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空间不是万能的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六十五章 空间不是万能的

对于这些植株中的兰花周宇还是有不少期待的,虽说这几年兰花不像以前那么热了,可是好的兰花还是能卖不少钱的,尤其是一些名贵的品种。 但是对于菊花周宇就没有多大期望了,购买菊花种子的时候周宇的想法就是用来美化环境的,毕竟自己有这个能力,那干嘛不把自己居住的地方打扮的更美一些? 不说别的,要是大冬天这里除了苍松翠柏外还开着大量的菊花以及那迎寒怒放的腊梅,那这里得多漂亮?到时候再把青青接到这里住几天,一出门就是菊花怒放腊梅招展,俩人也来个雪中情,那小日子得有多美? 想象着期待中的场景,再看看那些含苞待放,风雅清幽的兰花,周宇美得嘴都合不上了。不用多,这里只要出现十分之一的名品兰花,那自己就发财了。 不过好马得配好鞍,等过几天再到县里买些高级点的花盆,到时候把这些兰花移植到花盆里,再大大方方地拿到花卉交易市场或是赵康那里,谁还不得抢着买? 但是当他继续往前走来到移植的野生兰花地头时这种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在空间液的作用下这些移植过来的野生兰花长势确实不错,也都开出了清幽高雅的兰花,但是经过周宇仔细观察后发现这些兰花除了比外面的花朵长得大之外好像也没啥变化,也就是说品种还是那个品种,根本就没有变异的。 周宇沮丧地坐在地头苦思着原因,虽说老赵也说过变异的几率不大。但是这里可是神奇的空间啊,而且这些野生兰花移植到空间里的时候自己还浇过空间水和空间液。这玩意对植物来说可是逆天的利器,按理说不应该啊? 想着想着还真让周宇琢磨出点门道来。一个原因应该是空间里的蜜蜂和蝴蝶等昆虫少了,导致野兰花之间的授粉没到位,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空间和空间液的效果太好了导致兰花生长过快还没来得及进行基因变异花儿就开完了,毕竟变异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最后一点就是这第一波野生兰花很可能已经有了轻微的变异,要等到下一波或下下一波变异的效果才能显现出来。 想到这里周宇决定到外面再移植一些野兰花到空间里,在空间神奇的作用下说不定这些野兰花的种子不用培植也能自己生根发芽,反正植株在空间里生长周期短,十几天后估计能长出好几代,到那时候说不定就能出现一些变异的兰花品种了。自己倒也不需要太着急。 当然以上这些也只是自己的一些猜测,最后野生兰花能长成啥样也不好说,但有一点现在就可以确定,空间真不是万能的!所以以后还是得加强一下凤凰山的建设,不能把自己一辈子都压在空间上。 为了保险周宇打算把空间里那些长势优良的兰花和菊花往外移植一些,空间里只留下一少半就可以了,毕竟那么一大片呢,要是在空间里继续生长下去都长得太逆天也不好。 最后周宇到茶树苗那边看了看,倒是有不少惊喜。不同于花草周宇不敢放开手脚。毕竟在北方也没几个人了解茶树更不用说是亲手种植了,所以周宇感到很新鲜,于是在栽种完这些茶树苗后周宇浇了浓度很高的空间液。现在这些茶树苗在空间和空间液的强力作用下已经彻底长成大树了,一株株的矫健挺拔。上面结满了青翠欲滴的小叶子。 “难道这就是茶叶?”周宇心里疑惑着,顺手摘了一片放进嘴里嚼了嚼,但是这味道嘛就和想象中差得太远了。全是苦涩的味道。 “靠,这也不是茶叶的味道啊?难道是自己的茶树种得失败了?唉。看来空间及空间液也不是无所不能啊!”周宇有些沮丧,这是今天空间给自己的第二个打击了。 既然这东西味道没有想象中的好。索性周宇也想给移植到果园子里,然后再浇一遍空间液,到时候再看看效果,实在不行明年就刨了扔掉。 这种想法要是被喜欢品茶的高雅人士听了后指定会气得大嘴巴抽他,妈的,茶叶有这么吃得么?那玩意后续还要经过很多道工序才能变成茶叶好不好?所以周宇一时的坐井观天差点就让这些极品茶叶还未出世就险遭厄运。 等到周宇从空间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时候已经快到月末,无尽的夜空中只挂着一窄溜纤细的弯月,整个凤凰山几乎是笼罩在黑暗里,只能听到松林呜咽、溪水潺潺。 周宇现在也没时间和心思给花花一家子做饭,从空间里弄了些生苞米和红景天扔给它们,这一家子稍微地反抗了一会儿后也无奈地接收了现实,只能有些委屈地啃着那些生东西去了,话说虽然吃得有些腻,但是好歹能垫饱肚皮啊。 周宇想趁着现在赶紧把花卉移植完,月黑风高夜正是好时候,这事儿越快越好,谁知道明天发生啥事儿? 但是现在已经到了夜里,天上的那轮月牙儿也不顶多少事儿,整个山顶黑乎乎一片,周宇可不敢独自一人到西边的小山谷。于是到水塘边集合了动物大军,骑上了大驴,豁牙兔则骑着大红带着二红一起在前面开路。这会儿花花一家子也把肚皮垫吧完了,于是也气势汹汹地跟在周宇身边,打算好好卖卖力气争取明天早上能吃到一顿热乎的狗食。 十几分钟后靠着那点微博的月光,可以看到一大群黑影围在山谷周围,也不出声音,一个人形的东西东瞧瞧西看看,然后轻手轻脚地来到谷底。 忽然就见这厮手中出现了一把??头,接着举起??头就开始刨了起来。刨了几十分钟后抱着一大抱东西又突然消失了,然后就像是变戏法似得抱着一个大筐突然出现了,把框里的东西往地上栽种着……就这样来来回回了好几趟,最后那倒人形身影和周围的身影这才离开山谷。 这一幕诡异的景象幸亏没人看到,否则就又是一个灵异事件。 由于忙乎了一夜周宇一觉就是日上三竿,最后还是被老爸周定国和十多个叔叔大爷在屋外拍门敲窗户给喊醒的。 周宇流着吃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开房门,待看到外面站了一大帮人时吓了一大跳,立马就清醒过来,对着瞪着眼睛的老爸和三叔说道:“爸、三叔,出啥事了?不会为了叫我起床就这么兴师动众的吧?” “臭不要脸的你以为你是谁?我和你这些叔叔大爷吃饱了撑的来和你闹着玩儿啊?昨天不是说好了今天过来帮你夹栅栏,好把那些禽鸟和鸭子圈起来么?要是还在笼子里养着估计也没几天活头了。 不过我说小宇啊,你咋这么能睡呢?我们哥几个这么大的嗓门愣是喊了十多分钟才把你叫醒。对了你身体这些日子还好吧?有没有啥不舒服的地方?要不咱到县城的医院检查检查吧?”周定国关心儿子,耐心地劝说道。 周宇扔给老爸一个白眼球,感情这是怀疑自己有病了啊。要知道自己昨晚忙完了诸多事宜后和青青又聊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然后就兴奋地睡不着觉,直到下半夜两三点钟才勉强合上眼,能早起来才怪呢。 不过这些话可是不能明说,周宇想了想这才说道:“爸,那什么我昨天回来后就到大豆地拔草去了,你也知道我山上种得这些东西走得是纯天然绿色食品的路线,所以不能施化肥不能打农药,所以吧这草长得就有点多,这不昨天干了大半夜呢,可把我累坏了,所以才睡得这么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