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巧遇红景天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十二章 巧遇红景天1

有了斑斑疗伤的前车之鉴,周宇自是不会再担心两头野猪的事儿,担心让大伙儿等太久了不好,周宇拖着长枪走出了空间。 此时正直晌午,太阳立在天空的正当间喷洒着热量,好在松林里有徐徐山风吹过,倒也不觉得闷热。 周宇现在有些悲剧了,刚才只顾着逃命,根本就没有注意方向,天知道回去的路该怎么走!没办法周宇也只能凭着几乎不存在的记忆在老林子里转悠着,期望着自己运气好能够找到回去的路。 要说周宇运气还真不错,在林子里摸索了二十几分钟后找到了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溪,顺着这条溪水往下走应该就能找到野猪的栖息地,到了那里自己就能认得回家的路了。 小溪两岸杂草丛生、不知名的灌木也长得枝繁叶茂,周宇不敢靠这些杂草和灌木丛太近,这要是突然出来几条蜈蚣毒蛇啥的绝对够自己喝一壶的。 由于地处深山老林,在小溪边倒是不时可以看到前来饮水的野鸡、黄羊、獐子、傻狍子等动物,甚至在水洼处还能看见成群的水蛇在溪水中乱舞,看样子这片人迹罕至的净土已经成为了动物们的乐园。 周宇继续沿着溪水往前走着,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片平坦的开阔地,这里没有参天的大树,只有一团团一簇簇的灌木丛以及一个个由泉水形成的水洼子。在灌木丛的外围生长着一大片绿色植物,这些植物有三四十厘米高,上面开着鲜红的小花朵,山风一吹,万花齐放,景色端的是美丽无双。 看着这一大片的绿叶红花,周宇脑海中想起了曹操的后代曹猛同志,根据这家伙向自己介绍的东北新三宝,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眼前的这一大片植株应该就是三宝之一的东北红景天吧?这玩意现在据说有不少人工养殖的,但是药效和野生的比起来那就是个渣,没想到今天自己会在这里遇到这么一大片野生的,这次迷路迷得简直是太有价值了。 而且曹大佛爷还说过这东西即使是人工养殖的也得十几二十块钱一斤,这野生的得值多少钱?没看见这一面子全是红景天么?这是什么?这他娘的全是钱呐! 手里积蓄本来就不多而且最近几乎又花了一半的周宇此时心里是激流涌动,脸色潮红,发疯一般地冲着那些“金光闪闪”的红景天就奔去了。 好在周宇还没有被金钱冲昏了头脑,没直接用手抠土,而是把大枪立了起来当铁锨使,要说这大枪的宽度和铁锨也差不多,枪尖比铁锨还要长呢,用来挖土绝对比铁锨好用。 周宇朝手上吐了口唾沫抡起大枪狠狠地向着地面铲去…… 红景天全株都可以做药,但是药性最大的还是其根部。眼前这一大片红景天不知道在这里生长了多少年,根系异常发达,往往地面上一棵看似不大的植株其根部能有四五斤,周宇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在这里大挖特挖,直挖得天昏地暗、满头大汗。 要知道这可是在大山里,土地硬得有些不像话,即使是在水洼周围,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而且这些死心眼的红景天一个劲儿地朝地下发展着根系,要想把整株红景天给弄出来最少得向下挖半米深,即使周宇有着非人的力气和逆天的空间水,但是一个多小时过去后这厮还是累得坐在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 现在空间里至少已经有一百多棵红景天,周宇挖地时候每株都留了一些根系,因为只要留下点根系,从第二年开始这些被挖掉的红景天还能长出来,涸泽而渔的事儿山里人是不做的。 虽然已经挖了这么多,但是周宇还是觉得不够,也是,你说看着钱不捡那不成了二傻子了么? 就这样周宇干干歇歇,忘了饥饿、忘了劳累、当然也忘了时间的流逝。 王云海父子和一干小王庄的乡亲们现在是心急如焚。今天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打死打伤加上活捉总共消灭了三十二头大小野猪,当大伙儿把战场打扫干净,把战利品都装到大背篓里后才发现周宇竟然不见了。 这时候原先大树下的几位山民才想起周宇好像和两头公野猪对战来着,可是打着打着就不见了,刚开始这几位还以为周宇往前边人多的地方跑去了,到现在才发现事情好像大条了。 虽然也猜测凭着周宇那一身的彪悍劲儿再加上那把超级大枪出事儿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没见着人谁敢肯定?于是留下十个人留在原地看管着猎物,剩下的七十多人和一众猎狗全部撒出去寻找周宇。 花花在头前带路,王云海父子带着一大帮人跟在后面,现在大伙儿把找人的希望全都寄托在这只色狗身上了,花花这儿闻闻,那里嗅嗅,竟然沿着周宇的足迹引领着大伙儿前进。 此时王志江嘴角上已经起了一串水泡,能不急么?这可是自己的亲外甥啊!可是这小子也太不着调了,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玩失踪? “妈的,这个小王八犊子,要是让我找着他看老子不踹死他!”王志江嘴里愤怒地嘀咕着。 王云海就跟在儿子身后,听了儿子的话摇了摇头,但是眼睛依然紧盯着花花,生怕跟错了路。 在花花的带领下,一群人兜兜转转进了林子深处然后又往回返,被折腾地稀里哗啦的,没多久就来到一片地势平缓的开阔地。 到了这里后众人还没来得及四处看看呢,花花突然兴奋起来,嗷嗷地向前方跑去。队伍里有人眼见,指着前方的一个隐没在植株从里的身影兴奋地大喊:“老叔、志江大哥你们快看那是不是咱家大外甥?” 众人顺着这位山民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前面不远处一个年轻人双手把着一杆超大号的大棍子撅着腚使劲儿地在那儿捣鼓着什么,旁边还堆了两大堆植株。挖了一会儿就掀起身上的大褂儿擦擦汗,然后俯下身又开始挖,那叫一个专注、那叫一个卖力啊! 那小子可不就是自己的宝贝外甥么?可是当看清楚这小子卖力挖的东西时,王志江眼睛被气得发蓝,差点咬碎了长了四十多年的满嘴钢牙。 “这个混账王八犊子把老子的脸都丢尽了啊!,还以为这小子发现什么好东西了呢挖得这么起劲儿,可是那是什么?那不就是大山里的红景天么?这玩意就是一堆烂草,多的时候猪都不稀的吃!野驴沟附近的山洼地现在还成片成片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