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山珍野味菊花酒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十四章 山珍野味菊花酒2

抱着一番试探的心态周宇弱弱地问道:“姥爷、舅舅,这不就是一坛酒么,你们~~~~至于兴奋成这个样子么?” 听话了周宇的话爷俩相互看了一眼,流露出惊讶地神色,王志江有些怀疑地问道:“你个小兔崽子不是在忽悠舅舅吧?你真得不知道这菊花酒?” 周宇委屈地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舅舅,你觉得我会不知道这坛子什么菊花酒么?嘿嘿,菊花酒,名字倒是不错,不就是白酒酿好后没有装瓶一斤一斤地散着卖的散白酒么?要是真是什么了不的好酒我爸会不告诉我?” “哈哈哈哈!”听着周宇说得有意思爷俩哈哈大笑起来,王志江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笑着说道:“小宇啊,你爸要是听到你这么评价他的菊花酒估计得提着开山刀追着你满山跑,哈哈哈哈,简直笑死我了。” 王云海也笑呵呵地说道:“小宇啊,这回你可猜错了,散白酒和这菊花酒根本就没法儿比,待会儿你尝尝就知道了……” 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时候主菜已经做好了,舅妈在伴着凉菜,周宇帮舅舅往上端菜。 山里人崇尚自然,做菜最讲究的就是原汁原味。桌子最中间是一大盆炖得烂乎乎的切成四方大块的野猪肉,旁边放着一小碗用生姜、大蒜末和精盐调制的蘸料,这种蘸料千万不能放酱油,否则会失去野猪肉原有的味道。山里人炖野猪肉除了加了八角,桂皮以外,还要加上山里特制的用来炖肉的调料包以及一点野蜂蜜,这样炖出来的肉油腻小,肉质鲜嫩,入口香醇同时还带着一点点清甜。 大盆周围则围着四个比普通汤碗还要大上两号的大海碗,第一碗是红烧兔子肉,山里的野兔和家养的不同,这玩意一天到晚在山里乱窜,身上全是瘦肉,味道鲜美嫩滑爽口。 第二碗是野山鸡炖榛蘑,这是一道地道的东北风味的炖菜,野山鸡切块,用姜葱干辣椒配着,一起放在锅里大火吵,待炒的肉色变了,加少许白酒,酱油,再炒一下,然后倒水入锅,放大料,花椒。大火烧开,小火加盖慢炖,待野山鸡半熟时放蘑菇入锅,煮至八成熟时放粉条,在等到马上就要出锅时放入葱花,香菜。 就见苏红的野鸡肉和着褐色的榛蘑装了满满一大碗,中间混杂了几道黄亮晶莹的粉条,最上面撒了一些葱花香菜,散发着浓郁的香气。不用吃到嘴里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儿,让人馋得直流哈喇子。 第三碗是凉拌雪松菇,把雪松菇放到滚烫的开水中焯熟,再过一遍冷水,然后净水,最后拌上一点精盐和嫩绿的野葡萄汁,吃起来入口即化,齿颊间留下一股天然的清香。 最后一碗就是清炖飞龙了,里面竟然还加了几根细小的野山参。飞龙汤清澈见底,不加任何佐料便满室飘香…… 五道主菜的外围则摆着一些清淡的葱嫩翠绿的山野菜,单单一瞅就使人胃口大开。 看着这么一大桌子香气扑鼻、别有风味的山珍野味,周宇感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周宇实在是等不及了,赶忙拉着还要去弄两个菜的舅妈坐了下来。一家四口落座后周宇搬起那个酒坛子右手使劲儿地拧了一下塞子,只听“砰”得一声,木头塞子被拽了下来。 顿时一股夹杂着淡淡的菊花香味儿的酒香扑鼻而来,这种味道沁人心脾,使人犹如徜徉在花山菊海中,还别说,周宇真得被这酒香给镇住了。 “这~这~真不是散白酒?真是什么菊花酒?”周宇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 “你家散白酒能做出这种味道?小宇快别磨叽了,赶紧给我们倒酒吧,舅舅的酒虫都快被勾出来了。”王志江心急地催促道。 周宇不再废话,赶忙搬起坛子从姥爷身前的白玉杯开始倒酒。令周宇没有想到的是这菊花酒并不是想象中的白色,而是一种带着些许浓稠的淡淡的绿色,绿得生机盎然、绿得使人陶醉。绿色的酒液和晶莹剔透的白玉杯交相辉映,给人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 周宇此时很想哭,看来自己百分之八十不是周定国同志亲生的,否则有这么好的酒自己都回家这么久了怎么没见老爸拿出来给自己品尝过?哼,简直是太过分了…… 看着外甥给父亲倒完一杯酒后就傻愣愣地站在那里时而面带伤感时而咬牙切齿,王志江心里嘀咕着:“难道这小子被菊花酒惊得迷糊过去了?真是太没出息了,记得自己头一次见到菊花酒的时候只是流了两碗哈喇子而已。” 不过想归想,现在最要紧的是喝酒啊,于是王志江狠狠地咳嗽了一嗓子,这一嗓子使周宇从打击报复老爸的臆想中解脱出来,于是这厮赶紧地把剩下的三个酒杯倒满菊花酒。 老爷子和舅妈始终没有说话,一只笑呵呵地看着周宇,那感觉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当周宇把所有的酒杯倒满酒之后王云海老爷子端起酒杯满面春风地说道:“小宇,姥爷记得你这是大学毕业后第二次来看我们吧?因为知道你在外忙着打拼,也不容易,所以呢我和你舅舅、舅妈从来没有怪过你。今天你来了,我们高兴啊! 今天这酒是极品的菊花酒,菜是大山里的山珍野味,既然是好酒好菜加上心里高兴,咱们一家人就好好喝上一顿。来,干了!” 随着老爷子的一句话,四人一仰脖干了杯中酒。 周宇是头一次喝菊花酒,当酒杯凑到嘴边时,花香和着酒香,周围瞬间便芬芳馥郁。当碧绿的酒水刚一入口,嘴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清凉甜美的甘冽,细细品味时感觉又有些绵软…… 周宇这时候有一种感觉:自己喝的不是酒,而是琼浆玉液。 看着外甥喝完一杯菊花酒后就眯缝着眼睛做陶醉状,王志江戏谑地调侃道:“小宇,这菊花酒的味道能比得上散白酒不?” 周宇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这个无良的舅舅,倒驴不倒架地昧着良心哼哼道:“嗯,感觉还行,比散白酒倒是强了点。” “你个小兔崽子,纯粹就是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什么叫强了点?那是强太多好不好?或许你在上海滩闯荡喝过不少好酒,反正舅舅是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美酒。” “你没喝过难道我就喝过了?”周宇心里呐喊着。 这时候已经放下酒杯的舅妈夹了一大块野猪的背脊肉放到周宇的碗里, “小宇饿坏了吧?先吃块野猪肉垫垫底,待会再慢慢喝。” 周宇点了点头也不说话,这时候筷子也不用了,用手拿着蘸好调料的野猪肉就往嘴里送,咬上一口肉汁四溢。大口地嚼着香气四溢的野猪肉,不时地再配上一口菊花酒那种享受就是给个神仙也不换啊! 周宇右手野猪肉左手菊花酒,吃得兴起时还把身上的齐肩大褂给脱了,颇有一副风风火火闯九州的山大王的样子,哪里还有一丝曾经上海滩白领的模样? 怕周宇酒喝多了伤身体,舅妈赶紧给这小子盛了一碗飞龙汤,这玩意不愧是传说中的‘天上龙肉’,真是太好吃了,白莹莹的薄肉片鲜美细腻、入口即化,唇齿留香 ,再喝上一口汤后感觉如上九霄,令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