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月夜狩猎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三十六章 月夜狩猎1

周宇这一次到镇里买了些肉食和芝麻等做月饼的原料以及一些散白酒和空瓶子,肉食是准备明天过节用的,至于散白酒则是打算回去后把先前浸泡野山参的那些白酒中和一下。 本来按照日子算那些药酒应该可以喝了,可是有了小小他爸雨夜狂奔那一出之后周宇就没敢把酒拿出来给老头子们喝。今天想起这件事儿了就顺便买些白酒回去中和一下,否则药效太大可别把老头们弄出个好歹,如果那样的话自己也不用活了。 买完这些后周宇快速地返回到家里,然后把家里仅有的两张渔网和姥爷的猎枪装上车就匆匆地上了凤凰山。 下午的时候周定国哥俩也溜达过来,说是要留在这里晚上好一块儿捕猎。周虎更是拿着一块油石开始磨刀,看那满头大汗的模样估计晚上最少也得宰杀个十只八只的动物,要不都对不起他流的那些汗水。 等到日头不是那么毒了,王云海让周宇小哥俩把两张渔网在水塘周围的大树后藏好,到时候看到动物乱了躲在大树后面拉网就行了,能网到多少是多少,安全第一。 众人说笑着忙碌着,下午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等忙得差不多时天边已经开始泛红。 渐渐地天空变得昏黄,火红的夕阳斜撒在水面上,与粉花绿叶交相辉映,伴着薄薄的暮霭,犹如一大群花中仙子在九天之上涌动着凌波舞步。 山风渐凉,空气也越发的清新,满山的花草随风摇曳。散发着沁人的芳香。一群群鸟雀纷纷归巢,在枝杈上做着睡前最后的交流。 夜。慢慢地临近了…… 晚饭吃得很简单,但毕竟是出自大厨之手。所以即使是一个茄子炖土豆和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也把这帮爷儿们吃得是大汗淋漓、纷纷叫好。 由于今晚有任务,虽说大伙儿都挺兴奋,但是可没人敢喝酒,否则晚上就不能捕猎了。 大伙儿正吃着呢,就听见水塘边一片狗吠声,紧接着就是一阵突突声。 周宇和周虎对这个声音简直太熟悉了,可是都这么晚了老曹这厮咋过来了?不是说好了明天过来的么?唉,这个不着调的家伙! 于是俩人赶紧放下碗筷出了餐厅。隔老远就看到老曹的座驾被一群动物围住了,好在这些家伙被周宇叮嘱过。只是围而不咬。但即使这样也把车上的四人吓得够呛。 任何一个正常人看到自己被这样一大群动物围住都会情不自禁地感到害怕,三只牛犊子般大小的大狗,两只大野猪两只大野驴,而且还有一只另类的兔子和一只发出鬼叫的大公鸡。这些还不算,那十几只红了眼睛的小狗崽子一个劲儿地用爪子划着车外壳,嘴里汪汪乱叫一气,瞧那架势恨不得跳上来咬几口。 周宇赶紧把动物给驱赶走,和周虎一起帮着老曹把另外三人给扶下来。 身心大定的老曹笑呵呵地把自己老爸和丈母娘介绍给周宇哥俩,俩人也热情地大爷大娘地叫着。大伙儿就算是认识了。 “曹哥,你咋晚上过来了?再说你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我好出来迎接你们啊,看看这事儿弄得,没把大爷和大娘吓着吧?”周宇有些埋怨道。 “小周啊。不碍事儿的,农村谁家还不养几只狗?只不过没想到你这里还会有野猪,不过这也没啥。 这次我们全家过来可是给你添麻烦啦。这不听猛子说你们这里就像是仙境一样。我和小娟儿他婆婆就想早点过来开开眼界,顺便也好看看周太公。他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呐。”曹猛的老父亲憨厚地说道。 “曹大爷一看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说话也特别朴实。也不知道老曹像谁了。”周宇哥俩心里嘀咕道。 “大爷,有啥麻烦的,我们和曹哥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您和大娘过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走,快进屋,太公就在餐厅里,我带领去看他。”说完就带着这些人进了餐厅。 当这群人进了餐厅后屋子里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曹猛的父亲见着太公后很是尊敬地先鞠了三躬,然后就和老爷子热络地唠了起来。周宇和虎子赶紧进到厨房里洗果子去了。 哥俩正洗水果的时候周虎忽然说道:“二狗哥,明天早上大彪哥一家是不是要过来?这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啊。” 周宇一拍脑门,倒是把大彪哥和老曹这茬给忘了,不由得呻吟了一声苦涩道:“虎子,哥哥把这事儿给忘了,你说咋办?” “还能咋办?要我说就凉拌!我就靠了,你说咱俩为了那两个家伙费了多少心思?要我说明天他们见见面也好,把事情都摆在明面上,不管要杀还是要砍的起码能把事情解决了,人脑子打出狗脑子也行,可别再折腾咱俩了,我是受够了。” “嗯,这样也好,要不我这心老是啾啾着。不过人脑子打出狗脑子倒不至于,曹大爷和娟儿嫂子的婆婆也在这里,咱这边有太公一人足矣,你说大彪哥敢和咱太公较劲儿么?收拾不死他。” “对对对,就这么干。哈哈哈,我让他俩再得瑟!” 哥俩密谋了一番把水果端过去让大伙儿尝尝,然后就把老曹拉到旁边的桌子上哥三个聊了起来。 周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装着关心地问道:“老曹,你今儿个咋又开着车来了?你上次不是说要换个拖拉机的轱辘和刹车系统么?这么说是换完了?” 听了周虎的话老曹的一张大脸瞬间就红了,气呼呼地说道:“哎呀三驴子啊,你可是问到哥哥的痛处了。我和你们说啊那个周彪子真不是东西,这不上次从这里回去后我就去找周彪,希望他能有始有终,帮我把车改造完。 谁知道我到了他的修理铺外面时,还没等我说话呢,那帮干活的家伙竟然收工了,而且还要把大门锁上。 我一看这还得了?他娘的这不是耍我么?你们说哥哥我是吃亏的人么?于是赶紧上前就把大门托住了。 就在我和那几个修理工理论时,周彪子出来了,你们知道那家伙手里拿着啥么?哎呦真他娘的太丢人了,我当时腿吓得都哆嗦了。”说到这里老曹把脸一捂心有戚戚,看那样子当初吓得可是不轻。 “咦老曹,那个周彪到底拿着啥能把你吓成这样?”周虎吃惊地问道。 “啥玩意?保管你们谁也没见过,能有这么大个儿,足有一人多高的两把特大号扳手,那玩意看起来钢口还不错,在阳光的照耀下还闪着光呢。”老曹连比划带说地总算是把周彪的凶器表达了出来。 哥俩忍着笑也不吱声,这家伙所说的凶器可不就是大彪哥当年用来修理坦克的那两把大扳手么? 老曹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接着说道:“二位老弟,咱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说那家伙把那么重量级的凶器都拿出来了咱还能和他一般见识么?所以我看风有点紧就赶紧扯呼了。 哼,我先让那个家伙得瑟两天,他娘的,把我车整成这样就不管了你看我能放过他,打不过他我还说不过他么?” 看到老曹像个怨妇似的在那儿嘚不嘚说个不停,俩人不禁对明天的会面有些担心起来,没想到几天不见这二人的底火儿又旺了不少啊。 “行了曹哥你先消消气儿,其实这事儿也不都怪人家,你说人家卖你一辆二手车咋还得管你一辈子啊?这事儿要是搁我身上也得发火儿,要我说还是算了吧,大不了咱再换一辆不就行了?反正也就几千块钱的事儿。”周宇劝解道。 “行了行了不说了,都怨三驴子,如此良辰美景和我提这档子事儿干啥?咱哥们快快乐乐地过个中秋佳节才是真格的。对了,待会儿你们带我去骑会儿驴,好久没骑了怪想的。” “老曹,今晚上可不能骑驴,待会儿我们还要打猎呢,明天再说吧。”周虎赶紧劝阻道。 “打猎?好啊,这个我喜欢,一定要带上我啊。哎呦不行了,我现在是浑身的兽血沸腾啊。” ………… 大伙儿在餐厅里愉快地聊着,都是一个镇子的,总能有不少话题得到共鸣,就连刘娟儿的婆婆也参与进来,更是把自己和儿媳妇以前的遭遇说了一遍。 听了刘娟儿的事儿之后老头子们个个对刘娟儿竖起了大拇指,夸赞之声不绝,更是恭喜老曹父亲找了个好儿媳妇,这样的女子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把老曹他爸乐得嘴都合不上了。 趁着大伙儿聊天的空隙,周宇带着刘娟儿和老曹收拾出一栋别墅,里面被褥以前就准备好了,只是简单的收拾一下就能住人。 闻着松香,看着别墅内部的温馨优雅,刘娟儿像个小姑娘似的高兴地直跳,对周宇是感谢不已。 这时候老曹腆着脸问道:“娟儿,你自己住一屋不害怕么?要不晚上我过来陪你吧?” 刘娟儿俏脸一红马上拒绝道:“瞎说啥呢,兄弟还在这里呢。我习惯自己睡,再说咱俩还没办事儿呢,你还想让别人嚼舌根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