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鲜花铺就的彩虹桥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一十七章 鲜花铺就的彩虹桥

听了刘健发自肺腑的话周宇打蛇随棍上,赶紧拉着刘建的手诚恳地说道:“哎呦刘哥啊,就等着你这句话呢,我手里还有好多活儿想要和你谈谈呢,这不怕你不高兴就没敢说。” “我靠,兄弟你也太实诚点了吧,就不能和我客气客气?”刘建苦笑道。 “客气啥,你就是我哥,和你俩客气不是生分了么?” 刘建不说话了,和李建斌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候县城太阳能的赵总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半山腰了,周宇赶紧带着几人匆匆地来到大门处迎接他们。 周宇要赵总来除了商议温室需要的一些太阳能器材外还想购买两座太阳能锅炉,这冬天就快要来了,虽说山上冬天也在七八度以上,但是不安装暖气还是会显得有些冷的。 对于周宇的要求赵总打了包票,保证在十一月中旬之前把太阳能暖气安装好,剩下的时间刘建斌就把盖温室大棚需要的太阳能器材和赵总说了一下,这些器材虽说不常用,但是人家毕竟是享誉全省的太阳能大公司,这些器材还真有,于是双方又一次达成了合作意向,只等着周宇把百分之二十的款项打过来就发货安装。 周宇一上午就把以后将近一年的活儿给干了,而客人们也赚得盆满钵满,双方是皆大欢喜,于是刘大厨中午硬是弄了一桌子硬菜款待大伙以示庆贺。 吃过晌饭后李建斌和赵总都走了,刘建留在这里想要和周宇哥俩商议一下建桥的事项。刘大厨和李明闲着没事儿也跟了过来。 看着月亮湖偌大的水域,从岸边到湖中的小岛最近的距离估计也得三百米左右。刘建除了叹气还是叹气。这个距离可真是不近呐,虽说周宇要的不是那种正规的大桥。可是这么远的距离就是在水底打桩也得费不少劲呢。 “对了兄弟,这月亮湖深不深?要是不深的话这桥倒是比较好建了。”刘建开口问道。 “嗯~还行吧。听老辈人讲大概也就五六米深。” “噗”,刘健把嘴里的草棍吐了出去,脸儿都绿了,对着周宇气呼呼地说道:“靠,你当你这里是太平洋啊,五六米还不深?要是这样的话打桩还得带着潜水的设备下去呢。唉,真是愁死我了,要是浅点该多好啊。” “浅点那叫澡堂子,还能叫湖么?”周虎撅着嘴插话道。 “扑哧”一声。刘建让他气乐了,指了指这小子嘴里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继续思考起来。 看到刘健比较郁闷周宇开导道:“刘哥,其实我对这座桥也没太大要求,就是尽量要美一些,符合周围的环境,最好能够达到游客们上了桥后就不想下来了的效果。” 正在踱着步子冥思苦想的刘建一个踉跄好悬没摔个跟头,满脸黑线地说道:“我说兄弟,就这还叫没啥要求?全中国有哪座桥人上去了就不想下来了?你当那是天堂啊? 兄弟啊,我再说一遍啊。我就是个修路的,刚开始我以为你就是想让我建一座普通的桥所以我才勉强答应了,但是没想到我理解错了,你这是要我给你建座天堂啊。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我看你还是找耶稣他老人家吧。”说着说着刘建委屈地都要哭了。 “刘哥不要气馁嘛,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关终属楚。现在想不出办法没关系,咱时间有的是慢慢想就是了。只要你拿出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别说建座让人流连忘返的桥了,就是真正的天堂咱也能建造出来。” 周宇这话说得就有点不要脸了。别说刘建气得浑身直哆嗦,就是刘大厨和周虎李立明都想上来踹他一脚。 过了一会儿等到大伙儿都平复了情绪后李明觉得自己应该伸张正义了,于是说道:“我说周大哥没你这样干的啊,想要建桥起码你这个主人得有个大概的方向吧?是石头的、水泥的还是木头的?是吊桥还是拱桥?起码这些得先定下来啊,要不你就是找个神仙来人家也没法帮你把桥造出来。” “哎呦这位兄弟说得可是句句在理,这么年轻就这么明事理真是难得啊。”刘健感激地说道。 周宇撇了撇嘴对着李明说道:“行啊小明,你在这里已经住了不少日子了吧?你小子欠的债是不是该还了?话说哥哥我一天到晚的让你白吃白住这山上也没余粮了啊。” 李明心里暗骂了声卑鄙立马就不敢再说话了,只能向刘建投去同情的目光。 周宇心里笑了笑,看样子刚才自己的言语确实快把大伙儿逼疯了,不过这也正是自己想要的。在自己的计划里这座桥十分重要,不容有半点马虎,现在把刘大哥逼得狠一点那最后的效果指定会好上不少。 想到这里周宇对着大伙儿笑了笑,言辞恳切地说道:“刘哥、大姑父、虎子、小明,你们中有去过湖中的太阳岛的,感觉那里是不是犹如仙境一样?这美丽的月亮湖像不像那浩渺无际的天空?假如有那么一座七彩的彩虹桥横亘其中,人们会不会有有一种踩着彩虹进到仙境的感觉?假如在桥上还栖息或是飞舞着天鹅和仙鹤,人们会不会在桥上就不想下来了?” 看到大伙儿都被自己描述的场景陶醉了,周宇终于把最后的想法说了出来,“你们说这样的桥要是建成了光这过桥费是不是我就能赚的盆满钵满了?” “靠,二狗哥你就是个十足的奸商,那么美的一座桥你愣是和铜臭联系起来,请允许我对你表示一下鄙视。”周虎说着还竖起了一根中指。 周虎话音未落除了刘大厨有些不好意思之外剩下的俩人也都齐齐地竖起了中指。 “嘿嘿,你们可以鄙视我,但是你们拍着良心说我的想法咋样?是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而且我和你们说啊,这桥建完后上面的七彩咱不能用油漆涂,一律采用鲜花,也就是说这个彩虹桥就是由鲜花铺就而成的,咋样,我的想法牛逼不?”周宇美滋滋地问道。 看着周宇一脸的得瑟相大伙儿本来想好好打击打击他,怎奈这家伙的点子实在是太好了,还真找不着打击他的机会。 末了刘建拍了拍周宇的肩膀感慨道:“兄弟啊,你这脑袋瓜是咋长的啊?这么妙的法子都能想出来?哥哥我现在也被你刚才描绘的景象打动了,我这就回去找高人去,争取把你描绘的这座桥给造出来。说实话,我他娘的也想到这座鲜花铺就的彩虹桥上走两圈感受一下啊。” 接下来大伙儿兴致勃勃地在一块儿又研究了一下彩虹桥的式样和材质,然后刘建就开着车回去准备了。 送走了刘建周宇让李明在山上陪着大姑父下五子棋,自己和周虎开着车去找三叔了。 哥俩到了的家门口发现家里没人,向左右邻居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感情太公和周定邦夫妇正在马路上晒豆子,于是哥俩又跑到了村中间的大道上终于找到了周定邦。 村中间的柏油路上堆满了大豆高粱等作物,一大群村民们正手持钢叉一边翻着作物一边嘻嘻哈哈地唠着磕儿,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二狗子,你们哥俩咋下山了?不会是回来帮我晒豆子吧?”看到周宇和儿子出现在自己跟前,周定邦开着玩笑说道。 “三叔,我找你有点急事儿,要不咱们回家说去?” 周定邦点了点头把手里的钢叉子交给家里的,问也没问就和哥俩回家了。 七八分钟后坐在院子里的周定邦听完周宇的话后立马站了起来吃惊地问道:“二狗子你说啥?还要再包五十亩地?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包地包上瘾了?两座大山还不够你玩的?而且你刚才说的那种大棚怎么可能那么贵?好家伙,五座大棚就得将近三百万? 我可和你说,你小子虽然有不少钱,可是这些钱来的也不容易,可不能都败光了,否则就是你爸妈不收拾你我也得把你揍得起不来炕。” 周宇苦笑一声解释道:“三叔,你说我自从回家后干过不靠谱的事儿么?尽管有些事儿看起来不靠谱,但是结果是不是都赚钱了吧?我也不是傻子,要是心里没底我哪敢一下子花这么多钱啊?” 周定邦不吭声了,周虎在旁边咂巴了两下嘴催促道:“爸,我二狗哥做事儿你有舍不放心的?这家伙就是个招财童子,想发财找他准没错,所以你就赶紧给他找块地吧,我们山上还有事儿着急回去呢。” 周定邦看几眼侄子和儿子,眼睛里渐渐有了笑意,儿子说得对啊,二狗子还没干过赔本的买卖呢,这回按他的说法应该也错不了,可是三百多万啊就换来五座大棚?这世道咋感觉越来越陌生了呢? 晃了几下脑袋,周定邦挥去了里面乱七八糟的想法对着周宇说道:“二狗子,你不就是想要弄块地么?不过咱不用包,三叔这里有一个法子你看行不行。” “哦,还有这样的好事儿?那行三叔你说吧。”周宇高兴地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