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山中记忆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十章 山中记忆

周宇一听,得,玩笑开大了,引起了老爸的不快,于是赶紧解释了一番。对于自己儿子的品性周定国两口子还是了解的,所以根本也没生气,于是老两口赶紧帮着儿子把背篓背上再打好结。 至于那一坛子酒周宇没有多问,别看老爸像是捧宝贝一样的捧着它,但是周宇猜测无非就是价格稍高一些的散白酒,因为在周家村这一亩三分地还没听说过有哪个败家爷们舍得喝瓶装酒的。 在周宇的坚持下,老爸老妈又到菜地里摘了些蔬菜给装到大背篓里,因为山里的光照不足,蔬菜下来的稍晚一些,多背些蔬菜去他们也能多吃几天。 本来父母怕周宇累着,不让背这么多,可是为了拿自己比父母还亲的姥爷一家子,周宇义正言辞地拒绝了父母的好意,并且表示就算是爬也得尽量给舅舅一家子多带点东西。 周定国听了儿子的豪言壮语之后深深地自责起来,多好的孩子啊,刚才自己真不应该误会了孩子。可是如果周定国知道他的宝贝儿子有一个随身移动的空间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深吸了一口气,周宇左手提着开山刀,右手捧着酒坛子,后背背着一个装得满满地大背篓,带着花花迎着朝霞大踏步地出发了。 刚出村的路还好些,只是一些稀稀拉拉的杂草,灌木林。走了五六里路之后就开始进入了山里。远远望去,林密坡陡,藤蔓横生,连绵不绝,越远越是葱郁、深邃。 周宇按着记忆中的路慢慢地走着,这时候他后背上的大背篓早就给弄到空间里了。周宇左手拿着一根木棍,不时地拍打着两旁的草丛,右手的砍刀擎在手中时刻准备着,花花则虎视眈眈地在一旁盯着。此刻正值夏季,正是蛇虫鼠蚁最多的季节,可是要多加小心的。 山里的景色很美,一路上野花飘香,松绿柏翠,犹如青山环绿蟒。时而还可以见到几只小松鼠抱着松塔在松枝上跑来跑去,或是几只啄木鸟一丝不苟地用尖尖的喙“咚咚”地啄着生病的树干。 记忆中的大山里物产丰富,各种野菜,野果,野山鸡,野兔,野猪、傻狍子等等是应有尽有,甚至外面传说的东北虎这里也有过,其中最让周宇惦记的要数林蛙了。 林蛙是一种生活在北方树林里的蛙类,全身上下都是宝。春、夏、秋三季生活在山树丛中,冬季在山涧溪水深处石块下冬眠。肉质嫩滑,入嘴即化。它身上提炼出的林蛙油对女人的皮肤有惊人的效果,经常涂抹林蛙油会使女人的肌肤嫩滑,没有褶皱,富有弹性。可惜的是由于最近几年野生林蛙的价值越来越被人们所熟知,所以造成了天价收购,一只野生林蛙竟然可以卖到几十块钱,直接导致山里野林蛙的数量大减,现在可不容易碰到了。 周宇小时候经常偷偷地带着老花花和一群小弟、小妹到山里玩。那时候山里就是孩子们的天堂,尤其是到了秋天到山里可以采松子,榛子,野核桃和各种野果子。每次到这里来都能吃得小肚溜圆。尽管每次回家后还得挨顿揍,但是也值了不是吗? 大山里特产的一种叫做“菇娘(niang\/第三声)”的野生小浆果是孩子们的最爱,附近的村民也叫它甜菇娘。甜菇娘按颜色可分为两种,黄色和红色。最常见的就是黄菇娘,味甜,多汁爽口,很受村里大姑娘小媳妇和小孩子们的喜欢.夏秋是它的盛产季节.所以从盛夏到秋季,只要是农闲的时候总有不少妇女到山上采集。 红色的菇娘也较常见,成熟期比黄菇娘略晚一点,果皮也比较厚,有一种特殊的酸甜苦的味道,它同时也是一种中药材,有止咳化痰降火气的作用,村里人常用它的果皮煮水喝,可以治疗咳嗽、痰多。还有用它的果实泡蜂蜜,每天吃一点,可以预防感冒咳嗽气管炎等。 山里的路不好走,不少的路段必须用砍刀才能通过。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不时地从两旁窜出一两只野兔,野山鸡什么的,惹得花花上蹿下跳地追赶,周宇怕山里危险,没敢让花花继续追。 一人一狗呼哧呼哧地走了半天,感觉口渴了,周宇一个念头带着花花来到空间里,看着那满目的绿意以及清澈透明的池水,周宇感觉更渴了。不过这时候没见到斑斑,也不知道大家伙钻到哪里去玩了,不过斑斑不在更好,这样就掐不起来了,省得自己当时候还得当调解员。 制止了想要跳入水中的花花,周宇来到池边用手捧着喝了几大口空间水,池水清凉甘甜,实在是太解渴了,随后又喂了花花几口。 喝饱后周宇又用开山刀杀了一个大西瓜,分给了花花一半儿,一人一狗叉开大嘴尽情地享受着美味的西瓜。 吃饱喝足后两个家伙又继续赶路,终于在十一点多的时候到了小王庄地界。 说是村子其实就是山中一块比较平缓的向阳山坡,稀稀拉拉的坐落着百十户民房,周围被一些油松、白桦围绕着。各家的房前屋后围着半人高的粗木桩做成的篱笆,上面爬满了藤蔓。篱笆外长满了黄的、紫的、白的等各色野花,不远处一条由山间泉水汇成的小溪潺潺流过。 舅舅家在村子的东边,一色由青石砌成的七间瓦房。整个小王庄据说也就不到一百户人家,地广人稀,不存在土地不够用的情况。 大山附近的农家盖房子都是互相帮忙,不要钱,只管饭就可以。加上盖房子也不需要多少本钱,石头是自己在山里打的,房梁用的檩子全是在山里伐的,只需要补种上树苗就可以,但是伐出去贩卖就不可以了,那是要犯法的。 从空间里挑出两个大西瓜和家里背来的两个对调后,周宇又把大背篓从空间里拿出背在背上,一人一狗来到舅舅家大门口。 大门上还贴着两个大大的福字,这应该是过年时粘贴的,不过经过风吹雨淋颜色已经变浅了。大门是开着的,宽敞的院子足有而二十多米长。 “舅妈在家吗?我是小宇啊。” 周宇站在门口大声喊道。 前两年舅舅家可是有好几条厉害的猎狗的,足以和山里的青狼捉对厮杀。周宇可不认为自己和花花是它们的对手,还是防备着点好。 果然周宇的声音刚落,院子里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狗叫声,瞬间也不知道从哪就冒出了两条健壮的大黑狗,在院子里对周宇龇着牙,虎视眈眈的。 花花自从喝了空间液之后也不像以前那么吊儿郎当的了,很是有一番威武的派头。这时候也不示弱,大声地“汪汪”了几声,三条狗就这么对峙着。 就在这时,堂屋的门打开,从里面快步走出一位长相周正、打扮利落五十岁上下的妇女。 “哎呀,真是小宇来啦,大黑二黑你们别叫了,还有花花,赶紧滚一边去,要是吓坏了我的大外甥,老娘就扒了你们的皮,正好中午给我外甥解解馋。”

上一篇   第三十九章 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