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向着太阳岛前进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八十九章 向着太阳岛前进

埋汰完周宇后周虎和老曹这两个家伙走到一起相互击了一掌,同时嘴里“耶”了一声,接着就惺惺相惜地拥抱在一起。 “靠,你们两个太不是东西了,我说呢昨晚咋梦到两个小王八蛋用脚踩我脸,感情都在这儿等着我呢。你们两个都是小人,**裸的小人!”周宇气呼呼地说道。 “呦嗬,你还敢说我们俩是小人?虎子,一起揍他!”老曹撮豁子道。 收拾二狗哥那是周虎最喜欢干得事儿了,于是俩人一个虎扑一个熊抱就把周宇扑到在地又掐又拧的。 十多分钟后,俩人打完收工,然后也不鸟周宇搂着脖儿嘻嘻哈哈地向院子里走去。 周宇拖着残躯慢慢地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泥土和草叶子,满脸心酸精神萎靡地倚在树干上。 这会儿就听到前面的老曹说道:“我说兄弟啊,你以后和哥哥斗嘴的时候能不能不提老祖宗?太他娘的伤自尊了。” “行啊,那我以后就不提了。但是老曹你说你二十年后要带着全家把我家给横扫了,这话是不是太狠了?”周虎说道。 “哦骚蕊啊,那都是开玩笑,就咱哥俩这交情你说我能那么做么?”老曹亲热地说道。 “那还差不多,对了老曹,你和刘娟儿嫂子真要生三五个带把的啊?” “扯蛋,我哪有那么多精力?其实一男一女是最好的。”老曹谦虚道。 “靠,那玩意要精力做啥?有精子不就行了?不过你说得也是,一男一女正好。不过最好是双胞胎。” ………… 倚在树干上的周宇听了这两个家伙的对白后仰天长叹,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认识了这两个家伙?真希望一个雷把自己打死。但是大晴天的哪来的雷?于是只能用头不住地撞击树杆。 可能是周宇撞击树杆的声音有些大。老曹和周虎听到声音回头看了眼,担心地说道:“三驴子。你说咱俩这回是不是玩儿地有点大了?那啥二狗子不会自杀吧?” “弄弄弄,老曹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二狗哥,就是全天下的人自杀了我二狗哥也不会自杀的,你放心,他脸皮厚着呢。” 果然周虎这话说完还不到一分钟周宇就恢复正常向这边走来,路过俩人跟前时鸟都没鸟他俩,而且看那方向好像是往西边走。 “二狗子你慢着,你这是要干啥去?告诉你啊,干啥都行。就是不准自杀。”老曹有些心虚地说道。 “放心吧曹哥,这花花世界我还没享受够呢,我去看看西边山谷的兰花,打算再卖一批换点钱出去好好玩玩儿,这些日子老是闷在山上我都快闷出病了。”周宇自然地说道。 “二狗哥,那啥带我一个呗?”周虎恬不知耻地说道。 “对对对,二狗子老弟也把我带上,对了,还有你嫂子。”老曹也厚着脸说道。 周宇朝着这两个家伙伸出了中指。恨恨地说道:“你们俩看我傻不?“ 这哥俩齐齐地摇了摇头。 “那你们俩还要脸不?” 俩人先是点了点头然后赶紧又开始摇头。 “靠,为了能出去玩儿脸都不要了?即使不要脸那也不行,你们就撅着屁股等下辈子吧。哈哈哈哈” 虽然知道被人耍了,但是老曹和周虎也不生气。对他俩人来说,脸皮多少钱一斤?既然那玩意不值钱而且也不顶饿被埋汰了就埋汰了呗?耗子来月经,多大点事儿? 不过这时候已经到了半上午了。周宇也没心思和这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胡扯,来到院子里背上背篓。里面放着开山刀,然后左手提着铁锨右手拖起筏子就往月亮湖走去。 周虎一看也知道正事儿要紧。赶紧上前帮着把筏子抬起来。老曹虽然不明就里,但是这会儿也是屁颠儿屁颠儿地跟了过去把铁锨拿在手里。 山上的风景依旧,金色的阳光洒在翠绿的枝叶上明亮耀眼,那空气中弥漫的花香能把人甜死。三个人就这么抬着筏子奔着月亮湖而去。 “对了曹哥,你这头发是咋长出来的?莫不是吃了啥灵丹妙药?”周宇一边走一边问道。 “嘿嘿,还不就是你那葡萄酒和红景天起作用了?这些日子我可是天天和我爸喝你那葡萄酒,睡前再服上一小片红景天,这效果还真就出来了,真是没想到你那葡萄酒都快赶上仙丹了,兄弟谢谢你啦。” 周宇呵呵一笑客气了几句,不过心里着实为老曹感到高兴,更为自己神奇的空间液感到自豪。这玩意真是无所不能啊,不但对植物有作用,而且用在动物身上效果也是好得不得了,没看到老曹用了后就长出头发了来了么? 三个人嘻嘻哈哈地也没觉得累,二十多分钟后就来到了月亮湖边。 湛蓝的天空上淡淡地浮着几朵慵懒的云,蓝天白云下六七只洁白的天鹅舞动着优雅的身姿惬意地翱翔着,成群的水鸟也在这天地间盘旋飞舞,欢快地鸣叫着。 纯净的水面因为山风的轻抚变得有些褶皱,一道道细小的波纹随风而起,慢慢地向远处荡漾开去。湖中点缀着三三两两的荷花,蜻蜓蝴蝶在上上面翩翩起舞,一只只翠绿的青蛙蹲在荷叶上捕捉蚊虫,偶尔间就会“扑通”一声跳入水中向远处划去。 岸边植被繁茂,草青叶翠,山花烂漫,彩蝶飞舞。岸边的风景倒映在水中,在金丝粼粼的水波的映衬下仿若给这岸边的美景披上了一层金光闪闪的琉璃衣。水映着山山衬着水,山山水水尽情相连,清丽珏秀,美景如画。 “好山好水好风光,真是他妈的好地方。这地方绝了!”老曹擦了擦嘴角流淌的晶莹的水线,有感而发道。 “靠,老曹你就长着一张臭嘴,本来挺好的风景让你这么一说就没了兴致,夸赞风景还能带脏字儿么?”周虎埋汰道。 “嘿嘿,哥哥这境界你怎么会了解?就刚才这句话你不觉得清新淡雅中带着一丝大气磅礴的气势么?不是我吹,在诗词歌赋这方面你小子这辈子是拍马难及了。” 周宇一看这二位又要开掐,赶紧把筏子推到水中,然后就跳了上去。老曹和周虎一看也没功夫打嘴仗赶紧也跟着跳了上去。 由于月亮湖的水太深,哥俩也没用长杆子支,而是各拿着一块长木板向前划着水,随着清凌凌地湖水被木板向后推,筏子缓缓地向前移动着。 老曹也不客气,就那么大马金刀地坐在筏子中间欣赏着美丽的风景,偶尔诗兴大发还会吟几首不太完整的诗。 虽说老曹这诗念得不咋的,但是周宇哥俩听了却是很有动力,为了不让自己的耳朵长时间受到折磨,哥俩是玩儿了命地划着水,筏子前进的速度明显地加快了不少。 老曹念了会儿诗后发现没人附和便感觉没意思了,于是对着闷头划水的周宇哥俩说道:“我说两位老弟,咱这是要到湖中的那个啥太阳岛上吧?那里都有啥,能不能事先和哥哥说说?” “曹哥,说实话那里我们哥俩也没去过,只是听村里老人讲那里有不少老根山药。其它的具体有啥我们就不太清楚了,希望能找到点好东西吧。”周宇笑呵呵地说道。 “哦,原来这样啊,这么说我们这次就相当于寻宝和探险了?够刺激,我喜欢! 喂喂,我说你们哥俩别偷懒赶紧划,向着太阳岛前进! 三驴子你瞪啥眼睛?说得就是你,赶紧的,要是耽误了哥哥寻宝,看我不削你。” 看到周虎气得鼓鼓的,周宇虽然很无奈但是这回可是不说话了。通过刚才的事件他已经下了决心,以后这二位就是人脑子打出狗脑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自己也不会出声制止了,要是出声的话先死的一定是自己。(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