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秋收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四十五章 秋收

太公和王云海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大西瓜,这二位可是吃过那种独一无二的大西瓜的,那种味道这辈子都忘不了,看到刘大厨吃得这么欢实心里就怀疑上了。 于是老头子来到他树下问道:“青山,你都这么大岁的人了,咋还像小孩子似的贪吃,真有那么好吃?” “哎呦老爷,这是神仙瓜啊,比定国家种得还好吃,你们赶紧尝尝吧,我给你切一块儿。”说完把手里的西瓜皮放到地上抄起菜刀就给四个老头子一人切了一块儿。 周宇在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几个老头子打趣道:“太公姥爷还有两位爷爷,这瓜可是在大山里弄来的种子长出来的,和以前的几乎是一个味儿,你们赶紧尝尝吧,再不下手可就被我大姑父吃光了。” 四个老头子一听便不做他想,立马就开吃起来。 吃完一块儿大西瓜后老太公连连点头,笑着说道:“嗯,就是这个味儿,干爽清甜、美味多汁,没想到这样的西瓜还真能种出来啊。二狗子,你这次种了多少地?” “也不是很多,大概十亩八亩的吧。” “这还不多?你小子又能发笔大财了啊?” “还行吧,这些瓜我打算也拉到咱省城的店里销售,也好长长人气。” “好啊,还是你们年青人想得远,不过我们几个老头子还没吃够,咋样,要不再砍一个尝尝?” “这还用说嘛?你们等着我给你们切。”周宇说完又开了一个大西瓜切成小块递给几个老头子。 吃了几块西瓜后刘青山做晌饭去了,周宇把一大串苞米棒子剥开放到大盆里洗了洗。然后放到大铁锅里加水开煮。等到晌饭好了的时候苞米也烀好了。 这天中午,吃了一辈子苞米的四位老人家和刘青山吃到了有史以来最好吃的苞米棒子。那叫一个甜,那叫一个香。最后这几位干脆连饭也不吃了,硬是啃着苞米吃了顿晌饭。 吃完后几个人也顾不上休息,全都兴冲冲地跟着周宇到了东边的果园外查看一番。当到了放眼望去也看不到尽头的西瓜地和苞米地时所有人都兴奋地要命,有没有好吃的倒是次要的,关键是有了这么美味的西瓜和苞米,二狗子发家致富的好日子这不就来了么?这些好玩意要是往市场里一隔,谁还不得买点回去尝尝? 而且这些西瓜和苞米长得都特别大接的也特别多,这一亩地的产量还不得海了去了? 看过地里的情况后在回来的路上刘青山不解问周宇道:“二狗子,难不成你种得那些苞米也是特殊品种?要不咋会这么好吃?” 周宇摇摇头笑着说道:“大姑父我哪有那么厉害。种啥都是特殊品种?这些种子就是在镇里买的普通品种,不过为啥味道会这么好我就不知道了,大概也和水质以及土壤有关系吧?” 几人仔细地想了想应该也是如此,周宇绝对不会和自己几人撒谎,只能归咎这凤凰山的自然条件好了。 傍晚的时候到县城和小小约会的周虎回来了,这厮一看到大西瓜就不要命了,愣是一口气干掉了少半个,等他吃完后周宇才恶作剧般的把苞米端上来,周虎试着吃了一口后禁不住泪流满面。早知道还有这么好吃的苞米,打死也不能吃这么多的大西瓜啊。 在北方八月十五一过就到了收货的季节。整个周家村这时候变得黄灿灿红莹莹,丰润的谷穗迎风摆,火红的高粱耷拉着头。前些日子还一片翠绿的庄家也变得金黄一片,一片丰收的景象。 随着秋天的到来,大山里的山楂、酸枣、栗蓬和榛子等也都熟透了。等集中精力把庄家收割完后勤劳的山里人就会进山采集这些东西了。 早上匆匆地吃完饭周宇载着太公姥爷还有五爷和周虎就下山了,家里从今天开始收割苞米和大豆。哥俩得回去帮忙,至于三位老人家则是回去帮着家人看门。 周定国两口子今年种了差不多能有二十亩地和几十棵果树。其中十几亩苞米和五六亩大豆,剩下的就是谷子和高粱绿豆等杂粮,差不多二三亩的样子。 苞米地在狼沽河的北岸,背靠大山,由于今年算是风调雨顺,苞米长得还不错,周宇拿着镰刀负责把苞米秸秆砍倒隔一段距离堆成一堆,周定国两口子拿着家伙事儿跟在后面把苞米扒下来。秋收的时候不像种地,得严格的按照节气下种子。这时候可以稍微悠闲着干,反正也没别的事儿催。 收获的季节总是欣喜无限,村里各家的土地几乎都在这一块儿,当然那些开荒地除外,所以干活的时候大伙儿隔着地头还能大声的唠着嗑儿,整片地里都是欢声笑语,人们的脸上都充满了丰收的喜悦。 白天扒完苞米晚上是要把苞米穗拉回去的,倒不是怕人偷,而是因为山里的野兔獾子啥的偷吃。这时候修路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一辆辆牛车或是马车拉着满满的苞米,车把式悬空舞着鞭子,车辆唉柏油路上四平八稳的行驶着。上面坐着一两个人和车把式嘻嘻哈哈地唠着,到家后好尽快卸车,可不能耽误了人家赚钱。 经过一天的忙碌,周定国一家三口干了差不多三亩多地,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周定军赶着马车来了,这是周定国早上就和族弟说好了的。 王桂兰把围巾围上,再把一家三口用过的套袖给收拾起来,然后就骑着自行车先回家做饭了,周宇和老爸留则在这里装车。 “二哥,今年的苞米长得不错啊?”周定军笑呵呵地说道。 “还行吧,要不是雨水有点少产量还能提高不少,有点可惜啊。”周定国有些遗憾地说道。 “行啦你就别不知足啦,你们家有二狗子在产量少点算个啥?不说别的,就说凤凰山上的那些动物喝家禽,听说还有孔雀啥的,你就是再多出二十亩地也不够它们吃的,所以一亩地少个百八十斤的产量根本就不算个事儿,人家二狗子有钱啊。” “他有个屁钱!一天到晚瞎嘚瑟,你说在山上养那些动物和孔雀干啥?而且那些动物有不少还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动物,要是杀了吃肉了还得坐牢,你说他不是吃饱了撑得么?要是没有那些动物,这些粮足够我们家吃几年的了。“周定国肉痛地说道。 旁边的周宇一听赶紧解释道:“爸你可被小看那些动物,虽然不能卖钱但是像梅花鹿等我们可以割鹿茸卖啊,要是鹿群壮大了也不是小数目呢。而且咱还可以搞人工养殖,到时候弄点梅花鹿的鹿奶给你们尝尝,听虎子说那玩意老好喝了。” “哈哈哈,三驴子那小子说话你也信?他要是说好喝你可得小心点了,我被这小子骗过多少回了,反正我是不信的。”周定军笑着说道。 周定国爷儿俩一听也是哈哈大笑,之后爷儿三个把苞米装上马车,最后周宇和老爸爬上车坐在苞米堆上,周定军大鞭子一挥,嘴里吆喝着“驾~驾~”,马车向着老宅子跑去。 经过四天的功夫周定国家的苞米大豆和高粱等作物都收回家了,黄灿灿的苞米穗装进了仓子里,大豆则堆在大门外晾晒,等晒干了后再拉到柏油路上用木棒敲击或是直接用车轱辘压脱壳,能省去不少力气。 忙完自家的活儿后,一家三口帮着刘娇把刘青山家的七八亩地作物也给收割起来。至此,周宇家除了几十棵杂果树和梨树外今年的活儿就算是忙完了,剩下的就是四五个月的农闲时光。(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