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分手也是一种美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一十九章 分手也是一种美

签完合同的第二天周宇就取出五十万交给三叔和张会计让他们修大坝的材料去,然后开着李明的大吉普拉着他和周虎来到狼沽河的石桥上想看看自己承包的土地。 桥下的河水不知疲倦地流淌着,站在桥顶看着两边尽是枯草的一望无际的河滩地,李明不禁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周大哥,我长这么大没服过谁,你是头一个,在农村能干出这么大的事业我是打心眼里佩服你。这次虽然跑路在外,但是能够认识你这路跑得真是值得。 我也想好了,这次回家后就老老实实地去我爸的公司上班,再也不管哪跑了,以后有事儿你就给我打电话,哥们还是有点小能量的。” “靠,小明你没发烧吧?怎么会说出这么充满正能量的话来?”周虎吃惊地问道。 “你小子才发烧呢,不过在凤凰山待的这几天对我的启发特别大,你说你们哥俩啥关系背景也没有就整出了这么大的阵势,和你们一比我羞愧的都想自杀,所以我一定要发愤图强,不能让你们俩比下去了。 你们俩看着吧,再过三五年中国富人榜上指定得有爷的姓名,待到虎子你长发及腰时江湖上就到处是爷的传说了。”李明豪气冲天地说道。 “嗯,传说我倒相信会有,不过最好是别被人家骗个十亿八亿的传说,要是那样的话打死我也不会承认我们当初一个壶尿过。”周虎出言打击道。 “行了虎子你就少说一句吧,难得你小明哥重拾信心想要打造自己的商业王国,我们还是祝福他吧。”周宇笑着说道。不过心里着实为李明感到高兴,这小子终于冲破二世祖的枷锁要重新做人了。 看着周宇哥俩调笑着。李明笑了笑脸上浮起一丝温情,转身回到车后箱拿出自己的大背包从里面拿出几块碗大的石头来到周宇跟前。 “周大哥。在你这里打扰了这么多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而且还有美景看,兄弟我着实过了把神仙瘾,只是我现在兜里比脸还干净,这离别在即也没啥好送的,就把我在揭阳看中的几块翡翠原石送给你做为纪念吧。” 说完后看见周宇要拒绝李明接着说道:“周大哥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好吗?你一直拿我当自己兄弟看待,就咱哥俩的关系我要是给你钱就是对咱俩感情的亵渎,所以呢我这纯粹是送给你,可不是为了抵消房费和饭费。 周大哥这真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你要是拒绝就是心里没有我这个兄弟。”李明捧着石头动情地说道。 “我说兄弟啊,你不是要来真得吧?咋说走就想走呢?哥哥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住到啥时候都没问题。再说了你好不容易买到的原始送给我干啥?我又不懂这个,不行,这石头哥哥真得不能收。” 于是这二位你来我往的就开始磨叽开了。 旁边的周虎这时候嘿嘿笑道:“小明哥,要不你把这些石头给我得了?我不怕亵渎。” “滚一边儿去!”周宇和李明同时喊道。这下周虎不敢吱声了,嘴里一直嘟念着也不知道说个啥。 最后周宇实在拒绝不了只好把翡翠原石收下。 看到周宇把原石收下,李明上前分别和周宇周虎拥抱了一下,然后转身就往吉普车走去。 周宇一看这小子似乎是真要走真是着急了。大声说道:“兄弟,你咋像风一样说走就走呢?也不提前和我们打个招呼,至少也得给你带点山货和菊花酒回去啊?” 站在车前李明颇为伤感地说道:“周大哥、虎子兄弟,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啊。在这秋风瑟瑟落叶纷纷的时节,分手不也是一种美么?至于东西啥的就不要提了,都装在兄弟的心里了。兄弟们。保重啊。”这家伙说完上了车就扬长而去。 哥俩大眼瞪小眼相互看了一会儿,这脑子还是没有转过弯来。李明这小子这是抽的哪门子疯?他娘的竟然说走就走了,一点征兆都没有。这也太突然了。 俩人正想着呢,就见吉普车又返了回来,车停下后李明跑了过来不好意思地说道:“周大哥你兜里有钱没?给我拿五百块钱我好加油啊。” 看着眼前这张欠揍的脸,再想想刚才那张略带伤感充满诗情画意的脸,周宇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当机,于是机械般地掏出一把钱塞到这小子的手里。一句“谢谢”后这小子又扬长而去。 看见周宇还在那里发呆周虎赶紧捅了捅他急声说道:“二狗哥,你咋把钱都给他了?” 周宇赶紧一摸裤兜不禁苦笑,他娘的,刚才被李明这小子吓着了,竟然把裤兜里的三千块钱全都给他了。 不过一想想这事儿就觉得好笑,于是周宇站在桥上是放声大笑,惹得周虎也跟着大笑不已。 笑了一阵子后哥俩只好走回家开着车到了凤凰山。 到了山上后哥俩看见大姑父坐在水塘前掐芸豆,于是周宇问道:“大姑父,李明刚才走了,也没来得及跟你打声招呼,他要我和你说声对不起。” “嗯?没和我打招呼?还要你帮着说声对不起?这事儿不对啊,这小子上午的时候明明和我打过招呼说他要走了,而且我还帮着他往车里搬了四坛菊花酒和两桶葡萄酒,对了,还有两个大西瓜和一大捆老根山药。” “卧槽,这小子真是一点也不吃亏啊,你说他咋不把咱这凤凰山给搬走了?”周虎跺着脚说道。 “哈哈哈哈……”周宇被李明弄得实在是受不了了,蹲在地上又是一番大笑。等刘大厨听周虎讲完刚才李明的举动后也是大笑不已,这孩子真是太有趣了。 之后的两天刘健带着原有的和新招募来的工人开始修大坝和建造温室,这时候周定邦早就带着人把钢筋水泥和青石都准备好了,而且周家村几乎是全民出动,发誓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彻底把大坝修好,最少也得再保周家村五十年的太平。 又过了两天,温室需要的材料周宇哥俩和李建斌也一起买好了,刘健的人马分成两拨同时施工,狼沽河两岸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这天上午正当周宇在工地上忙乎的时候,老曹开着三不像载着刘娟儿来了,这家伙一跳下车就和周宇哥俩来了个深深的拥抱,好悬没把这哥俩给憋死。 “我说曹哥你这又是来的哪一出?刚才差点把我憋死,至于这么激动么?”周宇大口喘着粗气说道。 “嘿嘿,兄弟啊,我这不是想你们了吗?”老曹腼腆地说道。 “得了吧老曹,你才走几天就想我们了?说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周虎打趣道。 “我就靠了,三驴子你小子就是没文化啊,知道啥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咱们最少五六天没见过了吧?这三六一十八,就是十八年呐,你说说这么久不见我能不想你们么?” 哥俩也知道和老曹嘴里全是歪理邪说,和他斗嘴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于是周宇开口问刘娟,“嫂子,你和曹哥过来是有事儿吧?” 刘娟点了点头,红着脸地对着周宇说道:“兄弟,我和你曹哥今天来找你还真是有事儿麻烦你,不过还是让你曹哥你和你说吧?”说完拽了拽老曹示意他开口。 老曹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兄弟啊,其实这事儿吧还真是有些难为人,这样啊,你能帮忙就帮忙,帮不上也没事儿。” “我说曹哥你啥时候也这么磨叽了?有啥事儿要我帮忙赶紧说,要是不说我可忙去了,你看我这还一大摊子事儿呢。”周宇假装催促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