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野猪林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十六章 野猪林

周宇脸上的笑容宛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极度热情地对舅舅说道:“舅舅,磨刀这种小活儿交给外甥就行了,您还是留着力气明天杀野猪的时候用吧。” 接着不由分说地把王志江手里的厚背开山刀抢过来,“吭哧吭哧”地磨起刀来。 王志江此时是老怀大慰,外甥终于长大了,知道心痛心疼舅舅了,以后谁要是再在自己耳边说这孩子顽劣,看老子不大耳刮子抽他! 磨了不到一分钟,周宇又满脸含笑地说道:“舅舅,外甥我长这么大只吃过野猪肉可是没见过野猪跑啊,这要是说出去是不是有些丢人?要说我还年轻丢点人没啥,可是做为太平镇十里八村的“猎王”王志江的外甥竟然没见过活野猪这不是打您的脸么?要不我明天跟您去长长见识去?” 好么,王志江刚刚美了不到两分钟,听到周宇这么说赶紧把开山刀又抢了过来,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你个小兔崽子,竟敢和舅舅玩起心眼来了,我刚才心里还美滋滋的,感情你小子是有目的的。你赶紧给我滚一边儿呆着去,我可用不起你。 还有你当打野猪是小孩子过家家呢?那可是十分危险的活儿,,别说你这个生蛋子,就算是我们这些老猎户碰着这事儿心里一直都突突着,所以你小子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别来烦我。” 看见舅舅如此坚决,周宇知道舅舅这边是没戏了,于是眼珠一转又把目光转向了在旁边看热闹的姥爷和舅妈。 舅妈一脸的无奈,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估计也是怕有危险不想周宇去但是又不好拒绝,于是左右为难的舅妈竟然一声不吭地走开了。 都说隔辈儿亲,王云海在周宇缠缠绵绵、磨磨叽叽的央求下笑呵呵地答应了外孙的请求,明天会带着他去打野猪。 得到老爷的保证后周宇耀武扬威地走到舅舅跟前显摆道:“舅舅,听到我姥爷刚才说的话了吧?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就叫做东方不亮西方亮、条条大路通罗马。” 王志江这时候根本就不稀的搭理周宇,有些埋怨地对父亲说道:“爸,你怎么能答应这个臭小子呢?明天的事儿还是有些危险的,要是小宇真得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王云海呵呵一笑道:“志江你不用担心,明天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打野猪,我们那是去抄那群野猪老窝的,到时候让小宇提前爬到附近的大树上看热闹就可以了,那里绝对安全。” 听到姥爷的话周宇到没什么,反而把舅妈高兴地不得了,有些激动地问道:“爸,你是说那群野猪的老窝找到了?那可太好了,老天保佑啊!终于可以把那群可恶的畜生一网打尽了!” 王志江这时候接过了话茬,“家里的,我看你先别感谢老天爷,要感谢的话就好好感谢感谢咱爸吧。要不是咱爸和几位村里的老猎人别想找到那群野猪的老窝。” 经过王志江的介绍,周宇方才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这群野猪从老林子里窜出来后把最接近老林子的小王庄的庄家祸祸的是一塌糊涂,于是村里组织了杀猪队对这群野猪进行围追堵截,可是这群野猪贼精贼精的,人多了它们就跑,人少了它们就组团进行集体攻击,把个小王庄的杀猪队整得是筋疲力尽,倾尽全村之力也就杀死了大猪小猪三两头。 后来姥爷和村里其他几个老猎人坐不住了,老哥几个觉得每天这么拼命的和野猪打游击战也不是个法子,最后一合计还是先找到野猪的老窝进行连窝端才能永除后患。于是四五个七十岁左右的老人硬是根据野猪的足迹和粪便,凭着经验找到了野猪的老窝…… 说了一阵子后王志江感觉有些口渴,喝了半茶缸子的凉茶后接着又说道:“说来也奇怪了,没想到这群野猪的老窝竟然在野猪林。那片林子以前确实是这一带野猪的栖息地,可是几十年前由于乱砍乱伐把野猪林整得是乌烟瘴气的,导致野猪都跑光了,没想到几十年后竟然还能招来野猪,看样子叫野猪林还是有些道理的。” 周宇心里不太赞同舅舅的一番理论,不是说叫野猪林就能把野猪招来的,这应该是最近十几二十年政府和周边的村民加大了对森林资源的保护,野猪林的自然环境变好了才把野猪招来的。 又聊了一阵子后周宇和舅妈出去采了些野果子和山野菜,准备晚上清清肠胃。姥爷和舅舅则在家里准备着明天猎野猪的一些家伙事儿。 山里的傍晚来得早,才不到七点钟,四周的天幕就遮住了火红的晚霞慢慢地沉了下来。鸟雀回巢、走兽归穴。周围静悄悄的,只隐约听见松涛阵阵、泉水叮咚。 大山里就像被清澈清澈的泉水洗涤过,水灵灵,洁净净,既柔和,又庄严;夜的凉意,轻轻地飘洒着;露水,悄悄地凝聚着。院子四周的藤蔓枝叶上这时全挂上了淡淡的露珠儿。露珠儿渐渐大,渐渐圆,蓦地,一滴,滚落下去,又一滴,扑嗒,扑嗒…… 晚饭很清淡,杂果粥、野菜饼子、盐卤野菜、腌制的咸鱼干,都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吃得周宇是胃口大开,满头大汗。三位长辈都稍稍的喝了一点自制的黄酒,剩下的一点菊花酒可是舍不得喝。山里露重夜寒,上了岁数的人晚上最好喝上一点暖身子。花花则在一旁撒欢儿地吃着中午剩下的野猪骨头。 这时一轮圆月爬过了远处的高峰,俏皮的挂在了松枝上,四人躺在藤椅上闲唠着家常。月光下,树影时而稀稀疏疏,时而密密实实。山风阵阵,清爽的芬芳扑面而来,送走了大山里一天的燥热。 王志江今晚的兴致很高,说着说着就把那把厚背开山刀提起了来耍了几个刀花,然后盘稳重心,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地劈砍了几个套路,把开山刀耍得是虎虎生风。 山里人一般都会几下子,当然也不是什么特别高明的武功啥的,只是一些强身健体的简单的套路,但是这玩意架不住几十年如一日的练啊。正所谓熟能生巧,想当年程咬金也就三板斧子的水平,不也把那些名将打得屁滚尿流的么? 见舅舅耍得精彩,周宇的手掌都拍红了,嘴里大声地叫着“好!好!” 可是喊着喊着这货有些眼红了,自己要是有一把这样的大砍刀明天去野猪林还用怕谁么?貌似自己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人啊!尤其是喝了空间水之后感觉更是力大无边。 这时候王志江已经耍完大刀坐在藤椅上擦汗,周宇屁颠屁颠地给舅舅又打了盆泉水洗了把脸,末了又凑到王志江跟前说道:“舅舅,咱家还有什么趁手的家伙事儿没?虽说明天我只是蹲在树上做个看客,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我说是万一啊,万一有那么三五头野猪比较另类,会爬树怎么办?您看我是不是也得有件趁手的兵器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