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仙般的日子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仙般的日子

话说周宇回到凤凰山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正往木屋方向走着呢,就发现水塘边铺满了木板,老爸和虎子正趴在上面苦着脸一层一层地摆着野菊花的花瓣,在烈日的烘烤下晒得是满头大汗,旁边已经摆满了好大的一片地方。 太公们、姥爷、五爷和八爷十几个老头子正在大银杏树下啃着果子歇着凉,饱满的果汁不时地溅到他们那白花花的胡子上。王云海还比较文明点,不时地用手绢擦拭着,而太公们和两位爷爷就没那么讲究了,直接把大褂掀起来一抹就完事,然后继续吃起来,那叫一个自然无为啊! 周宇感觉自己回到了旧社会,十几个老头子就是万恶的大地主,而可怜的老爸和虎子就是给地主扛活的长工,还好这里没有皮鞭蘸凉水啥的。 想到这里周宇不禁被自己邪恶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来到老爸跟前把老爸扶了起来,至于虎子么,还是继续吧,反正这小子年轻干这活儿也累不死人。 “爸,这大热天儿的你怎么干起这个来了,怎么不到树下休息休息?” 看到儿子回来了,周定国总算是露出了点笑容,然后又叹气道:“休息?我倒是想啊,可是你老子我不敢啊! 这菊花酒的配方需要大量的野菊花的干花瓣,我和虎子昨天下午到太阳岛上采了不少野菊花,这不为了赶进度,你这些太公和五爷愣是大中午也不让我们爷儿俩休息,催促着我们赶紧撵活.虎子刚才倒也反抗过。可是你觉得我们俩会是那些个老头子的对手么?结果飞来几只鞋后我们爷儿俩就一直干到现在。” 周定国忿忿地说完后周虎也泪眼朦胧地诉了一阵子的苦,言辞间若有若无地透漏出要离家出走的意思。而且严重怀疑自己八成不是太公的亲曾孙,要不哪有一个太爷会这样对待亲曾孙的? 听了虎子的话周宇不禁大笑。这小子真是个活宝。不过同时也佩服这小子,在周家村这一亩三分地儿,敢这样埋怨太公的自己还没见过呢,不知道如果把这番话告诉太公后会有什么结果?嗯,确实很期待啊! 接着周宇又问了九爷和刘大厨的去处,才知道这二位到果园附近放蜂子去了,原来这两天大樱桃终于开花了,于是九爷就带着蜂箱一直在那边。 看到周宇回来了,十几个老头子心情格外的好。这两天都住在凤凰山上。吃得是刘大厨精心烹饪的原汁原味的纯天然大餐;喝得是浓郁香醇的菊花酒和甘美的葡萄酒;住得是清新高雅的园林式别墅;入眼的是花红柳绿、青山秀水;入耳的则是蝉鸣萦语、流水淙淙,就连饭后的水果也是香甜清爽的不得了。 话说十几位位老爷子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没有享过这样的清福呢,这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嘛!要不是怕把二狗子给折腾穷了,老爷子们还真就打算在山上养老了。 就在周宇打算给老爸和虎子求求情的时候,族弟周攀骑着辆自行车歪歪扭扭地上来了。这小子是周定建的儿子,正在青石镇读高三呢,外形也秉承了周氏一族的传统,长得是高大健壮。 就见这孩子气喘吁吁地骑着自行车快速来到水塘前,下了车后小跑到周宇跟前气喘吁吁地说道:“二狗哥。快跟我下山,三大爷他们在家等着你呢。”此时的周攀把周定邦的交代彻底地忘到脑后了。 这小子说完这句话后,抬头看看了看旁边一大群的老头子,这才想起周定邦的交代。心里暗道一声:“坏菜了。” 于是老头子们纷纷询问周攀事情的缘由,本来这小子还想誓死不屈继续坚持来着,但是就连号称“狡猾如狐、扮猪吃虎”的周宇和周虎这周家村第四代稳坐前两把交椅的带头大哥都被太公们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更何况他这样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于是在太公们一顿吓唬下,周攀坚持了没有一分钟就竹筒倒豆子般全都交代了。 周宇一听就明白了。只是没想到人家行动会这么快,这就找上门了。于是把柳三炮和刘云飞二位大哥担心的事儿告诉了老头子们。出奇的老头子们倒没啥大的反应。反倒是催促着周宇赶紧下山确认一下,有事的话赶紧派人回来报个信儿。 其实对于几位老爷子来说这件事情倒是很平常,正所谓财帛动人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对方只是简单地打探一下就随他去,正要是动了什么歪心眼那就对不起了,用太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朋友来了有好酒,如果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 周宇和周攀回到周定邦家时就见到周定建被大伙儿问得是满头大汗,正在和大伙儿发誓,保证这次和二狗子去省城两人什么乱子也没惹。 看到周宇来了,这位被村里的兄弟们逼问地几乎要撞墙的汉子终于见到了亲人,一下子扑到了周宇跟前,狠狠地拽住了他的手就不撒开了,一边摇一边激动地说道:“二狗子你可来了,六叔被这帮家伙都快逼死了,我说啥他们都不相信,你快点和他们说说。” 看到周定建委屈的样子,周宇“扑哧”一乐,要说周家村第三代的这帮爷们绝对是誉满太平镇,那真是路见不平一声吼,风风火火闯九州。做事爽快利落,就连走路也是虎虎生风,哪受过这样的委屈啊? 在众长辈凶悍的目光下,周宇为周定建找回了清白,并且把自己的猜测向大伙儿说了一遍,长辈们的神色这才平缓下来。 周定邦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二狗子,如果那两个人真是来刺探情报的我们不理他们就是了,可是他们以后要是来挖你的墙角咋办? 我可告诉你,咱们周家村人从古到今一直都是明明白白做事儿,清清白白做人。既然我们已经把野菜野果子卖给你省城的那两位朋友了,虽然没有签什么合同,但是咱们心里还有杆良心秤不是? 所以无论他们给出多高的价码我们都不能答应他们,我们的东西只卖给柳老板和刘老板。当然,三叔和你说这些并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怕你年轻一时脑袋发热做了糊涂事儿。” 旁边的一些叔叔大爷都点了点头,刘援朝接着话茬说道:“二狗子,你三叔说得对啊,咱可不能昧着良心挣钱。” 周宇闻言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些粗糙坚毅的脸庞,一股暖流瞬间涌遍全身,这些叔叔大爷还是一如既往的质朴和可爱啊! 其实如果真有人来挖墙脚提高收购价码,受益最大的还是这帮人,可是就是这群朴素的老农民为了坚守心中那份做人的良知,面对可能到手的利益竟然不屑一顾,这样的人又怎能不让人敬佩? 在和诸位叔叔大爷做了保证后大家才纷纷离开,周宇也和周定邦一起回到了山上。 这件事很快就成了周家村人的一个小小的记忆,可是由这个小插曲带来的后续事件所造成的后果简直无人敢想。 这几天天气特别好,太公等一干老人家心情也是舒畅地不得了,吃得全是刘大厨精心烹煮的食物,昨天王云海还一展猎王的风采,下了几个套子,竟然逮到了四只肥大的野兔。 不说别的,单就早餐来上一屉皮薄馅大的兔肉小笼包、配上一碗金黄的小米核桃粥,再来上一份滴了几滴香油的翠绿的小咸菜,相信绝大部分人抵抗不了这份诱惑,何况还有中午的野味大餐和极品菊花酒? 而且闲暇之余还能观赏观赏满山的美景、逗弄逗弄十七只小狗崽和豁牙兔,不时地还能看到两只大野猪和三只大狗追撵着小兽满山跑。这真是要吃有吃、要喝有喝,不时地还能来点刺激。 几位老人家不知道天上的神仙过得是啥样的日子,但是他们一致认为在地球这一亩三分地儿,自己过得就是神仙的日子。再加上凤凰山空气质量上乘,周宇又不时地用空间水和稀释过的空间液给几位老人家改善体质,这几位是越来越年轻,身体机能出奇得好。 在周定国和周定邦老哥俩的努力下,在周宇和周虎的监督下,野菊花和映山红的花瓣也晒好了几麻袋。 在这期间,小哥俩很是用心的巴结了一番老头子们,老头子们一高兴就把小哥俩给解放了一天,然后小哥俩又自告奋勇地要当监工监督某些人的工作,而老头子们也笑呵呵地批准了。 这回俩人可是好好的体会了一把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幸福。虽然两个年龄半百的汉子想要行使家长的权利暴揍这两个小子一顿,但是在太公和爷爷们冷飕飕的眼神下还是屈服了。 至于酿造菊花酒用的原材料也早已经准备的差不多,正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