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天锅到手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零五章 天锅到手

看到这里老少五人不禁被这大手笔震撼了一番,要烧制这么大一套东西可不是容易的事儿,更何况是四套?真是不得了啊。 既然认定了这四套东西就是酿造菊花酒的器具,也怕夜长梦多,于是这些人鼓起全身的力气俩人一组开始把这些东西往外抬。好在这些东西都是陶制的不算重,这要是实心的大石头凿成的就是再来俩人也抬不动。 几圈下来后四套器具都被抬到了瀑布前的草地上。然后大伙儿又转过身回到了山洞里想要再找找看是否能找到菊花酒。 最后几人找到了两个酒窖,但是不知道是由于时间太长还是遭到了破坏,酒窖里已经没有酒液,只剩下黑乎乎的一层腐烂物附在底部。这下五人才算死心,一起出了山洞。 刚才几个人可以一鼓作气把四套器具抬出来,但是要想抬着这些大家伙翻过太阳岛到达沙滩上那可就难为人了,于是周宇哥俩脱衣下水一路跑到了太阳岛南面把木筏子划了过来。 由于筏子上加了长木板,可以一次性的运送一整套器具,上面还可以蹲两个人划水,于是刘青山在这里看着,剩下的四个人还是俩人一组划着筏子绕过太阳岛划向凤凰山那边。 整整用了两个多小时,四个人才走完了两圈,这会儿已经累的是口干舌燥。于是周宇回到木屋前的桃树林摘了些大桃子用网兜装着背到了岸边。 爷四个吃了两个桃子后感觉浑身的力气恢复了不少,又划着筏子来到了太阳岛的沙滩边。 刘青山这会儿已经在这里等着了,周宇扔给他一个大桃子。刘大厨也是又渴又饿,三下五除二就把桃子吃干净了。之后也上了筏子,最后五个人划着筏子就来到了老曹上次落水的悬崖下。 “大姑父、爸、三叔。这里的水太深了,你们在上面扯着渔网的两头,我和虎子拽着渔网下去,等我俩把坛子装进渔网后我们就上来,然后咱们用筏子把坛子拖回去。”周宇说道。 三个长辈点了点头,这时候不是逞能的时候,到底是五十岁左右的人了,这身体机能还真不能和两个孩子比。于是又叮嘱了一番,嘱咐他俩要是喘不过气就别硬撑着赶紧游上来。 小哥俩点头应是。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后一个猛子便扎进了湖里。 约摸过了不到三分钟,筏子上的三人看见水波涌起,随即周虎一头拱了出来,然后就张开大嘴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周定国赶忙问道:“三驴子下面是啥情况,你二哥呢?” “我去~,二大爷啊,我二狗哥简直不是人。好家伙,一进到水里似乎不用喘气抱起两个坛子就往渔网里装,我这才装了三个人家都七八个进去了。这不我感觉到气儿不够用了就游了上来,那家伙还在水底忙乎呢。” “三驴子,喘口气儿赶紧再下去看看,你二狗哥可别出啥好歹。”周定邦也着急了。催促儿子道。 “唉,我这口气儿还没喘匀乎呢,我二狗哥你们就放心吧。上回那两坛酒人家是抱着从湖底走出来的,总之这家伙的在水里就和鱼差不多。我看你们还是担心担心我吧,我怎么觉着肺子都被水压扁了呢?” “滚蛋去。肺子本来就是扁的,你有这功夫扯蛋还不如赶紧下去帮着你二狗哥多弄几坛菊花酒上来。” 听到老爸说起菊花酒,周虎的眼睛亮了,兴奋地说道:“爸,我的亲爸嗳,你知道下面有多少坛子吗?密密麻麻的无穷尽也啊。” 这厮刚说完就被旁边忍无可忍的周定邦一把按住脑袋,催促他赶紧下去。 又过了三两分钟周宇总算是游了上来,一句话也没说喘了一口气后又沉了下去继续捞坛子去了。 十多分钟后周宇哥俩总算是弄完了一波上了筏子,于是五个人拼命地划着水向着凤凰山划去。 终于快要到岸边了,这会儿水下渔网里的坛子估计是已经着地了,筏子划起来特别费劲,于是大伙儿下了水开始往岸边抱坛子。 一个,两个…… 这一抱可就不得了了,十几分钟后岸边摆了五十多个沾满了淤泥和水垢的大坛子。刘青山和周定邦也不嫌埋汰,直接用湿衣服把其中的两个擦拭了一下,露出了里面的白底蓝青花,和上回那两个装菊花酒的酒坛子一模一样。 “二狗子,那边水下还有没有了?”刘青山搓着手兴奋地问道。 “当然有了,话说我们哥俩亲自出马少了咋行?对吧虎子?”周宇打趣道。 “当然了,我和二狗哥联手天下无敌,就算是没有了海龙王也得现给我们变个百八十坛子出来。”周虎干脆顺杆往上爬,直接就吹上了。 “哦,那还能有多少?”周定邦眼珠子都红了,紧跟着问道。 “也不是很多了,估计也就百八十坛子吧。”周宇答道。 三位长辈心里狠狠地震撼了一下,还有百八十坛?那加在一起岂不是就有一百几十坛两千多斤菊花酒了? 想到这里三人是心花怒放,于是当了一回南霸天,硬是押着小哥俩又赶紧回到太阳岛那边捞坛子去了。 这一干又是两个多小时,其间周虎都累抽抽了干脆趴在筏子上不下来了,嘴里一个劲儿地念叨着三位长辈心太黑了,这是要酒不要孩子啊,哪有这么当老人的? 周宇更是凄惨,周虎怎么说还能装死到筏子上歇息一会儿,可是现在三位长辈都知道这小子水性好脉搏长,本着能者多劳的原则几乎都没让他休息过。没办法周宇只好玩了命的捞坛子。 当把最后一个坛子放到渔网里后周宇游了上来,刘青山貌似关心地问道:“小宇,这回捞完了?” “嗯。下面应该没有了,哎呦真是累死我了。” “傻孩子咋能这么说话呢?这菊花酒可是宝贝。咋能说应该没有了?这说明你还没仔细寻找啊。这样吧,你稍喘口气儿待会儿再下去看看。这时候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坛啊。” 周宇翻了个白眼真想咬这个不着调的大姑父几口,于是苦笑道:“大姑父我累得都要吐血了,你就行行好放过我吧。” “滚蛋去,我放过你谁给我捞菊花酒喝?赶紧的,你再下去看看,回去后我让你大睡三天,山上的活儿我都包了,你看行不?” 周宇衡量了一下得失。觉得这笔交易对自己还是很有利的,于是一个倒翻又扎进了水里。 还别说,姜就是老的辣,几分钟后周宇还真就又找到了一坛子菊花酒,把三位长辈高兴地嘎嘎大笑。 直到下午两点多,这些大坛子才被弄到凤凰山这边,这时候岸边已经摆满了大坛子,周定邦数了数,总共是一百八十八坛。比预想中的多出了好几十坛,可把五人给乐坏了。 这会儿大伙儿都又累又渴的,真没有力气把这些东西抬回去了,于是商量好明天再把这些酒具和酒坛子运走。反正这里也没有人来。更没有大型的野兽,等晚上再把花花一家子给弄过来守夜,保准万无一失。 有了决定后这帮人抬着发软的腿向着水塘那边走去。没想到半路上竟然遇到了太公、王云海以及王桂兰和三婶儿四个人。 原来这两家人看到都已经过了晌午当家的还没回来不免有些着急,于是两个老头子带着妯娌俩就急匆匆地赶来了。 到了山上后看到水塘前木屋里都没有人。于是四个人才朝着月亮湖走来,半路上终于碰到了浑身湿漉漉的五个人。 “定国、青山。你们咋整的,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对了,那个酒具啥的找到了没?”老太公看到五人无恙后心情也放松下来,于是赶紧把自己挂念的问题问了出来。 “老爷,大丰收啊,你猜猜我们都弄到啥了?”周定国心情好,言语中透着高兴劲儿。 “哦,这么说逮着大个儿的了?我们可不敢猜,这玩意要是猜错了岂不是要人命?赶紧的快和我们说说。”太公笑呵呵地说道。 “得了,说啥说,太公,东西就在岸边,我们带你们过去看看不就全明白了?”周虎插嘴道。 “都已经弄过来了?哎呀还站着干啥,走,一起看看去。” 太公说完就急不可耐地向前走去,周定国五人也跟着转身往回走。 当大伙儿来到岸边看到地上放着的无数个大坛子和一些高大的陶制器具时太公和王云海着实笑了好一阵子,没想啊这回还真就逮着大个儿的了。 王云海没去看那些坛子,而是急走几步来到那几套陶制的器具前摸了又摸看了又看,神情间显得很激动。 周宇这时候来到姥爷身边向他详细的描述了一下上面大锅里的情形,王云海是边听边高兴地点着头。 “姥爷,这些东西是秘方里说得酿酒的家伙事儿么?”介绍完后周宇又问道。 “小宇,我小时候跟你太姥爷酿过酒,再加上我好酒,研究过不少老辈人酿酒的资料,我敢断定这四套东西正是酿造菊花酒的器具,这回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而且这四个大家伙可不简单啊,用好了可是比你找到的那些菊花酒价值还要大的多。”王云海激动地说道。 众人一听喜过望,老太公颤声问道:“云海,你可看准了,这些玩意真没错?” 单手捋着胡须,王云海肯定地点了点头,“老叔,指定没错。类似的器具在清朝高级一些的酒坊里经常使用,这种东西陶制的是最好的,也有用铁和铜做的,但是用这两种酿出来的酒品质就太低了。我记得我小时候家里也有酒坊,酿酒的家伙事儿就和这个差不多,但是没有人家的高级。 你们看啊,在清朝的时候管这套东西下面的圆柱叫做基座,上面架着的大缸叫做天锅。基座好弄,但是要想弄这么一套陶制的天锅可就难上加难了。 天锅分上下两层,下面装酒母,也就是发酵好的原材料,上面是用来装冷水的冷却管道,在基座里把柴火烧旺盛,蒸煮酒母,含有酒精的气体被上面的冷水冷却,凝成液体从管道流出,最后放入酒窖储存。 发明和创造出这套酿造菊花酒的人不简单啊!我刚才看了看,这四套基座和天锅都保存完好,稍微休整一番就能使用。 定国、定邦,这几套东西可要保管好了,这可是先辈们留给我们的巨大财富,现在想要找到两套可太难喽。” 周定国哥俩郑重地点了点头,这几套东西可是老周家兴旺的基础,说啥也得保管好了,容不得有半点马虎。(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