水哗哗流,由于空间里没有风雨,所以这些瓜果的表面干净的一塌糊涂。随手摘了一根大黄瓜一个西红柿末了还划拉了一根紫茄子周宇干脆就坐在水池边上开吃起来。 周宇痴了、周宇醉了,这些瓜果的味道简直和外面的就不可同日而语,味道那叫一个清新那叫一个地道啊! 黄瓜清脆香甜,吃完一口后满颊芬芳;西红柿甜中带酸,甜而不腻酸而不厌,尤其是那浓浓的汁液喝到嘴里后在嘴里停留不到一秒便被迫不及待的咽到胃里,好吃得不得了。就连那做菜用的茄子吃起来也是舒爽无比,茄肉里似乎夹杂着大量的水分,甜丝丝水嫩嫩的,足可以做为水果来食用。 揉了揉鼓鼓的肚皮,周宇站起身看了看四周的苞米,苞米的秸秆上几乎都长着两个粗大的苞米穗子,感觉肚子还有些空间,周宇一咬牙干脆掰下一个大苞米穗子把外皮剥开一口就咬了上去,一股股白嫩的汤汁随着牙齿的撕咬从一粒粒苞米粒中迸溅出来溅到嘴里及两颊,顿时一股浓郁的清香在周宇嘴里荡漾开来,如一股清流流进胃里…… 周宇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叉开大嘴就和这穗苞米干上了,没用上两分钟,原本饱满多汁的一大穗苞米就被啃干净了。 苞米啃完了周宇又想起了地瓜,地瓜秧子爬得足有一米多长,由于身边没有家伙事儿,周宇干脆直接用手拔出了一株瓜秧子,地瓜大小倒不是太夸张,紫红的皮,只是比平常的大了一圈左右,但是这一株瓜秧子下面的地瓜结得也太多了点吧?周宇这会儿已经摘了能有一小堆了,足有四五斤。 对于地瓜的大小和产量周宇倒不是太介意,最重要的是味道啊!拿起一个比拳头大一圈的紫红皮地瓜,周宇也不洗,直接用手擦吧擦吧送到嘴边狠咬一口,没有多少水分,清脆甘甜,甜得人心头暖暖的、酥酥的,犹如被母亲拥入怀中,一直幸福到心底。 擦了擦嘴角,周宇满意地拍了拍肚皮,经过自己的亲身体验,这空间种植的瓜果蔬菜味道简直逆天,这要是拿到大城市里贩卖无论多少钱估计那帮城里人也舍得掏。 带着无限美好的希冀,周宇走出空间进入了甜美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