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迎亲1(二合一大章 ,不分了)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二十三章 迎亲1(二合一大章 ,不分了)

看着老妈兴奋地都不知道北了,周宇轻轻地拽了她一下苦笑道:“妈,你先歇歇顺便吃点果子润润喉咙。我是这样想的啊,咱家就不必拾掇了,干脆要我干姐在我这里上轿得了?你看我这里光别墅就好几座,里面又是心新装修的,不比咱家还上档次啊?” “哎呀你个臭小子总算是说到点子上了,你这里好,不但房子好就连景色也是花红柳绿的,行了,那就这么说定了。”王桂兰喜滋滋地说道。 接下来王桂兰给三个大男人派了无数个任务,就连远在镇里的周大彪也被她叫来了,让他帮着周宇他们忙乎。 整整一下午周宇哥仨好悬没累死,女孩子嫁人需要的一切东西都给买齐了。周大彪临走的时候周宇给了他两万块钱并提着耳朵嘱咐了一番,周大彪乐呵呵地拿着钱表示一定会把事儿办好。 晚上吃完饭的时候周宇和青青一起在山上散步,拉着心上人的玉手周宇小声的问道:“青青,我要你帮着办的事儿你没忘吧?” 撅了撅小嘴青青娇嗔道:“你这个大土豪交代的事小女子怎么敢忘记?放心吧,早就办好了,而且钱都交了,明天早上他们就会去曹家沟,保证会让曹哥和嫂子的婚礼热热闹闹的。” 周宇放心地点了点头。不过看到青青那精美的容颜这厮又色心大起,瞅了瞅周围没人把青青抱在怀里嘴巴就凑了上去,青青的两只小手扑腾了两下后就被这厮彻底俘虏了,两人又进行了一番十几分钟的长吻。 良久。唇分~ 周宇搂着青青有些着急地问道:“青青,咱俩的事儿你和咱爸咱妈说了没有?你看老曹也嫁人了。虎子和小小我感觉也快了,你不能总让我就这么孤家寡人的吧? 没有你在身边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青青啊。你就是我的太阳,即使在这漆黑的夜里,因为有你在身边我也觉得光芒万丈。所以青青啊,可不要让我等到长发及腰时你才娶我过门啊!” “嘻嘻,你这个坏蛋今天嘴怎么变得这么甜?” 周宇苦笑一声,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解释道:“青青,你也不看我一天到晚都和谁在一块儿混,老曹,虎子还有那个李明。你说说在他们三个家伙的熏陶下我嘴能不甜么?” “咯咯,你可别冤枉好人,你是啥样人我还不知道?大色狼。 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把咱俩的事儿和我爸妈说了,在我爷爷和二叔的帮助下他俩倒也没反对,说是等见了你的人之后再决定,所以就看你的表现喽?” “哇,老丈人丈母娘万岁!”周宇幸福地都不知道北了。 看着心上人激动的样子青青把头依偎到他的怀里共同感受着这份喜悦与甜蜜。 第二天一大早刘娟打了一辆车带着自己新娘妆和随身衣物来到了凤凰山,见到在这里等候的王桂兰之后流着泪深情地喊了一声“妈”! 这一声“妈”叫的王桂兰也是流泪不止。周围的女孩子都哭了。 “二大娘,嫂子,这明天就是大喜的日子了,你们哭啥?赶紧都停下。咱们今天可是有不少活儿要干呢,你们要是还这么哭下去可就来不及收拾啦。”周虎半真半假地吓唬道。 果然一提到婚礼这帮女人都不哭了,立马擦干眼泪开始准备明天的事宜。结果周宇被青青派到镇里雇了两个专业的造型师过来。晚上就在山上住,明天一大早好给新娘子化妆弄头发。 这边王桂兰邀请要帮忙的婶子大娘也是一拨拨的往山上赶。这群女人都听王桂兰说了刘娟儿的事儿。对于这个遭遇过不幸但是依旧善良坚强的闺女也是心疼地不得了,一个个使出浑身的劲儿帮着做被子和褥子。 既然是老式婚礼就不能穿婚纱。而刘娟儿带来的新娘妆也是从镇子里买来的,样子很普通,于是王桂兰和雪莲舅妈一商量又让周虎出车到镇里买了上成的衣料利用家里的缝纫机愣是又做了两套,把刘娟儿感动地又哭了一场。 北方农村嫁闺女女方家里至少要做两铺两盖,也就是两床被子和两床褥子,被面分别是刺绣的红色的百子千孙和龙凤呈祥.而且四个被角要缝上四个康熙通宝的大铜钱,因为康熙在为的时间最长,用康熙通宝寓意吉祥,这一对小夫妻一定能都龙凤呈祥百子千孙,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中午吃晌饭前周大彪又过来了,周宇让青青小小四个女孩子把干姐姐给骗到月亮湖那边看风景,自己和舅舅偷偷摸摸地从果园那边把六只梅花鹿赶了出来,当然轿子也被鹿拉着。 最后由王志江赶着梅花鹿拉着轿子跟在周大彪车后,爷儿两个把轿子和鹿群送到了老曹那里,晚上王志江就不回来了,直在老曹那边过夜明天好当车夫。 至于为啥事先不让刘娟儿看到轿子和鹿群,其实大伙儿都想她个惊喜,毕竟赶着梅花鹿拉着轿子接亲在当今社会那可是稀罕的很,而且这个惊喜也必须由老曹来完成。 下午的时候老曹给周宇来了个电话,言辞中没有了以前的嘻嘻哈哈,而是一反常态在哽咽声中向周宇谢了又谢,反倒是把周宇弄得十分不好意思。 令大伙儿都没想到的是临近傍黑的时候李明这家伙竟然来了,这小子一身笔挺的的西装,包括衬衫领带以及皮鞋看着就上档次,和以前跑路落魄时的样子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周宇哥俩围着这小子转了两圈才停下,周虎啧啧道:“我说小明哥,鸟枪换炮啊,你这身衣服又是打哪儿化缘来的?还别说。真有股大家闺秀的做派。” “一边儿去啊,你小子才大家闺秀呢。哥这叫成功人士。咋样,哥哥我今天帅吧?” “我本来不想说帅的。但是你穿着这一身真是很帅,所以我也只能无奈地承认了。”周虎像被霜打了似的,蔫蔫儿地说道。 “哈哈哈,你小子啊,咋表扬哥哥一下就那么难呢?不过总算你小子说句人话了,哥哥我高兴啊。 行了我也没空逗你了,走,跟我到车上,你们俩衣服鞋子我也给买了。还有曹哥一人一套,和我都是一个牌子的,咋样,哥哥够意思吧?” “嗯,老曹?小明你去曹家沟了?” “是啊,下午的时候先去的曹家沟,想看看曹哥有没有啥事儿需要我帮忙,结果人家那边都准备利索了,所以我就跑到你这里来了。明天早上和你们一起出发。” 周宇点了点头不再言语了。 周虎一直在兴奋呢,看到俩人说完话立马扑了上来抱住李明的脖子高兴地说道:“小明哥你简直太帅了,太敞亮了,太有良心了。不过这一身老贵了吧?我估计没有一千块钱都下不来。” “行了虎子别在那儿丢人了。你看看你小明哥穿的是啥牌子的?范思哲啊,这玩意都是现定做的,一千块钱你买一条袖子都不知道够不够。”周宇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了出言提醒道。 周围的几个女孩子这会儿也被李明给吓着了。实在想不通就前些日子这家伙落魄的形象今儿个怎么还穿上范思哲了,而且那双皮鞋也是国外的牌子。 这还不算。最要命的是这家伙竟然还给周宇和周虎每人带了一套过来,这家伙到底什么背景? 听了周宇的话李明欣慰地笑了笑。总算是碰到识货的了,要是都像周虎这样自己不得气死? 于是这家伙满面春风地说道:“周大哥,小意思,这些都是小意思,相比于我在困境的时候你们对我的帮助这实在不算什么。” “兄弟,这实在太贵重了,哥哥我怎么好意思啊?一下子就要了你一万多块钱的衣服,叫我情何以堪啊?” 李明一个踉跄好悬没趴到地上,本以为遇到个识货的,没想到还是个假的。范思哲和范思哲还不一样呢,自己身上这套在范西哲中也是精品,那可是五万块啊。要不是赶上老曹结婚加上对周宇哥俩的感激,自己也舍不得花了二十多万卖了四套回来。 周宇哥俩对这种奢侈品不了解但是有人了解,青青来到俩人跟前笑着对周宇说道:“周宇,李明这套范思哲最少四五万块,脚上的皮鞋也得一万多,你看看他对你们哥俩多好?大老远的现从京城送过来,这份心意你和虎子可得记在心里。” “哎呦还是青青有眼光,花钱我不怕,就怕傻牛嚼牡丹。行了,咱赶紧拿衣服去吧?” 李明说完就带着虎子和周宇去车里把衣服和皮鞋拿了出来。 李明还真没骗人,这两套西装和皮鞋的款式几乎和他身上穿的一模一样,只是颜色有些不同。 周虎这会儿已经懵了,别说四五万的衣服,就是四五千四五百的自己也没穿过啊?还有啊一双皮鞋一万多?他娘的这能买多少头牛啊?要是把牛皮扒下来又能做多少双皮鞋? 就这样周虎一边走是一边想,咋也没算出个结果,最后这小子使劲儿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终于清醒了些,转过身心疼地对李明说道:“小明哥,我对你的敬仰真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你花了五六万给我们俩添置了这一身行头我真心很感动,可是这是在周家村,这么贵的衣服咋穿出去啊?还不如花个一两万给我打条手指头粗的金项链戴呢,那样看着多牛逼?” 李明这会儿眼睛都气蓝了,自己辛辛苦苦从老妈那里求来了三十万买了四套顶级的西装,咋就换不来这家伙一声好呢? 别说李明了,包括周宇在内都对周虎产生了一种无力感,这小子真是地球产的么?这思维咋和正常人差距那么大呢?” 不过李明也知道周虎的脾性,这家伙和老曹一样都是杠头,不抬杠不说话。倒也没心思和他真正计较,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两眼。 “那个虎子啊。我这人向来随性,既然你不喜欢这套西装那我就收回去了。至于你说的手指头粗的金项链我是没看见过,不过那种款式的狗链子我家里到还有几条,而且全是精钢打造的,绝对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你要是喜欢的话等我回家后给你寄几条过来。”李明咬着牙说道。 “嘿嘿,小明哥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这么好的衣服我咋会不喜欢呢?出于对你的尊重,现在我决定明天老曹的婚礼上我就穿你买的这身,小小给我买的那套我留着上她家再穿。” 说完后这厮对着小小说道:“小小。我这样做你不会生气哈?” “不生气,李哥对你这么好把你当兄弟,买的衣服确实也高档,就应该穿他买的。”小小笑着说道。 谁知道李明听了小小的话后嘿嘿地笑了两声说道:“虎子啊,你明天是不可能穿这身了,不但是你就是周大哥也一样。唉,衣服虽好可就是无缘穿上啊。” 周宇和周虎相互看了一眼便觉得有些不妙,这家伙可是从老曹那里过来的,难不成这两个家伙凑到一块儿又整出啥坏点子了? 想到这里周宇故作轻松地问道:“兄弟。你这么好的衣服我和虎子为啥明天不能穿?要知道我们哥俩可是曹哥的伴郎,而且我妈已经认刘娟儿嫂子为干闺女了,你说我们俩要是不打扮的英俊潇洒点也说不过去啊?那不是给曹哥丢人了么?” “行了周大哥你也别试探我,告诉你这身衣服不能穿就是不能穿。而且就因为你们俩是伴郎这衣服才不能让你们穿,否则谁是主角啊?到时候结婚庆典的时候你们俩要是穿得太帅客人们不就把新郎给忽视了么? 别瞪我,我只是个传话的。当然我刚才说得这些就是曹哥的意思。 而且曹哥对你们俩也不错,早就把伴郎的衣服做好了。就让我顺便给你们俩捎过来了。” 说完李明又回到车里,回来时手里拿着两个塑料袋。来到周宇哥俩跟前一人分了一个。 口袋里的东西不多,一件青色的衣服,一条青色的裤子,哦,还有一顶青色的帽子。只是那一套青衣青裤咋看都是古时候家丁穿地那种款式,而且帽子最上面还带着一个青色的绒球,这要是穿戴在身上活脱脱就是一个看家护院的小家丁。 “哈哈哈……”四个女孩子实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李明也跟着大笑不止。 周虎黑着脸问道:“小明哥,这是啥意思,不会是明天就让我们哥俩穿这个迎亲吧?” “兄弟你猜对了,这就是曹哥给你们两个伴郎准备的伴郎服,明天当然得穿它了。而且曹哥还让我给你们俩捎个话,曹哥说了:谁让你们两个小王八蛋长得那么帅?要是再穿一身帅气的衣服不是给我上眼药么? 所以啊你们哥俩就只好委屈了。 而且曹哥怕你们俩不服还对我耳语秘密地嘱咐了几句,你们俩附耳过来我说给你们听。”李明笑着说道。 周宇苦笑一声,老曹就是老曹啊,大喜的日子也不放过自己哥俩,于是对着李明说道:“得了兄弟,你也不用说给我们俩听了,无非就是恐吓我们俩不让我俩做伴郎了呗?不过也无所谓了,他要发疯我们俩陪他一起疯就是,明天就穿它了。 呵呵,终于能体会一把做家丁的感觉了。” 话音未落大伙儿又哈哈大笑起来,心里不由得对明天的婚礼充满了期待。 农历九月初九,天上的半轮明月还未退去,整个凤凰山还笼罩在无边的夜色下。 这时候山上已经是灯火通明,到处传来开心的笑声。所有人早早地就起来了,女孩子们兴冲冲地配合着两个化妆师帮着刘娟儿打扮,王桂兰和舅妈则剁馅儿和面包饺子,刘大厨在厨房给大伙儿准备着早饭。周宇哥仨也尽量地把自己打扮了一下,虽说还得带着帽子,但是这发型该做还是要做的。 三人打扮完后周定国和周定邦哥俩推着一小车鞭炮也上山来了,今儿个孩子可是从这里出嫁,这样大喜的日子没有鞭炮可不成,虽然在山上放鞭炮危险,但是好在这里现在依然是绿草茵茵,注意一下应该没啥问题。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在周定国哥俩身后还跟着八位太公,就连王云海也来了。九个老头子都穿着喜气地段子面唐装,配上那一头如雪的白发,人显得特别精神。 “太公们、姥爷,你们咋都来了?不会是都去参加曹哥的婚礼吧?”周宇吃惊地问道,以前可是没听说这些老头子要去的啊? “咋的,不欢迎啊?小曹和你干姐姐大喜的日子我们当然要去凑凑热闹了,话说小曹这孩子不错,我们都挺喜欢的。再说了小刘姑娘现在可是你的干姐姐,你说她结婚我们这些当太公的能不去么?”老太公笑呵呵地说道。 话说得虽然简单,但是周宇心里明白,估计是八位太公和姥爷听说了刘娟嫂子的事儿之后怕男方的亲戚看轻了嫂子,特意今天过来给她压场子的。 想到这里周宇不禁感慨万分地说道:“太公们、姥爷,要是我干姐和曹哥知道你们今天能参加他们的婚礼一定得高兴坏了。你们的到来绝对是意外惊喜。 哎呦你看我尽顾着吃惊了,这外面天凉露重,你们赶紧进屋暖和暖和,等曹哥那边的车队来了你们就做为娘家客跟着过去就行了。” 九个老头子笑呵呵地进了屋子,本来太公们还想看看轿子,但是听周宇所轿子已经送到曹家沟了就摆摆手让他出去忙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