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一十五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2

聊了能有一个多小时后,周宇觉得口干舌燥,苦着脸说道:“我说二位,你们倒是给我弄点水润润喉咙啊?好家伙,我这刚吃完饭就被你们拖到这里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上呢。” 听了周宇的话柳三炮赶紧到外面拿了瓶饮料回来递给他。等他喝完两口后极其热情地说道:“我说兄弟,咱开业那天你水塘里的龙鲤不知道能不能弄两条过来撑撑场面?这玩意要是往新店里一放,那效果绝对是杠杠的,到时候我都怕把大门给挤坏了。” “哦,柳大哥你要是这么说我还真得给你弄两条过来压压场子,不过山上的龙鲤由于养殖时间短现在长得还不够大,要是捞多了就有些可惜了。这样吧,我先给你们弄一百条过来,重量嘛大一些的应该能有四五斤重,小一些的也就二三斤了,你看行不?” “行行,简直太行了,真是我的好兄弟啊!”柳三炮笑得满脸褶子,刘云飞在旁边也是激动地浑身哆嗦。 兴奋了一会儿后柳三炮一边给周宇捶着辈一边说道:“我说兄弟,我看今后你山上的龙鲤就在咱的新店里专卖得了,那样的话新店的人气保证得哇哇的。” 周宇摇了摇头,看来他们小看自己的养殖能力了,现在山上稍微大一些的水塘子已经全部养满了龙鲤,过几天仙浴湾也能养上不少,这哪是一个店面能够吃得下的? 于是说道:“柳哥、刘哥,不是我不相信你们俩,奈何小弟这龙鲤数量有些大。光是咱那个店面怕是吃不下。” 刘云飞眉毛一扬自信地说道:“兄弟,我看你是小看了龙鲤的市场价值和咱新店的销售能力。不是哥哥和你吹。你就是一下弄出个三五千斤的咱的店也能吃下,再说就你那几个塘子能出多少鱼?” 听了刘云飞的话周宇把手指头伸出来。低头扒拉着手指头,嘴里念念有词道:“一条鱼按七斤算,一七得七、二七一十四、三七二十一……” 柳三炮和刘云飞苦着脸,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周宇,难道这傻孩子竟然不知道这个社会还有一个叫做计算器的东东么? 三分钟后周宇终于不再念叨了,抬起头抻了抻脖子高兴地说道:“哎呀,真是累死我了,还好算得差不多了,平均一个大塘子应该能产个一万多斤鱼。小塘子嘛就少了,平均差不多四五千斤左右吧。嗯~总共是十三个大塘子十二个小塘子。” 说完后看着满面惊诧的二人狭促道:“二位大哥,咋样,现在还敢说能吃得下么?” 刘云飞此时就像是跳大神一样哆嗦着身子,柳三炮更是哇哇大叫地蹦到周宇跟前,抱起周宇的脑袋照着脑门就狠狠地亲了一口。这一口把周宇恶心的要死,蹲下身子做呕吐状,惹得俩人大笑不止。 似乎觉得二人的表现还不够热烈,周宇又接着说道:“二位老大。低调,一定要低调,我这话还没说完呢,你们俩激动个啥? 我和你们说啊。除了凤凰山上的水塘外,我还打算在仙浴湾也养些。仙浴湾你们知道吧?就是凤凰山下的那一个大水库。那里要是都养满了估计和我山上的产量也差不多。我估算了一下,一年出产个十万八万斤的龙鲤应该不成问题。而且咱还有个最大的优势。就是除了我这里,别的地方绝对养不活龙鲤。” 这时候柳三炮和刘云飞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即使像刘云飞这样平时沉着冷静的人此时嘴上也有一丝丝晶莹的液体往下淌着,至于柳三炮就更不用说了。那家伙流下的是瀑布! 不提周宇和柳三炮等人在会所里共商发财大计,此时会所的外面的一辆捷达车里有两个家伙一边盯着会所的大门口一边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刘大壮和孙三虎此时正在商议着刚才看到的事情,做为大老板的贴身保镖这两天奉老大的命令在会所周围监视一切可疑的车辆和陌生人,这不刚才还真有两辆货车来到会所被哥俩给逮着了,马上兴奋地报告给大老板,大老板鼓励了一番后命令他俩继续蹲守,干好了奖金加倍。 得到大老板的许诺后这两个家伙把眼睛睁圆了继续监视着,谁知道这一蹲守就是一夜,进去的两辆货车晚上压根就没走,没办法这两个家伙只能在会所外面的车里坐了一宿。 对于两人来说,人活这一辈子图的是啥?不就是钱么?有了大老板的保证俩人昨晚上也不敢睡觉,眼睛一直瞪得锃亮地守在会所外面。 天亮之后两人刚想合眼休息片刻,忽然就见昨天的那两个人上了货车就要离去,后面还有会所的大老板出来相送,两人觉得这应该是条大鱼,于是觉也顾不得睡了,开车紧跟在货车后面。 这一跟踪俩人又是叫苦连天,没想到那两个人住得居然还不近乎,这车一起动居然一口气跑了三个多小时,最后来到了青山县城东边的一个的仓库边。 就在俩人以为终于到地方了,想要长吁一口气的时候,那两个可恨的家伙竟然又到了长途汽车站坐上了大巴。 话说都跟踪到这份儿上了也不可能放弃,于是俩人又开着车尾随大巴,又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一个古朴的小镇。 哥俩这时候眼睛都冒火了,那两个家伙简直太不讲究了,哪有这么折腾人的?但是令他俩要发疯的是这里还不是终点,那俩人最终上了一辆电驴子驶入了一个空气清新、鸟语花香的小山村。 刘大壮和孙三虎这会儿都要吐血了,他俩甚至怀疑前面那俩人是不是学过反侦察,要不怎么会绕这么大一个弯子?而且俩人到了村庄后居然又分开了。没办法两人只好也分开,一人盯紧一个。顺便再问问附近的村民这二人的身份。 当两人盯完梢再次凑到一起后则是满脸的无奈。那两个人盯梢倒是不难,最后一个进了家门。一个上了西边的一座山上。可是当二人向几个貌似憨厚的村里人打听二人的情况时,被问到的村民则是一脸的警惕之色,反倒问起他们是从何处而来,至于想要打听的情况则表示是一无所知。最后二人几乎是被人家摸了个底朝天,而那两个人的情况则是半点也没打探出来。 两人也纳了闷了,不就是一个边远的小山村么,除了景色好点也没啥特殊的啊?可是这里的人怎么就那么狡猾?妈的,看向自己的眼神居然还有着一丝遇到鬼子的感觉,这他娘的到底是个神马情况? 不提这二位神情郁闷地向大老板报告这里诡异情况。这会儿周定邦家里早就聚满了人。三三两两地讨论着来到村里的那两个陌生人。 原来当刘大壮和孙三虎向周家村村民打听周宇和周定健的情况时,就有人往周定邦这儿送信儿来了。 秉承着祖辈的尚武与彪悍之风,周家村自古以来就是全民皆兵,周围的一点风吹草动也休想瞒过这帮人,于是知道的人是越来越多,往周定邦家聚的人也是络绎不绝。 性子风风火火的周定武嚷嚷道:“三哥,那两个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一进村就东张西望的,眼睛根本不瞅直线。而且二狗子和定建哥前脚进了村子那两个家伙后脚就跟来了。偷偷摸摸地尾随了一段时间后就向村里人打听他们的情况,这里边肯定有鬼。” 刘家的刘援朝则是满脸焦急之色,急切地说道:“定邦,不是二狗子和定建在省城惹了啥人。人家跟来要报复的吧?我看应该赶紧把定建和二狗子叫来问问,如果他俩在省城没惹什么事端也就罢了,要真是惹了事端他们来报复。哼哼~” 说到这里,这个平日里老实巴交一脸憨厚相的老农民立马露出了满脸的横丝肉。有些凶残的说道:“那咱们马上就召集人手,让他们不死也得脱层皮。他娘的什么猫猫狗狗的都敢到周家村来得瑟。真当我们周家村人是好欺负的么?妈了个巴子的,自从打完越南猴子之后老子这身子骨将近十几年没活动活动了,都快生锈了。” 这番充满杀气的话刚说完立马引来周围一些好战分子的附和,更有甚者抄起棍子就想杀出去。 周定邦心里骂了一通娘,村风不正啊!幸亏自己惦记着村里怕有啥事儿上午就从凤凰山上回来了,否则今天弄不好还真容易出事儿,还是自己英明啊! 不过周家村这个村长加支书真是不好当,要不是有太公在帮忙镇压着,就这些操蛋的老爷们还不得把天给捅出几个窟窿出来? 想到这里,周定邦苦着脸对刘援朝说道:“援朝大哥,你都六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像个毛头小伙子那么冲?” 然后又看了看周围这些老爷们,没好气地道:“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成啥样子了?知道的咱这是周家村,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土匪窝子了呢。发家致富的本事没有,一听打架眼珠子都红了。 我说哥哥兄弟们啊,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已经是法治社会了,该把咱们的老黄历都收起来了,发家致富才是首当其冲的大事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今天这事儿确实透着邪性,那个攀子啊,你赶紧骑着自行车去凤凰山把你二狗哥给喊下来,记住千万不能让你太公知道这件事儿。定军,你去定建家把他叫来,咱们问问到底是咋回事儿。” 给这群爷儿们上了点政治课后周定邦排了人去找周宇和周定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这章上传的有点晚,对不住大伙儿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