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围猎野猪林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四十九章 围猎野猪林2

将近百人的队伍加上几十条猎狗浩浩荡荡地出发了,这群人几乎都是小王庄各家精壮的汉子,从二十几岁到五十多岁不等。在王云海等几位经验丰富的老猎手的要求下这群人看着自家的猎狗防止它们发出声响,每十人被编成一个小组,等到了野猪林附近后从各个不同方位开始下网和安装兽夹子。 从桦树林到野猪林大概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因为要从东北方向进入,所以要多走一些山路,大约中午十一点左右捕猎的队伍终于到了离野猪林不到两里地的一处橡树林。 一路上在姥爷和其他几位老猎人的解说下周宇也明白了野猪的一些习性和特点。 野猪是一种杂食性动物,智力相当发达,在地球上可以排前几位,所以就算经验再丰富的猎手想要捕获它们也十分费劲。大的野猪体重可达一百公斤以上,体大无朋,力大无穷,白天通常不出来走动,一般早晨和黄昏时分活动觅食。如果想要把一个野猪群连窝端最好的时机就是趁它们中午睡懒觉的时候动手。 它们不但吃嫩草、草茎、芦苇、木贼根茎、树叶、浆果、坚果,也吃鸟卵、昆虫、蠕虫及鼠类、蝗虫、烂鱼和尸肉。它最爱吃蛇,连毒蛇也不怕,凡是野猪经常活动的地方,蛇被消火得一干二净。 野猪的破坏性很大,由于野猪喜欢拱翻草地,无论在山地草场还是平原绿洲,常把一片片的草地拱得乱七八糟,深翻一二十厘米,挖植物根茎、蚯蚓、昆虫幼虫吃。野猪对农田危害更大,它爱拱食玉米、马铃薯、燕麦等作物,常给附近的山民造成很大损失。 无论在山地森林,还是绿洲沼泽,野猪都常成群活动、有时多则十几只,但是东北这片地方经常有几十只的大群出现,多为一头母猪带一群小猪,或是公猪单独活动。在山地森林中的野猪,最喜欢躺在水洼地边上晒太阳,常常在松树干上擦痒时粘上松脂,又粘上山上的粘土,反复多次,常使老猪身上“穿”上了“盔甲”,刀枪难入。 野猪嘴的獠牙尖锐,鬃毛和皮上涂有凝固的松脂,猎枪弹也不易射入。因此捕捉野猪时总要出动几支人马,分头围猎。要先用猎狗确定野猪的位置,从密林丛中把野猪赶出来,再用猎枪、砍刀和猎网捕杀。 捕杀野猪的时候最忌讳遇到老公猪,老公野猪长了一对令人生畏的獠牙,这个极具杀伤力,加上全身又披着一层厚厚的坚硬的盔甲,就是寻常的老虎、豹子等遇到也不敢与其发生冲撞。但是老公猪一般都喜欢离群过独行生活,但愿这次大伙儿运气好不会碰到老公猪。 当然不是说除了老公猪之外的其它野猪就很好惹,虽然一般野猪都惧怕人类,见了人类就会远远躲开,但是,一旦受伤,野猪就会变得特别凶猛,会主动发起进攻,通过冲锋,用獠牙伤人。据姥爷和几位老爷子讲述,山里以前有过几次捕猎野猪的经过,当提到受伤的野猪疯狂地向猎户攻击时的令人惊恐万状场景,几位老人家仍旧心有余悸。 在橡树林你休息了一会儿,十个小组的山里人呈扇形慢慢接近了野猪林,先是在外围下了三十几张大网,又在树林比较稀疏的的地方下了一些捕兽架子,然后做了记号。 做完这些后有两个小组的人绕道穿过野猪林,来到林子的西南方,把身上背着的大网和兽夹子全部安置在那里,至此,野猪林四周基本上都被大网和兽夹子包围了。 看到小王庄的这些汉子在几位老人的指挥下设下重重陷阱和包围圈,周宇不禁暗自慨叹:都说野猪智力高,比一般的动物要聪明不少,可是怎么会斗过人类? 你说这群家伙没事儿的时候在大山里逍遥自在地晒晒太阳睡睡觉该有多好?当然闲大了的时候也可以享享性福生活多生几头小野猪啥的。千不该万不该就不应该跑到山下祸祸庄稼啊,你说你不让人活了人家会让你活么?贪嘴的结果就是种群的消亡。 这时候大伙儿已经进入了野猪林,这是一片松树和橡树混合生长的老林子,都是一些几十上百年以上的老树,枝繁叶茂、古树参天,由于光线几乎都被浓密的枝叶遮挡住,林子里显得有些幽暗,一条大约四米宽的小溪顺着坡势缓缓流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溪水有些浑浊,上面还漂浮着一些杂草和树根子。 这时候带头的王云海对着身后的众人小声说道:“大家都别往前走了,没看见这溪水浑成什么样子了?再往前不远估计就到了野猪群的栖息地,现在大伙儿听我吩咐,志江和志山你们小组几乎都是使用猎枪的,你们继续往前走,待到发现野猪后就麻溜地爬上树,看见猎狗把野猪群驱散了你们就开枪,记住尽量打死,先可受伤的打,宁断其一指不伤其十指,剩下的不带伤的忙不过来就放走留到后面的人打。要是伤而不死我怕后面的人兜不住。 大柱你和二愣子带着你们小组的人跟着你志江哥他们后头,待他们都上了树之后你们就离他们大概三四十米的地方也爬上树,因为你们两个小组使用的大部分都是弓箭,虽说这玩意没有猎枪的火力大,但是射准了也能撂倒几头野猪,剩下的都是使刀的了,你们就从这里开始布置猎网和兽夹子,尤其是小溪里都给我布满兽夹子,我估摸受惊后的野猪大部分都会从这条溪水里逃过来,猎网和兽夹子设置好后你们就藏在树上,看见落单的或是受重伤的野猪最少要五人一小队出来杀野猪。 至于从这里跑出去的野猪大伙儿就不要再追了,我们外围还有猎网和兽夹子呢,如果那样它们还能有活的那是它们命大,老天爷不让他们死,我们就放过好了。不过我估计要是大伙儿把自己这摊守好了跑掉的野猪不会太多。 但是有一条大伙儿一定要记住,你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安全第一,绝对不能为了杀野猪而受了伤,那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几十号人点了点头,然后陆续的执行自己分摊的活儿了。 看见舅舅带着二十几号人继续朝前走,周宇拖着那杆将近两丈的超级长矛紧紧地跟在后面,因为激动脸色变得红扑扑的.马上就要面临实战了,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抓野猪呢,这头一次就赶上这么大规模的行动能不激动么? 谁知道就在周宇热血沸腾、激情昂扬之际,被身后的姥爷一把抓住,“小宇,不能再往前走了,你就在这里找一棵树爬上看热闹就可以了,再往前可就危险了。” 姥爷的话周宇不敢不听,没办法在附近找了一棵视线比较好的松树爬了上去,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枝干上坐好,大枪就斜架在树杈上。四舅和五舅不放心也跟着爬了上来,挨着周宇坐好。见外孙安顿好后,姥爷和另外几个组的几十人也爬上附近的大树,眼睛盯着前方。 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估计前方的几组人马已经爬上大树藏好,姥爷一声令下,负责在下边看守猎狗的几个山民冲猎狗群呵斥了几声,几十只猎狗撒欢儿地向着野猪林里跑去。 没用上几分钟,林子里就想起了此起彼伏的狗叫声和野猪的哼哼声,叫声异常惨烈,然后就听到“砰砰”猎枪的响声…… 周宇这时候感觉手心里全是汗水,有些紧张地对身边的四舅和五舅说道:“二位舅舅,听这声音前边应该是打上了,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也不知道能不能逃出几只到咱这边来,也好让我过过瘾。” 两位山里汉子苦笑着摇摇头,四舅说道:“外甥啊,你当山里的野猪那么好打啊?你姥爷他们估计这群野猪少说也得有个二三十头,你舅舅他们头一波能放倒一半就不错了,你小子就放心吧,跑到这里的野猪最少也得有四五头,要是我们点子背的话就是十几头也有可能。当然如果我们点子背到家的话要是碰到两头老公猪碰巧也在这里串门,那咱们的乐子可就大了。” 周宇听得是满脑门子的汗,没想到这位四舅还是一位悲观主义者,不是“如果”就是“要是”的,不过希望他不是乌鸦嘴,否则的话事情真就闹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