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听墙根(六千字章 节)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二十五章 听墙根(六千字章 节)

婚宴很热闹,足足到下午两点多钟才完事儿,青青和刘佳她们明天还得上班就提前走了,本来周宇哥仨和李明要跟着家里人一起回去,但是老曹爷儿俩和郭云亮愣是把这哥仨给留下来了,说好了晚上要好好喝一顿。 别的不说,这次婚礼这哥仨不但出人出力尤其是周宇还出了大把的钱,这才让婚礼变得完美无瑕,这要是不留下喝两杯老曹爷儿俩和郭云亮怎能安心? 下午的时候周宇也没闲着,和虎子依旧是青衣小帽陪在一对新人身边沿着曹家沟的一条小河慢慢散步,旁边有专业摄像的人在拍摄着。而周大彪和李明这两个无良分子就跟在他们身后,看着青衣小帽的哥俩嘎嘎直笑。 晚上的时候老曹夫妻终于腾出功夫和家里人一起陪着周宇哥四个吃了顿饭,按照习俗结婚当天的这顿晚饭必须是自己家人坐在一桌上吃个团圆饭。但是周宇哥四个也在其中,这就说明老曹家已经把这四个家伙当成一家人了。 当然晚上留在这里吃饭的还有中午过来帮忙的一些人,这些人都是老曹家的左邻右舍以及同村的亲戚啥的,人家帮着忙乎了一天,中午也不可能吃好,所以做为主人家晚上这顿答谢宴是一定跑不了的。 但是主桌上就只能是新郎的一家人,这个大伙儿谁也挑不出理儿,因为这就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饭桌上老曹对哥四个是谢了又谢,连着陪着他们干了两碗,接着刘娟儿又端起酒杯也敬了大伙儿一碗。最后刘娟儿又给周宇倒满了一碗酒。端过自己的酒碗感动地说道:“兄弟,现在不管是从你曹哥那里轮还是从我这里轮你就是我不折不扣的兄弟。说实话姐姐今天是有史以来最高兴的一天,不但嫁了个让我心里踏实的男人。而且还有了疼我的干爸干妈和你这个不拿我当外人的干弟弟。 兄弟,姐姐高兴的不是因为弟弟你为你姐姐姐夫花了多少钱,而是因为你从心里那我当成了一家人,姐姐好知足,真得好知足。” “姐,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从小到大也没个姐姐,身边除了大彪哥就是虎子,可是你看看他俩都是啥德性?打架逗鸟倒是把好手。可是哪懂得关心人啊?所以我就特别渴望能有一个姐姐。小时候我就央求咱妈给我再生一个姐姐,可是你知道咱妈是咋说的么?” 听着周宇说得有意思刘娟咯咯一笑问道:“那咱妈是咋说的?” “他说啊,就算是真得再生个女孩子那也是妹妹而不是姐姐,你小子这辈子是不可能有姐姐了,你就认命吧。” “哈哈哈。”大伙儿都笑了起来。 别人都被周宇的幽默逗笑了,但是周彪和周虎除外,而且此刻还咬牙切齿的,心里合计着老二实在是太不是东西了,你说想要讨好干姐姐你就讨好吧。谁也没拦着不是?可是你非得捧一家的同时还得埋汰两家吗?这做人的人品有问题啊。 大伙儿开开心心地吃完了晚饭,又聊了会儿天后新郎和新娘在郭云亮老婆的带领下进了新房。 话说老曹家也就五间瓦房,今儿个老曹的新房就设在主屋的两间,剩下的就是一个厨房和两间里屋。而且其中一个屋子还放着杂物,所以只有郭云亮两口子住在这里,至于周宇哥四个则被老曹的父亲带到东边的一个亲戚家里休息。要说这亲戚也够敞亮。为了让周宇他们住的随性竟然全家都不在。而老曹的父亲把四个侄子带到这里后就另找地方休息了,所以这样一来整整四间大瓦房就任由周宇他们折腾了。 哥四个坐在炕上聊了会儿天打了会儿屁。然后就开始洗漱,最后都直挺挺地躺在大炕上继续闲聊着。聊着聊着李明和周大彪就把话题带到了周宇和周虎今天的打扮上了,周大彪还好点,还能照顾一下两位弟弟的情绪,可是李明就不管那套了,趴在被窝里嘎嘎直笑。 看着李明那欠揍的模样,再一想想老曹今天可恶的行为,周虎眼珠子转了转一下子从炕上坐了起来。 “喂,我说家丁同志,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诈尸吓唬人呢?”李明打趣道。 “靠,我诈个屁尸,我们晚上还有任务呢。小明哥,你不是我们这嘎达人不了解情况,我们这里结婚的当夜必须得有年轻人去听墙根,这样才能保证新人以后日子过得美满快乐。”周虎一本正经地说道。 “靠,你就忽悠吧,哪有这么荒唐的事儿?我看你小子就是个大变态。”李明不屑地说道。 “咋说话呢?这真是我们这里的习俗,而且这听墙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定要等到九点以后,而且这人选一定得是没结过婚的年青人。 小明哥我和你说啊,我们这儿的规矩是当夜深人静,新郎新娘就寝,但前半夜是不能熄灯的,为啥呢,得留着灯光给听墙根的人照亮啊。而且有时候吧家里的长辈唯恐没有人去听,就特意在窗下放把扫帚,代替真人,否则,据说新娘就会变成聋子。 不过这活儿现在可没有几个人愿意干了,唉,也许老曹觉得咱们几个脸皮厚才能胜任吧,要不你以为老曹那么好心,干嘛非要把我们几个留在这里? 你要是不信的话问问我大彪哥?” 李明立马就把目光转向了旁边的周大彪,只见周大彪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稳重地说道:“小明兄弟,我们家老三没有说错,这里真有这样的习俗。 我记得我和你嫂子结婚那当儿听墙根的就是这两个臭小子,那天晚上把我和你嫂子紧张地啥也没干,妈的。可怜我的洞房花烛夜啊。不过为了以后的幸福只好忍一晚上了。” “我靠,你们哥俩说得不会是真的吧?听墙根还给留着灯?有这么好的待遇?这是什么变态的习俗?不过我喜欢!哈哈。” 李明被刺激的有些忘乎所以了。以至于他问过周大彪之后就相信了。以至于被刺激地都要蹦了起来。 话说这小子长这么大也没干过这么刺激的事儿啊,就老曹那熊样碰到刘娟儿嫂子这么个大美人还能忍住?嗯~这趟真是没白来啊。 周宇在被窝里忍着笑。大彪哥和虎子整起人来还真是滴水不漏啊。 虎子刚才说得倒不是骗人,太平镇周边确实有这样的习俗,可那都是解放以前的事儿了。 其实听墙根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一般情况下是不轻易说出来的:那就是性知识的传播。那时候社会封建,谈性色变,所以对于尚未婚配的年轻人来说,听墙根这种机会是绝好的性教育课堂。 而对于过来人(也就是年长的听房者)可以随时发现新婚夫妻在房事进行之中出现的偏差并找合适的机会对其提醒、教育和纠正,使他们真正“如鱼得水”! 从小处说听墙根这种习俗是为了更好的传宗接代,往大处说更是关系到人类繁衍的头等大事。因此听墙根根本就不是外人眼里荒唐的习俗,在旧社会还是有些道理的。 至于现在来说获取性知识的途径就多了。谁家还让你听墙根啊?用年轻人的话讲那叫耍流氓。 不过谁让李明和老曹都不是好鸟儿?让他们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于是周宇这家伙也是玩心忽起,竟然也不吭声,任由哥哥和兄弟在那儿忽悠着李明,只是把头蒙在被子里笑得直抽抽。 这时候李明在周彪和周虎哥俩的忽悠下已经兴奋地开始穿衣服了,周虎为了配合也赶紧穿衣服。 穿着穿着李明指着周宇的被窝小声问道:“我说虎子,周宇大哥怎么不去?他不是也没结婚么?而且你刚才也说了,这听墙根的人越多新婚夫妇以后的日子才会越兴旺么?” 听到李明这么说周大彪忍着笑把手伸进周宇的被窝里狠狠地掐了他一下,没办法周宇也只好起来跟着穿衣服。 三五分钟后发誓要将听墙根进行到底的李明拽着有些拖沓的周宇和周虎下了地。然后哥三个推开了房门就溜了出去。 这时候已经九点多了,虽然只是半轮明月,可是由于没有污染月光依旧皎洁如水。秋风瑟瑟迎面吹来已经能感受到一丝寒意了。 三个人猫着腰东张西望鬼鬼祟祟地向着老曹家走去,一路上轻手轻脚的。生怕把周围人家的狗给惊醒了。 最后三个家伙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到了老曹家的大门口,就见大门紧锁着,正屋的灯依然亮着。倒是里屋郭云亮两口子倒是已经熄了灯。 三个人悄悄地商议了一番觉得从老曹家大门楼翻墙头进去有些困难,于是又偷偷地溜到了老曹家的房后。 可是到了房后这三人都有些傻眼了。原来老曹家的这五间瓦房地基拔得太高了,除了后门口处垫平了之外整个后墙下人站在那里根本就够不到窗户。这样的地形还咋偷听? 周虎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咂巴着嘴小声地对着李明说道:“小明哥,我记得咱住的那家院里有架梯子,你赶紧回去把梯子搬过来,曹哥对咱这么好,虽然今儿个这事儿有些难度,但也正是考验我们友情的时候,我们今晚说啥也得把这事儿办成功。” 李明狠狠地点了点头,不疑有他,转身就往回跑取梯子去了。 李明走了之后周宇有些埋怨地拍了拍周虎的肩膀小声说道:“虎子,差不多乐呵乐呵就行了,可别把事儿弄大了。” 周虎嘿嘿一笑猥琐地说道:“二狗哥,我是想忽悠忽悠小明哥,但是我也真想听听老曹的墙根啊。 嗳,你说这家伙要是看到嫂子把衣服脱了那两只小眼珠子会不会掉下来?哇,真是好期待啊。” 年轻人的好奇心就是重,被周虎一说周宇也产生了一听究竟的恶趣味,便不再阻止周虎。静心等待李明的到来。 等了几分钟还没见李明的人影,周虎有些着急了。于是把周宇拉到正房的后窗户下一弯腰让周宇踩着肩膀上去。 这样的架势周宇简直太熟悉了,于是轻车熟路地就踩到周虎的肩膀把脑袋探到了后窗户上。 这时候就听到屋里传出一阵呻吟声:“哦~~娟儿再用点力。好舒服,哎呀舒服死我了~ 娟儿,你真白,我真是爱死你了……哦亲爱的再使点劲儿,对对就这样,哦~~爽死我了……” 周宇这时候不但没有被老曹的叫春声刺激地血脉喷张,而是感到背后发寒,话说自己这干姐姐实在是太强悍了,老曹他娘的明显是被动的一方啊? 这时候身下的周虎也陆续听到了几声老曹的**声。这家伙兴奋地不行了,使劲儿地拍了拍周宇示意该轮到自己上去听听了。 周宇虽然听得半拉咔叽的,但是这事儿你得讲道义,不能都是自己听吧?于是慢慢地从周虎身上下来弯下腰也把周虎顶了上去。 屋子里放荡的叫声依旧陆续传来,周虎越听越爱听,这可是抓住了老曹的痛脚了啊,只不过这家伙实在是太淫荡了,咋能叫得这么欢实呢?难不成嫂子正拿皮鞭子抽他? 周虎到底是个处男,而且也没周宇那般定力。被老曹的淫荡声以刺激就想看看实况转播,恰好后窗帘有些没拉好,还留了一个小缝隙,于是周虎就把脑袋瓜子凑到了窗户上。 新房里并没有像周宇哥俩想像的那样。反而还很温馨。刘娟儿正穿着一件大红的吊带装给老曹洗脚呢。 刘娟儿红着脸有些羞赧,但是心里却是幸福无比,以后这就是自己相濡以沫的男人。是自己可以依靠的坚挺的大山,心想之下手上也越发的温柔起来。所以这脚洗得也是春意无限。 而老曹这厮可能是由于太兴奋,也可能是为了下一步打下个良好的氛围。所以在刘娟儿的小嫩手摸到他脚丫子后就开始叫春了。 洗着洗着刘娟儿便感到一丝不对劲儿了,自己男人咋不叫唤了?于是赶紧抬头看向他。 就见老曹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黯然**,正张大了嘴巴看着后窗,似乎看到啥不可思议地东西。 刘娟儿轻轻地拍了他一下嗔怪道:“猛子,干啥呢,是不是又在搞怪了?” 听到老婆说话老曹赶紧“嘘”了一声,小声说道:“娟儿,不要出声,后窗户有人,我刚才看到有个脑袋趴在后窗户上。” 这家伙说完脚也不洗了,赶紧穿鞋下了地,慢慢地来到后窗户边仔细地观察了一下。 这时候站在周宇肩膀上的周虎两腿发颤,背后直冒凉汗。这家伙蹲了下来流着汗小声说道:“唉呀妈呀二狗哥,刚才好悬没把我吓出尿来,本来我是想把脑袋探上去看看老曹的动态,没想到我刚把脑袋凑上去就看到老曹瞪着眼睛朝我看来。” 周宇心里咯噔一声,暗道要坏事儿,于是紧张地问道:“虎子,你确定他看到你了吗?不过老曹要是看到你还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早就推开窗户大骂了吧?” 周虎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有些慌张地说道:“不行二狗哥,我还是感觉老曹看到我了,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今晚这事儿看来是失败了,咱还是赶紧扯呼吧?”于是就想从周宇的肩膀上跳下来好准备跑路。 哥俩正说着话呢李明颠儿颠儿地扛着梯子终于到了,这家伙还没到俩人跟前就兴奋地说道:“周哥、虎子,家伙弄来了,你们先上还是我先上?” 说完后李明才看到感情周虎还站在周宇的肩膀上呢。于是等周虎跳下后这家伙有些生气地说道:“我说你们俩也太不讲究了,说好了是三个人的行动你们俩咋趁着我离开的时候私自行动了呢?人品啊。” 周宇暗道还真有不怕事儿的,于是赶紧说道:“兄弟,我们刚才看你久久未到怕耽误了时间就先行动了,那是对不起了啊。 不过兄弟啊,我俩刚才想了想咱们还是走吧,这事儿我咋感觉不太安全呢?你也知道你曹哥的性格,谁知道他喜不喜欢咱们听墙根啊?”由于刚开始把人家忽悠了。周宇也不敢把事实说出来,只能模棱两可地劝说着李明。 李明一听不乐意了。撅着嘴对着周宇说道:“周哥你说啥呢?啊,你们哥俩过完瘾了。轮到我你们就想走了?要走你们俩走,我有梯子正好没人抢一次听个够。嘿嘿,听完这次墙根后我就把他的小辫子抓的紧紧地了,看曹哥以后还敢跟我得瑟?”李明洋洋得意地说道。 得了,这也不是个好鸟,不愿意走拉倒,于是在周虎焦急地拖拽之下周宇哥俩是撒腿就跑,生怕跑晚了被老曹逮到。 看着两个落荒而逃的黑影李明不屑地哼了两声,嘴里念叨着叛徒。然后就洋洋得意地把梯子立起来慢慢地往上爬。 还没等他爬到窗户的高度呢,忽然后窗户被打开了,“呼啦”一声,一大盆水酒泼了下来,李明瞬间就被浇了个透心儿凉。 这一泼实在是太突然了,毫无准备的李明差点没被吓死,情不自禁地用手抹了一把脸,咋感觉还有些汗臭味儿呢? 正当李明在品尝这水的味道时从窗户上探出一颗瞪着眼睛的大脑袋,随即就是一根大鸡毛掸子朝下乱捅。好悬没把李明给戳到梯子下。 李明一看赶紧说道:“曹哥别捅了,是我啊,我是李明,我听墙根来了。还特意回去搬的梯子呢。咋样,兄弟我够意思吧? 可是,你干嘛用水泼我还用鸡毛掸子砸我啊?难不成这也是习俗?” “习你妈个头。李明啊李明,我一直以为你小子家庭背景好人也大气是个人物来着。可是你他娘的竟然敢过来听老子的墙根。不过你也是条汉子,竟然全部承认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一刻值千金。值千金啊。哥哥我憋了三十多年那是久旱逢甘雨啊,就等着今晚翻身农奴把歌唱,可是你倒好,竟然跑来听墙根,而且还胆大包天地带着梯子来。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露出个脑袋差点没把老子吓死,要是吓阳痿了你包我啊?” “曹哥,不是听墙根可以保佑你和嫂子以后生活会红红火火么?”李明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了,大着胆子问道。 “放屁!听墙根生儿子没屁眼!你小子赶紧给我滚蛋,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老子还得**一刻呢,没时间收拾你,你等明天看我咋和你算账。” 说完“砰”的一声就把窗户关上了。 李明真是欲哭无泪,就是再傻也知道被周宇哥仨给涮了,可怜自己五万块的范思哲和一万多块的大皮鞋啊。于是牙根紧咬扛着梯子落汤鸡般地往回走。 李明回到院子里把梯子放下,咬着牙就进了屋里打算找周家哥仨好好算算账,谁知道等他进了屋子后发现这三个家伙竟然在呼呼大睡,于是他大声的叫了几声,但是这三个家伙依旧是鼾声如雷。 李明不死心,开始挨个揪耳朵,可是揪了几下后还是弄不醒这哥仨。于是李明气呼呼地说道“我说你们哥仨也用不着装,我刚才可是被曹哥逮个正着,淋了一身水不说还被鸡毛掸子捅了好几下,而且还被狠狠地骂了一顿,人家可是说了,明天早上要过来报仇的,你们三个家伙就不想和我说点啥?” “扑哧”一声,周大彪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可就起了连锁反应了,周宇和周虎也哈哈大笑起来。 想想自己的遭遇李明也生不起气来,把湿衣服一脱爬到炕上就和这哥仨疯闹起来。 老曹昨儿个晚上虽然被吓了一小下,可是也享受到了刘娟儿如水的温柔,一大早人躺在炕上看着身边白玉般的女人心里便无尽的满足。 刘娟儿醒来后看到天已经亮了赶紧起身穿衣,这新媳妇可是不能睡懒觉的。于是老曹也不得不起来,当然少不了对刘娟儿又摸又捏的享受了一把手瘾。 “猛子,昨晚上李明听墙根也不算多大的事儿,听老人们说咱这里以前还真有这个习俗呢。咯咯,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儿学来的。” 老曹沉吟了一番晃着脑袋说道:“娟儿啊,这事儿不是这么简单的,我刚才想了想,咋感觉我看到的那个脑袋好像是个小锅盖呢?李明可是中分啊?” “啥,锅盖?那不是虎子么?”刘娟儿惊讶地说道。 “可不是么,你想想李明哪有那样的担子,竟敢光明正大的扛着梯子来听墙根?出主意的指定是三驴子这小王八蛋,看样子李明也是受害人啊。 不行,我得赶紧去三舅家走一趟,真要虎子干的,去晚了可就抓不住了。”说完老曹赶紧洗了吧脸一路小跑地来到了远房的三舅家。 谁知道进了屋子一看竟然已经人去屋空,那四个家伙竟然已经逃跑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这两天工作忙还得加班,所以更新晚了一些,还请兄弟姐妹们见谅。以后会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