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极品饭菜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六十四章 极品饭菜

看到王冬和虎子俩人身边的大山羊周宇不禁头大如斗,揉着脑袋对着他俩说道:“我说二位大哥,你们这是想干啥?可别告诉我这是想回去熬羊汤啊?” “冬子大哥你看看,我就说我二狗能看出来吧?嘿嘿这小脑瓜就是聪明,都会自问自答了。”周虎调笑道。 “可是,好吧,我有个问题哈,在咱们那边有谁家大夏天的喝过羊汤吗?咱可不像是城里,人家的羊汤店有空调,喝多少也不会出大汗,要是在咱家里喝这玩意你们俩觉得合适么?”周宇无奈地问道。 “合适,简直太合适了。二狗哥我还就和你说,刚才我们哥几个已经合计过了,觉得大夏天喝羊汤绝是个最最英明的决策。 你想啊,天上艳阳高照,桌子上浓白的羊汤翻滚着腾腾热气,最好再往里撒点辣椒面,你说这要是大口的喝上几大碗是不是得满裤衩子汗? 这叫啥?出汗排毒啊。这么多汗一出来身体里的毒素不也跟着排出来了吗?冬子大哥可是说了,这叫食疗。”周虎嘚嘚瑟瑟地说道。 周宇听得是满头黑线,撅着嘴说道:“我去~,啥叫食疗懂不懂?用食物治病才叫食疗,就你们几个的大体格子比他娘的熊瞎子还壮,东子哥甚至还一人撂倒过一只大熊瞎子,你们还用食疗?馋了就说馋了,整那些幺蛾子有啥用?好了,这山羊也买了,钱还剩下多少?咱好歹也得给老郭剩点吧?” “嘿嘿。二狗哥还真剩下了,也不多。还挺吉利的,八百八十八块。” “我去。是挺吉利的,咦,不对呀,我记得刚才好像还剩下四千多块,买两只羊用得了三千多?你们不是被人家骗了吧?” “他娘的在镇里谁敢骗我?那个二狗哥实在是不好意思哈,我们哥几个刚才不是一人买了身运动装么,后来大伙儿一寻思这运动装配黄胶鞋那也不合适是不是?所以就一人又买了双运动鞋。” 好吧,周宇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和这几个家伙斗嘴了,带着无限希望问道:“这回有我的份儿没?” “弄弄弄。买完后我们一下子想起你的叮嘱,不是还得给老郭留点么?所以就没舍得给你买。”周虎有些不好意思扭捏道。 包括王东在内小王庄的五个青壮年看到周宇吃瘪这会儿都笑得不行了,站在一旁嘎嘎直乐。 周宇现在是欲哭无泪,看来这帮家伙是形成统一战线和自己做对到底了,不过都是自家兄弟也没啥,好歹还剩下个吉利数不是?有毛就不算秃。 “行了没我的就没我的吧,说实话我也没对你们几个家伙抱多大的希望,赶紧把羊抬上车,回去还得杀羊熬羊汤呢。再晚就不跟趟了。虎子,把剩下的钱给我吧,回去对老郭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不行,这钱现在还不能给你。待会儿还得买烟呢。” “我说虎子,到现在烟还没买?我真是服了你了,算了这些钱全买烟吧。钱够不够,不够的话我这还有卡。”周宇已经绝望了。这帮家伙这能折腾啊。 “哎呦兄弟够了够了,可不能花你的钱。”王冬赶紧说道。 要说花老郭的钱大伙儿那是一点都不心疼。但是换成周宇的话就不行了,这可是自己人,哪能祸祸他呢? 最后几人又到路边的烟草专卖店买了十二条红塔山,周虎也很讲义气地把剩下的四十八块钱慎重地交到周宇手里,并切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把钱弄丢了。 周宇咬着牙把钱接过来揣到兜里,末了王冬还一本正经地说道:“兄弟,这钱你可一定要交给郭老板,可不能吃了回扣了。” “哈哈哈哈!”另外几个家伙都快笑爆了。 这时候周宇只能装哑巴,好汉也架不住一群狼啊,而且还是一群不要脸的大尾巴狼。这会儿要是开口了指定得让他们埋汰得体无完肤。 ………… 众人开着车回到家后就开始杀羊,但是大热天的谁爱烤着太阳去熬羊汤啊?所以王志江就下了个令,这羊谁买来的谁就负责熬。 于是小哥几个又到院门口的空地上砌了两个土灶,周虎领着人回家把自家的两口大铁锅揭下来直接就在外面开始熬羊汤了。 烈日当空,大铁锅里白汤翻滚,不时地飘出阵阵肉香,周虎和王东两个主力队员不停地往土灶里加柴火,后背的衣裳都被汗浸透了。 看到周宇站在大树底下悠闲地啃着大桃子,周虎吧嗒了几下嘴大声喊道:“二狗哥快过来帮着搭把手,兄弟热得实在是不行了,要出人命啦!” “放心吧兄弟,我看你一时半会儿的也死不了,还是赶紧地熬羊汤吧,待会儿正好用食疗补补。一裤衩子的汗呐,多带劲儿?”周宇这回算是找到机会进行报复了,说完后还装模作样地用手扇了扇裤裆。 本来王冬也有些热想要周宇过来帮着添两下柴火自己也好去那边凉快凉快,但是一听到周宇这么说赶紧把头一缩老老实实地继续加柴火了,话说自己刚才可是没少把人家得罪,还是别上杆子让人家埋汰了。 大锅饭大家干,人虽多但是人人也都没闲着,所以在大伙儿的帮忙下,晌饭还是很快地就弄好了。 今天这菜可真是不少,要是论数量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鸡鸭鱼肉、鱼鳖虾蟹,手抓羊肉,大碗儿的羊汤,甚至还有一盘五香鸡屁股,据说王铁哥俩最爱吃这个。 菜品种类丰富不说,主食也是五花八门,桌子当间儿放了一大盆热乎乎的驴肉馅大包子,边上放着两个大盘子,一个盘子里装着花卷火勺子油饼油条,另一个盘子则装满了炸的松软酥脆的大麻花。 看着这一桌子种类丰富到极点的主食和菜式,大伙儿是大笑不已,这帮小年轻太能折腾了。 酒也是用老郭的钱买的,纯粮食酿制的东北小烧外加本地的已经在泉水里拔得冰凉冰凉的啤酒,上了岁数的就着卤菜喝小烧,末了再来一大碗浓郁的羊汤。年轻人直接就是手抓羊肉灌啤酒,那叫一个痛快。 不过周虎这帮人可是没舍得把肚子全用来装酒肉,还留了一大半用来装羊汤,这要是不灌他几碗羊汤弄它一裤衩子汗都对不起自己出得那把子力气。 最后周虎和王东以及那几个小年轻的每个人最少喝了三大碗厚实的羊汤,憋了一裤衩子汗之后就让周虎拉着到狼沽河洗澡去了。 话说老郭也有十多年没到乡下聚过餐了,今天这一顿吃得他是热血沸腾不能自己,再加上村民的热情和豪爽,老郭直接就给干到桌子底下了,被周定国扶起来后还嚷嚷着要和王志江大战三百杯。 夏风习习,葡萄架上的葡萄也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串挂在藤蔓上,刺眼的阳光透过变得有些稀疏的葡萄架形成斑斑点点的光斑照射进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大伙儿依旧欢声笑语地喝酒聊天,菜已经回锅热了两遍,酒喝干再斟满…… 酒喝好了心情爽了可就要办正事儿了,要说老郭也神了,当听到手下提醒该收购不老草的时候马上就从醉酒状态中清醒过来,然后就指挥着手下的员工开始挨个背篓验货。这一验就验出了小王庄乡亲们的朴实的品质,几十个背篓里的不老草个顶个都是极品,没有一根残次品混杂在其中。 老郭感动之下一点毛重都没扣,上秤称多少就是多少,给足了小王庄众乡亲的面子。最后一算下来这几十背篓的不老草竟然卖了二十三万多,把周定邦和周定国羡慕地不得了,看向周宇的眼神就变得不是那么淡定了。 相聚必有离别,离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交易完不老草后买卖双方是皆大欢喜,约了下次交易的时间后就各回各家。一帮是钱多的有些烧手,得赶紧回山里向家人报喜,另一帮由于收购到了极品的不老草急着回去往冷库里放,好等着药厂过来能卖个大价钱。 傍晚的时候周宇一个人拉着一大背篓的野味儿和半水桶厚实的羊汤往凤凰山赶。途中路过刘健的工地时把羊汤给了他,之后就自己回到了山上。 周宇来到院子里后第一件事儿就是进到空间里,想要看看昨天种下的那些花草种子以及之前移植到空间里的那些野生兰花的生长情况。 周宇最先来到昨天洒下种子的那块地头,令他惊喜万分地是那一块土地上已经长满了大片的兰花和菊花的植株,翠绿的枝叶犹如流动的翠玉,晶莹剔透。更有不少植株已经结出了花骨朵,在清风的轻拂下螓首微点,使人从骨子里产生一种怜爱。 其实对于这些从老赵那里买来的兰花种子的出芽率周宇还是放心的,因为老赵卖给他的是已经用培养液培植好的兰花球茎,这玩意只要移植到地里一般都会发芽,只是周宇没想到长得会这么快而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