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如此村风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五十四章 如此村风

看到周虎被老曹埋汰了一番小小又笑又气地说道。“锅盖头,这回遇到对手了?哼,就知道和我凶,有能耐你去气气曹大哥?” “得了,就他那爷爷不亲奶奶不爱的二皮脸我才懒得和他一般见识呢,再说了这两天有嫂子在边儿上有些大招儿我不好使出来,要不你看我不收拾死他。这货我先让他蹦达两天,你等我倒处空儿来直接就到镇里去砸场子。当我虎爷是好欺负的么?”周虎倒驴不倒架儿地说道。 不理这一公一母在一边叽叽喳喳的,周宇这时候来到青青跟前拉着她的手有些舍不得地说道:“青青,要不你再住两天,这两天人多也没怎么照顾好你。” “不行的,明天还得上班呢,不过这两天我在这儿玩得真开心,等我放假了就会过来,你在山上要乖乖的听话哦? 对了,你以后要是想我了,等山上接通电之后可以买台电脑安个无线路由到时候咱俩可以视频啊,反正你这山上的信号也不错。而且没事儿的时候也可上网看看新闻资讯什么的,要不你一个人真是太孤独了。” “好嘞就听你的,你咋说我咋做。”看到佳人这么关心自己,周宇高兴地应承道。 “傻样儿。”青青娇羞地瞥了他一眼,言语间透着无限温柔。 这一瞥直瞥得周宇浑身发抖热血上涌,就想把佳人抱在怀里狠狠地啃上几口,奈何旁边还有一公一母两个超级电灯。周宇也只得作罢,只是一个劲儿地握着青青的小手感受着那抹温柔。 看看天也不早了。青青和小小最终还是上了车,一路扬长而去。 眼看佳人已去,哥俩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周宇还要盯着修路的事儿,至于周虎仍然继续他的二道贩子生涯,还要负责收购村里的野菜野果,过两天还得负责小王庄的不老草收购,一时间也不可能清闲下来。 随后哥俩一起来到修路的地方。这时候路基已经快要挖到仙浴湾了,在施工的地方还围了不少村民,一个个脸带微笑地在议论着,看到周宇哥俩来了,都高兴地打着招呼。 “二狗子,你小子简直绝了,真是替我们老周家和周家村长脸了。这条路我听说是要修成柏油路?乖乖,这要是修好了等秋收的时候咱们就不用排队到场院里打粮了,直接把粮拉到这里干他娘的,这得多省事儿?”老八周定义兴奋地说道。 “对对二狗子啊,你是不知道咱场院可是泥铺的,地轧的再实可还是免不了有泥沙混在粮里。尤其是大豆,每年往外卖都卖不出好价钱,乡亲们亏大了。这要是在柏油路上打粮可就没有这些麻烦事儿了,今年的大豆他娘的我看谁敢给我压价儿?”旁边的大奎也跟着说道。 其它的乡亲们也都附和着俩人的说法,都说要等柏油路修好后在上面打粮。那效果保证杠杠的。 这时候张会计推着一车东西从附近的小山坡上下来,看到这边热闹也凑了过来。 “哎呦这不是二狗子吗?好些日子没见到你了。咦?三驴子也在。喂喂你个小兔崽子你他娘的跑啥?水生、吴老大赶紧帮着我拦住他!” 周虎一看到老张撒腿就想跑,但还是被老张招呼了几个人把他拦住了。 “嘿嘿光腚~阿不,定光叔您老这是想我啦?” “哈哈哈哈!” 旁边的这些老爷们听了周虎的话都大笑不止。原来张会计大名叫张定光,早些年的时候孩子们都顽皮,就喜欢把他的名儿反过来念,结果被同辈人“光腚光腚”的叫了几十年。 但是这个小名儿除了周定国周定邦和吴老大等和他极熟悉的人外一般人不敢叫,但没事儿的时候大伙儿瞅着老张不在跟前也经常“光腚光腚”的喊两嗓子。 被一个小辈儿叫了小名张会计急眼了,从手推车上的尼龙口袋里掏出两个大包米穗子照着周虎就飞过去了,第一个周虎闪身躲过去了,但是第二个周虎故意躲慢了点,让包米穗子打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哎呀”一声就倒在地上浑身直抽抽。 周定义一看也过来凑热闹,赶紧跑到周虎跟前装着惊慌地喊道:“三驴子,三驴子你小子咋的了,赶紧醒醒啊!”然后转过头对老张说道:“老张,你他娘的是不是练过内功?看把三驴子都打晕过去了。” 张会计根本没鸟他,撇着嘴慢慢地走到周虎跟前看了两分钟然后才对周定义道:“我说周扒皮你们老周家没一个好东西,咋的,今天你们叔侄俩想要合伙儿忽悠我?妈的,就三驴子这小子的厚脸皮一个包米穗子就能撂倒他?” “哎呦嗬光腚大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看看人不还在这儿躺着的么?还有啊光腚大哥,我刚才可是好像听到你说啥姓周的没一个好东西,这话我待会儿回去可得好好问问老太公,为啥我们老周家会弄成这样?”周定义一看老张喊自己周扒皮了,于是也不客气地说出了光腚哥,而且言语间极尽威胁。 老张老脸一黑,他娘的村里姓周的有一个算一个个个都是滚刀肉,起码在嘴皮上是不会输的。但是周老八真要是把这话告诉老太公了,别看自己也快五十岁了,照样得被老太公提着拐杖到处追杀。 想到这里老张就忍不住头皮发麻,立马换成了一张笑脸,热乎地和周定义说道:“哎呦老八,二哥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说你至于把老太公扯上么? 我说老八你小子可得长点良心啊,你忘了你小时候偷吴老大家的桃子被狗撵得管哪跑还是二哥我帮着你把狗给打跑了,这可是救命之恩啊。” “好啊你个张光腚,感情我们家大黄的腿儿是你给打折的啊?你知不知道大黄的腿儿折了后我掉了多少眼泪,三十多年,三十多年了啊,没想到凶手终于忍不住自己蹦跶出来了。大黄,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哥哥今天要为你报仇啦。”吴老大说完张开彪悍地臂膀就要把张会计给撂倒。 这会儿也没人管装死的周虎了,这小子一骨碌爬了起来也跟着瞎吆喝,“打倒犯罪分子张定光!” “哈哈哈哈!”周围的这些老爷们实在是受不了了,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吴老大也收住了身势张着大嘴哈哈大笑。 老张笑着给了周虎一脚,嘴里说道:“你小子就会跟着瞎起哄,你当你吴大伯(bai)说得都是真得啊?他们家的大黄是瘸了不假,但那是早些年被山里的青狼给咬伤的,和我有个毛关系?” “哎呦我就说嘛张叔长这么大连只鸡都没杀过,怎么能做出那么惨无人道的事儿呢?看看还真就被我给猜对了。” “好了好了你别在那儿白乎了,我听着头疼,小子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啥时候回来干你自己的活儿? 好么,这些日子你扔下摊子不管了让我和你爸帮着你收购野菜野果子,按说这也没啥,但是你爸也忒不是东西了,竟然也学你撂挑子,现在就剩下我老哥一个在那儿硬撑着,你说说这事儿咋办?” 周虎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把老张叫到一边嘀嘀咕咕了一阵子,然后老张疑惑地问道:“三驴子,真有你说得那么好?” “必须的!张叔我要是骗你我就是王八,咱周家村的爷儿们一个唾沫一个钉,哪能忽悠人呢,你说对不?” 老张揉了揉太阳穴呻吟道:“行了行了我信还不行么?不过你个臭小子要是骗你张叔的话看我不找你爸报仇去?老子要是打不过他我就学你这样烦死他。” “喂老张,三驴子许你啥好处了?说出来也让我们听听呗?”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告诉你们?你们这帮家伙看眼的不闲乱,净跟着瞎起哄,我还告诉你们?撅着屁股等着去。”老张撇着嘴说道。 周宇这会儿都快让这帮长辈笑死了,看这样子自己和虎子之所以这样也不全赖自己啊,整个周家村不就是这么个风气么?要是在这样的风气中能够出来一个像老郭那么儒雅的人那才叫奇了怪了。 和村里这帮老爷们又唠扯了一会儿后周宇来到前面正在指挥施工的刘健跟前。 “刘哥咋样,施工还顺利么?蔬菜是不是吃完了?待会儿我回家再给你摘些过来。”周宇热情地说道。 “嘿嘿周老弟今天咋舍得下山了?咋不在山上陪着美女看风景呢?啧啧,哎呀昨天那两个小姑娘那叫一个漂亮,像是水做的,你说说她们是咋长的?” “喂,我说刘大哥,我哪儿知道人家是咋长的?我问你路修得咋样了?”周宇黑着脸大声说道。 “靠,你小子就是个伪君子,有那么漂亮的小姑娘陪着你你说你下山干啥?啥叫路修得咋样了?你刘哥只要在这儿一站就啥毛病也不会有,兄弟你就等着几天后舒舒服服地检收好了。” 刘健露出一个男人都懂地表情,然后拍着胸脯说道。 ps:(兄弟姐妹们光芒无语了,家里的网络坏了两天,昨天就是拜托朋友帮着发布的,今天又是这样,所以更新的时间有点晚,大伙儿体谅一下哈。拜谢!)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