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匪夷所思地酿酒之法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一十三章 匪夷所思地酿酒之法

谁成想这些紫纹蜂简直太聪明了,已经有五个人去引诱过了才引走了一小半,而那只蜂后依旧如帝皇般停在蜂窝外面,围在她周围的蜂子愣是没有一个被引诱走的。 九爷看着那只蜂后对着旁边的人嘀咕道:“它娘的,这只蜂后怕不是要成精了吧?她咋会那么聪明?好像明白我们在干啥似的。” 老爷子这回也被气急了,玩了一辈子蜂子还没遇见过这样的狠茬子呢。罢了,今天要是不来点手段这些蜂子真当自己是吃醋的? 想到这里,九爷招呼着人到旁边拾了一些干树枝,然后又亲自到周围寻了一捧不知名的野草,从兜里摸出个打火机把树枝点燃。 做完这些后九爷带着一丝狠劲儿地对周围的人说道:“这些紫纹蜂太有灵性了,尤其是那只蜂后,我们靠寻常的手段根本就摘不走蜂窝,现在只能用非常规手段了。 我在这里先声明一下啊,我这也是为了二狗子能够得到紫纹蜂才出此下策的,嘿嘿,要是谁回去到太公那里乱嚼舌头你们就等着二狗子的报复吧……” 周宇真是无语了,自己是想要紫纹蜂的,可是也没要您老人家放火烧啊?您老惹不起太公就往小的身上推,这要是回去后让太公知道了还不得扒了自己的皮? 不过再一想想九爷应该也是江郎才尽了,要不也不会出此下策的。 树枝被烧旺后,九爷派出三个穿得最厚实的村民,其中两人抬着烧着的树枝另一个抱着一捆半干的野草飞快地朝蜂窝跑去。 到了地方后。那两人把烧得正旺的树枝往树下一放,另一人赶忙把那些野草放到树枝上然后就拼命的往回跑。这次竟然连一只紫纹蜂也没有追过来。 这回大伙儿也不藏着了,纷纷在离蜂窝十几米远的地方站着。那堆干树枝越烧越旺。上面的那些野草在大火的燃烧下发出阵阵浓烟,很快地浓烟就窜到了蜂窝的上方。 那些浓烟发出呛人的刺激气味,就连远隔十几米的众人都得用手捂着鼻子。蜂窝外的那只蜂后见势不妙飞快地爬进了窝里,而外面的那些蜂子有的远远地飞走了,有的跟着蜂后也爬进了蜂窝。 就在这时候周宇弄了三只破手套倒了些空间水和周虎老曹一人一只用绳子绑住鼻子和嘴巴,而周虎也早就把吴老大的雨衣扒下来穿在了自己身上,哥三个手持开山刀不要命的向着蜂窝就冲了过去。 由于蜂窝下的浓烟继续冒着,可能是这些浓烟让蜂子害怕到了极点,即使众人拿着开山刀狂砍蜂巢。这些紫纹蜂也不敢出来了。到底是人多力量大,加上还有经验,所以没用多少时间一个诺大的蜂窝就被三人弄了下来。 树底下浓烟的味道实在是太刺激人了,这时候后跟过去的几位村民都被呛得咳嗽起来,但是还不能走,还得在这里把蜂窝破成两半,要不没法带走。 周宇此时也顾不上损失了,拿起开山刀劈头盖脸地朝着蜂窝一处最薄弱的地方砍去,开山刀的锋利加上周宇非人的力气。一下子就把蜂窝砍开,从里面爬出一小群蜂子狼狈地飞走了。 等把紫纹蜂窝弄到两个两个大蜂箱里后,又过了一段时间逃难而回的大大小小的紫纹蜂纷纷钻进了蜂窝,等在此处的九爷赶紧把盖子封好。至此总算是大功告成。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搜集野蜂蜜的大部队终于出了大山,没人留下一滴蜂蜜全都交给了在此等待的老太公和张会计。当老头子瞪着眼睛要给大家发钱的时候竟然没人理这个可爱又霸道的老头子,三五个一群的嘻嘻哈哈地向着自家走去。细心的人可以发现老太公和背着钱口袋的张会计眼圈发红。眼角亮晶晶的。 周宇开着车拉着一大群人往村里驶去,车上装满了盛着野蜂蜜的饭盒子和两箱蜂子。回到家里后在大伙儿的帮助下把蜂蜜全部装到了准备好的坛子里。这次的收获是巨大的。足足装了三十几坛子,足有四五百斤。把大伙儿乐得都找不到北了。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周宇把家里剩下的一点菊花酒倒进两个瓶子然后又装了两罐头瓶子的蜂蜜送给老曹。酒虽然不多但这可是二百年前的佳酿,别说两瓶,就是喝上一口那也算造化了,所以老曹是千恩万谢屁颠儿屁颠儿地被周虎送了回去。 当天晚上,周宇哥俩把这些东西和老太公一块儿又拉到了山上,结果刘大厨又着实忙乎了一把,整了几个美味清淡的小菜让大家过了把嘴瘾。 经过一天半的研究,懂酒的王云海和五爷基本上把酿造菊花酒的材料搭配和流程都搞清楚了。 吃完饭后大伙儿在外面歇风,五爷更是感叹道:“要不是我亲眼见到这些配方和工艺,压根就想不到几百年前的古人会有这样的大智慧,实在是太了不起了,也难怪菊花酒会这样好喝。 我相信即使没有经过长时间的储藏,就算是刚酿造出来的菊花酒味道也不会差了,因为这样极品的配方和异想天开的流程酿造出来的酒想不好喝都难。” 原来经过五爷、王云海和几位太公的研究,这菊花酒既不属于蒸馏酒(白酒)也不属于果酒,而是把古代酿酒方法之精华融合为一体,再利用凤凰山周围特有的野菊花、映山红、老根山药和月亮湖中优质的水源酿造的介于蒸馏酒和果酒之间的一种极品佳酿。 而且这里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那就是充分利用了凤凰山的红土特性,用红土酒窖对酒液进行窖藏能使酒液更加的甘醇酱香。好在秘方里提到了这种酒窖的具体建造方法,而且各种材料也能找到,倒是不用大伙儿再费尽心思地研究了。 酿造菊花酒的具体方法是:大黄米煮好后不能用酒曲子来发酵。而是用发酵好的各种野果作为曲子进行发酵,同时把菊花晒成半干后和蜂蜜、野果子、老根山药以及映山红的花瓣等混在一起来进行发酵。当大黄米发酵好后进行蒸馏。菊花和野果子等发酵好后用十几层的纱布过滤掉残渣放入酒窖中,然后再把大黄米发酵后的蒸馏物引入到酒窖中密封储存一个月菊花酒就形成了。 此种流程说起来简单。但是对于发酵的火候和温度要求的极其苛刻。看样子当年这位酿造菊花酒的高人也不知道经受了多少次失败才酿造出了这种绝世美酒。 大伙儿坐在水塘边听着五爷娓娓道来,不禁对古人的智慧和坚持肃然起敬,同时也对酿造出菊花酒充满了信心。 由于酿造菊花酒是个大的工程,就眼前这几个糟老头子还真不好使,于是太公们一商量决定从明天起把周定国和周定邦哥俩全给叫过来帮忙打下手,而周虎则负责购买酿酒的原材料,这些材料都不特殊,只要用点心不是问题。倒是周宇这个大山的主人大伙儿给他放了假,毕竟凤凰山这么大。每天都有不少的事儿要忙乎呢。 第二天一大早周定国周定邦哥俩就被太公一纸调令给揪到了凤凰山上,九爷也带着自己的十几箱蜂子被周宇拉到山上帮着养蜂子。周虎则拿着张清单到镇里购买酿酒的原材料,山上的一切都井井有条地向前推进着。 这时候山上的各种水果差不多都熟了,火红的太阳果、黄灿灿的歇马杏、黝紫黝紫的山葡萄和深蓝如海的野蓝莓以及那外表翠绿但内里鲜红无比的大桃子等。果园子附近和小院周围一天到晚是果香扑鼻,隔着二里地人们的口水就会不由自主地淌下来。 后来大伙儿一商量,这些果子长得这么好,得赶紧往下摘,否则等熟透了就不好办了。 话说既然周宇这里的野果子都熟了,那么大山里的果子自然也到时候了。这两天村里又要组织各家各户到山上进行采摘,那时候再想要找人帮着下果子可就有些为难人家,于是周定邦忙到中午后就下山找人帮忙去了。 利用中午吃完饭休息的时候周宇给柳三炮打了个电话,告诉对方自己手里又要下来一大批桃子和歇马杏等水果。问他还要不要。 柳三炮一听哪还能不要?要知道周宇山上产的水果绝对都是顶级货色,前些日子送来的那一批早就卖光了,这些日子会所里的客人还有不少追着要的。但是自己只能无奈地告知对方没货了。话说做买卖的最终目的不就是赚钱么?这有客源没货确实也够叫人难受的。 所以听了周宇的话后柳三炮催促周宇水果越早送来越好,要是实在太多就往冷库放一些保鲜。等新店开张了再拿出来顶顶场,绝对会一炮打红。 说完这些后柳三炮的语气又变得很认真。告诉周宇能早点过来就早点过来,开店的事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等周家村这边的野果子大量下来,新店马上就开张,所以有些具体的事项还需要他来参与决定一下。而且柳三炮还告诉他自己和老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谈。 虽然老柳说得很认真,但是周宇丝毫没在意,嘻嘻哈哈地开了几句玩笑后就挂了电话。(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上午老妈打来电话才知道今天是冬至,也是一九的开始。不知道各位兄弟姐妹吃没吃饺子,喝没喝羊汤?记得小时候家里穷,冬至时候羊汤是喝不上的。但在北方这是个重要的节气,所以老妈总会包上一大锅菜饺子,虽然也没多少肉,但是老老小小的一大家子总能吃个尽兴。时间一晃就是十几年过去了,老妈老爸也是青丝变白发,真得是感慨时间的飞逝、岁月的无情。 在这里祝咱爸咱妈永远年轻,永远健康,永远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