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野蜂子、百花蜜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零九章 野蜂子、百花蜜

想要百花蜜只有进大山里才能弄到,因为青云山这一片各种野花数不胜数,呆在山里的野蜂子可不会挑着花的种类来采蜜,所以说采来的蜜指定都是百花蜜。 不过要说数量少的话这些人还能到山里弄来,但是这菊花酒一但酿造出来指定是大批量生产,到时候哪来那么多的百花蜜? 几位老人家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周宇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神情黯然地说道:“到哪儿整大量的百花蜜啊,这也太困难了吧?要不咱就用单一的花蜜吧,味道稍差点就差点。”说完后坐在地上不再言语了,场面一时有些压抑。 “这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旁边的周虎哀嚎了一句应景儿的诗。把太公气得照着这小子的屁股蛋子就来了一脚,气呼呼地说道:“小王八蛋,小时候让你读书不好好读,现在你瞎白乎啥?啥叫出师未捷身先死?死个屁!这么点小事儿就把你们难住了? 嘿嘿,我老头子活了八十多年还真不知道困难是个啥玩意儿,我还就不信了,打明儿个开始咱们就组织人手到老林子里找百花蜜去,先酿造一批再说,不把这极品菊花酒弄出来老子死也不会瞑目的。”老太公意气风发、斩钉截铁的说道。 在周氏后人撰写的《周家村传记》中有这样一段话:“当年就在周宇太公意志消沉、感觉前路迷惘的时候,老祖宗周守长毅然地站了出来发出了铿锵有力的声音,给了周宇太公最大的信心和支持。正是有了这位老人家的支持。周宇太公才完成了一次华丽的转身,成为了中国乃至世界的酒神。可以说老祖宗周守长就是周宇太公的引路者和启明灯。周家村这条大船上的最伟大的舵手…… 听了太公振奋人心的话,大伙儿瞬间便有了信心。暗暗佩服着太公的果敢与老辣。 太公又接着说道:“二狗子,傍黑的时候咱爷儿俩就下山,定国你们哥俩把大奎的牛车给人家还回去。剩下的人留在这里继续研究酿酒的工序,一定要把每个环节搞清楚,咱们争取一次就把极品菊花酒酒给弄出来。青山你和三驴子帮忙打下手……” 太公思路清晰地给每个人分派好了任务后又干劲儿十足的和大伙儿一起研究那张秘方去了。 落日的余晖还有几抹残留在天边,一轮新月半羞半遮的隐在天边,成群的鸟雀纷纷归隐山林…… 各家的烟囱升腾着袅袅炊烟,勤劳的周家村人扛着农具、哼着豪爽的小调陆续地走进家门。 村支部的灯亮了起来,平时不怎么工作的广播也打开了。里面传出村支书周定邦的声音:“喂喂,全体村民请注意,全体村民请注意,下面~~~”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定邦,你咋这么磨叽,赶紧把话筒给我。” 听到这个苍老的声音,周家村人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也不知道太公他老人家这次有啥事儿,嗯~~估计不是小事儿。要不老人家不会亲自出面的。 “周家村的老少爷们们,我是周守长,这次呢是我和二狗子有件事儿想要麻烦大家,我们需要大量的山里的野蜂蜜。可是就凭我们一老一小两个人猴年马月也弄不到多少,更何况你们觉得老头子我还能爬上树么?所以呢这就需要大伙儿的帮忙,明儿个一大早我和二狗子就在后山脚下等着大伙儿。 哦对了。事先说明啊,由于这次的活儿有些危险。所以只要老爷们来,老娘们就不要来凑热闹了。同时二狗子还说了。这一斤野蜂蜜给大伙儿~~咦,多少钱来着?”感情太公说道这里忘了价钱了。 “哈哈哈!”,周家村瞬间爆发了欢快的笑声,太公还是那么的可爱。 “二狗子,你刚才说多少钱一斤来着?他娘的让我给忘了。” 站在村委会门口的周宇无奈地说道:“太公,喇叭还没关呢,我算是服了您了,一斤五十块。” “对了,二狗子说了,这野蜂蜜一斤五十块。不过这次进老林子大伙儿一定要准备好了,可不能让蜂子给蜇了。 最后一点要求就是绝对不准在山里放火弄蜂蜜,要是让我知道了看我不扒了他的皮!好了就这么个事儿,大伙儿赶紧准备准备吧。” 于是周家村的老娘们也顾不得做晚饭了,赶紧帮着自家男人准备着明天上山的物事。 大伙儿谁也没有想过去或不去的问题,太公发话了这还用想么?只要太公一句话,周家村这帮爷们绝对敢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更不要说只是去捅野蜂窝弄点蜂蜜这样的小事儿。 由于小洋楼盖好了,舅妈今天先下山了,打算把房子好好收拾收拾尽快住进去。这会儿正和姐姐王桂兰在做晚饭呢。一听到广播里说明天要进山弄蜂蜜,两个女人坐不住了,这心脏就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 于是周宇晚上没有回山,而是被老妈和舅妈扯着耳朵给揪回家里去了。 两个女人想得多,老林子里的黑蜂子听说是早些年间从老毛子(前苏联)那边飞过来的,经过百十年间的休养生息在老林子里安家落户了。这些个野性的黑锋子个头大、毒性强,被蛰着了就是一个大包,总得个十天八天的才会消肿,如果处理不善就会结疤,倒是没有性命之忧。 但是万一被蜇到脸破了相怎么办?要知道周宇还没结婚呢。而且青青那孩子简直就是仙女转世,温柔大方还贤惠,老周家的祖坟好不容易冒了回青烟,可别被几只野蜂子给弄砸了。 于是周宇的安全尤其是脸部的安全就被这二位列为了头等大事。由于天气热穿雨衣不合适,把周宇揪回家后两个女人愣是用了大半宿的时间给他用稻草编织了一身类似蓑衣的外套,这玩意透气性好而且野蜂子还钻不进去。为了保险这身外套从头到脚全部被包裹进去,只在眼睛的部位留出两个小窟窿。 对于从一开始就嚷嚷着这两个女人对周宇关心地有些过分的周定国,这会儿早已经被撵走了,正在小屋里慨叹着家庭地位的急速下滑。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周宇就开着车来到凤凰山。山上现在人多了,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有些不够用,由于待会儿还得进老林子找蜂蜜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所以周宇一大早就把这些东西送来了。 当周宇想要离开的时候,周虎死皮赖脸地非要跟着,而且还振振有词:“二狗哥,周家村这么大的行动不带上我合适么?你别忘了咱以前是干啥的,侦察兵啊!别说黑蜂子,就是熊瞎子我也能给它掀翻了。” 不得已,周宇只好带上了虎子这个曾经的军中精英,不过也不知道这个精英在黑蜂子面前是否也能撑得起来。 在宽敞明亮的餐厅里哥俩和太公爷爷们一块儿吃了早饭,刚吃完兜里的电话就响了,周宇拿起电话一看,竟然是老曹。周宇寻思着这厮一大早就打来电话应该是有舍事儿吧?于是按下了接听键。 “哈哈哈,兄弟早啊。” “曹哥,大清早的你这笑声可是有点吓人啊。咋的了,是不是又遇上啥喜事儿了?” “弄弄弄,哪有那么多好事儿找上我?是这样啊,我昨儿个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咱上次弄回来的两个大坛子里全是他娘的金银财宝,这不刚起床我怕把这梦忘了就赶紧给你打电话。 我说,不会真有啥金银财宝吧?嘿嘿,要是有的话哥哥也不多要,这不我和你嫂子快要成亲了么?你就随随便便地给她打两个三四斤重的金镯子就行,千万不能再重了啊?重了我和你急!” 周宇一机灵好悬没把手机撇了出去,这厮还真敢说啊,一个手镯三四斤重?别说没有金银财宝,就是有的话打造出这样的一对镯子,那玩意是给人戴的么?这家伙估计是婚期临近兴奋地睡不着就拿自己开玩笑吧。 想到这里周宇打趣道:“曹哥,我的亲哥哥嗳,大清早的就跑出来吓人了?如果你要想弄一对三四斤重的铜镯子兄弟把家产变卖变卖兴许还能给你凑上,但是金子的么小弟就无能为力了,我看你还是继续睡觉做梦好了。” “哈哈哈,兄弟你太搞笑了,哥哥我还能差几斤铜么?对了,说真格的,那两个坛子里装得到底是啥?不会是咸菜吧?” 心里狠狠地靠了一下,周宇苦笑着说道:“曹哥,小弟我今天很忙,待会儿还得进山弄蜂蜜呢,我就长话短说了啊。那两个坛子里装得既不是金银财宝也不是啥咸菜,而是两坛子菊花酒。这个嘛菊花酒你还没喝过哈,我也和你说不清楚,总之就是将近两百年的极品好酒。” 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电话另一边的老曹滴着口水说道:“我去~,我就说么我做得梦一向很准的,果真有好东西啊,那啥兄弟啊,你可是我的亲兄弟来着,咋的也得给哥哥留点啊。” “没说的,在我舍生忘死地保护下给你留了一坛子,咋样,兄弟够意思吧?” “啧啧,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啥也不说了,全是眼泪啊!” 老曹又说又唱地又是啰啰嗦嗦地一大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