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青牛岭也不简单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七十九章 青牛岭也不简单

一时间整个村里都响起了周虎的鬼哭狼嚎声,弄得大伙儿都以为周定国出了啥事儿呢,不少人赶紧撂下饭碗跑到了周定国家看看。 可是等跑到人家大门口看到周定国正好模好样地坐在院子里时这帮人不禁苦笑,三驴子这小子太能耍宝了,连他二大爷都敢埋汰,周定国能饶得了他才怪呢。不过看到周定国没事儿了这帮人连院里都没进,直接在大门口打个招呼就继续回家吃饭了。 看着一**的村民在大门口流水般穿梭,周定国哭笑不得地对着王桂兰说道:“桂兰,你看看三驴子这小子,也没说不让他吃饺子啊,竟然这么来埋汰我。 唉,自从小宇回来后我就没怎么收拾过他了,看样子这小子皮子又紧了,等过两天我倒出空儿来还得好好教育教育他,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打不行啊!” “行啦,你自己儿子还在家呢,你咋不说打自己儿子?要我说虎子这孩子已经不错了。我和你说啊,孩子已经长大了,你可不许动不动就瞪眼睛打孩子了,回头我也得和老三说说。要是你们还不听我就找老爷说说。” “哈哈,还别说,咱老爷就听你的。不过桂兰呐你还是赶紧给我收拾时候东西我晚上和老三就去青牛岭守着,没想到那种马连草还能这么值钱,这回说啥也得帮我儿子守住了。” “当家的,反正别村的人也不知道那里有啥兰花,而且山里夜深露重的。你和老三也不年轻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不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桂兰我和你说,三四十棵的兰花就能卖到一万块钱啊。好吧,咱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三四百棵一万块,你说青牛岭那两处山谷得有多少棵? 你还记得咱俩七月份的时候和老三去那边寻找红景天的事儿吧?你说那里的兰花你能数得过来么?而且青牛岭咱也没有走遍,要是再找找说不定还能发现啥呢。 这回合该咱儿子发财啊。原本我还以为只有凤凰山不错,包下青牛岭就是个累赘,嘿嘿,没想到啊没想到,青牛岭也不简单啊!谁能想到兰花还能这么值钱,而青牛岭就成片成片的长?这下子咱是一点都不亏了。 你说碰到这么天大的好事儿我就算在家呆着能睡得着觉么?所以还是去青牛岭那边帮儿子守着才能放心。” “那好吧。不过当家的你和咱老三一定得小心些,带上开山刀和咱爸的猎枪,万一碰着啥也好有个趁手的家伙事儿。我这就去找两件破皮袄来,你和老三穿上,晚上也能御御寒。” “嗯,你再去给我和老三弄俩菜,把饺子装到饭盒里,捎上一瓶茅台再倒两瓶葡萄酒出来,这些酒一直没舍得喝。今儿个高兴,我和老三去青牛岭那边喝点。 对了家里的,待会儿孩子们回来后你不要说漏了,这大半夜地他们还得开车往回赶。别听着高兴了再出啥事儿就不好了,而且孩子这些日子还得忙,就不要让他分心了。等忙过了这阵子再告诉他好了。” “行当家的,都听你的。我去准备了,你先吃点垫吧垫吧。”说完王桂兰就转身准备去了。 七八分钟后周定邦带着周宇哥俩急匆匆地跑来了。爷儿仨嘴里还嚼着饺子呢,不过盘子没了,剩下的那半盘饺子孝敬给老太公了。 一进门周定邦就一把拽住了周定国上下左右看了看,见二哥确实没啥毛病后这才把饺子咽下拍了拍胸口说道:“二哥,刚才可是吓死我了,三驴子这个瘪犊子是一路上嚎着回家的,我还以为你真出啥事儿了。 对了你这么着急忙慌地把我喊来干啥?问这两个小子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真是急死我了。” 周定国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把头凑到周定邦跟前贴着他耳朵说了一阵悄悄话,周定邦听完后眼珠子好悬没瞪出来,兴奋地问道:“二哥,这是真事儿?话说咱俩都老大不小的了,可不能开这样的玩笑。” “你以为我真疯了,大半夜的逗你玩儿呢?赶紧的,你二艘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咱俩到那边边吃边聊,一夜的时间呢。” “好嘞,别说有饺子吃,碰到这样的事儿就是去那边吃草兄弟我也乐意啊。快走快走,哎呦我可坐不住了,妈的,祖宗显灵了啊!” 周宇哥俩看得是一愣一愣的,难不成老周家的血脉里还有隐性的疯魔基因?要不这二位的行为咋这么难以让人理解呢? 周定国哥俩也不管两个小辈,穿上羊皮袄后手提开山刀背着猎枪和一些吃食风风火火地就出了大门消失在黑暗里。 “妈,我爸和我三叔这是干啥去了?咋都发疯了?” “臭小子都这么大的人了咋还不正经?你爸和你三叔当然是有事儿去办了,你们也不用挂念。行了你和虎子赶紧吃点饺子回山上吧,天黑了路不好走。” 周宇一看也问不出啥,只得和虎子一起吃起了饺子,吃完后俩人开着车带了一些中午的剩饭剩菜会山上去了。 这时候天儿已经黑了,整个村庄除了各家有些亮光其余的地方是漆黑一片。好在已经铺好了柏油路,哥俩倒也安稳地把车开到了凤凰山顶。 把动物们喂完后哥俩坐在水塘边开始猜测两位老爸到底干啥去了。 周虎晃着脑袋说道:“二狗哥,你说能不能是两个老头子在山里发现啥宝藏了趁着黑天去挖宝了?” “瞎说,咱这一片儿以前都是荒山野岭的,老祖宗们逃难到这里后才有了人烟,你说能有啥宝藏?唉,问了也不说,还那么鬼鬼祟祟的,想不明白啊,真是头疼。” “得了,既然想不出就不想了,要真是挖着宝藏了还不都是咱俩的?要我说咱俩还是赶紧睡觉吧,明天还得早起挖兰花到县城卖呢。与其头疼地想两个老头子干啥去了还不如想想明天兰花能卖多少钱呢。”周虎倒是现实,说得很实在。 周宇点了点头,就要起身回到木屋睡觉。没想到周虎拽了拽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二狗哥,如果明天真卖出钱了你给我一千块钱呗?我想买两身衣裳留着以后相亲穿。其实我前些日子也攒了一点小金库,这不给太公和我爸我妈还有二大娘二大爷各卖了身衣裳后就用光了,要不我不会和你要的。” 看着自己兄弟扭扭捏捏的憨实样,周宇一阵的心疼,于是又重新坐下认真地说道:“虎子,今天咱哥俩就好好唠扯唠扯,咱俩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比亲兄弟还要亲,咱俩家也是不分彼此,二哥现在的摊子铺得是越来越大,所以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免不了你得帮忙。 所以我就想啊暂时兰花这方面先给你四成股份,也就是说如果兰花卖了一万块你就有四千的收入,当然要是能卖到一百万你小子就有四十万了。另外老曹和刘娟儿嫂子也不容易,老曹拿咱真是当亲弟弟待,所以我想给他们一成股份,反正刘娟儿嫂子现在没有工作,而且她还懂得养花,干脆就让她过来帮着摆弄这些兰花好了。” 看到周虎要蹦起来,周宇把他按住继续说道:“当然我说的这些还只是暂时的,我还想等以后龙鲤能卖钱了也给你一成的股份。还有啊等咱哥俩把凤凰山忙乎的差不多了咱就开始研究不老草的种植,要是真研究出来了咱以后也开个药厂就产生你说的那个不老丸。 你不是要把伟哥啥的赶跑么?到时候你就当药厂的总经理,专门管理不老丸的生产和销售,药厂这方面也给你三成的股份。 二哥暂时能想到的就是这些,总之我要是吃肉了就不能让你喝汤,好坏总得跟着吃肉。你小子也不用不好意思,谁让你是我兄弟呢?看你过好了二哥心里不也高兴么?” 周虎的大眼泪哗哗的就淌了下来,委屈地哭道:“二狗哥,我就是想和你要一千块钱,真得,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啊?你说你这是干啥?又是股份又是总经理的,是不是生我的气了?那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呵呵,滚蛋去,我生得哪门子气?话说你二狗哥那是一般人么?实话告诉你,哥哥我能耐大了去了,给你的那都是小钱儿,咱只要好好干什么一千万一亿的那都是毛毛雨啦。到时候咱哥俩左脚一跺整个东北这嘎达就得颤三颤,右脚再接着一跺全华夏就得地震。当咱俩双腿儿一起跺的时候你猜咋的?” “咋的了?”这小子这会儿眼泪还没干呢,就那瞪着么大眼睛问道,眼眶里还不住地往下淌着水儿。 “咋的了?那乐子可就大了,整个地球都跟着直蹦呗?哈哈哈!” 听着周宇说得有意思,周虎也不哭了,用大手擦干了眼泪笑着说道:“行二狗哥,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这么听着,反正从小到大你是老大,你咋说我咋干。 不过我想明天咱卖完兰花后得带着你到医院看看,我怎么觉着你有狂想症呢?要不就是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说完这小子不等周宇报复撒腿就跑了。 周宇没稀的搭理他,解决了哥俩之间的钱财问题后这心情特别轻松,于是哼着小曲儿一步三晃地回到了屋子里。(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