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就是个棒槌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就是个棒槌1

周宇松开了手把脸露出来委屈地说道:“曹哥,我也觉得我不像个男人啊,本来我是想打算找个机会就公开的,但是谁成想青青竟然先说出来了,我~我冤枉啊!” “哈哈哈!”看着周宇故作表情的那个熊样,五个人又是一番大笑。 青青不好意思地伸了下粉红的小舌头,俏皮地对着周宇说道:“那个周宇啊对不起啊,没伤着你自尊吧?我保证以后不乱说话了,要是咱俩之间再有什么大事儿就由你当发言人好啦。” “行啦嫂子,你别听我二狗哥瞎白乎,就他那脸皮绝对比我要厚上一千倍,你说这么点小事儿会伤着他么?他这是赚取你的同情心呢。” 好么周虎干脆连嫂子都喊上了,同时也狠狠地揭露了周宇的本质。青青的俏脸越发的俏了,周宇的老脸越发的青了。 平息了一下心情后周宇说道:“说实话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和青青能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要不是青青的青睐和执着我们俩也不会有今天,从今以后青青就是最最重要的宝贝,我一定会给她幸福的。” 青青明亮的双眸里噙着幸福的泪花,小小和刘娟儿也投去祝福的目光,至于老曹和周虎则是犹如长辈似的背着手直点头,在装大尾巴狼。 看着众人的表情,周宇又继续说道:”大伙儿是见证我和青青这段感情的第一批人,既然这么高兴总得有点表示对不?所以我决定今天在坐的所有人,那个周虎除外啊。每人送五桶葡萄酒,鼓掌……” “呱呱呱呱!”一时间掌声如雷。这会儿都在真心实意地鼓着掌,包括青青在内。当然还是周虎除外。 老曹瞥了周虎一眼。见这家伙一点也不沮丧而且也没啥行动巴结巴结周宇,不由好奇地问道:“喂我说三驴子,还不赶紧地说两句好话?这可是难得的好酒啊!” “嘿嘿,咱不着急,他要真不给我酒我就让太公来找他,啊~不,只要太公写个条子他就得乖乖地把酒给我送过去,你问他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大伙儿也知道这是人家哥俩在开玩笑呢,于是也不再理会这件事儿。继续坐下喝酒。 吃完晌饭三位女士到了木屋的二楼休息去了,周宇哥俩和老曹就那么直挺挺地躺在大银杏树下吹着山风睡了一觉,别提多风凉多爽快了。 下午三点多钟睡醒后容光焕发的三位女士把睡得死死地三头懒猪扯着耳朵叫了起来,周宇赶紧去摘了一些太阳果和歇马杏给大伙儿尝尝。 三个大老爷们就不用说了,即使三位美女每人吃了也不下一斤。后来老曹又吵吵着要拉走十筐,逗得大伙儿又是大笑不已。 吃完果子后老曹腆着肚子问道:“老弟,三驴子可是没少和我吹,说你这山上的景色和仙境也差不离了,不会就这些吧?” “哪能呢。走曹哥,我带你们去月亮湖看看,包你看了后就不想回来了。” “呦嗬,说你胖你还喘上了。那还不赶紧前头带路,更待何时?帅蝈美女们,来吃狗!”说完大手一挥带着众人跟在周宇身后往月亮湖走去。 月亮湖如宝石般清澈通透。天空如洗碧蓝纯净,四周鲜花斗艳绿树葱葱。在那镜面般的湖水上面各种水鸟盘旋飞舞,洁白高雅的白天鹅、浑身如火的翠鸟、鲜艳明亮的野鸭、还有那灰黑相间的鸿雁…… 老曹此时背着手站在岸边的一处大石头上正在昂首挺胸凝神地看着远方。山风瑟瑟风衣乱斗,金色的阳光洒在身上浑然不觉,那神态那气质活脱脱一个思想家。 此情此景令老曹技痒难耐,真得很想创作一首能够传世的佳作,但是怎奈自己肚子里的墨水实在是不够用,所以任凭他抓耳挠腮、思前想后,运了好几遍气也没哼出一个字儿。 看着老曹好几遍欲言又止的样子,周虎打趣道:”咋的曹哥,是不是又有啥好的作品要问世了?要是有的话就大声的念出来也好让我等凡人瞻仰瞻仰,要是没有的话那就好好的欣赏一番美景,千万别摆出一副拉不出屎似的难受相。 “我靠,这是**裸的打脸行径啊,这虎这个小王八蛋简直太不是东西了。”老曹心里嘟念道。 不过男人是绝对不可以说自己不行的,于是老曹嘿嘿一笑解释道:“三驴子,哥哥这不正在酝酿着么?唉,前些日子老是创作,哥哥这灵感呐已经用了了,估计还得几天才能恢复过来。”老曹说完后是脸不红心不跳,依旧是一副大家风范。 旁边几人捂着嘴小声地笑着,周虎一看这厮的连皮厚度自己真的是无法企及,也就暂时放过这个打击老曹的机会。 大伙儿坐在岸边继续欣赏着美景,老曹兴致大发非要给周宇看看手相,周宇摆脱不了只好把手交给老曹。青青和刘娟儿坐了一会儿就想到处走走,谁知道小小这回没有和他们一起去,说是要继续留在这里好好看看风景。 不提老曹神叨叨地在给周宇看手相,话说小小看到周虎身边没人之后来到他跟前对着他说道:“喂锅盖头,上回的事儿谢谢你啦,我一直想找个机会想向你当面感谢一下的,今天终于如愿了。” “哦?你感谢我?啥事?”周虎疑惑地问道。 “哎呦你还挺大方啊,这么重要的事儿都能忘记?不就是你送给我人参的事儿么?” “哦,我当啥大不了的事儿呢,话说咱们都是好朋友了,送你点礼物也是应该的,你不提我都忘了。以后别再提了啊。”周虎一直以为自己当初送给人家的是个大萝卜呢,到现在还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好吧。对了锅盖头,你看曹大哥好像很懂手相,要不咱俩也去凑凑热闹?” “小小听我一句忠告,老曹那老小子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他会看啥手相?你知不知道他以前经常借着看手相的机会和人家大姑娘小媳妇的耍流氓,还经常给人家唱十八摸? 都说相由心生,你说就老曹那爷爷不亲奶奶不爱的一副猪哥相他能是好人么?所以说你可不能去,小心被他吃了豆腐。”周虎苦心地劝说小小。 老曹别的不好,就好个家长里短,之前就感觉小小这丫头对周虎好像有那么点意思,所以一直留着心。这会儿看到小小走近周虎跟前时那双大耳朵就支愣起来了。结果小小说了啥他是一句没听见,但是周虎埋汰他的话倒是听得一清二楚。 老曹也没心情和给周宇看手相了,咬着牙眼珠子乱转地开始琢磨着点子。 周宇也不生气,这厮明显看到自己不是美女才没了兴致。不过不看更好,自打自己把手递给老曹后,这厮的嘴巴就没有停过,不看反而还能少吸点老曹呼出的二氧化碳,同时也能节能减排。 话说小小本身就是个极品大美女,要是放下身段柔声细语地央求一个男人做点事儿相信还没有谁能够拒绝的,所以周虎就被小小给拖到了老曹跟前。 “曹大哥,你也给我和周虎看看呗?”小小笑盈盈地说道。 老曹一看是老怀大慰,老天对自己真是不薄,这个可恨的三驴子终于落到自己手里了。 此时此刻在场的三个男人当中虽然是一个厚脸皮两个根本就不要脸的,但是都能很好的遵循女士优先的原则,让小小头一个看。 握着小小柔软无骨的小嫩手,老曹很是揉捏了一会儿,嘴里还不时地发出“啧啧”声,原本还算是正常的眼神立马变得如桃花流水。 周宇哥俩一看,这他娘的哪是看手相啊?这不就是一个摸吗? 于是周虎不干了,狠狠地踢了老曹一脚不悦地说道:“我说老曹你那是啥眼神?再说看手相那是看好不好,你老是用手摸啥?再摸一会儿人家的手都得让你摸秃噜皮了。” “哦骚蕊骚蕊,职业病又犯了,行了我马上就进入正常的工作状态了。”老曹厚着脸皮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