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大战野猪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十章 大战野猪

说话间就听到狗吠声和野猪的声嘶力竭的哀嚎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溪水中就出现了三头狂奔中的野猪,这三头野猪全身棕红色,鬃毛几乎从脖子一直披到后腚,一双小耳朵尖尖的,猪嘴尖细而长。 小溪的两侧六七只猎狗尾随着三只红毛野猪紧追不已。好在这三只野猪身上没受伤,还不算太疯狂,只是一个劲儿地往前跑。 周宇看着眼热,一下子把身旁的大枪抓起来。这三只野猪每只都差不多能有一百来斤左右,这应该是野猪家族中的“青年”一代了,而且看牙齿的情况这应该是三头母野猪。 就在周宇寻思着是否要跳下大树来个“周宇战三猪”的时候,狂奔中的野猪跑在最前面的两头突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下子扑倒在溪水中,周围的水面霎时被染红了。后面的那一头似乎被吓傻了,竟然停止了冲势转而奔着周宇藏身的方向跑去。 看到一只红毛野猪奔着自己藏身的大松树而来,周宇兴奋地把大枪顺着树干立了起来,然后顺着枪杆滑到了地面上。 这些动作看似繁琐,其实都是一眨眼的时间内完成的,待四舅和五舅反应过来后周宇已经站在地面上手持大枪做攻击状了。 两位山里汉字见此吓得是魂飞天外,做梦都没想到这小子胆子会这么大,这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他娘的这小子要是出了事儿还让不让人活了? 看到那只吓傻的野猪马上就要冲到近前,两人也没功夫爬树了,把开山刀先从树上扔了下来,然后整个人就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三米多高的大松树、四十好几的人,就是这么一跳两个人来了个仰八叉。 两人一骨碌从地上站了起来,手握开山刀一左一右来到周宇近前神情紧张地看着前方。 这只野猪真是被吓傻了或是发疯了,只知道一味地跑路,连前面的大树下站着三个大活人都没有看见,冷不丁地就发现一根带着寒气地尖刺狠狠地向自己刺来,凭着本能,这只红毛野猪往旁边一躲,算是躲过了一劫。 周宇一看自己刺出去的一枪被野猪躲开了,顺势就来了一个横扫,顿时大枪变成大棍,向着野猪扫来,这回这头家伙可是没办法躲过去了,被鸭蛋粗的榆木棍子狠狠地来了一下子,疼得这家伙“嗷嗷”直叫。 挨了一棍子的野猪甚至有些清醒过来,这才发现前面站着三个人,而其中一个年轻人手里还拿着根超长的家伙,这头野猪也不傻,扭头就要跑。 周宇此时正“猎性大发”,哪能让到手的野猪跑了?于是利用超级大枪的优势狠狠地又给这头野猪来了一下子,不过这回可不是用砸的,而是把几乎半米长的枪尖狠狠地钉在了野猪身上,把这头畜生穿了个透心凉。 见了这一幕,四舅和五舅的心头是拔凉拔凉的,激灵灵大哥冷颤。我滴个娘亲啊,就这么用大枪一捅一划拉、然后再一捅一只百十来斤的野猪就弄死了?什么时候杀野猪也变得这么简单了?要知道这也猪皮坚硬无比,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手手持一杆利器也得要小半天才能杀死一头这样的野猪,而这小子竟然一下子就把野猪戳了个透心凉,这得是多大的力气? 周宇此时美得好悬没死掉,开张大吉呀!两招,自己只用了两招就弄死了一头野猪,比之山里的猎人也不差多少了吧?要是舅舅知道了还不得惊掉大牙? 看到两位舅舅跑到前边准备帮忙收拾野猪,周宇这才停止了臭美,一使劲儿把半米长的枪尖拔了出来,滚热的猪血顺着枪尖的回势窜起多高。看着那杆杀气腾腾的大枪两位舅舅下意识地往后躲了几步,这玩意在这小子手里简直太渗人了,扎野猪一下子就能来个透心凉,要是扎人的话估计自己哥俩都不够这小子一下子扎的。 其实周宇彪悍的举动附近大树上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只是来不及赶过来而已,待到野猪被杀死时有五六个山里人也赶过来了,这帮山里汉子此时对周宇佩服的要死,一个劲儿地朝这小子竖着大拇指。 这些人帮着周宇把死野猪抬到大树下放好,正要离开的当儿,就听见别的树上的乡亲们急切地喊道:“四哥、五哥、何大顺,你们快上树!前边有受伤的野猪来了,快、快!我滴个娘啊,一大群、一大群啊!你们他吗地赶紧上树啊!” 其实树下的这些人除了周宇之外都是有经验的猎人,只是因为周宇这两下子太彪悍了才被震住了,也忘了此时战斗才刚刚打响,还不是聊天的时候。听了那些乡亲们的话后这些人吓得是魂飞天外,要是被一群受了伤的野猪给堵在树下,加上有猎枪的那帮山民离这里大老远,那这些人基本上就算是交代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第一个人开始往大树上爬得时候,前方突然传来嘈杂的野猪嚎叫声以及猎犬的狂吠声,周宇顺着声音往前看去,就见一群大大小小的野猪狂奔而来,所过之处杂草横飞,一些小一些的树木被撞得东倒西歪。 看见野猪马上就要过来了,而且这回还不是从水路过来的,四舅和五舅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老哥俩相互瞅了一眼咬了咬牙,双双拖住周宇就要往树上推,周宇想要挣扎来着,但是又怕伤着对方就没有使多大力。就这样下边被两位舅舅托着,上面脖领子被刚才上去的两人揪着周宇被大伙儿给弄到了大树上。 坐在大树上周宇总算是看清了这群野猪的数量,七头大个儿的,四头几十斤重的猪仔子,那七头大野猪身上个个带伤,边跑边有血花从身上溅出,而且这七头野猪眼珠子都红红的,一副想找人拼命的架势。最要命的是这七头大野猪里竟然还有两头的尖嘴里露出了獠牙,显然这是两头令人恐惧的受伤的公野猪。 周宇心里哀嚎了一声:“我勒个靠啊!四舅真是乌鸦嘴,果然是点儿背啊! 虽然心里在嘀咕着,但是周宇手里可是没闲着,和其他人一起用大枪愣是把两个山民给提了上来,这时候留在树下的就剩下两位舅舅和一位四十多岁的刘姓山民以及一位比较年轻的三十多岁的青壮年。这时候大家想要都爬上大树显然是不可能的。 要说山里人确实都是狠角色,三位年长者不理身后和旁边大树上的人的催促,眼里露出一丝决绝的神色,握紧了手里的开山刀全神贯注地盯着野猪群,准备随时一击,好为那位青壮年的逃生赢得时间。 在两头公野猪的带领下野猪群终于杀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