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轻风抚起咱的秀发,如丝如云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八十八章 轻风抚起咱的秀发,如丝如云

吃罢早饭周宇打算和周虎抬着筏子到太阳岛去看看,就在这时候老曹竟然打电话来了。 周宇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就传出一个十分兴奋的声音:“周老弟,大喜,哥哥我大喜啊!” “哦,曹哥,碰着啥喜事儿了把你兴奋成这样?快和兄弟说说让我也高兴高兴?” “那个先不告诉你啊,我正开车往你那边去呢,到了你就知道了。不过你小子一定要在山上等着我啊,不许管哪跑。哎呦我现在是心花怒放,真是美死个人人喽!”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电话打的真是没头没尾,好悬没把周宇给郁闷死。不过既然老曹要来,月亮湖那边就得晚点再去了,总不能让老曹扑个空吧?话说连虎子这么混账的家伙都怵老曹更何况自己?要是被他缠上了不死也得脱层皮。于是周宇带着周虎两人到外面等着去了。 二十多分钟后,山下传来一阵”突突“声,隔老远就能看到滚滚浓烟,遮云盖日,哥俩知道老曹终于驾到了。 可是俩人又等了十几分钟后还是不见老曹的人影,这回周虎可是着急了,对着周宇说道:“二狗哥,你说老曹不会是让狼叼去了吧?要不咋这会儿了还没上来?” “哦,不会吧?别忘了老曹那座驾可是和坦克有一拼,那狼得啥牙口才能把坦克咬碎了再把老曹叼走?” “哎呀二狗哥我和你说真格的,再说老曹那车可是连块玻璃也没有,狼跳上来把他叼走了不行啊?” “靠。行倒是行,但是如果我是狼才不会吃他呢。就那厮的肉保证也是酸的,而且就凭老曹的性格。能让狼占便宜才怪,说不准他还能把狼拐跑了呢。”周宇是一顿埋汰,谁让老曹刚才把自己的心情整郁闷了? 虽说嘴上口花花,可是哥俩还是迈着大步朝前走着,老曹这会儿还没上来指定值遇着啥事儿了。 正走着呢,就见老曹从山坡下呼哧呼哧地跑了上来,看见周宇哥俩后还伸出大肥手使劲儿地摇了两下,嘴里大声喊道:“二狗子、三驴子你们哥俩快点的,我的车在半山坡上熄火了。赶紧帮我推车去。” 哥俩心里齐齐地“靠”了一下,赶紧帮着老曹推车去了。 要说老曹这台车真是不轻快,三个人累得满头大汗也只是往上推了一小段。 周虎抹了抹汗埋怨道:“我说老曹,你这是啥破车?怎么还能熄火?” “我勒个去,兄弟啊,我也是有苦说不出啊。按理说我这车用得是拖拉机的发动机,那马力绝对是杠杠的,可是周彪那个王八蛋后来弄了那么多的铁板给焊上了,你说能不沉么?平时走平道还不错。可是一上坡就得看运气了,运气好的话还能停在半道,要是运气不好的话踩刹车都踩不住,直接能倒着往后滑。能把人吓死。 嘿嘿,不过这车也就这么点小毛病,其它地方还是不错的。” 周宇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撅着嘴问道:“我说曹大哥你可长点心吧,就这还叫小毛病?动力不足而且刹车还动不动就失灵。没出车祸算你高照了。” “嘿嘿,就是出也保证不是我受伤。”老曹回应道。 可是看到周宇哥俩要吃人的眼神后。这厮又接着说道:“哎呀两位兄弟,咋这么看哥哥呢?骚蕊啊,刚才就是开个玩笑。要说刹车也不是不好使,就是这车太沉惯性太大有时候刹不住。 看样子我他娘的还得去找周彪,干脆把车轱辘和刹车系统也换成拖拉机的得了,那样的话也能安全点。” 周宇哥俩这回不说话了,只是低着头嘎嘎直笑,心里同时也为大彪哥默哀了三秒钟。要说大彪哥还真是悲催,你说惹啥人不好?非得和老曹这个滚刀肉磕上了,这不是嫌自己活得舒服了么?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三个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总算是把这台车推到了山顶。然后老曹都没和哥俩打声招呼就赶紧跑到院子里把头先洗了洗。 哥俩看得是大惑不解,等老曹洗完头后颠颠儿地跑了过来,把肉乎乎的大脑袋伸到哥俩跟前,还不住的摇晃着。 这个动作好悬没把哥俩给恶心死,周虎使劲儿地拍了一下那锃亮的脑瓜皮没好气地说道:“老曹你这是要死啊?你想恶心死谁是咋的?” “我靠,你们两个小王八真是有眼无珠,就没看出点啥?”老曹低着头说道。 “看出啥?就你这大脑袋能看出啥?咋看也是不毛之地。” “咋会呢?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老曹抬起手指着脑袋上的三个地方兴奋地说道。 周宇哥俩还就好信儿,认真地瞅了瞅,还别说这一瞅真就发现了点东西。就见原本锃亮的无毛地带竟然稀稀拉拉地生出了一些极短的黑色小绒毛,也就是哥俩眼神好,要是一般人估计得用放大镜才能发现。 “哎呀老曹,你这是要焕发第二春了,这绝对是要长毛的迹象啊。”周虎打趣道。 “滚巴拉去,哥哥现在就是大好的青春年华,而且这根本就不是迹象,而是实实在在的长毛,哦不对,是长头发。 三驴子数你最不是东西,哥哥我差点让你带沟里去了。”老曹翻着大眼皮说道。 “曹哥,这就是你和我说的大喜?”周宇笑着问道。 “可不是咋的?我说兄弟,在哥哥心目中你可是个正经人,你说这还不是大喜么?” “是,这绝对是大喜啊,虎子你别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对于一个不长毛的人来说这绝对是比娶媳妇还高兴的大事儿。” “嗯,二狗子就是二狗子,虽说用词有些不当,但是意思表达的还是挺到位的。我和你们哥俩说啊,我这头发在我十四岁那年就没了,哎呀当时把我给难受的,都自杀过三回了。这么多年这也成了我的心病了。你们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最大的心愿是啥不?” 周宇哥俩一脸的同情,齐刷刷地摇了摇头。 老曹接着说道:“那时候我记得电视里有一个广告是这么说的:轻风抚起我的秀发,如丝如云。 从那以后我就有了一个最大的心愿,就是盼着我这头发啥时候能长出来,也去做个那样的广告。” 说完后老曹就闭着眼睛摇晃着大脑袋,而且嘴里还不住的自言自语地念叨着:“轻风抚起咱的秀发,如丝如云……” 看着水桶般的老曹媚眼如丝地抚摸着脑袋上的几颗小绒毛,满脸的发骚样,周宇哥俩禁不住一阵恶寒加恶心。 周虎实在是快要吐了,上前照着老曹的后腚就是一脚,大声喝道:“老曹,你是不是被狐狸精附身了?还不快快醒来?” 美梦中的老曹骤然间被周虎来了一脚被吓了一大跳,缓了几秒后老曹立马就火儿了,照着周虎张牙舞爪地就挠过去了,但是他一个人那里会是周虎的对手?被周虎一个背摔就来了个平沙落雁式,趴在地上就起不来了。 周宇瞪了一眼周虎,赶紧跑过去把老曹扶了起来,老曹揉着水桶腰幽怨地看着周虎,嘴里嘟念道:“三驴子你个王八蛋还真摔啊?哎呦我这老腰啊。你小子不就是仗着年轻有把子力气么?你他娘的给我等着,等老子结婚后生他三五个带把的,二十年后横扫你全家!” “哈哈哈,老曹,吓唬我啊?靠,你能生我就不能生了?你生三五个我就生七八个。话说我老祖宗当年能一把火把你老祖宗的裤衩子都烧没了,让你老祖宗光着腚跑了回去,你信不信我二十年后照样能继续带着我们家带把的把你们一家的裤衩子给扒了?”周虎得意洋洋地说道。 老曹的脸儿都绿了,指着周虎骂道:“死三驴子,你个大棒槌,干嘛又拿老祖宗说事儿?哼,老子是没你有劲儿,但是生孩子还生不过你么?我还真就不信了我。” 看着两个汉子像个老娘们似的一个个张牙舞爪的,而且说话的内容不是光腚就是生孩子,周宇委实有些蛋疼,这两个家伙只要一见面就没有和谐的时候,难不成是老天爷看自己活的太滋润了特意把这两个家伙送到自己跟前恶心恶心自己? 想到这里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们俩还有完没完?你说说你们俩看起来也是雄赳赳气昂昂的汉子,怎么一见面就像个老娘们似的老打嘴仗,而且还动不动就来两下五把超?要我看你们就是闲的,要是没事儿干待会儿都帮我抗木头去。” “我靠二狗子,你小子一屁股屎就不要说别人了好不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好像比我们俩强不少似的,要我说我们俩加起来也没你不是东西。”老曹蹦着脚说道。 “对对对,曹哥这话说得太有道理了,我们哥俩刚才那是以武会友顺便再练练嘴皮子增加一下彼此间的**裸的友谊,二狗哥你说有你啥事儿?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周虎也落井下石,极尽埋汰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如果您看得爽,随手给张月票吧,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