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大雨至,青山娇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六十九章 大雨至,青山娇1

由于柏油路修完后还不能立即使用,这时候人和牲畜以及家禽等要是踩上去就是一个脚印子。周家村的老老少少对这条路是关心备至,于是八位太公把村里七十岁以上的二代老头子们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纠察队,一天到晚啥也不干,就提着根长长的柳树条在路边巡逻着,防止谁家的牲畜或是家禽没看住跑出来祸祸路面。 至于说有人出来祸祸那就是扯蛋了,不说有这些太公爷爷们在看着,现在村里谁家不拿这条路当宝贝看?要知道在太平镇方圆十里八村的还没听说有哪个村儿铺上柏油路了呢。现在周家村的老少爷们出去办事的时候就觉得这腰杆子绷绷硬,你想要弯一点都不好使,谁叫周家村铺了条柏油路呢?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周家村人拿这条路还不跟自己孩子似的? 而且八位太公综合村里的情况还颁布了联合声明:以后柏油路两侧的排水渠不准任何人往里面扔垃圾,要是有人不听话被逮着一次给予严重警告处分,要是被逮着两次,不好意思那你就麻溜地带着家人把排水渠从头到尾给清理一遍;要是被逮着三次,嗯~估计也没有第三次了,话说在周家村几乎就没有人违背过这八位老祖宗的话,更何况这回还是联合颁布声明?有这个胆子的人还没出生呢。 由于刘健把这条路修得确实不错,料下得足路面压得整齐,周宇问过他之后知道对方现在也没啥活,于是就把家里盖房子的活儿一并交给他了。刘健想想也不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干点小活起码能把工人的工资赚回来。而且这又是给周宇干,他也亏不了自己。于是就痛快地答应了。 要说普通人盖房子那真是挺费事儿的,但是刘健这边用得全是机械,人家连楼房都能盖,在不缺钱的情况下几天的功夫就能把一处房子盖起来。 快事快办,周宇第二天就和姥爷老爸太公三叔绕着村子选宅基地了,可能中国人都有故土难离这个情节吧,结果一大圈下来后周宇一家人还是觉得自家西边的空地最合适,要说那片空地规模也不小,足有两三亩的面积。用来盖房子和围两个大院是绰绰有余了。 地基选好了,周宇盖啥样的房子大伙儿颇为头疼地想了好一阵子,最后老太公果断作出决定:就盖它两座红砖碧瓦的二层小洋楼!话说老头子从小到大就奢望能到这样的小洋楼里住几天,现在曾孙子有钱了,干脆盖它两座自己也住几天过过瘾。 老太公的要求大伙儿指定得支持,周宇又和刘健商量了一下工钱的问题,最后还是打了八折两处小楼只要了十五万。 鉴于自己不懂这一行,再加上对刘健的信任,周宇干脆掏出一百万给刘健。盖两座红砖碧瓦的小洋楼,前提条件就是要美观大方。钱先给这些,多退少补,让他帮着自己忙乎去。 对于周宇的信任刘健是由衷地折服。大彪的兄弟真不是盖的,做事就是大气就是敞亮,一百万就这么甩给自己也不说留个字据。自己一定要对得起人家的信任啊。所以刘健在盖这两处小楼的时候比任何时候都认真、仔细,生怕辜负了周宇的信任。 当刘健买好材料时地基也批下来了。话说自从小青山事件后李刚镇长就再也没有力气发飙了,有时候在乡里开会碰到周定邦时也心虚地装着视而不见。但是绝对不敢给小鞋穿,估计他也怕把周家村惹毛了人家提着砍刀棍子到乡政府围攻他,那时候事情可就不好解决了。所以当周定邦把宅基地的申请递上去后第二天批示就下来了,倒也省了不少事儿。 时间悄悄地流逝着,眨眼间就到了九月一号。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看样子要迎来一场夏雨了。说来也奇怪,自从周宇回乡后这老天爷愣是一次大雨也没下,小雨倒是有那么十次八次的,但是这也不顶用啊。家里有耕地离河边近一点的还好,可以人力挑水浇浇庄稼,要是离得远可就毁了,山上的庄稼都已经蔫吧不少了。 太平镇附近的村民都是靠种地为生,几乎没有其它的生活来源,所以说每年都只能祈祷老天爷能够风调雨顺,也好有个好的收成。所以这种干旱的情况把附近的村民一个个急得是火烧火燎的,已经开始出现用牲口拉水浇地的情况。 好在周家村由于周宇的出现到现在每家进账的钱已经是往年的两倍还拐弯,所以大家伙儿倒也没上大多火,但是如果老天能给点面子再下两场雨提高庄稼的产量就更好了。 周宇一大早就醒来了,开始忙乎山上这些活物,花花一家子,一大群梅花鹿和十多只原本受伤的动物,好在现在好得差不多了。还有半山腰那几百只禽鸟,这些可是都需要自己喂食的。 这两天老爸在家里天天到磨坊去打苞米面,这么多的活物一天的吞吐量简直就是个惊人的数字。要是吃还差些,再怎么吃也吃不穷自己,但是每天喂这些家伙自己可就有点蒙圈了,简直就是累死人不偿命啊。话说自己这空间水滋补下的大体格子都受不了,要是换个人不就更完了么?所以说这活儿真就不是一个人能干得了的。也不知道虎子那家伙啥时候能上来,再忍两天,要是到时候还是不见人影,说不得自己得下山去把他捆上来了。 周宇蹲在半山腰手拿喂鸡的钵子正在咬牙切齿地寻思着呢,就见山脚下一个小伙儿嘴里吹着口哨骑着自行车正往山上蹬,自行车后面还拖着一个大布包。 看到那家伙的锅盖头周宇知道这是虎子来了,可是这小子咋会这么早就来了?难不成是有啥事儿了? 周虎这会儿只知道卯足了力气往山上蹬,口哨也吹不动了,根本就没有看见在半山腰喂鸡的周宇。 ”虎子,你咋大清早就上来了?赶紧给我停下,发生啥事儿了?”周宇出声喊住了他。 周虎听到周宇的叫喊这才把自行车停下,然后擦了把汗来到栅栏外。这小子走到周宇跟前后一把就抱住了他然后就眼泪含眼圈地说道:“二狗哥,完了,这回真的完了。” 这句话把周宇吓了一跳,赶紧把这小子推开大声问道:“虎子,到底咋的了?发生啥事儿了?” “二狗哥,完了,我从今天开始就没有自由了,太公和我爸大早上就把我从被窝里提溜出来要我到山上向你报道,呜~苦命的三驴子啊~” 周宇好悬没让他气死,恨恨地说道:“我说虎子你可长点心吧,难不成我这凤凰山是监狱不成?你到这里咋还没自由了呢?你看我这几个月不也过得很充实么?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少了点自由又能咋的?” “二狗哥我能和你比么?你原本就是个闷骚型的,就是在山上呆一百年也不见得闷,可我是个快乐阳光型的啊,你说我能受得了么?还有啊你这纯属于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已经有了天仙般的青青了当然能呆的住,可是兄弟我还是个大光棍子啊,你说我要是老在山上呆着耽误了相亲不就没后了么?二狗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看着眼前这张无病呻吟的大脸,周宇是气不打一处来,一高蹦起搂着这小子的肩膀就给他撂倒了,然后抡起巴掌就朝这小子身上招呼开了。 “死三驴子,让你说我闷骚,哥哥我啥时候闷了?我让你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从今儿个起我就饿死你,我让你天天就惦记着相亲那点破事儿……”打着打着周宇还用手挖了两把泥全抹到周虎脸上了。 “二狗哥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妈呀千万别弄我脸,我是闷骚,我是闷骚行了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