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围栅栏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六十六章 围栅栏

周宇的这番话让这帮憨实的汉子心疼不已,于是就开始埋怨上自己了,你说二狗子这孩子一个人在山上又是养鱼又是养家禽的,末了还要打理那么一大片农作物,这事儿搁谁身上能受得了?自己咋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回头不忙的时候咋的也得过来帮着二狗子忙乎忙乎,如果自己没时间就让家里的老娘们过来,反正也不需要花大力气,倒也干得过来。 周定国和周定邦哥俩更是眼圈儿泛红狠狠地拍了拍周宇的肩膀,羞愧和不舍之意尽显。这些日子净瞎忙乎了,倒是把孩子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自己这个做长辈的有愧啊。 至于周定邦可是下了决心回去后就把周虎给赶上山帮着二狗子忙乎,否则一个人在山上实在是太苦了。 天地良心,周宇说这番话只是想给自己今天的懒床找个借口,没想到还赢得了大伙儿的同情,从第二天开始各家的叔叔大爷婶子大娘就陆续地到山上帮着周宇拔草和打理菜地,好悬没把周宇给舒服死。 至于给这些禽鸟夹栅栏的选址问题大伙儿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周定邦哥俩打算在山上的小溪边修建栅栏,反正这里的红景天已经挖得差不多了,在这里照顾起来还省事儿。但是周宇心里可是门儿清,小溪两侧的红景天明年指定还是个大丰收,要知道自己可是没少用喷雾器往这边儿喷空间水和空间液的啊,要是真在这里养家禽自己可就亏大发了。 但是这一点周宇又不敢明说,所以只能支支吾吾地反对着,好在大奎和八叔也不支持在把地址选在小溪边,认为那样的话山上就太吵闹了。有些对不起这满山的风景。 最后综合大伙儿的意见把栅栏的地址选在了半山腰的一处缓坡,山上的泉水在这里形成了一个颇为宽阔的半人深的小溪,而且周围全是高大笔直的榆树,在这里夹栅栏也可以省不少事儿,不过就是以后喂食啥的需要多走一些路。 想想周虎这小子过几天就上山了。到时候这活儿交给他正合适,于是周宇很是爽快的同意了。 地址选好了大伙儿就开始忙活起来,山上前些日子用来围篱笆的木材还剩下不少,大伙儿用这些木材夹了几个栅栏,每个栅栏里还用木板子钉了几个类似于家里养鸡的鸡架,上面用油毡纸封好。留着给禽鸟遮风挡雨用。为了坚固,每个栅栏都是两层,而且地基打得很深。因为这里毕竟是已经接近深山老林了,谁也不能保证就没有野兽惦记这些美味的禽鸟,所以这些栅栏最好是弄得坚固一点,也好防患于未然。 人多力量大。不到中午的时候栅栏就夹好了,于是大伙儿又把周宇买来的粗线尼龙大网把每个栅栏的上空都围了起来。虽说这些飞禽已经被驯化了,但是大部分都还保有飞行的能力,虽说飞的都不高,但也有几米的高度了,所以说这尼龙网是非地给加上不可。 栅栏窝棚建完后大伙儿把笼子里各种禽鸟分类放了进去。这些小禽鸟冷不丁地挣脱牢笼一只只地在栅栏里嗷嗷直叫,兴奋地不得了。甚至有几只蓝孔雀还展开了亮丽耀眼的尾屏,把这些庄稼汉愣是给镇住了。 吴老大有些感慨地说道:“二狗子大伯真是服你了,别人不是养鸡就是养鸭,再牛逼点的顶多也就养养大鹅,可是你看看你都养了啥?就说说这火鸡,我活了大半辈子了也没见过这么大个的鸡呀?这玩意一看就得值俩钱。 还有啊,你小子竟然还养起孔雀了,我只是在年轻的时候在南方当兵时看过这玩意,那时候我记得还得要门票呢,再以后就没见到过了。没成想这第二次竟然是在你这里见到了,而你小子竟然还成批的养。还有啊听你爸刚才说那种小黑鸡下得都是绿皮的蛋?你小子啊真是了不得。” 听了吴老大的话众人是齐齐点头,大奎也附和道:“大哥这话说得对,你说咱以前服过谁?虽然穷了点但是在村里呆着也没感觉自己不行。可是自从二狗子回来后你再看看咱村的变化?嘿嘿,就是做梦也不敢想啊! 前些年家里穷过年也舍不得给老婆孩子扯身衣服。鞭炮只能买起几挂小鞭,他娘的我现在就想好了,今年过年全家每人都给买两件衣服,让婆娘和孩子也高兴高兴,我自己再花它几百块钱多买些鞭炮好好放放,把头些年的晦气都给轰走,争取一年比一年好。” 周宇呵呵一笑道:“奎叔你放心,咱村明年指定比今天还要好,别的不说就河滩地到野鸡岭那一大片红景天大伙儿就能分不少钱,等过两天我再和我三叔合计合计,看看还有没有啥财路,争取让大伙儿来年再多赚点钱。” 包括周定邦哥俩在内,听了周宇这番话之后全都喜上眉梢,二狗子能说出这番话那这事儿就成了一半了,于是大伙儿一下子都对明年的光景儿充满了期待。 大伙儿唠扯了一会儿后也快到中午了,周宇没让大伙儿走,这不恰巧昨天从家里带上来一背篓的野味儿,正好给大伙儿改善改善。 结果中午这顿饭这些叔叔大爷可是开了眼了,要说菜也不多,就四个。一大盆飘香四溢地红烧兔子肉,隔着二里地都能闻到兔子肉的香味儿。一大盆小野鸡炖蘑菇还加了点粉条,别说吃了,就是看着也能解不少馋。 第三道菜就是家焖大鲤鱼,周宇怕整条焖入不进味儿,还特意把两条四五斤重的大鲤鱼给切成一段一段的下锅焖,然后倒入了一碗大蒜和两碗葡萄酒,大蒜的加入去掉了鲤鱼的泥土味,两碗葡萄酒的加入使鲤鱼的味道一下子就翻了好几番,那真是肉质鲜嫩,鲜香无比。吃在嘴里还有着一种令人回味无穷的果香。 最后一道菜是土豆顿芸豆,还放了些野鸡和野兔的骨头,那味道也是杠杠的。 由于桌子不够用,大伙儿干脆就把几张木板铺在大树下,底下再垫上几块大石头就当是桌子了。当菜上齐后大伙儿就席地而坐,周宇把木屋里剩下的几瓶茅台也给拿了出来,后来想想不对,就又到果园那边搬了一桶葡萄酒过来。 除了周定国哥俩外,其他的十多个汉子全都盯着那几瓶好酒,大伙儿谁喝过这个呀?既然今天二狗子拿出来了。索性就好好尝尝了。对于木桶里的东西这帮人不用看都知道指定是自己酿制的酒,至于是啥酒就不知道了,但是无论是啥酒它也不可能有茅台好喝不是?所以这些人对那桶葡萄酒连问都没问。 都是一个村里住的,一天见不着十次也能见着八次,所以客套话就不需要说了,于是周宇拿起茅台挨个给这些叔叔大爷倒酒。等轮到周定邦时这位村支书摇了摇头,颇感兴趣地问道:“二狗子,那个橡木桶里装的是那种葡萄酒吗?” “三叔你真有眼力架儿,不过这桶酒和以前的还是有点区别的。” “哦,是吗?不过就算是质量赶不上以前的,稍差些也是难得的好酒了,我不喝茅台。快给三叔来一碗葡萄酒。”周定邦高兴地说道。 周宇也没解释,直接过去把酒桶搬过来拧开塞子就给周定邦倒了一碗。这一碗酒倒完后周定邦旁边的周定义以及大奎直吸鼻子,浓香甘醇,芳香扑鼻,他娘的什么味道这么好闻? 周定邦自是也闻到了,这会儿也顾不上礼貌的问题,反正都是一个村的,直接就端起酒碗美美地来了一大口,这口酒喝完后周定邦舒服的就感觉自己的魂儿似乎都要飞走了,坐在那里就不动弹了。 这个动作对于周定国来说简直太熟悉了。于是赶紧指了指儿子手里的橡木桶急切地说道:“小宇,赶紧给爸来一碗,我也解解馋,好久没有喝到这种酒了。” 于是一分钟过后周定国也和周定邦一样灵魂直上九霄,也坐在那里不动弹。尽是回味了。 吴老大和大奎等一看周定国哥俩那德性酸的直撇嘴,他娘的不就是自己家里酿的果酒,至于那么回味么?于是这帮人也不管老神在在的俩人,端起酒碗就开始大口吃肉大碗儿喝酒了。 今天这顿饭不但酒好,菜也是十分到位的,尤其是那一道家焖大鲤鱼那叫一个好吃啊,一大盆的鱼块不一会儿就被消灭了一大半。 但是大伙儿吃着吃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那啥有这么好的茅台酒周定国哥俩咋还一个劲儿地喝着自家酿的酒?难不成是舍不得喝? 于是大奎说话了:“二哥三哥,咱兄弟都不是外人,你俩别老是喝葡萄酒了,那玩意对咱来说不就是甜水么?你俩也和大伙儿一起喝茅台,酒多咱就多喝点,少的话咱就少喝点,你说你俩这样我们还能喝下去吗?” 周定国哈哈一笑大声说道:“大奎你瞎说个啥呢?谁说我和你三哥舍不得喝茅台了?那是我们哥俩觉得这葡萄酒比茅台好喝,要不你以为我们俩还能和你们这些家伙客气?早就抢着喝茅台了。” 大奎也实诚,听到周定国这样说二话不说端起他眼前的酒碗就来了一大口葡萄酒,结果这口酒喝完后大奎也开始闭着眼睛魂儿到九霄遨游去了。 这帮人一看大奎这样,赶紧把碗里的茅台喝光,纷纷换成了葡萄酒。 结果大伙儿喝完葡萄酒后茅台酒就靠边儿站了,整整一大桶葡萄酒愣是被这些人喝了个底儿朝天。 经过询问周宇这些人才知道感情这种葡萄酒酿制的成本也不低,必须要加入一些高级的中草药,而在葡萄的处理上也是大费周折,怪不得会这么好喝呢,而且怎么喝也不上头,这是真正极品的仙酿啊。 吃晚饭大伙儿在大树下坐着歇了一会儿,周宇又去摘了一些大桃子洗好了端上来,这帮人有好好地享受了一番水果大餐。 最后吴老大打趣道:“我说二狗子啊,你小子以后要是有啥管饭的活儿一定记得喊大伯啊,好家伙,就为你这顿吃的喝的我也得上杆子来帮你干活。” “对对对,二狗子以后要是有啥活儿一定记得喊我们啊,管饭的时候也不用多做啥,有这种葡萄酒就行。”这帮老爷们纷纷打趣道。 大伙儿又嘻嘻哈哈地聊了一会儿,等到太阳不是那么毒时都跑到西边的地里帮周宇拔草去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