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天上龙肉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十二章 天上龙肉

越往下地窖里变得越昏暗,到后来舅妈从衣兜里掏出个小手电,借着手电光俩人走到了地窖底部。 随着舅妈手里昏黄的手电光周宇用眼睛扫了一下这个地窖。地窖不算大,估摸着也就三十平米左右,当然这也和舅舅家里人少有关。里面几乎是空荡荡的,只是在北边的一个角落里堆放了一小堆东西,由于光线太暗暂时还瞧不清是啥。 当两人走到那一堆东西眼前时,娘俩大眼瞪小眼满是吃惊之色。 如果换成两个城里人在这里肯定不会如此吃惊,因为眼前这堆东西只是一堆带着毛的飞禽和走兽,但是对于周宇和舅妈来说这堆东西可就不简单了。 娘俩赶紧用手把这堆东西巴拉开,仔细地数了一下,这堆东西里有十一只野山鸡、两只傻狍子、一只半大的野猪,还有一只大黄羊、至于野兔子竟然有着二十多只。在野兔子旁边还放着三只像是野鸡的飞禽,不过娘儿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所以也没在意。 不过最让娘俩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里还有个大个儿的家伙,就见一只破了肚子的大梅花鹿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瞧这架势也是死去多时了,肚子里面的内脏什么的都不见了,估计是怕天气热坏掉所以叫姥爷和舅舅给收拾走了。 “舅妈,这~~这是梅花鹿,真得是梅花鹿啊!难道山里现在还有野生的梅花鹿?我只记得小时候见到过一回,以后就再也没听说过了。这玩意从哪来的?”周宇由于激动突然大声地说到。 舅妈被吓了一跳,嗔怪道:“小宇,那么大声干啥?差点没吓着舅妈,你说得没错,这可不就是梅花鹿么?不过这东西现在山里确实也不多了,估计也是你姥爷和舅舅打猎打来的。实话和你说舅妈还不知道这里有这么多野味呢,你姥爷和舅舅经常天黑了才回来,回来后就直接把猎物送到这里,我还真没工夫细看。看来这爷俩为了你是下了大力气了。 来,你帮舅妈把野猪和野鸡拿出去,舅妈再拿两只野兔,待会儿好好给你解解馋。至于那只雄鹿还是等你舅舅回来给你弄吧,舅妈弄这个不太拿手,可别糟践了这么好的东西。” “好嘞,今天中午可以吃大餐喽!”周宇嘴角流着哈喇子高兴的喊道。 “这臭小子,看把你馋得。还像小时候一样见了好吃的就忘了北了!”舅妈一边揭着外甥的老底,一边手脚不停地帮着周宇拿野味儿。 坐在院中的藤椅上,周宇吃着舅妈早上从附近采来的野葡萄、野蓝莓等野果子。这些野果子用泉水洗过后水灵灵的,味道酸甜、美味多汁,最是地道不过。 藤椅是用山中超过十年以上的紫藤编织的,这种紫藤在山里遍地都是。藤椅在编织好后,要刷上一种特制的漆,这种漆是用松脂和一种叫做五星草的植物按照一定的配比熬制而成,刷完漆后再风干三五天就可以使用了。 这种藤椅深紫中带亮,古朴大方,结实耐用,可承载一千五百斤左右,山里人几乎家家都会编织。可惜的是山高路远草密林茂,山里进不来车,要不然山里人单靠这紫藤椅就会过上比现在好上几倍的生活。 估摸着半个小时后,姥爷和舅舅终于回来了。爷儿俩肩挎着猎枪,舅舅身上还挂着一盘粗尼龙线编织的大网,身后背着一个背篓,后面跟着三条猎狗。虽说现在禁止猎枪了,可是山里人不在此列,家家都有政府颁发的猎枪证,毕竟山里人大部分还是要靠打猎为生的。 隔老远王志江就发出爽朗的笑声,“哎呦,大外甥你真得来啦?想死舅舅了。我说么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有两只喜鹊在门口的大树上喳喳直叫,当时我还和你姥爷开玩笑说是咱家今天估计得有喜事儿了,没想到你小子就真得来了,看样子这玩意儿还挺灵的嘛!” 说话间王志江就跑到了周宇的跟前,爷俩来了一个深深地拥抱。然后周宇来到了姥爷面前,看着精神矍铄、银发白须、满脸都印着岁月痕迹的姥爷,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傻孩子,都成大小伙子了怎么还抹眼泪?别像个大姑娘似的,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咱不哭。快过来和姥爷好好说道说道你这几年的经历。”说着拉着周宇的手向着旁边的藤椅走去。 看见丈夫和公公回来了,舅妈急忙从堂屋里跑出来,接过老爷子的猎枪笑呵呵地说道:“爸,您这刚回来浑身是汗的还是先和志江擦把脸凉快凉快再和小宇说话吧,小宇既然都来了他也跑不了不是?待会儿你们爷俩就好好唠扯唠扯,我和志江把地窖里的野味好好做上一桌,今天中午咱们一家人就来个纯正的野味儿大餐。” 王云海老爷子爽朗地笑了几声,欣慰地点了点头,跟着儿媳妇去清理了一番,周宇也赶紧跟过去帮忙。几分钟后神清气爽的老爷子和儿子外孙来到了院子当间的桌椅边。 三人落座之后舅妈端来凉茶给每人倒了一茶缸子,然后就蹲到一旁的空地上把从地窖里取出的野味拔毛开膛。 王云海一边喝着凉茶一边看着儿媳妇做活,忽然开口问道:“翠翠他妈,地窖里的东西没都拿出来吧?” 舅妈点了点头道:“爸,除了那只梅花鹿我不会弄怕糟蹋了没拿出来,其余的每样几乎都拿出来一点,反正小宇这回也不急着走,咱慢慢给他做,保证这小子吃到尽兴为止。” 王志江听了老婆的话哈哈大笑:“家里的,你可是误会咱爸了,其实地窖里最好的东西可不是那只梅花鹿,而是那三只飞龙。俗话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那玩意的味道绝了。你先弄着,我赶紧去地窖里拿出来,今天中午得好好喝一回飞龙汤!” 说完王志江一溜小跑到地窖里取飞龙去了。 周宇和舅妈一听到飞龙的名字嘴巴瞬间张得大大的,久久不能闭合。末了周宇不可置信地问道:“姥爷,地窖里真得有飞龙?就是我小时候得肺炎那次你和舅舅给我捉得飞龙?” 王云海老爷子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傻孩子,姥爷都七十岁的人了还能骗你不成?地窖里真得有三只,也是我和你舅舅运气好,大前天去老林子里打猎的时候竟然一下子碰到五只,你舅舅打下两只,姥爷打下一只。这玩意有些年头没有猎到过了,也不怨你舅妈没认出来。” 不一会儿王志江乐呵呵地提着三只飞禽回来了。周宇一看,不就是地窖里那三只自己没稀得搭理的三只飞禽么?刚才地窖里光线不好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现在再一看感觉就不一样了,这三只飞禽色彩艳丽、头顶金色长冠,尾巴五彩缤纷,像极了野山鸡,只是羽毛可是比野山鸡华丽了不少。 飞龙,学名榛鸡,是大兴安岭独有的一种森林留鸟。成年体重约两斤上下,肉味极其鲜美。飞龙肉质雪白细嫩,营养十分丰富,味道鲜美,是世界上罕见的珍馐。甚至在国宴上都有飞龙汤这道名菜。飞龙汤制作简单,只要将肉切成丝或薄片,下入开水锅,加少许盐即成。飞龙汤清澈见底,不加任何佐料便满室飘香。俗话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龙肉就是指飞龙肉。 相传在古时候,地方官员在鄂伦春、达斡尔、女贞族的猎民中大量收掠榛鸡,送到京城给皇帝品尝后,视为珍品,霸为只有皇帝才能享受的美味,特下诏书,赐名“飞龙”。 飞龙性喜群居,一般多居信在高山或山谷的赤杨和桦林中。它的食物随季节变化,以各种树籽、野果、草籽为主。夏季也食昆虫、嫩树叶。夏天、栖息在树上,每天数次出去觅食。冬天一到,飞龙就在积雪覆盖的灌木丛或草丛下用雪筑起洞穴居住。 飞龙肉周宇小时候只吃过一回,可是一直让他吧唧着嘴回味了好多天。飞龙及其敏感和怕死,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立马就展翅飞翔,所以一般很难逮到,这一次舅舅和姥爷一下子就逮到三只,怎么能不让周宇吃惊激动加流哈喇子?这可是有钱也买不来的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