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致富路、启明灯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六十八章 致富路、启明灯2

最后周宇一看要是让老曹这么说下去估计三叔待会儿就得投河自杀了,于是赶紧插进了别的话题,这才把老曹给领回现实世界。 看到曹猛终于不再夸自己了,一生坚强无比遇事不慌的村支书周定邦擦了擦头上的汗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他娘的刚才这顿夸好悬没把自己夸死,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民,咋能和焦裕禄孔繁森比呢?最后那小子说自己十过家门而不入就更是逼死人不偿命了,华夏的老祖宗大禹还只是三次,自己敢和人家比么? 至于周定邦心里受伤到何种地步老曹是不知道的,被周宇打岔之后这厮拉着周宇的手就往三不像那边走,一边走嘴里还一边说道:“老弟,哥哥知道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看看哥哥给你带啥礼物了?” 周宇哥俩随着老曹来到三不像前,就见车里堆着的全是鞭炮,什么大礼炮钻天猴二踢脚等是应有尽有,而且这厮啥防护措施也没有,也不怕这些鞭炮见着火星子把他炸了。 周宇哥俩是出了一身冷汗,周虎惊恐地对老曹说道:“我说老曹,你胆子还真大啊,我靠,你这不就是相当于坐在火药桶上么,这要是见着一个火星你小子就会被蹦得满天飞,真他娘的太危险了。” “靠,三驴子你小子会不会说话?你才满天飞呢。你说就哥哥这台宝贝车啥东西能把他蹦上天,除非是使用火箭助推器,要不啥也不好使。” 哥俩一起木然地点了点头。也是,就老曹这台车一般的炸药还真是炸不动。估计也就反坦克火箭弹能炸翻它。 就在老曹继续吹嘘自己的座驾有多厉害的时候,周家村的八位太公和本家的十几位爷爷们被周定军的大马车也给拉来了。 隔老远刘太公就扯着嗓子喊:“二狗子你这个兔崽子。今天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喊我们几个老头子?要不是你太公支会我们一声我们还不知道呢,这可是咱们周家村几十年来最大的盛事了,缺了我们咋成?” 周宇和周虎赶紧屁颠屁颠地来到马车旁,搀着几位太公和爷爷们下来,嘴里不停地解释道:“太公、爷爷们,不是我不想叫而是不敢叫啊,我这就是修条路而已,你说这么大点事儿哪好意思叫你们来? 再说你们是什么人?那绝对是擎天柏玉柱、架海紫金梁啊……” 这顿马屁足足拍了能有五分钟,把个十几个老头子给乐得都找不到北了。最后周定国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家伙怎么和老曹家那小子一个德行,都成话痨了?于是黑着脸赶紧上前出言制止了周宇。 周宇是不说话了,但是老曹一听说对面的就是传说中杀小日本子就和杀猪一般的八位彪悍的老太公时,早就激动地浑身哆嗦,满面潮红,三步并作两步跳跃式地就来到太公们面前,二话不说立跪下“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 “老祖宗们在上。曾孙子曹猛给你们磕头了。” 由于事情突然,八位太公被这厮吓了一跳,老太公赶紧问道:“小伙子你这是干啥?” 于是周宇不得已又黑着脸把这厮向太公和爷爷们介绍了一遍。 老曹的大名早就在周宇两家传遍了,太公自然听说过。这回看到真人了,老太公越看越喜欢,大声笑道:“曹家沟的曹猛?哈哈。你小子要是放在当年指定也是一个很角色,不错。实在是不错。 说起曹家沟我们就太熟悉了。当年我们老哥几个没少在那里和小鬼子周旋。对了你小子是曹德仁还是曹德义的后代?我记得那哥俩那时候就在这一带做小买卖的。他们哥俩现在还在不在了?” 听到太公这样说,曹猛激动地都有些结巴了。一把抓住了太公枯瘦的大手激动地说道:“哎呦我的老祖宗哎,你还认识我太爷?我可不就是曹德义的曾孙子么,曹德仁那是我大太爷。不过他们现在都已经不在了。 哎呀太公们,我小时候可是没少听我太爷说起你们的事儿,可以说我就是听着你们的故事长大的。英雄,你们是真正的英雄啊。不行,太爷爷们你们赶紧站好,我得再给你们磕几个头,要不实在是无法表达我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 说完后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趴在地上撅起屁股又磕了三个响头。 八位太公看到曹猛这孩子是真性情,都及其欣慰地呵呵地笑着。虽说自己当年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杀小鬼子也不是为了名利,那是国恨家仇。但是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后世子孙还能记得自己当年的事儿,知道感恩,又怎能不叫人感到欣慰和温暖? 话说老曹敢和周宇周虎耍耍贫嘴,甚至也不怵周大彪,刚才更是把周定邦一顿好夸,但是面对这八位老太公老曹就像一只小哈巴狗一样,说话大方得体,言语间满是崇敬之意。 老曹那张嘴得有多利索?不一会儿就把八位太公逗得哈哈大笑。周虎一看无名当中产生了一种危机感,这小子把老曹给拽到一边恨恨地说道:“我说老曹,那些可是我们周家村的太公,用得着你来巴结么?要巴结到你们曹家沟巴结去。” “呦嗬?吃醋了?我还就和你说了,这八位太公那可是活着的英雄,他们是你们周家村人不假,但是他们也是人民的,我是人民不?所以他们也是我的太公。俺的死蛋的?” 对于老曹这胡搅蛮缠的说法周虎一时间还真是无法反驳,只能无奈地让他继续嚣张了。 上午十点十八分,良辰吉日富贵之时,刘健亲自开着轧道机把最后一小段柏油路轧好。 这时候山脚下已经是人山人海,原来当各家的太公们被周定军拉走时他们也知道了今天柏油路竣工。于是各家各户奔走相告,最后都来到了山脚下。想要见证这个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 柏油路轧好接通后,周虎和老曹带着村里的几个小伙子点燃了悬挂着的鞭炮。顿时鞭炮齐鸣。掌声雷动,细心的人会看到那些爷爷们眼角都噙着泪珠,八位太公更是老泪纵横。 他们这一生可以说是波澜壮阔但又极其坎坷。他们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这片生养他们的沃土,无怨无悔。如今看到后代子孙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又怎能不百感交集、欣喜落泪? 可以说周宇这一次不仅仅是修建了一条柏油路这么简单,它同时还是一条致富路,一盏启明灯,它打开并照亮了周家村人致富奔小康的康庄大道。勤劳简朴的周家村人就是踏着这条路勇往直前、开拓进取,最终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光明与未来! 仪式结束后大伙儿还是兴奋地不肯离去,看着那光新的柏油路好想上去踩两脚。周定邦一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和大伙儿说说。于是便扯着嗓子喊了起来:“老少爷们们,今天趁着大伙儿都在有件事儿我得和你们说说。” “定帮三哥,啥事儿啊?你快点的,我们还想多看看路呢,你看看这路修的真是太平乎了,等这沥青干了我咋的也得头一个到上面骑着自行车跑一圈,你们谁也不要和我抢啊。”大奎两眼放光地说道。 “我说大奎,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都给我小声点。开始说正事儿啊。 大伙儿都知道二狗子修这条路也不容易,前前后后花了好几百万呐,可是这孩子够仁义,人家把村里的这一段也给免费修好了。这最少也得多花几十万吧。这条路修好后大伙儿上秋打粮的时候也不用起五经爬半夜地到场院排队了,你说这有多好? 路人家可是给咱修好了,这维护可就得靠大伙儿了。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让牲畜和鸡鸭啥的在上面随便拉屎了。对了这事儿还就大奎做得最不地道,我怎么觉得咱村大道上的牛粪有一多半都是大奎拉的?” “哈哈哈!”乡亲们都快笑死了。更有好事者冲着大奎就喊上了:“我说大奎啊,你小子以后少吃点草。那啥也少喝点凉水啊,要不还得拉牛粪,哈哈哈!” 没等大奎反击呢周定邦瞪着眼珠子大声说道:“都别笑了,你说你们一个个的,我刚才不就说秃噜嘴了么,看把你们笑得。老吴大哥你也别净顾着笑大奎,就你家那两头毛驴子往大道上拉的屎也不少。 我说,以后家里有牲口的尽量都控制点,以前是土道拉也就拉了,如今换成了柏油路难不成你们还能舍得往上拉?” “哈哈哈!”大伙儿又是一顿爆笑,支书简直太有财了。 大奎红着脸有些不服气地说道:“三哥,要说我也不想让牛随便往地上拉屎,可是它想拉我也控制不了啊?” 张会计这会儿实在是憋不住了,上前拍了拍大奎笑着说道:“大奎,我知道你控制不了,毕竟你也不懂牛语不是?可是你看看定军定义他们,家里也有牲口,人家咋就不随便往大道上拉?我看你回去后还是去他们家里取取经吧……” 老张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黑着脸的周定军和周定义哥俩抬着手脚给扔到一边儿了,老张也不生气,坐在地上就哈哈大笑起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这两天超感动,月票如雪片般哗哗地就飞来了,兄弟姐妹们有心了。本来早上起来还有些郁闷,因为老家今天杀猪,老婆孩子回去吃猪肉了,光芒由于还得写作就没有回去。 自己家里养得猪那肉能把人香死,还有那诱人的血肠,蘸点蒜酱简直就是人间美味,什么龙虾鲍鱼在它跟前那就是个渣,光芒这辈子就好这一口。 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是及其正确的、英明的,呵呵。兄弟姐妹们这么给力,没说的,光芒一定会绞尽脑汁,就算是把脑汁熬干了也得把这本书写好,要不真就是无言见江东父老了。 还有一件事儿拜托一下,那啥哈,抽烟伤肺,喝酒伤肝,看盗版的心里总觉得不是那么光明正大。而看正版光芒的书心情舒畅、笑口常开,你会变得很阳光,多活个三年五载的应该不成问题,所以啊看盗版的兄弟姐妹们赶紧回归吧,没订阅的赶紧订阅吧,最起码我这书是把你往正道上领啊,你花点小钱看了不吃亏!当然这段直白是对有心人说得,没心没肺地就当我放屁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