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省城轶事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五十九章 省城轶事1

到底是人多力量大,尤其是这帮人在尝过大西瓜和苞米的味道后都对这两样东西有了超强的信心,这玩意要是摆到新店里出售客人指定得海海的,话说这客人来了总不会就买这两样东西吧?是不是也得顺手买点别的?结果其它野菜野果子啥的势必得多卖出去一些。新店那是谁的?那可是有周家村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啊。人家二狗子为了大伙儿都这么卖力,做为主人翁就更得卖力了。 基于这种心里,大伙儿那是干劲儿十足,等张强那边的司机开着大货到达凤凰山时,地头已经堆满了翠绿的大西瓜和硕大的苞米穗。 周宇大概算了一下,现在西瓜摘了不到二亩地,咋的也能有几千斤,苞米也掰了有一亩地,大约两千多穗三千多斤。要说空间水就是牛,浇灌出来的庄家产量几乎翻翻儿。不过这个数量应该够用了,支撑个十天八天应该不成问题。现在天气还不算太凉,要是弄多了怕放不住。 周宇把想法和这些叔叔大爷说了后,大伙儿都觉得有道理,于是也不闲着,赶紧帮着把西瓜和苞米往车上装。 忙完这些后周宇带着五叔周定建上了车,由于张强的司机回去后还有事儿,所以周宇这边必须得带上自己的大货司机,至于周虎则是被周宇安排到红旗镇的育苗场买鱼食去了。 水塘里的龙鲤和细鳞鱼已经断顿好几天了,周宇可不想再出现上次那样的死鱼事件,而且通过这几天的市场行情来看。龙鲤养殖绝对是棵摇钱树,这要是死上一条可就是损失好几百块钱。所以周宇和周虎说了这事儿后。周虎表现的比他还着急,这会儿已经开着车出发了。 周宇和五叔早上七点多钟出发。到下午两点多才到达省城,爷儿两个是又饿又乏,由于已经过了饭点,为了不麻烦老柳,周宇让五叔把车停到一家叫做“东北一家人”的饭店外面,打算请五叔到大馆子吃一顿。 要说这家饭店确实不错,里面装修的富丽堂皇,极具东北风格,刚一进门周定建就有点退缩了。 村里的菜和野果子几乎都是由周定建负责往省城送的。由于每隔两天就得到省城跑个来回,所以他穿得还好点,一身洗得发白的灰色衬衫配上一条三四十块钱的裤子,脚上是一双廉价的革制皮鞋。这一身要说送送货或是在太平镇周边也算是相当得体,但是进到这样的比较高档一些的饭店就显得有些另类了。 使劲儿地拽了一下周宇的衣襟,周定建小声地说道:“二狗子,咱俩还是出去找个饺子馆吃点吧,这里的东西指定死贵死贵的,花那冤枉钱干啥?而且这里哪是五叔能来的地方啊?这不净给你丢人了吗?” 周宇心里发酸。但还是笑呵呵地说道:“五叔你说啥呢,贵能贵到哪儿?再说你侄子我是差钱的人么? 而且咱这身干干净净的,咋就不能进来了?咱也不是白吃,又丢得哪门子人?你看看我这身。早上着急走也忘了换衣服,要说丢人还是我给你丢人了呢。” 周定建这才注意到感情二狗子穿得还赶不上自己呢,由于早上需要干活。这小子上身是一件洗的有些发白的长袖薄料夹克,不过款式嘛应该是九十年代那会儿时兴的。估计是二哥周定国以前穿得旧衣裳。下身穿着一条绿色的军裤,这玩意老农民干活都稀罕穿它。因为它的腰身和裤腿儿特别肥,穿它干活不用担心使劲过大而撕开了裆。脚下是一双根正苗红的黄胶鞋。可能为了增加怀旧感,这小子肩头还斜跨着一个军绿色的帆布书包…… 这一身给外人的感觉指定是土气土气再土气,可是对于知根知底儿的周定建来说那就是简单而不土气,廉价中带着大气,很有些风骚的样子。 周定建一看心里有底了,再说周家村的这些爷儿们还真就没有怕事儿的,而且二狗子是见过市面的人,他穿成那样都敢进自己就更应该没问题了。于是爷儿俩施施然进到大厅里。 要说这大饭店就是好,窗明几亮,雅致地实在不像话,两人刚进来就感觉浑身舒畅无比,和外面炙热的天气相比宛若两个世界。 虽然已经两点多钟了,但是店里的人还真不少,已经没有了单独的桌子。 这时候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倒是没有看不起这二位,而是对周宇说了声抱歉,希望周宇能稍微等一会儿,估计不就就能有空位倒出来。 爷俩心里挺舒服,暗道这个服务员素质还不错,没有发生狗眼看人低的狗血桥段。不过俩人今天来可是有事儿的,哪有时间等啊? 于是周宇用眼睛扫了一下,发现有一张桌子人没满,只有一对老两口在用餐,和服务员打了声招呼后服务员不得已过去交涉了一番。 下一刻服务员把周宇二人领到那张桌子边让他们坐下,然后周宇点了一个酱大骨头,一个鲢鱼炖豆腐,一个红烧排骨,最后还要了一个酸菜五花肉。主食则要了四碗米饭。 可能是由于周宇这一身确实有些雷人,也可能被他点得过多的饭菜给吓着了,那个清秀的服务员愣是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赶紧劝说道:“这位先生,我们这里的菜量很大的,你们两个人要四个菜六碗饭根本就吃不了,那样多浪费,我建议你们还是少点一些,两个菜就够了。 小姑娘说完周宇朝他竖起大拇指由衷地夸赞道:“老妹你这心眼真是好使,就冲你这句话我下次到省城还来你这里吃饭,做买卖就应该这样。 得,让你说得有些感动,我这胃口一下子大开,那啥你再给我加个锅包肉。你放心,我们保证不能浪费,好不容易来这么大的馆子吃一回必须得吃尽兴了。”周宇打趣道。 小服务员一看,感情这位越劝还越来劲,于是干脆也不劝了,确定好了菜品就去传菜了。 周宇和五叔坐在位子上小声地闲聊着,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对面的这对老夫妻一看就是有档次的人,尤其是那个老爷子,虽然在笑呵呵地吃着饭,但仍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老太太举手投足间都透着高雅,一看就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 左侧的一张桌子是两个年轻漂亮、穿着时尚的女孩子,俩人一边吃饭一边嘀嘀咕咕的。 最有意思的是右侧的这张桌子,这应该是一家四口,一对中年夫妻领着两个孩子。 要说这两个孩子长得那叫一个可爱,男孩儿略大些六七岁的样子,长得虎头虎脑的,一对大眼睛乌黑发亮,不时滴溜溜地转动着,显得有些调皮。 至于小女孩绝对能把人给萌死,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白嫩的小脸蛋,上面还带着些婴儿肥,梳着一个很淑女的短发,小头发看起来柔柔地滑滑的,笑得时候嘴边还有两个小酒窝…… 这时候开始陆陆续续地上菜了,爷俩也是饿得不行了,端起碗就开吃起来。 本来看到周宇和周定建的装束后旁边就有人开始议论了,甚至有几个小青年露出了不屑地神情,待看到周宇点了那么多的菜之后那帮自以为良好的家伙竟然发出了嘲笑声。倒是旁边的两位美女和那一对老夫妻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安静地吃着眼前的食物。可能对于这几位来说,人家穿什么是人家的自由,人家能吃那是人家的福分,碍着自己啥事儿了? 周宇仿佛没听见那些议论和嘲笑,顺手递给周定建一个大骨头,自己也拿起一个带上手套就啃了起来。 听到周围的嘀咕声看着不住往这边瞥的眼神,周定建有些沉不住气了,做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这样一个大都市里免不了有着一丝自卑,于是小声地对周宇说道:“二狗子,这里似乎不太适合咱们,我看咱俩还是到车上吃吧?” 周宇摇摇头正色道:“五叔,这里咋就不适合咱们了?咱一不偷二不抢、光明正大地拿钱消费,咋就不能在这里吃?叫你这么说咱听着拉拉鼓叫还不种地了?再说咱们穿啥衣服跟他们有关系么?只要我们不露着干干净净的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着。 五叔,这也就是赶上咱爷俩脾气好,要是太公他老人家在这里还不得大耳瓜子抽他们?” 这番话说得两旁的人都暗自点头,两位美女更是美目涟涟地看着周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朴实的农村青年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这话说得大气在理儿,虽然最后一句话略显匪性,但是仍能感觉到这个人应该不会太简单。 旁边的那位老爷子更是接过了话茬道:“小伙子,你说得真是太好了,太精辟了!” 接着又仔细地看了看周宇两眼,然后呵呵一笑点头说道:“精明而不失质朴,质朴中略显圆滑,不错,真是不错。”(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