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迎亲2(八千字大章 节)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二十四章 迎亲2(八千字大章 节)

第五百二十四章迎亲2(八千多字的大章节) 今天是时间紧任务重,所以匆匆地吃过早饭后,周宇哥俩坐在李明的大吉普上奔着曹家沟去了。山上这些人继续围着刘娟儿忙乎着,似乎不把刘娟打扮成中国第一美人誓不罢休。 曹家沟离周家村也不算远,也就十多里的路,所以没用上二十分钟周宇三人就到了老曹的家门口。 老曹家是五间大瓦房,青石灰瓦倒也倒也庄重大气,院落也够宽大。此刻这里已经有不少人进进出出的,几乎都是本村来帮忙的,有不少女人已经开始在大师傅的吩咐下洗菜切菜了。 大门外和院子里是张灯结彩,到处都充满了笑声。 三个人下了车就往院子里走去,恰巧迎面碰到了郭云天。 隔老远郭大老板就笑呵呵地大声喊道:“哎呦这不是周老弟么?你们哥俩总算是来了,猛子刚才还念叨怕你们俩生气不来了呢,我说你们几个不是闹啥别扭了吧?” 周宇嘿嘿笑了两声让虎子把那套青衣小帽拿了出来,对着郭云亮说道:“郭叔,我们之间咋会闹别扭呢?不过如果他要是担心了还算是长点良心。 你知道我们哥俩今天是伴郎吧?这身衣裳就是曹哥给我们俩准备的伴郎服,你说他是不是抽疯了?” “哈哈哈哈,周老弟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不过猛子今天的婚礼可是怀旧版的,伴郎穿这身倒也说得过去哈?” 说完老郭看到周宇哥俩狠狠地瞪着他又赶忙说道:“哎呦我岁数大了,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可搞不明白,我就不跟着瞎参合了,那个我还有点事儿你们先和猛子聊吧,他就在屋里。”老郭说完是撒腿就跑。 周宇忍着笑对着李明说道:“兄弟看见没?刚才这位玉树临风的中年大叔就是你曹哥的亲舅舅。本来看着挺儒雅的一个人,没想到也有这么有趣的一面。” 李明诡异地笑了笑,小声地说道:“周大哥,虎子,曹哥的舅舅我昨天就认识了,而且就你们俩的穿着问题曹哥还问过他的意见,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么?” “哦?他是咋说的?”周宇咬着牙问道。 “他说你们哥俩穿这身正合适,让曹哥千万要坚持住。”李明坏笑道。 “我靠,老郭太不是东西了,我当老曹的胆子咋变得这么大呢。原来是老郭在给他做后盾啊?”周虎撅着嘴说道。 “行啦虎子,今天咱不就是图个乐呵么?只要曹哥高兴让咱俩穿啥咱就穿啥。不过这事儿过了之后你得到县城好好和老郭聊聊,就说咱村的养老基金又不够了,忽悠他两万块钱再说。 如果他舍不得就用小王村的不老草和咱村的红景天要挟他,谁让他不教曹哥好道呢。话说如果咱哥俩只要穿着那套家丁服就能给村里的孤寡老人弄来两万块钱的话。这样的买卖我倒愿意天天干。” “哈哈,二狗哥你放心吧。两万块钱妥妥儿的。我要让老郭好好肉痛一回。” 李明刚开始还觉得周宇这人真是不错,有大局观,心胸宽广不记仇,可是越听越觉得背后发凉,心里不由得为郭云亮默哀了三分钟。 哥俩正咬着牙商议怎样报复一下老郭呢,这时候屋门口出来一位全身大红的家伙。一身大红的古代新郎装,衣服上还绣着云龙纹和喜字,几人定睛一看可不就是老曹那家伙么? 这一身确实喜庆,但是老曹那张大脸上的两道连毛胡子还留在上面。只是用剪刀修了修没有了以前的参差不齐而已。 看到周宇三人老曹隔老远就高兴地大声说道:“哎呦三位好兄弟,你们可来了。咋样,哥哥今天这扮相还说得过去吧?” “必须的,老曹你今天贼拉帅气。可是你脸上这连毛胡子咋还留着?”周虎不解地问道。 “唉,算命的说我头上本来就没几根头发,要是把这连毛胡子也给剃了就有些不吉利,所以这才留着的。 好啦好啦咱不说这些了,都是些外在的东西不必过于理会,咱们还是要注重内在,气质你们懂么?”老曹厚着脸皮说道。 “对对,曹哥说得对,最重要的是气质,你看曹哥今天这气质真是没边儿了,简直能压到一切啊。”李明跟着捧臭脚道。 老曹不以为然地摆摆手笑着问道:“二狗子、三驴子我说你们哥俩咋回事儿,咋没穿上我给你们定制的伴郎服?我可和你俩说今儿个可是哥哥这辈子当中最重要的日子,不许给我丢人知道不? 还有啊为了预防你们俩个小子临时反水我还准备了一组预备的伴郎,哎呦你们是不知道啊那两个小子那叫一个色啊,要是看到美女都走不动道儿了,就因为看美女分了心甚至都有两三回撞到电线杆子上了,你们说说这叫啥事儿啊?” 看着老曹那稳操胜券的眼神,周宇咬着牙说道:“行,曹哥算你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还不赶紧给我俩找个地方换衣服去?” “哈哈哈,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嘛,害得我还得想点子对付你们,兄弟们来吃狗!”老曹笑着说完就把周宇哥仨领到里屋换衣服去了。 等周宇周虎和李明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前来帮忙的人更多了,而老曹的车队也准备好了,大门口停了一排奔驰车,最前头赫然就是由六只梅花鹿拉的大花轿,王志江拽着缰绳正坐在上面。 虽说婚礼是采用古时候的套路,但也就仅限于新郎骑鹿新娘坐轿子。这接亲的时候还得跟来一大群娘家人呢,总不能让人家走过来吧?所以郭云亮早就花大价钱给外甥准备好了车队,就等着今天露露脸呢。 看到周宇哥俩一水儿的青衣小帽院子里的人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在这哥俩脸皮都不薄,依旧若无其事地和李明有说有笑的向外走着。 正在大门口和王志江郭云天说笑的老曹看到周宇哥俩的模样好悬没乐死,冲着哥俩挤眉弄眼地说道:“哎呦呦两位老弟这是更衣完毕啦?看看。你们俩穿这身真是帅呆了,这也就是我今天是新郎,要不我非得弄一套穿穿不可,羡慕,真是羡慕死我了。” 周虎撅着嘴说道:“老曹,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今天我给你面子,要不就你这种行为我非把你撂倒不可。” 谁知道老曹压根就没鸟他,转过身对着王志江和舅舅说道:“两位舅舅,你们看这时间也差不多了。咱是不是该出发了?” 两位舅舅也是无良,看到周宇哥俩的装束后这笑声就没停止过,现在还在捂着肚子笑呢。听了老曹的话后这二位才压下笑意。 王志江说道:“我这边是没问题了,鹿群和花轿随时都可以出发。” 郭云亮笑着说道:“猛子你先别着急,现在还不到八点。我们八点钟准时出发,而且你舅妈还没把鼓乐队领来呢。你再耐心地等等。他们马上就到了。” 十几分钟后老曹的迎亲队伍在大门口一字摆开。 最前头的当然是老曹了,就见这厮骑在一头健硕的梅花鹿上,一身大红的喜服,胸前还披红戴花,只是那朵大红花实在是有些大,几乎铺满了老曹整个前胸。脑袋上还带着一顶镶着红边的礼帽,帽子上也扎着两朵红花。 这身衣服绝对的喜庆大气,帽子也不错,可惜的是这厮脸上还带着连毛胡子。再加上老曹那一张为富不仁的大脸,咋看也不像是好人,就和早年间的地主恶霸差不多。 旁边就是周宇哥俩了,这两位伴郎青衣小帽,胸前扎着一朵小红花,身下也骑着两头丰骏的梅花鹿,不过这哥俩身材实在是健壮无比,再加上对老曹的不忿一直咬牙切齿的,怎么看他俩也不像是伴郎,说是地主恶霸身边的打手也不为过。 三人身后是一大群拿着喇叭、别着嚓子,提着铜锣的鼓乐队,最夸张的是队伍当间还有两台两个轱辘的手推车,车上各自安装了一面大鼓,两个精壮的汉子手提两只硕大的鼓棒立在车上,后面还有两个人负责推车。 再往后就是一水儿的奔驰车队了,最后面是一辆大货车,这是负责拉鼓乐队的。因为鼓乐只是在进村和出村时候才有的,这十几里的路不可能一直吹吹打打的,否则啥时候能走到周家村? 看看迎亲的队伍已经准备好了,郭云亮兴奋地大喊一声:“起轿!” 老曹抱了抱拳大声喊道:“叔叔大爷兄弟姐妹们,跟我去接媳妇喽!” 说完一鹿当先就窜了出去,周宇哥俩赶紧双腿用力骑着梅花鹿跟了过去。 “驾~”王志江手中的缰绳一抖,六只神骏的梅花鹿撩开四蹄拉着大花轿也跟了上来。 这时候锣鼓齐鸣喇叭声震天,曹家沟的一大群半大小子也点燃了一挂挂鞭炮,站在道两边看热闹的乡亲们看到老曹家的小子搞出这么大的阵仗,一个劲儿地鼓着掌,叫好声此起彼伏,嗓子都喊哑了…… 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地一路走着,直到走到曹家沟的村头这才停下,鼓乐队的人抬着自己的家伙事儿上了最后头的那辆大货车,老曹和周宇哥俩也上了李明的大吉普,那三只大鹿由王志江一起赶着,大伙儿快速地向周家村而去。 半个小时候后老曹带着队伍终于到达了周家村的石桥前,作为伴郎的周宇赶紧打电话让前面录像的车停了下来,接着和周虎下了车来到队伍后面让鼓乐队下来,这已经到了村口了,接下来就要吹吹打打地进村迎接新娘子了。 话说当迎亲的队伍还没到村口时,早就派人在村口放哨的周家村人赶紧把消息传进了村里,一部分没有到凤凰山上还留在家里的老娘们蜂拥而出,带着孩子一路小跑朝村口奔来。就连正在修大坝的老爷儿们也都撂下了手里的家伙事儿在刘健和张会计的带领下往石桥这边跑。 大伙儿都认识老曹和刘娟儿,话说曹猛这孩子整天笑呵呵的而且心肠好;刘娟就更不用说了,为人开朗大方还特贤惠,尤其是带着婆婆出嫁更是赢得了周家村全体村民的尊敬,而且还被王桂兰认了干闺女。 这么多因素加在一起大伙儿能不过来祝福一下捧捧场么?所以当迎亲的车队还没到桥头时石桥的另一头早就聚满了周家村的男男女女。 迎亲的队伍终于把队形摆好。老曹骑在梅花鹿上大手一挥,随着漫天的锣鼓声领头上了石桥。 走到石桥中间时老曹这才看到桥头乌压压地全是人,这厮被吓着了,捅了一下旁边的周宇小声问道:“二狗子,前面那些人是咋回事儿?不会是咱们遇到劫道的了吧?” 其实这会儿周宇也被村口出现的人群弄懵了,不过看到老曹有些紧张就想吓吓他,于是忍着笑地说道:“曹哥,真有可能被你说对了,咱指定是遇到劫道的了。但是你放心,就你这姿色估计人家也没啥兴趣。最多就是要点钱罢了,不过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他们要多少钱我给。” “你给个屁,我说二狗子你不地道啊,我刚才已经看清楚了。前边那些人都是你们村的人,他们会劫道?你就给我忽悠吧。说不定人家是来恭喜我的呢。真是太讲究了。”说完也不理周宇。骑着路继续朝前走去。 等带头的三人来到桥头时张会计哈哈大笑道:“小曹,你这又是敲锣又是打鼓而且还骑着梅花鹿来我们村干啥呀?” “张叔,我来接媳妇呗?” “哈哈哈,恭喜恭喜啊,你小子可是找了个好媳妇啊,以后可得对小刘姑娘好点。否则我们这些娘家人可不答应。” “张叔看您说的,小娟儿就是我的一切,我不对她好对谁好?您老就放心吧。对了,大伙儿收工后晌午都到我家吃八碗去。我待会儿派车来拉你们。”老曹笑呵呵地说道。 “臭小子行啦,你的心意这些叔叔大爷们都领了,我们还得继续修大坝呢,等你回门的时候咱爷儿们再聚在一起好好喝两杯。” 这话刚说完张会计随意地看了一下老曹的身后,猛然间发现躲在老曹身后一身青衣小帽的两个家伙咋这么面熟呢?而且这两个家伙好像很怕人,还刻意地把头低下,生怕别人认出来。 于是老张狐疑地问道:“小曹,你身后这俩人是干啥的,我看着咋感觉挺面熟呢?你让一下我好好看看。” 都到了这份上了周宇和周虎只得无奈地把头抬了起来,满脸通红的看着大伙儿。 “哈哈哈哈……”周围一大群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难怪低着头呢,这两个家伙不就是二狗子和三驴子么?这身衣服实在是太搞笑了。 “哈哈,二狗子三驴子你们俩咋混上这么一身衣裳穿了?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人群里的大奎捂着肚子问道。 周宇哥俩这时候恨不得把脑袋夹在裤裆里,今儿个可是丢人丢大发了,都怪这个万恶的老曹啊。 “奎叔啊,我们哥俩今儿个是伴郎,据说伴郎只能穿这身。那个大伙儿都让让吧,曹哥还得赶着去接媳妇呢。”周宇说完就催促老曹赶紧走。 大伙儿又是一番大笑,不过还是很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路到接亲的队伍继续往前走。 摆脱了众乡亲周宇哥俩才长长的吁了口气,这头一波算是对付过去了,不知道待会儿到了山上会被笑话成啥样,唉,这个伴郎当得委实是太憋屈了。 队伍一路上吹吹打打鼓乐齐鸣地就到了凤凰山脚下,在这里帮忙的几个年轻人在柏油路两侧放起了鞭炮,和着锣鼓声那真是喜庆的不得了。 到了山上后曹家沟前来接亲的亲戚朋友立马就被山上的景色和遍地跑的动物给迷住了,等到看到那几处优雅大气的别墅时更是吃惊不已。 这些人心里就合计开了:早就听说周家村出了个了不得的年轻人,不但自己承包了几座大山发展养殖业,而且还帮着乡亲们致富,听说周家村在这个年轻人的帮助下家家都富了,没看到村道都铺上了柏油路了么?眼前这座仙境般的大山不会就是这个年轻人的吧?那老曹家小子的新娘到底是个啥来头? 话说老曹带着周宇哥俩骑着梅花鹿心情激动地来到占地最大的那栋别墅前,这时候别墅的大门口聚满了人。几乎都是村里的婶子大娘,最中间赫然站着九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家,须发皆白,都穿着崭新喜庆的唐装。 老曹赶紧跳下鹿快步走到大门口激动地说道:“哎呦各位各位老祖宗还有姥爷你们好啊,小曹给你们鞠躬了。”说完深深地鞠了一躬。 老头子们哈哈大笑了几声,末了老太公声如洪钟地说道:“猛子啊,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老头子们恭喜你啦。这不娟子已经被二狗子他妈认了干闺女了,所以现在就是我们的曾孙女了,这要是过了门你小子敢欺负她我们绝对饶不了你。听到了么?” “哎呦呦我的太公们,我哪儿舍得欺负小娟儿啊?小娟儿跟了我这辈子绫罗绸缎穿金戴银我不敢说,但是用心呵护她一辈子不让她受气这我肯定做得到,你们就放心吧,我是啥样的人你们这些老祖宗还不知道吗?” “哈哈哈。也是,娟子嫁给你我们倒是很放心。行啦。你媳妇在里面等着呢。赶紧进去吧。不过太公可是和你说,我们老头子这关好过,怕是里面那几个小丫头那关难过啊,你小子得有点心里准备了。” 老曹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听周宇说这次不但青青小小过来了,而且就连上次那两个鬼精鬼灵从来不按套路出牌的刘佳和吴珍珍也来了。要说青青还不至于难为自己,至于其他三个丫头可就不好说了。 想到了这里老曹谢过了九位老人家就朝着院子里走去。周宇哥俩低着头也想跟进去。 周围的婶子大娘全都憋着笑,这两个臭小子扒了皮也认得他们的骨头,低着头自己就不认识了?不过这哥俩今天这身打扮实在是太有喜感了。而且这两个孩子长这么大几乎就没看到他俩红过脸有过不好意思的时候,今儿个可是开了眼界了啊。 不同于村口那些老爷们,这些婶子大娘还是很疼这两个孩子的,于是尽管这身打扮搞笑但也没人笑出声来,全都在那里憋着。 接亲的人陆续到了院子里,就见老曹手里捧着一大把鲜花敲了敲门大声喊道:“娟儿,我是猛子,我接你来了。” “猛子是谁我们没听说过,赶紧报大名。”屋里传来一声女孩子的声音。 “哦,我是曹猛啊,各位姐姐行行好,把门开开吧。”老曹放低了姿态出言恳求道。 “哼,我怎么感觉你这人存心不良啊,你都这么老了咋还叫我们姐姐呢?这不是催我们变老吗?还有啊曹猛同志,你跑到这里干啥来了?” …… 整整七八分钟过去了,老曹还被拦在屋外,直到最后老曹叫了三声姑奶奶紧闭的大门才被打开,两侧露出四张面若桃花的粉脸咯咯直笑。 进到屋子里后在王桂兰的安排下老曹和刘娟儿一起吃了饺子,然后夫妻俩又给周定国两口子跪下叫了声爸妈,收下红包后老曹终于抱着刘娟儿出了大门。 刘娟儿今天也是一身大红的喜服,上面绣着翱翔于天际的凤凰,也是披红戴花。和老曹不同的是头上没有帽子,而是做了一个高高挽起的发髻,上面装饰着一些金丝金鳞的饰品。这种打扮配上那不俗的长相更显得端庄大气,秀美绝伦。 别人都看新娘子,但是周宇哥俩一直盯着两位伴娘看,连口水都出来了。 两个女孩子也没有穿自己买来的衣服,而是穿着一身类似于旗袍的礼服,都是粉绿相间的颜色。这一身穿在青青和小小身上显得俩人格外清灵自然,加上俩人那绝美的容颜就如同两位落入凡间的仙女,要不是现在的场合不适宜,周宇和周虎这两个家伙早就扑上去了。 看着等候在大门口的那做大花轿和六只神骏的梅花鹿刘娟儿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紧紧抱住了老曹。 老曹轻轻地拍了她两下示意她不要这么激动,接着就把她抱到了轿子里。 新娘子已经上了车,于是送亲的娘家人也赶紧拿着东西上了奔驰车,在吹吹打打中大伙儿奔着曹家沟而去。只是老曹和迎亲的这帮人不知道的是在队伍的最后面还跟着一辆娘家人自己开来的卡车。 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大伙儿终于到了曹家沟村头,大伙儿下了车后还没等排好队形。前面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半路上老曹是越走越吃惊,自己啥时候买过这么多的鞭炮了?他娘的自从进村到现在压根就没断过,看这架势估计得一直放到家门口,这得花多少钱? 于是他狐疑地看了眼旁边的周宇,能不声不响而且有财力做这么大的事儿的估计就是这小子了。 于是老曹边走边问道:“二狗子,这些应该都是你的手笔吧?哥哥谢谢啦。” 周宇摆摆手笑着说道:“曹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今天是你和我姐大喜的日子,咱们咋热闹就咋来。要不你以为我和虎子能甘心穿上这一身啊?” “嘿嘿,行了哥哥也不说谢了。感动一个字,眼泪哗哗的呀。” 哥三个在牵头带路满面笑容,不一会儿就看到老曹家的大门口了。 当老曹和周宇说完话冷不丁转过头看向自家的大门口时忍不住又吃了一惊,就见院门口周围高高飘起了十几个偌大的氢气球,上面还挂满了大红的彩带。那叫一个喜庆啊。 老曹心里感动坏了,这肯定也是二狗子弄的。真是好兄弟啊。 可是令他惊喜的还在后头。当队伍来到大门口时,等候在此的周大彪拿着对讲机下了一个命令,就见立在老曹家左右邻居门口的十二门礼炮齐声鸣响,炸雷般的响声在曹家沟上空频频作响。前来庆贺和帮忙以及送亲的队伍全捂住了耳朵兴奋地看着天空,脸上全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浓烟消散,响声过后。老曹几步走进大门,大门慢慢地被关上了。大门外依旧是鼓乐喧天鞭炮齐鸣。按习俗来说这时候新娘暂时不许下轿,俗称“憋性”或“劝性”,意思是改一改当姑娘时的任性脾气。但只是象征性的。 片刻后大门打开了,院子里已经铺上了红地毯,两个小伙子一直把红地毯铺到了花轿前。新娘子从下轿到进屋脚是不能沾地的,只能走在红地毯上。 这时候老曹的舅舅舅妈陪着老曹从屋子里走出来准备接新娘子下车。因为老曹没有妈,所以这件事儿只能由他俩代替。 就在青青和小小两位伴娘把轿帘拉开搀扶着新娘子下轿的那一刻,随着锣鼓声从老曹家左邻右舍的院子里又飞出大量白色的鸽子,绕着老曹家的院子盘旋飞舞着,同时一只只五颜六色的气球也从各个方向飞起…… 在场的任何人都没见过这么浪漫充满童话色彩的婚礼,一个个全都惊呆了。刘佳和吴珍珍更是一边感动地流眼泪一边拿着摄像机拍摄着。 青青和小小没有哭,她俩相信要是自己结婚的那一天保证也会这么浪漫的。因为租鸽子租礼炮和买气球这些事儿都是周宇嘱咐青青,青青找小小帮忙两个人一起弄的。至于那些鞭炮则是周宇让大哥周大彪帮着买的。 话说他对老曹都能这样,要是轮到自己和虎子的婚礼还能差得了么? 湖婚礼在一片热闹声中继续进行着,跨火盆,拜天地,钉门帘…… 当婚礼仪式完成后曹家沟的乡亲们帮着往屋子里搬送姑娘的嫁妆时大伙儿又被震撼了。见过嫁妆多的,可是谁也没见过嫁妆是整车拉过来的啊?好家伙,今天可是开了眼界了,整整一卡车的嫁妆,大冰箱大彩电大洗衣机,全都是大号的,而且除了这些东西外上到被褥下到锅碗瓢盆是应有尽有…… 看热闹的曹家沟的乡亲们和老曹家的亲戚朋友全都暗暗竖起了大拇指,新娘子的娘家出手真是太大气了,这个新娘子硬是了得啊。 但是令他们吃惊的还不止这些,当八位满头白发精神矍铄的老人从汽车里走出,新郎骄傲地向大伙儿介绍了他们的身份之后,大伙儿才知道自己何其有幸,竟然看到了八位传说中的抗日老英雄,于是掌声如雨点般响起,直到八位老人家进了屋里后掌声还没有停歇。 可以说老曹和刘娟儿的这场婚礼绝对是完美无瑕,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中午新郎和新娘子敬酒的时候郭云亮泪眼婆娑地掏出一串钥匙递给刘娟儿,原来老郭给了外甥一套一百四十平米的楼房,地点就在太平镇中心的繁华地带,而且随着钥匙一起的还有一张十万块钱的银行卡。 老曹夫妻感动莫名,虽然老妈(婆婆)不在了,但是这个舅舅对自己那是诚心实意的,以后一定要好好地孝顺老人家。 中午婚宴的菜品也绝对上档次,吃得乡亲们是赞口不绝,再一想今天婚礼的大场面,所有人都相信老曹家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老曹家了,人家这是要腾飞了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厚颜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