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雨后天晴,幽香清远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七十四章 雨后天晴,幽香清远1

大伙儿又唠扯了一会儿后柳三炮把大伙儿都拉到了自己的会所,整了一桌大餐,一个是庆祝诸葛青山无病出院,一个是为周虎和周宇接风洗尘。 吃饭的空当儿,周宇向两位大哥问起了新店开业的事儿。柳三炮说日子已经订好了,就在农历的八月初一,公历的九月初八。 而且老柳还提出到时候周家村可得来几位有分量的过来压压场子,最起码周宇哥俩以及村支书是必须到场的。周宇就不用说了,那是一切关系的纽带,周虎嘛以后可是副总经理了,而村支书周定邦则代表了周家村的四成股份,所以说这三位是必须到场的。至于还让谁来就由周宇定了,当然如果能把几位太公请出一两位过来坐镇那就更完美了。 对于周虎这个副总经理周宇和两位大哥又协商了一下,因为凤凰山的建设才开始,虎子这些日还得在山上帮着忙乎一段时间,等忙完了再过来报道,刘云飞和柳三炮自然是欣然应允。 大伙儿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大餐,临走的时候柳三炮偷偷地把周虎拽到一边小声问道:“虎子,哥哥又给你准备了十瓶好酒已经放到车上了,咋样,哥哥对你好吧?” “嘿嘿,三炮大哥没说的,就是敞亮,你以后就是我亲哥。”周虎咧着嘴笑道。 “说啥呢?我可不就是你亲哥么?那个兄弟啊,不知道你上次给哥哥的不老草还有没?”柳三炮顺杆往上爬。 “靠,我说不年不节的你咋会大方地送我好酒呢。感情都在这儿等着的啊?嘿嘿,三炮大哥是不是尝到甜头了?金枪不倒啊。兄弟我没骗你吧?”周虎飘了个飞眼,淫荡地笑道。 “那是。这事儿也不用瞒你,那玩意老好用了。兄弟,哥哥可一直对你不错,要是有的话你可得给哥哥弄点。那个我决定了,待会儿再给你添十瓶好酒,你看咋样?” “没问题啊!但是这事儿吧你得等,你也知道这玩意是偷我二狗哥的,得找机会不是?”周虎乐得咧着嘴说道。 “那就麻烦兄弟了,哥哥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必须的!” ………… 本来周宇这会儿都要离开了。在和大伙儿相互道别着,冷不丁就看到周虎和柳三炮在一边儿嘀嘀咕咕的,还不时地发出暧昧的笑声,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说了啥,但是看那表情估计没啥好事儿。 果然哥俩上了车后周宇看到后驾驶室放着两箱茅台,这时候柳三炮又领着人抱了两箱五粮液过来,而且柳三炮还异常亲热的和周虎拥抱了几下,来了两个贴面礼,周宇知道这里面指定是有事儿。 哥俩和大伙儿挥手告别。一路飞奔向着太平镇驶去。 “虎子,你刚才和老柳在一起嘀咕啥呢?人家干啥要送你这么多的好酒?不是和人家签了啥不平等条约了吧?”周虎开着车,坐在副驾驶的周宇试探道。 “哈哈二狗哥,你觉得就老柳的智商他能忽悠得了我?真是开玩笑。再说你兄弟别的不行。就是不会吃亏。” “哦,那这些酒就是你忽悠来的了?我和你说老柳人不错,你可别背后埋汰人。而且人家是看得起咱才会把咱当兄弟,你可不能忽悠人家。真是馋酒了哥哥忍痛给你买两瓶就是了。”周宇假装说道。 “哎呀二狗哥你磨不磨叽?我啥时候忽悠他的酒了?那是他用来和我交换不老草的。我们俩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去~。二狗哥你诈我!” “我诈你啥了?嘿嘿原来是不老草啊,我说柳三炮咋会给你这么多的酒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这我就放心了,没我啥事儿呢哈?那我睡觉了。”说完就倚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去了。 “哎呦二狗哥,咋能没你的事儿呢?我哪有不老草啊。再说人家要的是那种一夜不倒的极品,也就你有啊。二狗哥要不咱哥俩二一添作五这些好酒一人一半你看咋样?”周虎被人家识破,只能忍痛分出一半好酒。 “哦?这还像句人话,那个柳三炮用这些好酒打算换多少不老草?” “不多不多,五棵就行了,我哪能让他占便宜,你说是不?” “五棵?确实不多哈,行,等回去后我就给你五棵,你小子这回是赚翻了啊。”周宇大有深意地说道。 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这厮要说是需要五棵,那实际上可能也就两三棵,再狠点一棵也有可能,反正这小子指定不能吃亏就是了。不过周宇也只是和他开个玩笑,兄弟需要再加上空间里多得是,给他就是了。 周虎一听高兴坏了,自己和老柳交易的价码就是两棵,还剩下三棵最少还能敲他几箱好酒,这回真是赚大发了啊。 这小子一高兴把车开得是嗷嗷快,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就回到了凤凰山。 等俩人来到水塘前,看到老曹正优哉游哉地坐在椅子上对着满塘子的龙鲤唱着十八摸呢。除了歌词让人听了脸红外,那张大脸的上表情也极尽猥琐。 这厮这会儿正沉浸在自己的淫声荡语中,丝毫没有发现哥俩的到来。 周虎一看悄悄地从旁边绕到他身后大声喊道:“警察,不许动!” 这声大喊差点没把老曹吓死,赶紧把双手举了起来,心里正寻思着这警察咋找到山上来了,这时候就听到两声大笑。 下一刻老曹是钢牙紧咬转身就是一个后扑,周虎正大笑呢没有防备,被老曹扑个正着,两个家伙就在草地上翻滚起来。 周宇没理这两个家伙,而是绕着水塘溜达了一圈,看看没啥情况这才放心地走了回来。 这会儿周虎和老曹也疯够了。正坐在草地上大喘气呢。 “对了曹哥,咋会是你在看山?我爸呢?”周宇问道。 “拉倒吧。就你和虎子上午走得那么急指定是有急事儿,我敢告诉咱爸么?反正铺子那边儿有你嫂子照看着。所以我就在这里帮着你看了一天。对了,你俩的事儿解决了没?”老曹关心地问道。 “曹哥太谢谢你啦,放心吧,我们俩的事儿办完了,让你担心了。” “靠,我不担心谁担心?谁让你们俩就和我亲弟弟似的?妈的,老了老了还遇到了你们两个王八蛋,你说我是幸运呢还是不幸运呢?” “呵呵,幸不幸运全在于你。我们俩哪儿知道?”周宇打趣道,但是心里充满了感动。 三个人坐在水塘边聊了一会儿后老曹忽然想起了什么兴奋地说道:“对了二位老弟,你嫂子前两天到县城的花卉市场把我拿回去的那些兰花给卖了,而且也仔细地打听了一下现在兰花的行情。 人家说你的那些野兰花不错,几乎都是什么春兰墨兰的,属于优良品种。而且最令人高兴的是那些兰花当中还有不少是莲瓣兰,这玩意可是兰花里最值钱的品种了。唉,可惜都是野生的没有发生变异的,要不哥哥结婚买房子的钱就出来了。” “我说曹哥你说了一大堆那些兰花到底卖了多少钱啊?” 周虎急不可耐地催促道。同时心里也寻思着要是价钱不错自己是不是也弄两捆去卖。听说西边的山谷里这玩意成片成片的。 “嘿嘿,其实也不多,也就万儿八千的。”老曹随口说道。 “我去~多少?”周虎一听都快跳起来了。 老曹说完就后悔了,双手及其痛苦地捂住了大嘴。后来看到这哥俩眼珠子都红了,好像要抢钱的样子,于是撒丫子就跑。 “喂。老曹你别跑,我不管你要钱。你总得告诉我为啥能卖得这么多吧?”周宇在后面哭笑不得地直跺脚。 本来周宇一听卖了一万多心都快跳出来了,不是说野生兰花不值钱吗?这是咋回事儿?于是就想好好问问老曹卖花的经过。谁知道这厮既然撒腿跑了。于是和虎子也跟着追了过去。 老曹那体格哪里会是周宇哥俩的对手?经过这哥俩的围追堵截没用上两分钟老曹就被逮住了,被哥俩抬死猪般的扯着胳膊腿儿给抓了回来。 “扑通”一声,老曹被哥俩扔到了地上,周虎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大声喝道:“犯罪分子曹猛还不老实交代你的罪行?赶紧说说为啥那些兰花能卖那么多的钱?是不是你又忽悠人家了?” 老曹坐了起来,吐了吐嘴里被周虎刚才塞进去的青草翻了翻大眼皮说道:“三驴子你小子最不是东西了,妈的我现在吐唾沫都是绿色的。就这样对我还想让我交代?做你的大头梦去吧。” “哎呦嗬?点子挺扎手啊,看样子不出点绝招你是不肯交代了。二狗哥,上刑!” 周宇被这二位都快愁死了,和这二位呆久了非得成为精神病不可。 于是说道:“虎子别玩了,咱们还是好好听曹大哥说说吧,这可是关系到哥哥的财路啊。” 听到周宇这样说两个家伙也不闹了,老曹上前把周虎从椅子上拖了下来自己坐上去,这才开口说道:“兄弟啊,我不知道你剩下的那些兰花咋样,反正我从你这里抱回去的那些品质还行。但由于是野生的比起现在市场上流行的那些高档货还是有些差距的。 你别看我卖了一万多快,其实那些花当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不值钱的,也就三五十块一株。可是哥哥我命好啊,其中有两株不错,一株卖了五千块一株卖了四千块,要都是一般的货色哥哥这油钱都出不来,你也不是不知道我那车有多费油。”(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