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一枪在手,天下我有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十七章 一枪在手,天下我有

姥爷和舅妈憋着笑,这熊孩子就会见缝插针,会爬树的野猪?听都没听过。而王志江此时真想买块豆腐撞死,明知道这小王八蛋不是个安分的主儿,你说自己拿着把破刀穷显摆什么?这不是找事儿么?可是这把厚背开山刀可是自己的宝贝,说什么也不能给他啊! 就在王志江支支吾吾、左右为难的时候老爷子王云海开口了:“志江,小宇说得在理儿,手里是得有点家伙事儿,不过这把刀就算了,它在你手里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而且这把刀偏重于近身战,小宇拿着也不合适。这样吧,你去厢房把咱们家那件宝贝取来给小宇用,我觉得小宇用它正合适。” 听了父亲的话,王志江一脸的肉痛,似乎觉得家传的宝贝给外甥用有些糟蹋东西了,但是父亲的话还不能不听,于是无奈地奔着厢房走去。 两分钟后王志江从厢房里出来了,手里拖着一条棍状的东西,外面用破布缠着。但是令周宇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件东西简直太长了,厢房到藤椅这里怎么说也得有个三米远,但是现在舅舅已经走到这里了,而这件东西竟然还有一部分在厢房里没有露出来。 王志江看到外甥惊讶的表情心里直呼痛快,暗自道:“小兔崽子,终于被吓傻了吧?” 鄙视了一眼外甥后王志江继续拖着这件东西往大门口走去,走到院子的一半时终于把这件东西从厢房里完全的取了出来。 周宇用眼睛目测了一下,这件东西绝对有六米多长,应该是根大棍子,有鸭蛋粗细,紧里面包裹着一层油纸,外面用一些破布缠着。 周宇想过姥爷的传家宝,可能是大刀、可能是猎枪、也可能是弓箭,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会是一根外表看上去破破烂烂的棍子,只是这根棍子长的令人有些咋舌而已。但是再长那也是一根棍子啊! 看着外甥有些失望,王志江也不点破,笑呵呵地说道:“小宇,这就是我们老王家的传家宝,现在就交给你使用了,希望你不要辱没了它。”说着便要把棍子的一头交到周宇手里。 周宇撇了撇嘴,随意的伸出双手就要接过来,谁知道当棍子落到双手的一瞬间,周宇感觉双手似乎被压了一块大石头,一个大头沉好悬没被压趴下。 随着舅舅在耳边响彻云霄的笑声,周宇这回知道了,这根棍子除了很长很长之外还很重。 看了周宇的囧样子,老爷子王云海哈哈大笑,有心逗弄逗弄外孙,便出言道:“小宇,你就拿着那一头看看能不能把这根棍子舞起来,要是能舞动的话这根棍子就归你了,反正以后也是要留给你的,还不如现在就给出去说不定还能有点作用。” 说实话,周宇对这根长棍还真没多大兴趣,但是为了不让姥爷失望还是气运丹田,双臂一较劲,抓起长棍开始耍了起来,但是这套动作怎么看怎么像是耍大刀,要知道周宇所会的几套拳脚全是村里的太公们教授的,那帮老人家除了会开枪就是耍大刀片子,所以传给周宇的自然也是这些。 虽然长棍当大刀刷,但是由于周宇的力气大,还是被他耍出了阵阵棍风。 王志江有些看傻眼了,转回头对着父亲说到:“爸,这真得是咱家小宇么?这小子什么时候气力变得这么大?没想到这杆榆木长枪还真被他耍起来了,行,这小子真行!” 王云海点了点头,这杆榆木长枪重十四斤六两,加上六米的长度,平常的人就是双手把着一端想要把它举起来都困难,但是外孙现在却把它耍得是虎虎生风,看样子这小子虽然这几年在大城市呆着,但是身体锻炼应该没落下,自己这件传家宝留给外孙再正确不过了。 周宇耍了两下后来到三位长辈跟前显摆道:“姥爷,舅舅舅妈,我耍得还不错吧?” 三位长辈都笑呵呵地点了点头,舅舅王志江狭促道:“小宇,你不会认为我们老王家的传家宝就是根棍子吧?” 周宇愣了一下,“舅舅,这不是棍子会是啥?” “你小子把外面包着的东西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周宇心里有些小激动,本来嘛凭姥爷的眼光他所说的传家宝怎么会是一根棍子呢?于是周宇也不客气,从手里拿着的一头开始一圈一圈地拆解着外面的包装。 等把外面的包装都拆完后看着眼前的事物周宇不禁地背后直冒凉气。 就见一杆鸭蛋粗通体紫色的长长的木棍横在身前,木棍的另一端是一截泛着寒光的锐利枪头,只是这枪头看上去太吓人了。和一般长枪的枪头不同,这个枪头足有半米长,宽能有十几公分,表面泛着乌光,还刻着几道血槽,带给人阵阵寒意。说白了这就是一杆加大加长版的超级长矛。 看着这杆气势如虹的长枪,周宇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也是,只要是个纯爷们就不可能不喜欢这杆长枪。不说那扎着就死挨着就亡的寒光闪闪的枪尖,就是那五米多长鸭蛋粗的榆木棍子也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啊!这绝对是远距离打闷棍的绝佳利器! 王云海看着这杆大枪,脸上露出缅怀地神色,介绍道:“小宇,这就是我们老王家祖传的长枪,枪杆是用百年以上的老榆木攒出来的,刷得是紫藤漆,长有六米。至于枪尖则是当时有名的铁匠采用十锻法炼制的,坚硬锐利但不失任性,这杆枪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你看这边缘的利刃没有一丝卷口。 当年这一带那是物产丰富野兽遍地,由于野兽多,附近的山民被祸祸地不像个样子,甚至还有大人和孩子被野兽咬死咬伤的。因为那时候打猎所用的工具只有弓箭、大刀长矛啥的,对付那些大型野兽也不得劲儿,远攻吧弓箭还射不死那些大型野兽,这近身搏斗吧就更不是那些野兽的对手了。 于是山里的猎户们在一起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对策,大伙儿集资制作了十二杆这样的长枪,交给当时力气最大的十二个人用,我的祖上正是这十二个人之一。 你想想啊,这样的杀器遇着一杆都心惊胆战的,要是十二杆同时围住会如何?所以从那以后不管多大多凶猛的野兽只要被这十二杆长枪围住那就是死路一条。 就这样在这十二杆长枪的帮助下这一带的山民终于保家成功,把附近大型的野兽也杀得差不多了。最后山里几位老人家觉得这么做实在是有违天和,于是吩咐大伙儿把这十二杆长枪封了起来,就这样,这杆长枪一直保存到现在。 其实到现在这杆长枪已经失去了它的意义,不过你不是在野鸡岭承包了些山地搞种植么?那里虽然不是老林子,但也不能保证就是安全的,所以这杆长枪现在就传给你了,你或许能用得上。” “谢谢姥爷和舅舅,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利用这杆长枪的,绝对不会辱没了它。”周宇郑重地保证道。 随后周宇便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大枪,或是再耍几个枪花,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有了这杆长枪以后在山上就没什么可怕的了。见着野兽后隔着五六米的距离狠狠一捅,只要不是铜头铁臂保证一捅就见效,驱虎打狼杀野猪应该不在话下,真可谓是“一枪在手,天下我有”哇! (两更奉上,如果乡亲们看爽了就求点推荐和收藏,如果看得不爽就当我没说。继续码字去了,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