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致富路、启明灯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六十七章 致富路、启明灯1

接下来的日子里凤凰山和周家村的铺路工程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既然村里修了柏油路,那这排水工程也势必得跟上,于是周定邦又带着全村的老爷们在主干道的两侧挖起了排水渠。 由于周家村在地理位置上属于山区,这里的土地十分坚硬,所以工程进展地不是太快。看到这种情况,村里的老头子们坐不住了,这可是周家村有史以来修建的最大气的一条路,这排水工程跟不上咋行?于是这帮老头子也扛着铁锨镐头跟着参战了。村里的妇女一看,得了,这七八十岁的爷爷太公都能挖渠凭啥自己不行?于是女人们把孩子交给村里的奶奶婆婆,也提着家伙事儿跟着自家男人挖渠去了。 一时间周家村掀起了全民挖渠的**,整整五天的时间,勤劳的周家村人硬是在坚硬的山地上挖出了宽和深都是一米的两条长渠。这两条沟渠沿着主干道从仙浴湾一直挖到狼沽河,日后如果天降大雨道路上的雨水会流到两侧的排水渠最后流进狼沽河。 远远望去这两条长渠犹如两条吐瑞成祥的巨龙穿越周家村,载着勤劳的周家村人开拓进取直冲九霄。 ………… 今天是修路完工的日子,昨天沥青已经铺到山脚下,今天不用一上午整个路面就能铺完。所以一大早周宇两家人就全到齐了。周大彪更是昨晚上就兴奋地拉着自己老爸过来了,在周定邦家住了一宿。用周老大周定治的话说就是修路这么大的事儿自己要是不回来看看死了都闭不上眼。 一大家子人在山脚下兴奋地聊着,周虎和周大彪这时候更是兴奋地浑身挂满了鞭炮往树枝上悬挂起来。而刘建正指挥着人马从山顶开始往下铺沥青。这时候已经铺到半山腰了。 大伙儿正聊着呢,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阵“突突”声。接着就看到前方浓烟滚滚,遮云蔽日。周宇一看知道这是老曹开着神奇的座驾来了。 “虎子。是不是你通知的老曹?你说人家也不是闲人,一天到晚忙得够呛,你说这么点事儿你告诉人家干啥?”周宇对着周虎问道。 “靠二狗哥,这事儿可真不赖我,是老曹那厮一个劲儿地给我打电话说路啥时候修完一定得告诉他一声,他好过来给庆贺庆贺。还威胁我如果我不告诉他就诅咒我找不到老婆。二狗哥你说我敢不告诉他么?要不他能把我烦死。” 周宇露出一抹同情地神色便不再追问了,别说虎子这个意志力不坚定的家伙,就是换成自己,面对老曹这样的威胁那也得投降。 周宇哥俩不说话了。他们这会儿也忘记了大彪哥和老曹的渊源。但是周大彪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心里寻思着:妈的,这车的声音咋这么熟悉呢?而且老二还说那个家伙姓曹,不会这么巧吧?” 想到这里周大彪开口问道:“老二,你刚才说啥老曹老曹的是咋回事儿?” 听到大彪哥开口周宇和周虎一下子想起了三不像的来历,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去~,这回真坏菜了,要是老曹看到大彪哥这哥俩能和谐起来么?还不得人脑子打出狗脑子? 于是周宇赶紧说道:“大彪哥,马上就要过来的那个人你也认识的。那家伙姓曹叫曹猛,人家上你那儿买轿车,结果你给人家弄了台坦克和拖拉机的混合体,你说你不是埋汰人么?” “曹猛?哈哈哈。看样子那小子和你们哥俩关系不错啊。我可和你俩说那小子才不是东西呢,他娘的上我那儿说是要买那台快要报废的小轿车,愣是把价钱从六千讲到了四千。哎呀你们是不知道那小子的嘴皮子利落的,都快要把我磨成精神病了。对了老三,那小子的磨叽程度绝对和你有一拼。 后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才把车卖给他。但是也不知道咋的了。这台车开了不几天发动机就坏了,于是他又找上我了,我说东西都卖出去了而且还是台快要报废的车你找我修也没多大价值,干脆拆吧拆吧卖废铁得了,谁知道那小子就是不答应,整天地到我的修车厂抹眼泪,他娘的一哭就是两个多小时,你说谁能受得了?于是我一狠心就想教训教训这小子,你不是要换发动机吗?行,老子就给你换,而且是一台超大功率的拖拉机的发动机。 哈哈哈,一想到下面这事儿我就想笑,当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发动机换好后你们猜那小子咋的了?”周大彪笑着问道。 “还能咋的,撞树上了呗?”哥俩忍着笑齐声答道。 “我靠,你们哥俩这都能猜到?还有没有天理了?”周大彪吃惊地说道。 “大彪哥你别管我们哥俩咋猜到的,你不觉得你这事儿做得有些缺德么?” “缺德?我可不这么觉得,你们哥俩也不是不了解哥哥的性格,欺硬怕软,就他这个滚刀肉我没给他换个坦克的发动机就算不错了。而且我把发动机换好后那家伙也觉得是占了便宜,乐得是屁颠屁颠儿的,不信等你们俩以后问问,我保证一句假话都没有。 再后来这家伙觉着车身太轻就又跑到我这边闹来了,我和你们俩说,哥哥我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这么死皮赖脸的人,他妈的那家伙就算是赖上我了,跳着脚非要我把问题给解决了,于是我就让他交了两千块钱买了一些厚实的铁板给焊到车身上了,我他娘的是越干越来气,最后一不小心就把四个车门也给焊死了,所以这小子现在上车时指定是跳着上去的。哈哈,他不是爱跳脚么?我这回让他跳个够。”周大彪瞪着眼珠子说道。 周宇和周虎在心里为老曹默哀了三分钟,老曹遇到了大彪哥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不过看样子老曹也没把大彪哥轻折腾了,要不大彪哥不能一边说话一边咬牙切齿的。了解大彪哥的人都知道他从没记恨过谁,有仇的一般当场就报了,从不隔夜。所以能把大彪哥气成这样也是相当不简单了。 说话间老曹的三不像冒着黑线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隔老远这厮就挥舞着大手兴奋地打着招呼。 一看到活着的老曹,再想想老曹那张嘴,这要是看到自己了还不得磨叽死?于是周大彪立马就做出一个英明的决定,撤! 于是开口对着周宇说道:“老二,你让老三在这儿帮你忙乎吧,大哥肚子有些不舒服先到山上歇一会儿。” “哦?那好吧,大彪哥你上去歇着吧,反正这边也没啥事儿。”周宇高兴地好悬没跳起来,没想到问题会这么轻松的解决了。 不一会儿老曹就开着三不像突突地来到山脚下,这厮今天倒是没有穿风衣,直接穿了件宽松的t恤,只是颜色却是大红的,搁老远看去整个人就像一个发着红光的人球,让人一看就觉得浑身冒汗。 这厮一个纵跃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就姥爷叔叔婶子地叫了起来,当看到周定邦后立马伸出大拇指先攒了一个然后亲热地说道:“哎呦看这面向您老应该就是虎子兄弟的父亲吧?三叔好!”这厮立马行了一个礼。 “这位是?”周定邦茫然地把目光转向了周宇哥俩。 “爸,这位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曹猛曹大哥,是个热心肠,没少帮我和二狗哥。”周虎赶紧解释道。 “哦,你就是曹猛啊,真是不错,雄赳赳气昂昂的,是条汉子。” 老曹难得地老脸红了零点零一秒然后马上又恢复过来,接着就开始卖弄嘴皮子夸周定邦了。 哎呦这顿夸呦,从二十年前周定邦当上村支书开始一直夸到现在,在老曹描述的画面里周定邦那就是标准的焦裕禄和孔繁森,带领着周家村的乡亲们开拓进取,排除万难最终获取了伟大的胜利。至于这个胜利是啥老曹说得也是模棱两可谁也没听明白。期间还讲到了定邦同志为了工作十过家门而不入,最后差点冻死在外面。直把周定邦说得满脸通红满头冒汗。(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