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蝴蝶谷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一十二章 蝴蝶谷

这里也是一个山谷,不过比起刚才鸟雀漫天的那个大山谷这里就小了一些,和那里不同的是这个山谷的周围不是坡度缓慢的土坡地,而是直上直下如刀切斧劈的山壁。 在坚硬光滑的石壁上由于风吹雨打日晒的形成许多空xue,密密麻麻的不计其数。更令人震撼的是无数只五彩斑斓的蝴蝶不停地从洞xue中进进出出,更有无数只彩蝶在山谷里漫天飞舞。 周宇曾经到过海南出差,那个地方有一个人工建造的蝴蝶谷,生长着成千上万只色彩艳丽的彩蝶。但那里的蝴蝶只是栖息在诸如松树、大榕树或是桂花树等植被或树木上,却从没有见过蝴蝶栖息在石xue中的。 “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蝴蝶,好多好多的蝴蝶呀,真是漂亮死了。”姗姗欢呼着向山谷中跑去,所有的女人也大步向里跑着追逐那色彩斑斓的蝴蝶去了。 周宇等五个男人也张大了嘴巴跟在她们后面相继进谷。 大伙儿走进去,也不见蝴蝶有任何惊慌,依然在半悬着的青松以及地上的野花间翩翩起舞、zi诱自在。 一群人走在里面直感觉犹如走进一个童话般的王国,如梦如幻宛若仙境。 五彩缤纷千奇百怪的蝴蝶在这处奇异的山谷里zi诱自在地飞翔嬉戏着,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与世无争,众人站在这里彻底忘掉了世俗的纷扰,忘记了所有的不快,直yu化蝶飞舞! 据老辈儿口口相传,蝴蝶朝饮玉露夕宿灵木,是精灵的化身,是美好事物的象征。所以这些美丽的精灵对于女性有着一种天然的吸引。 这时候所有的女性都像个孩子似的欢快地张开双手在地上踱着圈儿,周围一群群彩色的蝴蝶翩翩飞舞相随相伴,仿佛谪落在凡间的仙子。 五个男人这时候都看傻眼了,那些女人似乎化为了山间的精灵花中的仙子在鲜花绿草间拥蝶相舞,此情此景竟然让这几个家伙也禁不住挥舞着手臂扭着屁股也随着舞动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惊呼才将五个大男人从肆意摇摆的意境中拉了回来。 “啊!周大哥,你身上怎么爬了那么多蝴蝶?”刘佳俏手掩面发出一声惊呼。 大伙儿一下子把目光投在周宇身上,就见他的身上落满了几十只彩蝶,而且还有几只野蜂子在莺莺飞舞,大伙儿先是震惊然后就是一阵畅快淋漓的大笑。 “咯咯,哥,以前咋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招蜂引蝶的高手呀?看来我得替青青姐看着你了。”姗姗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的确,也怪不得大伙儿笑,现在周宇的装扮实在是太怪异了。以前只是听说有着天然幽香的极品女人能吸引蝴蝶的,就像电视剧小燕子里的那个香妃,却从没有听说过哪个男人身上会吸引蝴蝶,尤其还是一个魁梧健壮的猛男,这也着实有些怪异。 众人好不容易捧住肚子忍住笑,但是看向周宇的眼神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 李明不怀好意地打趣道:“周哥,你不会是身上也有什么能让蝴蝶迷醉的天然体香。”阴阳怪气的声调再加上特意做出来的眼神,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周宇上前就给了这家伙一脚,笑着说道:“小李子我一直觉得你小子还不错,今天终于把尾巴露出来了?哥哥我哪有什么体香?体臭倒是有点,你要不要闻闻?”说着就往李明身边凑假装要解开衣服。 “呕~”李明被这句话反倒恶心着了,赶紧摇了摇手跑开了。 这时候调皮的朱琪竟然跑到他跟前在他身上像小狗一样闻了又闻,皱着眉头疑惑着说道:“周大哥,你身上还真不香啊?” 周宇尴尬地一抖身将趴在身上的蝴蝶震飞,那些飞走的蝴蝶虽然不再往他身上落但是依然飞舞在周围不肯离去,周宇无奈苦笑,只能任由大伙儿调笑了。 老曹这家伙更是直接,几步来到周宇身前伸出两只爪子照着周宇的前胸抓去,周宇没加防备一下子被他抓个正着。 老曹的两只爪子在周宇的前胸使劲儿地摸了两下后晃低着头自言自语道:“不对啊,这家伙没有胸应该是个男的啊,可是蝴蝶咋往他身上飞呢?咦,不对,难道这家伙动了手术把胸给切除了?” “哈哈哈……”周围这些人哈哈大笑好悬没让老曹给逗死。 当老曹抬起头再想继续摸两下证明一下时,猛然发现周宇的眼神好像两把大砍刀,恨不得把自己砍死,于是赶紧笑着说道:“兄弟,骚蕊啊,哥哥我不是有意的,可是如果你不是女人那你能是个什么玩意?” “你才是个什么玩意呢,我再声明一下啊,我是男人,我是个地地道道的男人,有谁再敢怀疑我立马撂倒,严惩不贷。”周宇呐喊道。 “哼,你说你是男人就是男人啦,这事儿得问青青。我说青青啊,你男朋友倒是是不是男人啊?”刘佳憋着笑问道。 这话问的可就有些歧义了,羞得青青俏脸通红,狠狠地瞪了一眼捣乱的好姐妹,不过还是大大方方地说道:“周宇当然是男人了,这下你们知道了?” “咯咯,知道了知道了,周大哥是个男人嘛!”刘佳和吴珍珍交笑道。 “哼,你们俩就是个女流氓,看我不收拾你们。”青青说完就朝刘佳扑了过去,几个女孩子打闹成一团。 闹了一阵子后刘佳让周宇来到一大片野花之间站住不许动弹,没过几分钟周宇的身上又落了不少的彩蝶,这丫头咔咔咔几声,留下了几张美男戏蝶的精彩写真。 大伙儿笑够了就继续往谷中走去,谁也没有将周宇身上发生的怪事当做一回事儿,也就是个意外而已。 一路走来众人看到了大量的不在同种类的蝴蝶,那真是色彩斑斓凌空飞舞,在午后阳光下更显得流光溢彩美轮美奂。 一路上周宇也在思考着刚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话说自己就是凡人一个,更不可能分泌什么体香,唯一的一个可能就是空间水或是空间液。也就是说这些蝴蝶很可能喝过空间水或是稀释过的空间液,而做为空间水或是空间液的主人自己身上指定也带有这种气息,就和自己山上的动物们一样,见着自己就特别亲切。 可是自己啥时候给这些蝴蝶喝过这些东西呢? 忽然周宇一下子想了起来,几个月前自己把大姑父接到山上后老人家喜欢喝瀑布那边的泉水,自己到那里挑水后搞了点恶作剧,有好几回都把空间液洒在水里。估计那些空间液被稀释后让这些蝴蝶喝到了。 要是这样的话这一大一小两个山谷里估计还有不少动物和禽类喝过,如果说那些白鹤和丹顶鹤以及一些珍惜的鸟类喝过空间液岂不是赶也赶不走了? 想到这里周宇浑身兴奋,打算回去后找个方便的机会再来一趟这里,争取让所有的鸟类和蝴蝶都喝上些空间水和空间液,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把这两处山谷打理地更好,最重要的是可以保护甚至繁衍出更多的稀有禽类,这可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啊。 这时候天色也不早了,落日的余晖映在蝶谷,和着那漫天飞舞的彩蝶真是美不胜收,看得女人们都舍不得回去了。 最后周宇答应她们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带着她们来这里玩,这些女人才像小孩子般一步一回头地姗姗离去。 结果这帮人走到前面的大山谷看到那归巢的鸿雁以及在湖边玩耍的丹顶鹤和白鹤白鹭时,这些女人又走不动道儿了,愣是在这里又欣赏了半个钟头这才被几个老爷们给拖走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