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修大坝、承包河滩地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一十八章 修大坝、承包河滩地

听到侄子要承包土地周定国眼睛一亮继续说道:“你们哥俩听着啊,要说咱周家村那土地是海海的,除了各家的自留地什么小山、土包子、河滩地那是一片一片的,这些都是额外的,属于村里所有。 可是自留地各家还得种粮食啥的,都租给你盖大棚了要是有个闪失人家还活不活了?所以啊我想咱能不能在自留地以外想想办法?” “爸,我听明白了,你不是想让二狗哥再包一个山头吧?可是我二狗哥这可是搞高科技,你说要是把大棚盖在像野鸡岭那样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出了事儿你负责啊?而且那里路又不通,要是再来几只野猪熊瞎子啥的我二狗哥可就得赔个底朝天了。” “你小子在那儿瞎掰啥,谁说我要他承包山头了?而且听你这话的意思我这个当叔叔的是要害他了?妈拉个巴子的你赶紧给我滚一边儿去,我现在看见你就来烦。”周定邦虎着脸说道。 周虎不敢再继续顶嘴了,对着周宇撅着嘴说道:“二狗哥,我爸要我滚蛋,我现在就滚了,你自己和他谈吧。如果他不给你弄块好地,我就去把太公找来,咱怕他有人不怕啊。” 这小子刚说完后屁股就被一只黄胶鞋亲密接触了一下,于是也不敢说话了撒腿就跑。 周宇忍着笑说道:“三叔,你也别生虎子的气,他这是好久没见你想你想得慌这才和你斗斗嘴呢,再说了你怎么可能害我呢?我想啊你一定是有啥好的法子对不对?” “唉,还是我侄子了解我啊。二狗子。三叔是这么想的,你小子是越来越能耐了。今天虽说要承包五十亩地,但是咋知道明天后天就不能再承包更多的地呢?如果你仅仅就承包这五十亩以后不再承包了三叔就是拼着脸子不要了也得给你弄块好地。可是你觉得这可能么?你小子干啥不是一干就大?” 周宇点了点头朝周定邦竖起大拇指由衷地说道:“三叔,还真让你说中了,几十亩地还真不够我玩儿的,这么说你有好的法子了?” “法子么倒是有,但是你得出点血。”周定邦笑呵呵地说道。 “三叔,你看我是舍不得钱的人吗?赶紧说吧,我还真就好奇了呢。” “行了,不逗你了,你想要的只有河滩地能满足你。你想想啊。咱村本来就是个长条状的,沿着狼沽河两岸得有多少地?没有三千亩也得有两千亩吧?以前大伙儿不是没有在那里开荒种地,可是这狼沽河三年一大水,一年一小水的发,闹得谁也不敢种,这三五年间好像就你爸种西瓜得着了,除此以外还真没见着谁从那里收过庄稼。” 周宇倒吸了一口凉气,三叔不愧是村支书啊,这眼界可是比自己大多了。妈的,两三千亩地啊,自己做梦也没想过要玩儿这么大啊? 定了定情绪周宇嘬着牙花子问道:“三叔,你真是我亲三叔啊。别人种怕水淹了我就不怕了?你真当我是神仙呐?咦,不对,我说你不是要我修大坝吧?”说到这里周宇后背都感到发凉。阴险,周定邦同志太阴险了。 “嘿嘿。你说呢?这好处总不能都让你给占了吧?往常发大水的时候不但河滩地,就连咱村的几块自留地都有一部分被淹了。如果你能出钱把大坝修夯实了不再发生水灾,我现在就可以做主狼沽河两边的河滩地就是你的了,而且咱还可以签合同包给你七十年,你看咋样?”周定邦胜券在握地说道。 周宇想了想感觉有些头疼,这个决定真是不好下,不过两三千亩的河滩地啊,要是真把大坝修好了那就是千亩良田,不说为了自己,就是为了村里这活儿也得干! 想到这里周宇接着问道:“三叔,要想把两边的大坝修好大概得花多少钱?我今天上午就大概出去了**百万,手里剩的可是不多了。” “妈拉个吧子我听着咋有些头晕呢?你小子烧钱玩儿呢,一上午就出去了**百万?待会儿你得好好和我说道说道。 至于修大坝呢我们以前找人估算过,材料费加上工程车怎么着也得二百万,至于人力呢你就不用花钱了,咱村的老爷儿们有的是都会来帮忙的。 唉,真要是能把大坝修好大伙儿的心也就舒坦了。 孩子,你是不知道啊,这两座大坝一直是咱村的心病,每年一到**月份雨季的时候大伙儿就吃不好睡不好,生怕大坝决口大水淹了庄稼,可是光担心有个屁用?该来的还得来啊。 这些年我们每年秋天都要修补一次大坝,可是这么多年在虫蚁的破坏下大坝早已经破败不堪了。起先大伙儿也想集资好好修一修,可是一听说要二百多万就全都麻爪儿了,我们上哪儿弄那么多的钱呐?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每年大坝决口庄稼被淹。 这事儿我们也找过镇里和水利局,但是咱们镇都是种庄稼的也没啥工业,所以镇里也没钱。而水利局的人也说了,咱这大坝漏的不厉害他们也没法向上头申请钱,所以这事儿就一直这么耗着。可是他们能耗起咱耗不起啊。 孩子啊三叔不是坑你,按理说你已经为咱村做了太多的事儿了,三叔不应该再给你出这个主意,可是现在就你有能力,所以我就厚着脸皮和你提出来了。 不过你放心,这钱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出,上次你不是给了虎子八十万么,我往村委会捐了十万,还剩下七十万呢,这七十万我都投给你。只要能把大坝修好我就彻底了了一份心思了,以后等虎子给我生个孙子或孙女啥的我就把肩上的这副担子卸给你们年轻人,我老了,这思想也跟不上了。还是让你们年轻人领着大伙儿干吧。” 周宇听得直想哭,这就是自己的三叔。这就是周家村的老支书,这才是可亲又可敬的人啊!为了修村里的大坝就舍得把还没捂热乎的七十万捐出来。那可是七十万呐! 忍着眼泪周宇认真地说道:“行了三叔,这活儿我接了,虎子的那七十万你别动,还得留着给他娶媳妇用呢。 再说了不就二百多万么,我凑吧凑吧也差不多了。我待会儿就给刘哥打个电话,工程车他那里就有,这活儿看样子还得他来干,要是人手不够的话就由他来想办法吧。 还有,我明天就去取钱。你和我爸带着我几个叔叔赶紧买材料去,咱们争取入冬前把大坝修好了,这一次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保质保量地把大坝修好了,千万不能糊弄。” “嗳,二狗子你放心,有了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三叔要是还不能把大坝修好就不用活了。对了,你赶紧和虎子去仙浴湾把你爸和你八叔拉回来。”周定邦激动地说道。 “嗯,我爸和我八叔在那儿做啥?”周宇不解地问道。 “你说干啥?看鱼呗?这不自从你和虎子把龙鲤放进仙浴湾后我们能老哥几个就轮流到那里放哨。这可是咱村的希望,要是哪个不开眼的用渔网捕去一些损失可就大了。所以每天都有两个人在那里放哨护鱼。” 周宇苦笑一声。这些父辈们实在是太紧张了,那些小龙鲤鱼苗也就一捺多长,什么网能把它们捕去啊?不过他也了解老爸和三叔这些老辈人,就是出言劝说他们估计人家也不会听。所以二话不说带着虎子开着车就去了仙浴湾。 半个多小时后周家村的村委会里坐满了人,除了周定邦哥几个和张会计外其他几个村民小组的负责人也都过来了。 周定邦说了一气后喘了口气问道:“事情我都说完了,你们大伙儿有啥想法都说说吧?” 过了一分钟没有动静。过了两分钟后还是没有动静,大伙儿的目光都有些发直。也不知道在想啥。 周定邦火儿了,大声喊道:“我说你们都哑巴了是咋的?咋都不说话?” 这一声大嗓门把所有人的魂儿都给揪回来了。张会计哆哆嗦嗦地问道:“三哥,这可不是小事儿,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可千万别和我们开这样的玩笑啊?” “老张你放屁,老子啥时候在村委会里开过玩笑了?这事儿是真的,我和二狗子刚刚商量好的。叫你们过来就是想问问人家出钱修大坝咱把河滩地包给他行不行。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地,而是咱周家村的,所以咱就举手先表决一下,通过了之后再开村民大会进行集体表决,你们看我这样做行不?” 但是令周定邦失望的是这会儿根本就没有人理他,几十岁的大老爷儿们全都又蹦又跳的脸上还挂着泪花,甚至老八周定义和老张还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长哭不已。 周定邦的眼泪“哗”的一声也下来了,曾几何时自己和这些兄弟们绞尽脑汁地想要修好大坝,但是怎奈钱财有限以至于到现在大伙儿都得忍受着洪水的肆虐。现在老天终于开眼了啊,让周家村出来个二狗子。 这帮人发泄完后周定邦又问道:“我说你们一个个也不嫌害臊,几十岁的人了又蹦又跳的还要不要脸了?行了,这事儿你们也知道了,咱这地到底能不能包给二狗子啊?” 这帮人又不说话了,只是一个个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异,张会计笑着说道:“我说三哥,你咋越活越回去了?你说这要是别人你还会问我们吗?是不是立马就地答应?咋换成二狗子你就这么小心了?他是你侄子不假,可我们还是他的叔叔大爷呢,论感情我们爷们一点也不比你少。所以啊你就不要有心里负担了。 唉,这也就是二狗子啊,要是换成别人谁愿意拿出几百万给咱修大坝?别说那些还只是不能种庄稼的河滩地,就是好地人家也不可能愿意呢。还是二狗子这孩子仁义啊。 三哥,我看也别弄啥村民大会了,简直就是多此一举,还是赶紧和孩子把合同签了吧,他明天不就给咱一部分钱了吗?我们几个这就回去着急人手,明天咱就用二狗子的钱买材料去,争取早点把大坝修好。” 众人齐刷刷地点了点头,这会儿也坐不住了,一个个赶紧起身离开回去召集人手去了。 这天晚上周宇在家吃完饭后就和家里人来到村委会,在八位太公和村委会一干人的见证下签订了河滩地的承包合同,以后这几千亩的河滩地的使用权就归周宇了,而周宇也会出资把大坝修好。 签完合同后众人是皆大欢喜,八位太公更是高兴地不停大笑,硬是要周虎回家搬来一坛子菊花酒每人喝了一碗表示庆祝。(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