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周家爷儿们的风采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三十二章 周家爷儿们的风采

刘云飞和柳三炮赶紧上前拦着,可是被于德水带来的两个手下给挡住了。 周宇哥俩一看这还了得?于是红着眼睛向着这边快步走来。 其实这几人说话的声音很大,周定国哥俩和张会计早就听得清清楚楚,再一结合刚才小小给他们介绍的情况,三人马上就明白了这个姓于的家伙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于是三人之间就嘀咕开了,看样子前两天进村调查的那两人也是这个家伙派去的。嘿嘿,还真是贼心不死啊!既然正主儿来了那就去会会好了,可不能让柳三炮和刘云飞二位老板因为自己而惹了麻烦。 周宇哥俩上前一下子就拦住了于德水的去路,周虎认真地说道:“先生止步,我们家长辈还没同意让你过去呢。” 看着面前的两个傻大个儿,于德水玩味地笑了笑,不屑地说道:“两个小土包子,知道你们拦的是谁么?” “知道,不就是个人么?”周虎简明扼要地答道。 这一句回答可是把于德水惹毛了,马上撕去了斯文的外衣,恶狠狠地说道:“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敢这样和我说话是不是活腻歪了?要不是找你们家大人有要事商谈,我今天绝对不会让你们站着走出去。” 周虎这厮憨厚地笑了笑,转头问周宇道:“二哥,他说不让咱们站着出去,那咱俩咋出去?” 周宇懒塔塔地一笑,恨铁不成钢得说道:“虎子,你真是笨到家了。这位大叔怕咱哥俩累着,打算找人把咱俩抬出去。不过这会不会太麻烦了啊?” 周围的宾客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两人,他娘的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这是打哪儿来的两个二愣子,敢这样和于德水说话?这要是把这个煞星惹毛了,最轻也得在医院住两天啊。 小小这时候有些失去了镇定,就想上前把周宇哥俩拖回来,但是被青青拽住了,小声对着小小说道:“小小,这是男人的事儿,你就不要搀和了,越搀和越乱。 不过你放心。凭你舅舅和我二叔的名声那个姓于的绝对不敢乱来。哼,要是真把我二叔给惹火了他姓于的也不会好过!我们静观其变就是了。” 听青青这么一说小小一下子冷静下来,再想想青青和柳二叔的背景内心也不紧张了。 看着店里变得乱糟糟的,本来心情极好的周家村三位代表这时候已经气得冒烟了。 周定邦一把把脖子上的领带拽了下来,狠狠地吞了口气大声喊道:“小宇虎子你们俩放那个什么老板过来,他不是要认识认识我们么?那我们就好好地和他认识认识! 他娘的,还真以为自己是皇帝老子呢,竟然想骑到别人的脖子上拉屎,做梦!” 正在拉扯着的一干人听见正主儿发话了。也都停了下来。刘云飞和柳三炮狠狠地盯着于德水,眼睛里全是火。 下一刻于德水带着两个手下来到周定邦三人跟前,露出一丝笑容道:“很高兴认识三位,自我介绍一下本人于德水。天一会所的总经理,不知各位是哪里人?” 不得不说于德水能够成功总有自身的优秀,就这一番话神仙也挑不出理来。但是他很不幸。遇到的是周家村的总瓢把子,根本就不和他讲这些表面功夫。 周定邦红着眼睛一针见血地说道:“于经理是吧。咱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们是哪里人你大概已经知道了吧?既然咱们心里都明镜似得。那就爽快点,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找我们到底有啥事儿?” 于德水哈哈一笑,伸出大拇指冲着周定邦点了点头, “爽快,我就喜欢爽快的人,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一句话以后你们村的野菜野果子什么的都卖给我好了,价钱嘛在原来价钱的基础上每斤再涨一块钱,老大哥,这可不算少了啊!” 经过刚才这些事情,于德水也改变了初衷,估计光靠威胁应该起不了多大作用,于是改用利益勾引。 这时候前来出席开业庆典的宾客们围在外围窃窃私语着,没想到事情出了这么大的变化,更没想到的是原来就是这帮人给柳三炮和刘云飞提供的天然野菜和野果子,但是于德水给出的价钱也不低,就看这几个老农民怎样选择了。 话说柳三炮和刘云飞现在的眼光都可以杀人了,于德水的这一做法相当于活生生的搧了这二位几个大脸蛋子,这叫人情何以堪! “于德水,你太过分了,竟然敢跑到老子的地盘来抢生意,你他娘的简直太卑鄙了,从此以后老子与你势不两立!”柳三炮红着眼睛咆哮道。 看着柳三炮和刘云飞像是要生撕了自己,于德水也有些害怕。刘云飞倒是没什么,经商世家而已,但是柳三炮就不简单了,这家伙后台也不弱于自己,真要是发起飙来也够自己喝一壶的。 鱼食于德水有些示弱了,说话的语气也柔和了几分,对着柳三炮说道:“柳胖子,你也不用生那么大的气,这次确实是哥哥做得有些不地道。但是你们俩这几个月把一些高端客源几乎都抢跑了,让老子喝西北风啊?我这也是不得已出的下策而已,要不以后他们村的资源分成两份,咱们两家一家一份成不?” 看着眼前的于德水三言两语就把事情定了,周定邦三人哈哈大笑。 还没等柳三炮回话呢,周定邦出言道:“喂,喂,我说于经理,这些果子和野菜可是我们村的啊。你可真不见外,几句话就给我们分了,你问过我们同不同意了么? 实话告诉你,刘老板和柳老板那是我们村的朋友和恩人,受人点水恩必当涌泉报,做人可不能忘恩呐,否则不就成了畜生了么?所以不管你出多少钱我们的东西连根毛都不会卖给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这话说得是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回旋之地,周宇和周虎则在旁边竖着大拇指,周支书今天绝对是本色表演,没有一丝装的成分。 于德水的脸被气得煞白,手指乱颤地指着周定邦歇斯底里地喊道:“你们几个土包子,竟然敢这样说我?你们给我等着,不灭了你们我就不姓于!” 旁边的周定国早就忍不住了,妈的一口一个土包子,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呢?再加上刚才这帮人模狗样的宾客看着自己老哥几个就像是看大熊猫一样,这两把火加在一起彻底把周定国烧沸腾了。 于是一把将前面的周定邦拽了回来,走上前去满脸煞气地大声说道:“你他娘的别一口一个土包子的,老子们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没吃着你也没喝着你的,碍着你鸟事儿了?再说要是没有我们这些土包子你他娘的连屎都吃不到! 还有你刚才说啥要灭了我们?我听着咋就这么不得劲儿呢?我说你搁啥来灭了我们?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来来,我和你你好生唠唠。 在清朝那会儿,北边的老毛子动不动就想过来咋扎刺儿,欺负当地的老百姓,烧杀抢掠是无恶不作。我们为了尊严和活命,提起大刀长矛就和他们打,结果把他们给打服了,再也没敢过来。那时候我们村有四千多人,结果战死了五百多号。 民国的时候这里土匪横行,老百姓是叫苦连天,这日子真是没法儿过了,于是我们村组织壮丁和土匪打。在付出了两百多条祖先的生命后土匪见着我们周家村的人都得绕道走。 为啥?因为只要他们杀我们一个,我们拼死也得灭了他们一窝。 这抗战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我们村的男女老少和鬼子打游击拼大刀片子,砍鬼子就和杀猪一样宰羊一般,不照样打得他们哭爹叫娘的?那会儿我们村的老辈人死了四百多……” 这时候整个店里静悄悄的,无论是宾客还是售货员都被周定国的话所吸引,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一脸的崇敬之色。 吐出一口浊气后周定国继续说道:“总之呢我们村从老祖宗开始为了保家卫国就不停在打仗,谁不让我们活我们就和他们拼命。按理说如果正常发展我们村到现在怎么着也得有个一两万人,但是我们周家村到现在就只剩下不到两千人了。你说说我们这么多年死了多少人?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我是个老农民,是个大老粗,我也不懂什么大道理,我只知道国是我们的主心骨,家是我们安身立命和繁衍生息的地方,只要有人敢打这两样东西的主意,我们就和他拼命,不死不休!死了也不休! 那个于经理是吧?不是我看不起你,我们周家村在这片土地繁衍生息了几百年,也打打拼拼了几百年,要说你能灭了我们我还真就不信。 我叫周定国,这位是我们周家村的支书兼村长叫周定邦,这位是我们的村会计老张,我们村就在青山县太平镇的西北方向,你可以过来试试,带多少人你随便。不过我话可是说在这里,你如果真敢来我要是捏不死你我就不叫周定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