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五十三章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命,可不都是命么?我也不知道周宇两兄弟和没和你们说过嫂子和你曹大哥好上之前是个寡妇,你说我的命有多苦?年纪青青的就守了寡,要说凭我的自身条件想要找户好人家应该不难,但是婆婆对我真就没得说,老人家没了儿子就我这么个亲人了,你说我能把她抛下么?就这样由于我非要带着婆婆不但找不到男人,就连父母都要和我断绝关系,就这样我守了三年寡,三年呐,一个年轻女人守着身体不好的婆婆,这三年你们都没法想象我是咋过来的。 现在想想我当初吃得那些苦还是值得的,老天保佑让我遇到了你们曹大哥,你们看他一天到晚也没个正经的,长得更是没法儿说,但是他是从心里疼着我护着我,为了我甚至敢和别人动刀子,拿我婆婆就和自己的亲妈一样。 我现在也打心眼里喜欢他,真得,要是没有了他我想我也活不了了,他就是我的天我的一切。我现在特别满足,就想着和他早一点把婚事办了,争取能早点给他生个孩子让他高兴高兴……” 青青和小小都听痴了,待到缓过神来后发现自己已经是泪流满面。 “嫂子你太不容易了,我们真佩服你,不过你的事儿我们俩今天才知道。曹大哥也是真正的男人,你们俩以后一定能和和美美白头到老。”青青真心祝福道。 “看看都是嫂子不好,开开心心的地说啥以前的是啊。真是的。不过两位妹子,今天咱姐妹有缘能够凑在一起。嫂子有个请求不知道你俩能不能答应。” “哦嫂子你快说,只要我们俩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 “咯咯,真是好妹子,这不我和你们曹大哥证儿已经领了,我就想要是我结婚那天你们俩能够给我当伴娘那得有多好?也让别人看看我刘娟儿也有这么漂亮的妹妹,行不?” “哦太好了,我们俩长这么大还没当过伴娘呢,嫂子你这个位置一定得给我和青青留着。到时候我们俩一定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保证不会给你丢面子。”小小雀跃道。 “咯咯傻妹子瞎说啥?就你俩不打扮那也是仙女,不过嫂子不怕你俩抢了我这个新娘的风头,你们俩打扮的越漂亮我这个做嫂子的就越高兴。到时候我和猛子再商量商量,争取要周宇哥俩当伴郎,也好给你们两对增加点喜气儿。” 青青和小小一听自是心里欢喜,能和心爱的人成双入对地给人家当伴郎伴娘岂不就是婚礼前的彩排?想到这里心里竟也神往不已。 夜风岚岚,无尽的夜色笼罩着凤凰山。风儿轻水儿明星星俏皮地眨着眼。六个人玩也玩累了,便楼上一波楼下一波,允吸着纯净的木香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这帮人就起来了,都觉得自己浑身通泰,舒爽无比,不禁都伸出大拇指赞叹周宇的葡萄酒实在了不得。这是实实在在的琼浆玉液啊。 大伙儿梳洗完毕后趁着天还没大亮,周宇带着他们爬上两棵大松树目视东方观看日出。当火红的太阳冉冉升起,万缕金光喷涌在凤凰山上时,漫山遍野瞬间变得有如云蒸霞蔚一般雄美壮观,看得六个人心中激情澎湃、不能自己。 “我了个去。周老弟你这里简直太太太美了,我和你说啊。等我攒够了钱你可得在山上给我留块地方,到时候我也在这里盖座木屋,闲着的时候就和娟儿过来住几天,他娘的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啊。” “没说的曹大哥,不过不用你掏钱,等你和嫂子结婚了我送你一套木屋做为贺礼就是了,咱兄弟谁跟谁。”周宇大气地说道。 “我靠,我就说嘛周老弟是做大事儿的,看看多敞亮,行了,那哥哥就不客气了,不过可不能太次啊,最起码也得和你现在住的木屋差不多档次。”老曹大大咧咧地说道。 “没问题,曹大哥你想要啥样的我就给你盖啥样的,包你满意。” “哈哈哈,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哥哥心领了啊。那啥这日出也看得差不多了,二狗子你是不是该回去做饭了,吃完饭我和你嫂子还得赶回镇里练摊呢。 哦,都瞪我干啥?周虎你个兔崽子还不赶紧去帮着二狗子烧火去?呦嗬还敢瞪,信不信我削你?” 众人现在对老曹是鄙视到了极点,这是啥人啊,刚得了人家一处大宅子马上就能拉下脸吆喝人家做饭,翻脸也不能这么快? ………… 拉着刘娟儿的手,老曹穿着大风衣,脚蹬一双黄胶鞋,冲着面前的周宇四人抱了抱拳大声说道:“两位兄弟两位大妹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咱们就在此别过。” 看到周宇四人想要开口说话,老曹大手一挥说洒脱地说道:死道坡!你们不要说话,免得增加这种离别的愁绪,别再弄的像那啥‘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就不好了,听我说就行了。 我知道你们舍不得我俩走,只是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虽然咱们相隔千里路途遥远,但是哥哥我一定会带着你们嫂子冲破重重险阻再次来和你们相聚的。今日的离别就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 说到这里看到周虎还要张嘴说话老曹怒了,大声说道:“我都说了别说话,死道坡!周虎你听不懂是咋的? 好了我继续说哈。别了我的兄弟姐妹们,别了我的凤凰山。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走也!” 说完就把刘娟儿抱上副驾驶,然后一撩风衣一个纵跃就跳到了座位上。然后踩离合、挂挡、加油,三不像开始冒着黑烟突突地向前驶去。 周宇哥俩简直被雷蒙了,老曹这家伙驴唇不对马嘴地都说了些啥啊!谁他娘的和他执手相看泪眼了?再说镇里距离周家村也就二十多里的路而且太平的很,啥时候变成千里和困难重重了了?他娘的老曹这张大嘴是真敢说啊。至于青青和小小早就蹲在地上都笑抽抽了。 “虎子这可咋办,老曹的葡萄酒还没搬上车呢。”周宇哭笑不得地说道。 “靠,活该。我刚才就想提醒他来着可是那家伙愣是不让我说话,还他娘的一个劲儿的死道坡死道坡的,真是气死我了。忘记拿更好,留着咱自己喝,给他喝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酒了。”“锅盖头瞎说啥呢?赶紧地给我死道坡。咯咯咯咯!”小小说完又是咯咯直乐。 想想老曹刚才啰嗦的那一大堆话,哥俩也是忍不住了,立马蹲在地上大笑不止。 四个人正笑着呢,忽然又听到一阵阵突突声,抬头一看,三不像竟然又浓烟滚滚地回来了。 老曹这回没有跳下座驾,直接坐在座椅上指着周虎就开喷了:“我说三驴子啊,你小子也是五行缺德啊,你刚才咋不把话说出来好提醒我把松子酒搬到车上?害得我费了好大劲儿才调头回来。” “天地良心,我说老曹你讲点理好不好?我好心好意地要提醒你,可是你倒好也不让我说话,你说让我咋告诉你?” “我靠三驴子,这么说倒是我的不是了?有一位伟人曾经说过:做为一个新社会的有志青年一定要做到不畏强权,坚持真理,可是你看看你是咋做的?我就瞪了几下眼你小子就怕了?那我让你去死你死不?” 和老曹这厮讲理根本就是对牛弹琴,武力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于是周虎咬了咬牙跺了跺脚就想冲上去咬这厮两口,但是被周宇给拽住了。 最后老曹洋洋得意地拉着五桶葡萄酒一尼龙口袋大桃子走了,当三不像开到石桥的另一边时老曹还不忘调戏周虎一番,就见这厮把车停下,转过身对着身后大声喊道:“三驴子,你小子就是个大棒槌!哈哈哈哈!”说完就开着三不像在一片浓烟中消失不见。(qidian.)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