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夏日么么茶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十五章 夏日么么茶

(广大社员同志们,广大社员同志们,你们好!现在插播新闻:在签约编辑银子的帮助下本书已正式签约,终于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值此全民欢腾,夏风习习之际,本人谨代表周家村、大王庄、小王庄的全体村民对一直关心、爱护、支持本书的所有朋友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深深地感谢。本人一定会再接再厉、奋笔码字,以回报各位朋友!郑重承诺:本书绝对不会tj!!! 这顿大餐足足吃了有两个多小时,酒足饭饱后收拾完桌子的舅妈又拎来一大壶凉好的石茶。 刚吃完山珍野味,再喝上几碗掺了金银花的石茶那叫一个神清气爽,全身通泰。 石茶是山里特有的一种野生茶叶,意思是在石头上长出来的茶叶。由于它只生长在悬崖峭壁的中间,而且产量特别的稀少,所以很少有人能够尝到它的味道。 他的古名叫:龙鳞是一种多年生灌木,只生长东北老林子里。他的叶子是一种极品,富含多种维生素,早在清朝时期山里人就开始用它入药。清热解毒、醒脑提神、在抗战时期百姓就曾把这种山上采来的茶叶送给驻扎在附近的军队首长品尝,也曾有人从峭壁之间挖下树苗栽在自己家里的土地上,但长出来的叶子失去了原来的味道,而且这种能够茶叶只有用当地的山泉水泡出来的味道最为纯正。 看着这喷火的天气,周宇把大西瓜抱了一个出来。看到这么大个的的西瓜老爷和舅舅明显地吃了一惊, “小宇,你这是打哪弄来的这么大个的西瓜?” 周宇把得到西瓜的“经历”又说了一遍后三人点了点头。山里不产西瓜,姥爷和舅舅舅妈三人围着这个外表娇翠欲滴的大西瓜看了又看,明显地对它很感兴趣,毕竟山里几乎与外接隔绝,绝对不可能有谁会费劲巴拉跑到镇里买个西瓜尝尝。 “姥爷,舅舅,舅妈,我这瓜可是独一无二的。除了个头大以外,最重要的是味道和普通的西瓜千差万别。哎,我就怕你们吃了这瓜以后别的水果吃不下了,到时候可咋整啊。” 摇晃着头,搞怪地眨巴了几下眼睛,周宇故作同情地说道。 说罢又挺起腰板得意地看着三位长辈,这种顽皮的样子惹得三位长辈大笑不止。 把手中的砍刀对准西瓜中间狠狠地切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刚切了一半不到的大西瓜裂成了两半,顿时一股清新的,带着些许凉意的清香弥漫在桌子周围,映入眼帘的则是火红的带着丝丝雾气的瓜瓤。 在三人目瞪口呆地注视下,周宇切了几块递给三人,在尝试着咬了一小口后,三人也顾不得说话了,大口地吃了起来。一块瓜吃完后舅舅竖起了大拇指。 “甘甜,清香,一凉到底,太他娘的解渴了!爸,你这辈子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么?” “别说吃过,就是见也没有见过啊,这瓜可是有点逆天了啊!这可不比刚才这桌子山珍野味啊,那些玩意只是数量少,话说咱爷俩要是费点功夫总还是能弄到点。可是这瓜可就不同了,这绝对是天地造化的好东西,咱家小宇这得是多大的福运才能得到这东西啊,而且还一下子得了六个,了不得了不得啊!这辈子能吃到这样的好东西也算是不白活了。” 一看姥爷把这西瓜说得天下少有,而且达到战略级别了,周宇赶紧把话岔开了。开什么玩笑,本来周宇看到这空间液浇灌出来的西瓜味道没得说,而且大受亲人们的欢迎,本打算以后把空间里的西瓜慢慢地拿出来好好孝敬孝敬亲人。如果都认为这西瓜是世间独一份那以后要怎么解释? “姥爷,话不能这么说,可能是这西瓜的种子好,也可能是落鹰涧那地方适合西瓜的生长,你们别忘了落鹰涧那里可是鸟兽成群,风水极好的。我现在已经把这些大西瓜的种子收好了,等回去后就在我承包的野鸡岭种些试试,要是成功了我们一家可就有口福了。” 三人闻言一齐点了点头,要知道这里可是长白余脉,那也是龙脉啊,里面发生点什么都有可能,何况是长了几个西瓜这样的小事儿? 看着姥爷三人大口地吃着西瓜,周宇的心里不由得浮起一丝叫做“幸福”的感受。这种温馨的情景是周宇最喜欢见到的,在周宇的心里好东西自己拥有不算快乐,和亲朋好友共同分享才是最快乐的。 山里的夏日还是很凉快的,滚烫的日光被院里及周围的树木遮挡后变成斑斑点点的影子落下来。周宇和姥爷一家人坐在院子当中的藤椅上聊着家常,不时地传出几声欢快的笑声。 吃饱喝足后的周宇总算是有时间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了,对着笑呵呵在抽着大烟袋的姥爷问道:“姥爷,今天晌午喝得菊花酒真是我爸的么?他什么时候有这么高超的酿酒手艺了?我记得上高中那会儿他自己酿了一大缸黄酒最后都变成了醋,被我妈扯着耳根子念叨了四五天最后差点就要跪地求饶了我妈才放过他,就他这把手能酿出菊花酒?打死我也是不相信的。” “哈哈哈哈!”全家又是一顿爆笑,王志江抹着眼泪说道:“唉,我可怜的姐夫啊,没想到他老人家还有这么悲惨的过去,不过我姐做得对,对付周定国这种倔驴就该这么做!” 周宇原本还有些疑惑地脸顿时变成了苦瓜,我靠,自己原本就是想调侃一下老爸,没想到这个无良舅舅竟然还顺着杆子往上爬。 王云海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气呼呼地说道:“志江,说什么傻话呢?那可是你的亲姐夫,住家过日子最怕的就是不和。再说你姐夫对你姐和咱家一直不错,那是真正地一家人,以后你给我收敛点,好好地和你姐夫处。” 王志江看了看生气的父亲以及恶狠狠瞅着自己的老婆子,想要外甥帮忙说两句好话,可是扭头一看那个小瘪犊子竟然低着头在地上数蚂蚁。 感觉到众叛亲离的王志江顿时哑火儿了,讪讪地笑了笑,心里悲哀道:“唉,不就是想痛快痛快嘴么?没想到引起众怒了,这小王八蛋一回来老子的好日子恐怕是要到头喽!” 说完儿子,老爷子又露出了笑脸对着周宇说道:“小宇,这菊花酒去确实不是你爸自己酿造的,听他说好像是在凤凰山的一个山洞里找到的,好像有个二百多年的历史了,要不味道咋会这么好?” 周宇砸了咂舌,没想到老爸的运气会这么好,竟然会找到两百多年的美酒。要说这酒确实不错,不说喝了,光是那色泽以及未品其味但闻其香就能使人迷醉于其中,再加上那甘冽、绵软的口感使其足以列入顶级酒类的行列。就是不知道老爸还有多少存量,要是多得话自己在村里加大种植和养殖的本钱可就不用发愁了。 解决了心中的疑惑,周宇继续和姥爷一家子欢快地聊着。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舅舅王志江离开了聊天的圈子,到院墙下搬来一块磨刀石,然后又到院子东边的厢房里取出一把长柄厚背的特大号的开山刀在磨刀石上磨了起来。 周宇有些诧异大声的问道:“舅舅,这不晌不夜地你磨刀做什么?而且这把开山刀看着怎么感觉瘆的慌?好家伙这刀把子要是再长点都快赶上关老爷的青龙偃月刀了。” “臭小子瞎说什么呢?这把刀可不敢和关老爷的大刀比,不过用来打猎绝对是把好刀。这把刀好久没用过了,现在我可得好好磨磨,省得明天打野猪的时候没有趁手的家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