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历史不能忘记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百七十四章 历史不能忘记

随着柳太公的这些话,趴在地上的周家村这些晚辈一个个互相搀扶着全都站了起来,握紧了手里的榆木棍子怒视着对面的防暴精察。 至于那些军人看到没发生大规模的械斗后则站在后面,不过不同于这些严肃的精察,他们的目光热切地盯着太公们身前的军功章,脸上充满了敬意。 李队长现在有些头疼,对面这些老走子不好糊弄啊,可是来之前省城的王局一再叮嘱自己这次的事件是一个十分严重的群体性事件,一定要带几个人回来协助调查。而且怕对方人多自己搞不定,还特意协调了当地的驻军派来了一个连来协助自己,这要是不能把人带回去,自己怎么向领导交代? 局长交代的事儿不能不执行,于是李大队长带着怀疑的口气说道:“老人家,你说你们打过小鬼子就打过小鬼子啊?再说我这也是执行命令,今天你们必须跟我走一趟。” “哈哈哈……” 八位太公哈哈大笑,可是那笑声中却充满了悲戚,柳太公大喊一声道:“罢了,今儿个老头子就不要脸了,给你看看证据。不过既然你已经说出这样的话了相信我们这些军功章啥的也证明不了什么喽?” 说完这句话后转头对着太公说道:“队长,我可要脱了。” 老太公眼角含着泪哆嗦着说道:“老柳,值得么?” “值!队长啊,咱就剩下这点念想了,可不能让他埋汰了啊,否则等咱都下去了还有啥脸面见那些老兄弟啊?” 烈性刚猛的柳太公说完含着浑浊的老泪伸出手一颗一颗地解着上衣扣子。 其他七位太公也含着泪跟他做着同样的动作…… 整个场地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这会儿不但是这些精察和外人不知道这八位老头子想要干啥。就是周家村这些人也不知道。 青青和刘佳四个女孩子藏在树林里,看着太公们被迫解着扣子,心里涌出难言的悲伤,但是凭着新闻工作者的敏感,还是把两台摄像机一起对准了这些可敬的老人家。 土灰色打着补丁军装慢慢解开。松开的衣摆在风儿的吹拂下向两侧翘起,随着最后一颗扣子被解开,柳太公脱下了上衣,然后认认真真地把衣服叠好拿在怀里。那股认真虔诚的劲儿让人感觉这不是件衣服而是十分珍贵的宝贝。 然后是老太公、周二太公、吴太公…… 剩下的七位太公的动作和柳太公如出一辙,犹如对着最心爱的宝贝一样把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拿在手里。 看着八位老人家那裸露在阳光下干瘦佝偻的身体,周围所有的人仿佛见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儿。都紧紧地捂住了嘴巴。周家村所有的人更是大哭起来。 那位领兵的连长满含热泪对着士兵们大声喊道:“所有人立正~,向前看齐~,向前看。跑步走~。 当队伍来到八位太公跟前立定站好后这位连长又大声喊道:“向英雄们--敬礼~” “唰”,整个连队的士兵流着泪齐刷刷地举起右手朝太公们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太公们见此,饱经风霜的脸庞涌起一丝潮红,颤抖地举起右手认真地回了礼。 树林里的四个女孩子这会儿已经哭得不行了。就在太公们脱完上衣后,她们通过摄像机清清楚楚地看到八位老人家那松弛的皮肤上没有一块好地方,密密麻麻的全是伤疤。最恐怖的是柳太公和老太公还有吴太公,他们的前胸和腹部竟然有好几块巴掌大的伤疤,当年这得是受了多严重的伤才能结成这么大的伤疤啊。 周家村这些爷儿们心里犹如被刀子割了一样难受,几十岁的大老爷儿们一个个就那么哇哇大哭起来,他们这会儿才明白为啥这么多年来老头子们就是不愿意洗澡。即使大夏天洗的时候也从来不在小辈面前洗。 当时大伙儿寻思着可能是这些老小孩害臊,不好意思在小辈面前赤身露体。但是现在看来大伙儿都想错了啊,老头子们这是怕小辈看了身体上的伤疤难受啊! 看着这些熟悉的后辈们抹着眼泪,老太公大手一挥大声喊道:“都哭啥,大老爷们也不嫌害臊。这点伤疤算个啥,今儿个要不是这位精察同志怀疑,我们也不可能豁出老脸脱下衣服给你们看,再说了我们不都活的好好的么,你们这些没出息的,赶紧把眼泪擦干了。谁也不许再哭了。” 说完后对着李队长说道:“精察同志,这回你相信我们打过鬼子了?我这身伤就不说了,来我给你说说,这位老头子姓柳,看见他肚子上的那两块大伤疤了么?那是有一次打伏击他负责断后被小鬼子的迫击炮炸的。当时肠子都露出来了,好在这老家伙命硬最后还是活了过来。 你再看看这位,这位姓吴,知道他身上这些密密麻麻的伤疤咋来的么?那是有一次鬼子大扫荡,人家有飞机啊,结果老吴就被飞机投下的炸弹找上了。 那玩意才损呢,一炸就是一大片啊,那弹片比刀子还锋利,结果老吴就被炸的人事不省。但是由于身上有那么多的弹片坐着不是躺着也不是,最后我们老哥几个硬是狠下心肠把他吊起来,用钳子把他身上的弹片拔干净后才放下他。嘿嘿,这老小子疼得整整骂了我们一整天呐。 这位姓周……” 老太公拉着一个个老兄弟来到李队长跟前和他说着这些人身上的伤疤。 李队长这会儿自杀的心都有了,他妈的这叫啥事儿啊?这里怎么会出了这么几个妖孽的老头子?还让不让人活了?而且自己手下的那帮兄弟看自己那是啥眼神?这也就是熟人,否则都会以下犯上揍自己一顿? 周宇这会儿是心疼加心酸,刚忙来到太公跟前抹着眼泪说道:“太公,天儿冷,咱把衣裳穿上?” “滚一边儿去,这里有你啥事儿了?赶紧到后面去。”老太公瞪着眼睛说道。 训完周宇后又对着李队长说道:“精察同志,你现在相信我们了么?” “哎呦老人家你还不如打我两下呢,我相信,我绝对相信,你们都是英雄,刚才是我说错话了,我向你们道歉。” 这家伙也算光棍,看到形势对自己不妙,立马改了口风。 但是他想算了有的人还不愿意呢。刚才那位连长向八位太公敬完礼后就往团部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这一级级上报竟然报到师长那里了。刚才师长亲自给自己打了电话,要自己一定要保证几位老英雄的安全,不能让老英雄们受到一丁点的伤害,这些老英雄可都是国宝啊。 同时师长也正在往上报,争取把今天来的这些害群之马绳之以法,以后不能再让老英雄们为这些事儿寒了心。 有了上峰的命令,这位连长执行起来那就无所顾忌了,指挥着二三百号人把于德水这些人全都围了起来,就开始动手抓人。 于得水一看形势不妙便气急败坏地说道:“喂,你们可都是军人,就是我犯了错你轮不到你们抓我?赶紧停下来,否则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李队长这会儿头大了好几圈,怎么这帮当兵的也跟着插一杠子呢?有他们啥事儿了?于是开口说道;“我说兄弟,这件事儿好像不归你们管?这些人聚众闹事那也是司法方面的事儿,我看人还是让我带走。” 这位连长眼珠子一瞪激动地说道:“知道这几位老人家是谁吗?老兵! 既然涉及到他们那就是军队的事儿了,这些老英雄当年为国征战立下了汗马功劳,是我们民族的脊梁,历史不能忘记,后世之人不能忘记也不应该忘记啊。所以今天这事儿我们不能放任不管,而且这是我们师长的命令,有啥问题你还是找他,我们是军人,军人就得服从命令!”(未完待续。(qidian.)。) ps:国庆这几章不是一时兴起写的,而是考虑了好久。在这个一切朝钱看,人际关系越来越淡漠的今天我写的这几章可能有些不合时宜,有些老土,有些做作。但是我就是想写,想说。因为我们要记得感恩,懂得感动。 这几章的原型是小时候村里的几位上过战场的老兵,他们描述的战争场面比老太公所说的要血腥一百倍,那绝对是血流成河杀红了眼。 当时我问过他们打仗的时候怕不怕?他们嘿嘿一笑说道,咋不怕?是个人面对生死就没有不怕的,但是一想到能把敌人打跑老百姓就过上太平日子了似乎也就不那么怕了。 基于此我当时对他们还有些小鄙视,但是现在回头想想,他们多真实啊! 记得那些老人家几乎都是些孤寡老人,好像有四五位,平时也没啥爱好,最大的乐趣就是天儿好的时候拿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把一盒子军功章拿出来用布擦,擦得一丝不苟直到表面泛着光这才能停下,然后就拿着一枚枚军功章给我们这些小孩子讲关于这些军功章的故事…… 悠悠的历史记载着涛涛岁月长河中的点滴,这些老兵现在早已魂归天国找他们的老兄弟去了。但是有些事情我们不该忘记更不能忘记,知道感恩,懂得感动! (我也不知道为啥会说这些题外话,你们就当我是抽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