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幽谷生兰,丰骨清清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五十章 幽谷生兰,丰骨清清2

发现兰花的地方离月亮湖还真不远,也就一里多路,在苍松翠柏间低于山顶显露出一处浅浅的小山谷,说起来地方也不算小了,足有几十亩的面积。 小山谷很普通,在两侧和底部的树荫斑驳处稀稀拉拉地长着开着各色素雅花瓣的植株,这些植株高的能有半米,矮的也就二十几厘米,但是形态各异,不尽相同。 这些兰花是真正的野兰花,也不知道在这处小山谷生长了多少年,禀天地之纯精,清香宜人,优雅超脱,不媚世俗。 这些兰花叶子修长劲健,油润光泽,那飘逸翠叶所衬托的清雅兰花,或悬诸石壁而悠然自得,或藏于谷中静静的开放,朵朵幽香给人带来无限遐想;花形千姿百态,娟秀淡雅;香味甘厚纯正,清雅温馨。 这些兰花是那样的美、那样的香、那样的纯。美得仪表高雅;香得幽远飘逸;纯得皎洁无暇。 这些兰花虽然长得很稀疏,但是奈不住这片山坳够大,几十亩面积上的兰花加起来也是个不得了的数字了。 “我去~,怎么会这样?这里咋会长出这么多的兰花?”周宇一下子就惊呆了,嘴里喃喃道。 “咯咯,咋样兄弟,是不是很吃惊?你还算好的了,刚才我和青青看到这么一大片兰花时高兴地都蹦了起来呢。 兄弟你真是好福气,刚刚宣布和青青的事儿马上就发现了这么一大片兰花,真是好彩头,嫂子真为你高兴。我相信你们俩这辈子一定会相亲相爱。好运不断。”刘娟儿高兴地说道。 “哈哈哈,嫂子借你吉言了。看来我才是人品大爆炸啊。”周宇都快美死了。 就在一男三女热烈地讨论着兰花的时候,冷不丁地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撒心裂肺地大喊声:“虎子兄弟。我的虎子兄弟啊,哥哥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他娘的不是个棒槌还不行吗?喂,你在哪里?不要吓哥哥啊。 喂~喂~,哎呦心疼死我了,我的虎子兄弟嗳~” 四人一听知道坏了,二话不说扭头就往回跑。周宇更是一边狂奔一边流着眼泪,听老曹的叫喊,应该是虎子想不开出了啥事儿了。 以超过人体极限地速度。周宇火速跑到了月亮湖的岸边,就见老曹穿着衣服已经下了水,正在用脚趟着水下,期待着能有点发现。再看看岸边就只有一个齐肩大褂,一条大裤衩和一双黄胶鞋。 周宇的眼睛瞬间就红了,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虎子!”然后一下子就跳到水里拼命地往前游。 看看水面上也没啥东西,周宇猛吸一口气一个猛子就扎到了水里。要说周宇的体质真不是盖的,足足几分钟后才浮出水面,但是依旧没有找到周虎。 老曹一看也学着周宇的样子开始扎猛子。但是他的肺活量哪能和周宇比?不到一分钟就被迫浮了上来,狠狠地喘了两口气后又是一个猛子扎下。 不说老曹和周宇在水里拼命的找周虎,这时候三个女人也跑到岸边了,当看到周宇和老曹在水里一个劲儿地扎猛子。而且岸边还有周虎的衣物时一下子就炸了窝。 三个女人都会水,这会儿想都没想也都跟着跳进了月亮湖,根本没时间说话。只是不要命的扎猛子找周虎。 ………… 正当大伙儿心急如焚地一个劲儿地扎着猛子寻找周虎的时候,这小子光着身子只穿个小裤头出现在岸边。健壮的身体全是腱子肉。只是全身也不知道咋弄的花里胡哨的,黑一块白一块的。而且一个肩上挂着七八条用藤条拴着的一斤多重的大鱼,只是这些鱼被烧的糊焦烂啃的,另一个肩膀上则挂着几串野葡萄和野蓝莓。 看到二狗哥和老曹以及三个女人此时都穿着衣服在湖里,而且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扎猛子,周虎撇撇嘴自言自语道:“还说我是棒槌,一个个穿着衣服在湖里扎猛子,真是一群精神病!”说完就悠然自得地坐在草地上拿起一大串野葡萄开吃起来。 大伙儿找了一会儿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老曹后悔地撕心裂肺地开始大哭起来。 “虎子兄弟,是哥哥对不起你,我就不应该和你开玩笑呀!你说你这么年轻就走了,哥哥这下半辈子可咋活啊。去他了个娘的,我也不活了,兄弟你慢走,哥哥陪你来了。”说完就朝湖中心游去,想要在深水区自杀。 周宇这时候眼珠子都红了,自己连着心的兄弟没了,这心里比刀割了还难受。看到老曹有些发懵想不开,赶紧上前一把把老曹拽住“砰砰”就是两拳。老曹这才清醒过来,心情难受之下趴在周宇怀里就嗷嗷大哭起来。 三个女人本来就在极力地忍着没有哭出来,这会儿看到老曹那个样子于是再也忍不住也跟着抹眼泪。 周虎可一直瞅着这群精神病呢,老曹的话语加上湖里的哭声一片把周虎击个外焦里嫩,嘴里含着的两个大葡萄愣是咽不下去了。 “坏喽,这回真他娘的坏喽!感情这帮家伙以为自己投湖自杀了。”周虎心里暗自想道。 不过看到大伙儿撕心裂肺地在水里寻找着他,周虎心里感动得眼泪哗哗的,虽然知道这时候出现指定得挨一顿胖揍,但是明知大伙儿担心自己的安危还躲着不出来还能叫人么? “算了,揍一顿就揍一顿吧,只要把脸护住就行了。” 想到这里周虎钢牙一咬往前跑了几步站在岸边大声喊道:“喂,你们是在找我吗?我在这里啊,你们快上来吧……” 好么,这一嗓子喊出去直接就把小小弄昏过去了,其实这丫头也是急火攻心。冷不丁地听到周虎的声音,管他是人是鬼呢。总归是听到了,这精神一放松便一下子倒在水里。还好青青和刘娟儿就在她身边。见状赶紧扶住了她。 剩下的四人赶紧朝岸边看去,就见岸边站着一个近乎**的精壮汉子,体形绝对是杠杠的,但是身上和脸上烟熏火燎似的黑一块白一块甚至还红一块的,此时正向他们挥着大手,招呼着他们上岸。 这他娘的是人是鬼?说是人吧可咋弄成那个熊样了?可是要是鬼的话有这么新鲜的还冒着热乎气的么? 老曹不管那些,就认定这是虎子从阎王爷那儿请了假来和自己告别了,于是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站在水里顿时就哇哇大哭起来。 “呜呜~,我的虎子兄弟嗳。你简直太可怜了,就这么光溜溜地去了,连件衣服都没穿,哎呦心疼死哥哥喽;呜呜~,我的虎子兄弟嗳,看样子你是才从油锅里偷着跑出来的,被下油锅是不是很疼?哎呦心疼死哥哥喽;呜呜~我的虎子兄弟嗳,阴间路漫漫你要一路保重啊,没事儿的时候就和领导请个假到这边来看看。我们想你啊,哎呦心疼死哥哥喽;呜呜~,我的虎子兄弟嗳,你放心哥哥马上就找人给你扎车马人。先给你扎个一千平的大别墅,两台奔驰两台宝马,再给你多烧些纸钱。留着兄弟你在下面把鬼妹用,要是这样还不够的话哥哥再每年给你扎上几十个美女。让你在阴间也享受享受,哎呦越说越难受。心疼死哥哥喽。我的虎子兄弟嗳……” 这一番话下来不说水中的几人,就是岸上的周虎都听懵了,心里寻思着:“老曹这厮文学水平也不赖嘛,看这排比句用的?妈的可惜就是在咒自己死翘翘。” 周宇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岸上的周虎明显是个大活人嘛。看到老曹还在那儿嘚不嘚地一个劲儿地发表诰文不得不苦笑着打断了他。 “曹哥,你还是别再说了,岸上的那个家伙是个活的。” “二狗子你别打断我,我还想和我兄弟说几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儿了。”老曹这时候已经进入状态,轻易不会抽出身来。 “曹哥,你还是别说了,周虎那混蛋就在岸上,那小子还活着呢。”周宇大声地又说了一遍。 “嗯~,啥?你说啥,我兄弟还活着?我勒个去他娘的妈了个巴子的……” 老曹胡言乱语地骂了一大堆,然后就红着眼睛伸出手脱鞋,先是摸了一下左脚发现鞋早就没了,这时候才想起这只鞋上午的时候就跑丢了,然后咬着牙把手伸向右脚。天可怜见,右脚的大皮鞋竟然神奇般的还穿在脚上。于是老曹鼓起全身的力气就把泡得十分饱满的大皮鞋照着周虎就撇了过去。 但是老曹这时候离岸边还远着呢,大皮鞋飞过一段弧线后又不甘地落入了水中,老曹瞪眼珠子大手一挥对着水里的几人叫嚣道:“还愣着干啥,那个混蛋竟然诈死忽悠我们,还不上去报仇?”说完就拼了命地往岸边游去。 剩下的这些人也是气得鼓鼓的,周宇第一个跟着游过去,至于青青和刘娟则扶着小小也咬着牙慢慢地往岸边走去。 ps: 以下的这段文字我算过了,是不用多花钱的,所以大伙儿不用担心哦,呵呵。 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收获了五章月票,而且“商会首席”兄弟还砸了一万大洋,同时创造了单日月票和打赏的最高记录。光芒现在的心情就一个字儿,爽!要是六个字儿就是,太他娘的爽了! 既然心情好那就打算哆嗦几句,就如同酒喝多了一样。 不知道大伙儿注意到没有,光芒和大伙儿求过月票,求过推荐篇,也求过订阅,但是从来没有求过打赏。那是因为光芒觉得大伙儿能够订阅我的书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当然如果看爽随手打赏两张月票或是推荐篇那就是给面子了,光芒真的是感激不尽的。 对于大伙儿的打赏和月票支持光芒还是很重视和感激的,大伙的打赏和月票光芒从来都是一对一的回复和给予祝福的。因为不如此做不足以表达光芒对大伙儿的感激之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终于快要到一百万字了,对于一个菜鸟写手而言这是我事前没有想到的,因为我不敢相信自己会每天坚持两更,而且将近四个月一直是这样。大伙儿不要笑我,因为我也有正常的工作要做,老婆还经常出差,每天的晚餐都是我做的,老婆不在家我还得带孩子,既然带孩子了就不能冷落了他,还得陪他玩,真得是挺不容易的,相信结了婚有了孩子的兄弟姐妹会有一些感受。 之所以说这些不是为了显摆,更不是为了装可怜博取同情,我想说得是即使这么艰难我也保持了这样的写作态度和更新速度,啥原因呢?答案就是:你们的支持! 真得,没有你们的支持我真得不会坚持下来,你们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基础和动力。即使一个作者再有激情再有才华,如果没有读者的青睐保证也得万念俱灰,根本就写不下去,所幸我有了你们--我的可亲可爱又可敬的兄弟姐妹们! 请接收一个叫做光芒万丈的网络作家的最最诚挚的谢意和真心祝福,首先祝福我的兄弟姐妹们身体一定要健康,这是我们享受生活的基础。其次祝福我的兄弟姐妹们心态一定要好,要保持一个相对愉悦的心态,心情爽才能百事开,有了好心态将会事半功倍。最后祝我的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祝咱爸咱妈身体健康,福寿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