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围猎野猪林1(求推荐、收藏)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十八章 围猎野猪林1(求推荐、收藏)

(今天一更大章) 夜色渐深,大山里的水汽在叶子上慢慢地凝结成一串串的露珠儿,一家人纷纷回到屋子里睡觉。 周宇最喜欢睡姥爷家的大炕,尤其是在冬天。山里冬天风大天冷,所以家家的炕边上都砌有火墙。睡前先烧上一堆柴火,把大炕和火墙烧得热乎乎的,那时候周宇就会脱得光溜溜的钻到袍子皮的被窝里。 外面北竿子呼呼的刮、大雪冒烟似地飞,屋子里却温暖如春,那叫一个舒坦。这也是周宇记忆中不可多得的享受之一。 周宇是在鸟鸣鸡叫声中起来的。天空微亮,清晨的山林,有些淡淡的薄雾尚未散去,远远看去若有若无,像是仙女在林间舞动着轻纱。 因为今天要进老林子打野猪,对于周宇来说进老林子的机会可是不多。因为自己有神奇的空间,要是这次运气好能够在老林子里找到一些稀有的东西就好了,无论动物植物空间都有促进其生长的功能。 所以为了给将来入住空间的稀有动植物腾地方,周宇昨天晚上头半宿把空间里的瓜果蔬菜给收了个干干净净,在水池周围堆了两大堆。至于剩下的瓜秧子和苞米秸秆等周宇实在是懒得再去弄,就放在那里让它们自生自灭好了。 山中的雾气越来越淡,太阳也露出了小半个红脸蛋,几缕阳光柔柔地照射在林间,郁郁葱葱的叶子便有了深深浅浅的绿意。 山坡上芳草如茵,一丛丛、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竞相地允吸着露珠儿,绽开了笑脸,晶莹的花瓣在晨光的映照下,闪动着五彩的光。各色野鸟在枝头欢快的鸣叫,山林间到处呈现着勃勃的生机。 看着姥爷和舅舅在院门外活动着身体,周宇跟着练了一会儿,直到额头微有汗意时才结束了晨练。 这时天已经大亮了,火红的朝阳驱散了山里最后的一丝雾气,大山里又变得清澈、明亮起来。各家的烟囱也陆续的冒起了青色的炊烟。山里的汉子们挑着水桶走出家门,来到小溪上头的泉眼处挑水,这是全家一天的用水。 姥爷和舅舅挑着两只空桶走出院门,周宇一看赶忙把姥爷肩上的扁担转移到自己肩上,屁颠屁颠地跟在舅舅身后朝着泉眼走去。老爷子捋了捋下颌的几缕长髯欣慰地直点头。 小溪上头的泉眼总共有四处,清澈的泉水从岩缝间汩汩涌出,一年四季永不疲倦。在不远处汇成一片溪流,从大大小小的山石上淌过,欢快地唱着歌儿向前奔流而去。这里的泉水清沥甘甜,没有一丝杂质,用来煮茶烧饭味道最好不过了。 来到泉眼处,周宇和舅舅分别把两只大水桶放在两处泉眼的下方接着泉水,随后爷儿俩又到另两处泉眼处用手接着泉水喝了两口,然后又洗了把脸。待到两桶水接地差不多满了的时候,就陆续地有山民过来接水了,见到王云海爷俩后都热情地打着招呼。王志江让大伙儿快点接水然后回家把今天打野猪需要准备的家伙事儿准备齐全了,争取今天一战告捷。 看着王志江身边的年轻后生有些眼生,人群里便有人问周宇的来历,但是被王志江支支吾吾地给糊弄过去了。山里人实诚,要是知道这就是高价收购他们山货的大老板这几天家里就别想清净了。再说外甥还年轻,被一大群长辈惦记着要报恩也不是个事儿。 乡亲们见村支书愿意说也就不再追问了,嘻嘻哈哈地接完水后用扁担挑着抓紧往家赶,今天还有大活儿要干呢。 将近七点钟的时候,周宇和姥爷舅舅就已经收拾完毕。舅舅是今天捕猎野猪的总指挥,姥爷是名誉顾问,至于周宇么纯粹就是个看热闹的。 爷三个统统背着一个大号的背篓,里面放着三盘粗尼龙绳编制的大网,这玩意就是专门为打猎准备的,事先在野兽可能逃跑的路线上设置几张这样的大网,到时候如果野兽撞到了绝对是一逮一个准,不过这些年为了保护山里的动物资源这样的猎网不允许使用了,只是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这才拿出来使用。 除了三张大网之外,王志江手里提着那把厚背大砍刀,老爷子王云海斜挎着一杆猎枪,至于周宇则是扛着那杆超级长枪。 在舅妈的叮嘱声中爷三个大步流星地奔着集合地点走去后面跟着包括花花在内的三条狗。 山里的夏天是多彩的,漫山遍野的绿,茂密的草丛及树林中上,厚厚的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泛出迷人的香气。随处可见紫色的牵牛花在枝藤上吹起了小喇叭。天气特别清明,微风徐来,袭人衣襟。 说实话,在树林里扛着条六米长的长枪赶路真不是人干得活儿,离集合地点还有一半的路程时周宇就不得已地拖着大枪的把手走路了,后面的枪尖偶尔和山石摩擦着,不时地还冒着火星子。把个王志江看得心头直淌血。但是也没办法,谁叫这里是老林子来着?不过好在枪尖的钢口好,磨几下也没关系。 要说大山里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资源确实变得特别丰富,不时地可以看见成片成片的鲜红的野百合,粉红色的波斯菊以及亭亭玉立的金针花,正如丝绒锦绣,装饰着这莽莽青山。蜜蜂、蝴蝶、蜻蜓闪着五彩缤纷的翅膀在林中飞翔。偶尔路过一处低湿的山间泉水形成的水沼时,竟然还能看到野鸡、野鸭、鹭鸶、水鸟等到处欢跳,远处的高坡上也能见到几只麂子、獐子在奔窜…… 集合地点是村子西北头的一处桦树林,已经在此等候的小王庄二十几个山民们此时正在搭手远眺,隔老远就发现了王志江三人,于是急忙大声地打着招呼。 三人越走越近,待来到桦树林里时这二十几个汉子有些发懵,跟在老爷子后面的那个后生是谁?怎么会拖着一条那么长的棍子?这到底是来猎捕野猪的还是来打野鸡的? 对于周宇的身份本来王志江这回还想打哈哈就糊弄过去的,但是巧的是认识周宇的四舅和五舅也在人群里,这二人一看是周宇来了,也不管这小子提着根不知名的长长的棍子来做什么,异常热情地上来就打招呼, “外甥,你啥时候来的?咋也不吱个声,好让舅舅给你弄点野味啥的尝尝?” 周宇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道:“四舅、五舅,我昨天过来的,这不听说你们要去打野猪就跟过来瞧瞧热闹,长长见识嘛。” 两位朴实的山里汉子闻言脸色有些紧张,不敢去埋怨老爷子,冲着王志江埋怨道:“大哥,你咋能让外甥跟过来呢?这要是有个好歹的怎么办?你是怎么当舅舅的?” 自从昨晚周宇把那杆榆木长枪耍得虎虎生风后王志江对外甥就没有丝毫的担心了,就是自己也没有外甥的力气大,再加上那杆超级长矛估计在山里可以横着走了。听到两位本家兄的埋怨后倒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地说道:“老四、老五,你们不用担心,这小子力气大着呢,知道他手里手拖得是什么吗?就是我们家家传的那杆长枪,而且他耍起来一点都不费劲儿!” 两位舅舅咂了咂舌,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外甥竟然会这么有力气,他俩可是了解那杆长枪的,既然周家大外甥能够耍起来安全方面倒是不用太过担心。不过到底是年轻人,看来自己兄弟俩今天就只有跟着这小子了。 几人聊了几句后四舅就把周宇介绍给了大家,得知眼前这位后生就是使小王村各家山货的收入翻了一倍还拐弯的恩人后,这群淳朴的山里汉子把周宇众星捧月般围在当中诉说着感激之情,心里都想着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把周家外甥保护好。 桦树林里小王庄的乡亲们越聚越多,最后人都到齐后王志江数了一遍,一共九十三人,外加几十条猎狗。这些人有的拿着开山刀,有的拿着碗口粗的枣木棍子,还有的拿着猎枪,只有周宇最是另类,拖着杆超级大长矛。这些人相同的一点就是后背都背着一个大背篓,里面有的放着大网,有的放着些捕兽用的兽夹子。 由于今天是西南风,王云海和人群中的其他两位老猎手一合计决定从野猪林的东北角进入,因为野猪的嗅觉十分灵敏,隔老远就能闻到人身上的味道进而逃窜掉。所以在打猎时一定要逆着风向接近,同时不准抽烟、不能大声喧哗,免得被野猪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