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你就是个棒槌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四十八章 你就是个棒槌2

被周虎踹了一脚后老曹清醒过来,知道刚才是自己着相了,眼前的这位可不是喜欢和自己打哈哈的那些经常来买种子的大姑娘小媳妇,这是正儿八经的一个大美女,而且还可能是自己以后的弟妹,这个玩笑可是不能开。 于是老曹又变得犹如得道高人般仔细地看着小小的手相,一边看一边点着头,好似洞玄了啥天机一样。 “曹大哥,你看我这手相怎么样?” “嘘,佛曰不可说呀。” 周宇哥俩现在是满头黑线,心里也终于确定了一件事儿,那就是老曹这厮绝对是个如假包换的大骗子。 周宇也忍不住了,皱着眉头问道:“曹哥,既然佛曰不可说,那你咋给人看手相?难不成打手势说哑语?” 谁知道老曹也不干了,一高蹦了起来指着周宇哥俩的鼻子就开喷:“我说你们两个坏蛋怎么啥事儿都能插上一腿呢?我这是在给小小妹子看手相好不好?臭不要脸的,给我一边儿待着去。” 周宇哥俩这时候哪敢走?要是老曹再发一次疯还像刚才那样睁开桃花眼一顿猛摸咋办?于是哥俩也不说话了,就这么站在一边监视着这厮。 小小这时候说话了:“曹大哥,我觉得周宇刚才说得没错啊,你不和我说话我怎么能知道自己的手相是啥样的?” “唉妹子啊,我不是不说而是你这手相着实不好说啊。算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还是和你照直说好了,但是你得保证无论我说啥你可不能生气。而且也得保证不让这两个小子找我麻烦。” “行,曹大哥你看出啥就和我说啥。我保证不会生气的,要是这两个家伙生气我负责对付他俩。” “ok。那就弄扑老伯乐母了。” “啥?曹大哥啥叫弄扑老伯乐母?”小小不解地问道。 “这都不知道?不就是英语没问题的意思么?唉,可能是我的知识学的太杂了说得有些不标准了。小小妹子你是不知道啊,我每天收摊后都坚持学习两三个小时,不是有这么一句老话儿么,三天不学习赶不上**,活到老学到老啊。”老曹有些感慨地说道。 “老曹,看手相。”周虎在一旁实在看不过眼了,提醒他道。 “哦对了我是在给你看手相哈?你看看这事儿整的,看样子知识这玩意也不能太多了。否则一张嘴就往外冒你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说完后老曹看到周宇哥俩瞪着眼睛要杀人的样子,于是赶紧接着说道:“大妹子,你这手相总体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 你看看啊手掌软绵丰厚而且颜色红润有光泽,这说明啥?说明你从小到大一直到老死保证是生活无忧,也就是说你这一辈子是不用为钱发愁了。我好羡慕哦? 再说说你的事业线,这条线就是从手掌底部往上升的一条线,当然有的人中间也会断断续续地分成几条线,但是一般人多多少少都会有。要是这条线比较粗且明朗清晰,那我就得恭喜他了。保证是事业红火步步高升。 但是妹子你再看看你自己的右手,我看了半天都快把眼珠子累掉了也没找到这条线呐!这说明啥?说明你这辈子根本就没有事业,只知道一天到晚的游山玩水享受生活,而且前边我也说过你这辈子不会缺钱。所以我好羡慕哦? 咱们再看看你的生命线……” 老曹嘚不嘚说了一大通,说得倒也算是流利,诸葛小小的俏脸上更是喜笑颜开。 咳嗽了两声。老曹又接着说道:“但是啊,小小妹子我要说但是了。但是你看看你的感情线。虽说这条线很长而且向上去,线尾分成三岔。这是表示婚姻幸福线,但是你看看分成的这三岔是不是有些绕弯像根猪尾巴?而且你这三岔附近还有一颗黑痣。 恕我直言了,女孩子的手相中称这种手相为黑猪相,也就是说你将来找的男人上辈子是猪妖,这辈子虽然投胎做人但是仍旧会保留着一些猪的习性。例如特能吃,睡觉打呼噜、还有表面看着憨厚实则狡猾狡猾的,一天到晚就知道瞎哼哼,而且做人贼不地道……” 老曹咬着牙把小小未来的男人贬的是一塌糊涂,而且边说还边看周虎几眼。 谁知道小小听了后不但不生气反而还高兴地咯咯直笑。抹了把眼泪后小小笑着问道:“曹大哥,既然你都说了我这辈子会衣食无忧那我就是找头猪也值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未来的老公破解破解,使他猪的习性小点?” “有,咋能没有呢?你耐心地等几天,我找人给你做把牛皮鞭子,要是那小子将来愣是要朝猪的方向发展你就用牛皮鞭子蘸点凉水狠狠地抽他,抽着抽着就能把他抽回人道。” 周宇一直忍着笑听着呢,闻听老曹此言不禁后背直冒凉汗,心里发誓打死也不能让老曹给青青看手相。虎子还没怎么惹着他呢这就利用看手相的机会撺掇小小将来用鞭子抽他,太他娘的凶残了。 小小这丫头也不笨,听到老曹说得那么狠而且还不停地对着周虎龇牙,心里哪能不明白是咋回事儿?这个曹大哥估计是看出点啥了,这是借着给自己看手相的机会骂锅盖头呢。 想到这里小小的一双美目狠狠地瞪了一眼老曹,嗔怪道:“曹大哥你瞎说啥呢,只要我能和他结婚自然是喜欢他的,怎么能用鞭子抽呢?人家才不会舍得呢。” 至于已经被老曹咬着牙说成是猪妖转世的周虎这时候跟没事人一样,而且还跟着凑热闹。听到小小这样说赶紧上前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小,虽然老曹这辈子也没说过几句对的话,但是今天这些话我觉得说得还不错,你未来的男人真要是猪妖转世的话用鞭子抽我觉得还太轻了,这样吧等我有空的时候我给你做几只狼牙棒,只要那小子以后不老实你就用狼牙棒扎他,扎扎他就老实了,保证得乖乖地听你的话。”说完这傻小子还嘎嘎地笑了几声,仿佛占了多大便宜一样。 小小和周宇听得是很无奈又得忍着笑,但是又不能明说,只有老曹在边上不管不顾的哈哈大笑,笑得那叫一个得意啊。 看到周虎兴奋地还要往下说,小小双手掐腰等着大眼睛说道:“锅盖头你给我闭嘴,曹大哥是给我看手相,有你啥事儿?” “哦,手相看完了,三驴子爱说就让他说说吧,说破无毒,不管有啥事儿一说开就好了。”老曹还在蛊惑着周虎,满肚子冒着坏水。 虽然周虎还蒙在鼓里,但是小小早已经识破了老曹的奸计,哪还能让他自由发挥?于是三言两语就让周虎彻底闭上了嘴,而老曹的诡计也未能得逞。 周宇此时就是个看客,看着老曹和小小斗智斗勇,而虎子这个二傻子竟然也和自己一样当起了看客,可能在他心中老曹和小小同属敌对阵营的,所以看得也是相当解气。 平心而论这事儿还真就不能怪周虎,打死他也不会想到小小这个天之娇女会喜欢自己。况且俩人之间还经常爆发大战,虽然最近由于一只天字号人参俩人关系有所缓和,小小不再主动找他麻烦,但曾经也是敌人不是?所以这会儿有这样的举动也不足为奇。 老曹和小小暗中斗了几手,觉得自己很失败。那啥吧主人公周虎就是个傻子,自己埋汰他他也不知道,而且小小这死丫头也不生气,要是这样的话自己何来报仇后的快感?这不就相当于埋汰自己了么? 于是老曹的一对小眼睛又滴溜溜地乱转一气,终于又想出了一个大招。 这厮来到周虎跟前很是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装着关心地问道:“虎子,我前些日子听你说还有十几个大姑娘小媳妇等着你去挑呢,我就觉得吧你有些吹牛了,你说人家能看上你么?” 一听这话周虎赶紧腰板儿一挺颇有气势地说道:“我说老曹,不要瞎说啊,那十几个可都是黄花大姑娘,哪有什么小媳妇? 再说你这话问得也怪,就凭我这玉树临风、潇洒的直冒泡的帅小伙儿她们能放过我?我和你说,我要是去相亲了保证她们都得哭着喊着求我娶她们,唉,只是现在不让有小老婆了,要不就凭咱整他十个八个的小老婆那还叫事儿么?” 周宇无奈地摇了摇头,恁凭虎子再狡猾也玩不过老曹这只老狐狸,这回事情可就不好弄喽! 果然小小不干了,大眼睛有些发红,冲着周虎撅着嘴道:“锅盖头你说你一天到晚的咋就知道想这种事儿?再说了那十几个女孩子有啥好的?你至于这么兴奋么?再说你也不大,正是忙于事业的好时候,可不能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分了神,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相亲了,说不定还有更好的女孩子等着你去发掘呢。” “哦,小小你还挺关心我啊,可是你管我这些事儿干啥?咱俩可是好朋友,我觉得你应该祝福我。” “靠!”就连始作俑者老曹都看不过眼了,在心里狠狠地靠了一声。 小小贝齿紧咬,眼泪不争气地涌了出来,指着周虎恨恨地说道:“周虎,你就是个棒槌!” “哦?小小你行哈,竟然还知道人参就是棒槌?那可是好东西啊,话说你这还是头一次在外人面前夸我呢。可是你夸就夸呗,也不用激动地掉眼泪啊?” 看他傻乎乎的样子,小小都快气死了,跺着脚扭头就跑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