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七十一章 砸场子的来了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四百七十一章 砸场子的来了2

由于人多,于德水雇了四两解放141,加上自己公司的七八台轿车面包车,载着二百多人向着太平镇气势汹汹地杀将过来。 来到太平镇后于德水让手下花了一百块钱请了个人带路。一路上车流滚滚,车队在太平镇到周家村的土道上行驶着。 看着周围没有一丝污染的环境,于德水也是大赞不已,怪不得这里能产出质量那么高的野菜和野果子,原因应该都出在这环境上。 过了古朴的石桥,看着周围的青山绿水大雁飞舞,于德水更加坚定了把周家村彻底收服的决心。 车队到了石桥,带路的这位中年大树立马就骑着电驴子走了。 话说这位大叔在半道上才发现感情这几百号人不像是好东西,但是周家村那些爷儿们是好惹的么?如果把他们惹急眼了绝对敢拿开山刀劈你,前两个月那些爷儿们不是还把镇派出所围住了么?别看身后跟着的这帮家伙人不少,但是对上周家村还真有些不够看的。 既然情况都这么严峻了这位大叔也不傻,和于德水的人要了一百块钱后立马骑着电驴子就跑了。 车队驶过石桥,由于天气不错,所有车辆的窗户都打开着,这帮人或从窗户或从车斗里竟然看前面出现了一条宽敞的柏油路。 这会儿于德水向司机摆摆手失意把车停下来,然后于大老板施施然下了车。 笔直的柏油路,远处苍茫群山,近处苍松翠柏。蓝蓝的天空白云飘啊飘的,白云下面各色的鸟儿飞呀飞的。还真有些诗情画意呢。要不是赶着去砸场子,自视很有些文艺范儿的于德水这会儿都想吟两首诗了。 就在于德水与一干人马下了车小憩一会儿的时候。远处躲在大树后的王志江蹲下身子把一只特大号的纯铜大喇叭扛在肩头,周大喇叭则屏息凝气,然后把大喇叭含在嘴里就开始气运丹田。浑厚的气流通过喇叭口发出了低沉悠扬的声音,瞬间就在周家村周围蔓延开来。 于德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蹦了一个高,脸儿都绿了。尼玛~,长这么大也没听过这么响的喇叭声啊!这得是多大的喇叭多牛逼的人才能鼓弄出来啊? 跟着于德水来的这帮小弟也被吓了一大跳,一个个东张西望的想弄明白这声音打哪儿来的,但是任凭他们怎么找也没有结果。 由于坏事做尽,于大老板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预感到有些不妙,于是就想让大伙儿上车赶紧赶路。 还没等这帮家伙上车呢,“呜……呜……”又传出两声低沉的喇叭声。这会儿于德水终于明白了,他娘的这是有人在给村里报信儿呢,没想到这帮老农民警惕性还挺高啊。 于德水冷笑两声,就算报信儿了又能怎样?一帮老农民还能翻天了不成?于是也不找吹喇叭的人了,让手下赶紧上车继续赶路。 话说王志江和周大喇叭报完信儿后怕乡亲们没准备好,于是老哥俩一个提着棍子一个扛着纯铜的大喇叭抄小路撒腿就追了过去,终于在村中间把于德水的车队给堵住了。 看着站在路中间的两个人。一个举着木棍子,一个双手抱着一只特大的喇叭,于德水示意司机不要理会他们,办正事儿要紧。就想从旁边绕过去。 可是汽车往哪儿拐这俩人就往那儿跑,就是不让汽车过去。最后于德水急眼了,让几个手下下车想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两个不开眼的老农民。 王志江那是啥人?生活在大山里打了半辈子猎。骨子里流淌着山里人的坚韧与血性,会怕了这些人? 至于周大喇叭就更不用说了。流着周家的血脉又经过柳太公亲手的调教,这样的人可能怕事儿么?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天可是他老哥俩放哨。这要是把坏蛋放进村子而乡亲们还没准备好以后还要不要活了? 所以这俩人面对于德水手下的威逼利诱就是不让道,想要过去?行,那就从老哥俩的身上压过去吧。 于德水手下能有好人么?看到这两个老农民这么不给面子,性子急的几个就提着片儿刀和胶皮棒子冲着俩人就要下狠手,王志江和周大喇叭一看立马虎目圆睁血气上涌,抡起手中的棍子和大喇叭就横扫了一圈。 看到这两个老农一副不要命的架势,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小年轻胆怯了,妈的,自己只能欺负比自己弱的,遇到这样的狠茬子还是让别人上吧,于是就回去找人了。 于大老板生气了,这下可不得了了,车上所有的人都下来了,手里都带着家伙,什么片儿刀砍刀的,最次的手里也拎着根胶皮棒子…… 虽然对方的声势有些吓人,但是王志江和周大喇叭犹如两座大山似的依然屹立在路中间,连眉毛都没皱一下。 看着对方的气势于德水有些牙疼,这两个家伙的战斗力挺高啊,要是这个破村子的战斗力都这么高今儿个这事儿可就不太好办了啊? 就在于德水打算快刀斩乱麻以多欺少把王志江和周大喇叭打倒在地的时候,周家村的大部队终于赶上来了。 周宇和周虎跑在最前头,看到舅舅和喇叭叔横刀立马地站在路中间独自面对黑压压的一群人,哥俩不禁竖起大拇指。于是赶紧加快脚步来到俩人身前急声问道:“舅舅,喇叭叔,咋样,吃亏没?” “哈哈哈,你们终于来啦,二狗子,你放心,我和你舅舅都没受伤。哎呦我终于可以把我的宝贝疙瘩收起来了,刚才和他们对了两下估计喇叭口被碰了两个大瘪,真是心疼死我了。”周大喇叭心痛地说道。 王志江也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会儿大部队全赶了上来,八位太公站在最前面,手里的鬼头刀在秋日高阳的照射下发着寒光。 “定邦,这帮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让大伙儿开始行动,他们要是蛮不讲理今天就呆在这儿吧。” 周定邦点了一下头,冲着后面的老爷儿们大喊道:“还是上次的队形,哥哥兄弟们咱们主打,小辈儿的打后援……” 李明这时候手里也弄了跟榆木棍子站在周虎身边,兴奋地问道:“虎子,咱啥时候开始冲锋啊?我都等不及了,天哪,多少年没打群架了啊?” “靠,小李子不是我说你,你说说你这是啥思想?你要知道我们这不是打架,我们是在保护自己的家园不受侵犯,我们是正义之师,我们必将彪炳千秋,受万载称道……” 李明苦笑一下,这家伙的心咋这么大啊,这都快动手了还在这儿自夸呢,这孩子到底长没长心呐。 看到对方竟然已经有了准备,并且来的人比自己这边还多,于德水冷笑一声走到前面大声说道:“周支书,别来无恙啊,今儿个可是国庆节,兄弟我不请自来,还望周支书不要怪罪啊。 其实我为啥来想必你也清楚,咱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如果你现在能答应以后的野菜和野果子直接卖给我,那咱们以前的不愉快就让它烟消云散,咱们还是好朋友。 如果你们不答应,我倒没啥,关键是手下的这帮弟兄不答应啊。” “滚他妈蛋去!强取豪夺自私自利,你小子也不用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不就是眼红我们这里的野菜和野果子么? 实话告诉你,我们这儿的东西就是剁吧剁吧喂鸡喂狗也不会卖给你的,你小子就死了这条心吧。小子,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这是赶上好时候了,要是赶上打小鬼子那会儿你保准就是个汉奸卖国贼,我早把你脑袋砍下了,还容你在这里吆五喝六的?”太公杀气腾腾地说道。 这一顿骂把于德水骂的满脸通红,脸色渐渐地阴沉下来,感觉随时都能滴下水来。 不过这厮确实有两把刷子,耐着性子对着周定邦说道:“周支书,这个老家伙是谁?这话说得可是有些重了啊。” “他是我爷爷,他说的就是我们想说的,你想咋样就划出道道来吧,我们接着。”周定邦沉声道。 看这架势是谈不拢了,于德水立马变了脸色,气急败坏地大声说道:“妈的,你个老不死的不想活了是不是?就你们这帮老农民还想和我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今天不见血看样子你们是不死心啊。” 自从来到这里后,青青和刘佳就躲在人群里开始实时记录,把这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录了下来。 就在双方对话的时候,周家村的这帮爷儿们已经把于德水这些人包围了起来,就等着老太公一声令下好发起冲锋。 听到于德水的威胁,老太公微微一笑,大声说道:“行了,你也不用在那儿干吆喝,我们周家村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滚蛋,我们还得回去过节呢。” 于德水是真心忍受不下去了,转过头就想喊人砸场子。 就在这时候猛地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阵的突突声,紧接着就听见一声大喊:“快闪开,快闪开,刹车坏了,管压不管赔啊……” 于德水这帮人转回身一看,尼玛啊,那是个什么玩意?难不成是轿车坦克和拖拉机串了种才生出的玩意?就是一个三不像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