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收服老鹰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五十三章 收服老鹰

把外面收拾好之后三个人回到屋子里,这一天又是爬山又是越岭的三人也乏了,三个人就想早些睡下。由于王志江不习惯睡床,于是周宇和他换了个位置,让他和虎子睡大炕,自己一个人住进了大姑父的的房间。 临睡前三个人看了下屋子里的小鹰雏。七只小鹰雏被周宇喂了一些空间水冲得奶粉,现在正在呼呼大睡呢。这些小鹰雏别看才出生不久,可是比小鸡仔可要大了不少,一身的褐色绒毛显得非常可爱。 三个大男人都被这些憨态可掬的小家伙给征服了,周虎和王志江更是吵吵着明天要去捉虫子喂这些小家伙。 夜风送爽、花香弥漫,天边月如钩,伴着青明的月光三个人徐徐睡去。 周宇一直闭着眼睛,直到另一个房间里的舅舅和虎子鼾声如雷时这才睁开眼睛,慢慢来到大厅里的七只小家伙跟前,把它们收进了空间里,然后又来到栅栏边把三只飞禽也给弄了进去。 这阵子实在是太忙了,也没时间整理一下空间,不过还是能够感觉空间扩大了一些。 周宇找了几个当初用来装鱼苗的大桶,往四个大桶里舀了一些空间液再兑些空间水,然后把金刚雕和老鹰丢进水桶里。 这些大鸟有些疑惑地盯着周宇,刚开始还有些挣扎,但是耐不住浑身是伤,最后挣扎不过只好由着周宇摆弄了。 有了这些空间液滋养伤口,再加上空间的特性,周宇相信到了明天早上这三只大鸟保准就会活蹦乱跳的了。 至于它们会不会留在这里周宇可是有些拿不准。不过这三只大家伙如果够聪明就会留下,因为空间和空间液对动物灵智的开启和进化绝对是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如果真要是留下了自己冬天带着大雕老鹰到老林里捉山鸡打野兔。那得美成啥样了?要知道那可是连昔日的蒙古大汗都没体验过的啊。 患得患失了一阵子,周宇索性不想这些事儿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爱咋咋地。 至于七只小鹰雏周宇则是弄了一小盆空间水小心翼翼地把这几个小家伙放进去,呆了能有一小时后又取出来,把它们的身体擦干,然后放到草地上。 昨天种到空间土地上的十棵小树苗长得已经有两米多高了,粗细和小孩儿胳膊差不多,赤红的树干翠绿的大叶子。 看着这些小树,周宇心情那叫一个好。就冲着这红枝绿叶的卖相,不管这种特殊的树木还有没有其它的作用,光这一点就足够让自己大发一笔了。这玩意要是当成观赏树种卖出去,保证是供不应求。下一步自己还得做一些试验,看看这种树的枝条能否种活,要是那样的话就可以无限制地往外供应了。 但是今天累了一天,再好的身体也不免产生乏意,所以周宇只好把这个试验往后拖。在空间里小睡了一会儿后把三只大鸟和七只小鹰雏给弄到外面,然后才上床睡觉。 山中秋日的清晨光鲜明亮。就连战斗鸡的发出的号角似乎也变得清脆了一些,昨晚睡得很晚的周宇这会儿正伴着明亮的晨曦、醉人的松香睡得正香呢。 忽然沉睡中的周宇被一阵猛烈地摇晃弄醒了,睁开朦胧的双眼就发现舅舅和虎子一人拽着自己的一只胳膊正满脸兴奋地看着自己。 让这俩人一折腾周宇顿时睡意全无,揉着惺忪地双眼不满地问道:“我说你们俩这是要干啥?不知道春困秋乏夏打盹这句话么?我现在正是乏困的时候干嘛把我吵醒了?唉。我又丢了一百万。” 王志江一激灵心里狠狠地靠了一声,这个兔崽子这是又要讹人啊,可不能上了他的当。于是嘿嘿笑了两声就是不说话。 倒是周虎大大咧咧地说道:“二狗哥。不就一百万么?那都是小钱儿,赶明儿个兄弟我发财了给你弄几个亿烧火用。多大点事儿?” 这话说得好悬没把王志江整出内伤来,终于还是忍不住一把扯住周虎的耳朵气呼呼地说道:“你个败家玩意。今儿个你爸不在这儿我就替他好好收拾收拾你,我让你吹,我让你用几亿元烧火用……” 周虎被拽得是鬼哭狼嚎的,但是也不敢生气。虽然王志江是周宇的舅舅,但是这哥俩这俩家好的就像是一家人似的,所以在周虎心里王志江就是自己的亲舅舅,要不也不能动不动就刺激他一下。 “咳咳,我说舅舅、虎子,感情你们俩大早上把我弄醒就是为了让我看你们俩演戏?你们要是没啥事儿我可要继续睡觉啦。” “别别,小宇啊你快出去看看,那三只大鸟的伤好了,现在正在栅栏里扑腾着想要飞走呢,幸好上面有渔网拦着,要不真就飞走了。 我滴个乖乖,你说他们怎么好得那么快?还有啊,昨天着急忙慌地没感觉这老鹰和大雕有多大,今儿早上再看上去,我滴个娘啊,没想到会那么大。尤其是那只大雕,我看大小怕是和人差不多了,那身体要是铺起来绝对比人还要大。怪不得连蒙古大汗都对它念念不忘呢,我估摸着这玩意就是驼上一个人也能飞得很轻松。”王志江兴奋地说道。 接下来周宇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被精力充沛地一老一小强拉着来到了栅栏边。 就见栅栏里昨晚上的那两只鸡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两堆鸡毛和一些骨头。 看到精光着上身,只穿着一条四角内裤的周宇来了,三只大鸟露出了感激地神色,本来还高昂着的头颅立马就向周宇频频点头,嘴里发出欢快地鸣叫。 看到大雕和老鹰做出如此人性化的动作,三人真是高兴坏了,不过另外两人看周宇的神情可就怪怪的了。 “二狗哥,我真是服了你了,咱们村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刚会说话的娃娃没有不喜欢你的,但是怎么这飞禽走兽的也对你青睐有加呢?难不成你和它们是亲戚?”周虎坏坏地问道。 周宇也不生气,而是语重心长地说道:“虎子啊,我哪里会和它们有亲戚?还不是因为我救了它们,人家感谢我才这样? 这鸟兽啥的最是知道感恩了,可是比有些人强多了。不像有些人不知道感恩就知道幸灾乐祸,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啊!那个虎子你可不要多想,哥哥我可不是说你,我只是有感而发罢了,总体来说你还是个好同志嘛!” 一番话下来,周虎立马就哑火了,低着脑袋灰溜溜地逗弄旁边的小狗崽去了。 王志江在旁边看得舒坦极了,虎子这个臭小子就知道和人抬杠,不把别人说死誓不罢休,刚才就差一点把自己气死,现在看到这一出真犹如喝了一大罐沁人心脾的凉饮,舒坦呐! 不理会和狗崽子们玩得正欢实的周虎,周宇到厨房剁了点肉末,拌了些昨晚又取出的空间液喂给了这几只大家伙,吃完后这一雕二鹰更是欢快地一个劲儿地往周宇身边凑,亲热地不得了。 周宇现在已经想好了,不管这几只大鸟能不能留在这里,自己都不打算圈养它们,因为它们属于天空。鹰击长空、鱼游水底,这才是它们生存的意义。 之后周宇把自己的打算和两人说了下,周虎和王志江都极其赞同他的想法。 但是就在三人准备把栅栏上方的渔网掀起来时,空中又出现了那只锲而不舍的金刚雕,不住地在空中盘旋哀鸣。 在听到空中同伴的哀鸣后,栅栏里的那只表现得有些激动,试图冲破渔网和栅栏的封锁,天空中的那只也尝试着向下滑翔扑救。(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