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进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十九章 进山

从第二天开始周虎由于还得跑车拉客,就没时间继续帮周宇收拾水塘子,当然由于太忙巨型王八的事儿也没机会和别人显摆。而周宇本来就小心谨慎的,自然也不会主动地把斑斑的事儿告诉别人。至此巨型王八斑斑就在周宇的空间里安了家。 之后的两天周宇和老爸从邻居孙立本孙二伯家里借来两张大鱼网把两个大水塘进行了拉网式搜查,结果又捞上来五只两三斤重的王八,不过都是当地普通的王八,并没有像斑斑一样的品种。因此周宇也确定了自己当初的想法,斑斑绝对不是大彪哥当时养殖的,而是是从外面跑到水塘里的。 这两天虽说有些忙碌,但是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避开村里人热情的邀请。自从周宇把村里的山货高价卖出去后,家家户户都到镇里买了些好吃的准备好好招待招待二狗子,谁知道一去请二狗子吃饭就碰到家里锁着门,再不就是二狗子不在家。 起初大伙儿以为这小子是故意躲着不见,有几个彪悍的婶子大娘就干脆守在周宇家的大门口,最后终于确认这小子确实不是在躲着大伙儿而是确实忙,于是也就原谅了这小子,同时对周宇想在家乡有所作为的想法给予了一定的理解。 这两天的功夫空间里的西瓜和香瓜也成熟了,西瓜的味道比起空间液浇灌的有过之而无不及,香瓜也是这样,还没等吃呢从外面就能闻到那特有的香味儿,等吃到一口后瓜香瞬间就会在嘴里蔓延开来,直让人舒服的几乎灵魂出窍。 而野鸡岭南坡种植的瓜果蔬菜和其它作物也神奇般地窜出了嫩绿的小苗,漫山遍野已经变成翠绿一片,把周定国两口子乐得整天都合不上嘴,王桂兰更是直念叨野鸡岭风水好,周家列祖列宗显灵庇佑在庇佑自己儿子。 按理说水塘子清理干净后应该开始放养鱼苗了,但是当周宇和老爸谈起这件事儿的时候老爸偷偷地看了一眼老婆子,语重心长地说道:“儿子啊,你是不是该去小王庄看看你舅舅一家了?你这都回来几天了?养鱼的事儿往后推些日子吧,那玩意早一天晚一天的都不碍事儿,至于野鸡岭的农作物就不用你操心了,现在刚长出幼苗,那些鸟雀还不至于去偷吃你那点东西,我和妈每天去看一次局可以了。但是让你舅舅一家子等得太久了就不好了。” 周宇一拍额头,自己真实该死啊,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能忘了呢?唉,都怪这几天太忙了啊。 第二天一大早周宇就起来了,昨晚在空间里呆了大半夜,吃些空间水果,再逗弄逗弄大王八斑斑,最后再用空间水溜溜,那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呐。所以这一起来就感觉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力量,走起路来感觉身体都轻了几分。 “这都是空间水带来的变化啊!以后也偷偷地给父母用些,也能增强些体质。” 看着在灶台忙活早饭的父母,周宇偷偷地想道。 周宇现在的心情很好,事实证明空间就是一处仙境,种什么长什么,而且成熟期特别短。而空间水和空间液对空间外的生物也有很大的催进作用,没看到花花、斑斑以及野鸡岭的变化么? 想象着以后空间里瓜果遍地,鲜花丛生,小动物相互追逐的景象,周宇心里一时激动不已。决定过几天就把空间里的瓜果蔬菜采摘采摘,然后到镇上再买一些种子把空间种满,至于家禽么也可考虑考虑在空间里放养嘛。 看着离早饭还得一段时间,周宇索性取出一瓶子空间水,用清水稀释了一下后装进家里的喷壶,把房前屋后所有的瓜果蔬菜都浇了个遍,把王桂兰美得直夸儿子能干。 昨晚已经和父母商量好了,今天要到山里的小王庄去看望姥爷和舅舅一家。所以周宇此时的心情很是激动,恨不得长了翅膀一下子就飞到小王庄。 周宇的爷爷奶奶和姥姥走得早,所以周宇小时候所能感受到的来自祖辈的关心和溺爱几乎都是从姥爷身上获得的。 虽然太公和周家村的其它爷爷和曾爷爷们也十分喜爱周宇,但是那帮爷们是什么人?那是一群一句话就敢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提着开山刀和小鬼子拼命的人,那是一群喝酒从来不用盅,而是用大海碗,而且一下子不连干三碗都觉得浑身难受的人。这群人教你视死如归、勇往直前是把好手,但是你指望一个几岁的孩子从这群硬汉的身上得到溺爱?那不是在扯这天底下最大的蛋么? 舅舅家是四口人,三代单传的舅舅也只有一个女儿,今年在省城读大二,这让本身就有点重男轻女的姥爷更是把全部的心思几乎都用到了周宇的身上。 姥爷是山里有名的猎手,又是小王庄唯一读过私塾的人,可谓胸中有丘壑,算得上是能文能武,吹笛子和拉二胡更是一绝。所以要不是老爷子打小就手把手的教授小周宇,从小就打好了底子,否则就凭周宇身边的环境这小子能考上大学?做梦去吧。 舅妈甚至比舅舅还喜爱这个外甥,在山里弄到什么好东西都舍不得吃,都会让舅舅下山送过来给小周宇吃。所以虽然周宇小时候物资缺乏,生活比较困难,可是他不亏嘴,山珍野味真吃了不少,以至于到现在这身体都是异常的健壮。 吃过早饭。老妈王桂兰就开始往大背篓里收拾东西。山里生活清苦,以前连电灯都没有,更不要说电视了。前几年终于通上电了,可还是缺乏一些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所以王桂兰昨天就买好了十几斤重的生活必需品。末了又把周宇从明珠市带回来的小食品也装了一些,家里下来的各种蔬菜每样也得带上几斤,当然周宇用空间水浇灌的大西瓜也让老爸从地窖里抱了出来,虽然放了几天,但是这个大西瓜还和刚摘的一样,青翠欲滴的。 就这样一个能装百十斤的大背篓硬是被周定国两口子给装得满满的,看着儿子的手里还是空空的,周定国一闪身又跑到地窖里,两分钟后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小坛子出来了。 “小宇,你姥爷好酒,你把这坛酒也带上吧,你姥爷最喜欢这酒了。不过你千万要小心可不能把这坛酒打碎了,否则可就没地方去找了。” 看着老爸又抱着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坛子递给自己,周宇撇撇嘴调侃道:“爸,我现在很是怀疑我是不是您亲生的,要知道从咱村到小王庄那得走十几里的山路啊,你就这么忍心让我背这么多东西?就是黄世仁也没您这么狠吧?” 旁边的王桂兰也觉着儿子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刚想说话呢,这时候周定国抢先说道:“小宇,你年轻力壮的背这么点东西累不坏,再说你姥爷和你舅舅舅妈有多疼你你也不是不知道,孩子啊,做人得讲个良心,现在你也长大了,到了回报他们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