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野猪大红和二红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十六章 野猪大红和二红

来到空间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满地的红景天,周宇一拍脑门,靠,自己忘了这里还有一大堆的红景天了。本来昨天把红景天扔到空间里时就想要在空间里把这些红景天给种上,谁成想这一忙乎起来给忘记了。凭着空间的神奇,相信用不了几天这些红景天还能继续生长不少,最好一株能长成个十斤八斤的,那自己可就发达了,至于药效么,那就不需要自己操心了,就怕到时候药效好得爆棚啊! 美美地臆想了一番后周宇才想起来空间的目的,结果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斑斑和两只大野猪,难不成这三只家伙还在灰雾里? 看着那浓浓的翻滚着的灰雾,周宇不得已使出了绝招,就见这厮深吸一口气、气运丹田、张开大嘴呼喊道:“斑斑、斑斑……” 这一通大叫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余音足以绕梁十日。 当周宇第五次发出“斑斑”的声响时,突然间从他背后的灰雾中窜出两头红毛大野猪,这两头野猪与以前相比眼神清澈透明,丝毫没有以前那种动不动就眼睛发狂充血的情况。 这两头野猪虽然出了灰雾但看到前边有个人影后冲势仍旧不止,周宇此时可是没有大枪在手怎么会是两头野猪的对手?于是被吓得要死的周宇赶紧大声喊道:“停下、快停下!你们两头白眼狼,老子白救你们了!” 快冲到近前时两头野猪也看清了眼前的人,于是四只猪蹄子猛地往地上一使劲,地上留下四道沟痕,这才慢慢地刹住了健壮的躯体。 此时周宇的厚背已经湿透了,汗滴顺着脸颊“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周宇此时也顾不得擦汗,两头公野猪就在身前,看刚才那架势估计伤势已经好利索了,要不冲得能这么猛么?要是这两头畜生冷不丁地再来这么一下子那自己就不用活了。 看着周宇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两头大家伙竟然慢慢地靠近他,小眼睛露出灵动的光泽,似乎想和周宇亲近亲近。 周宇此时真是欲哭无泪,这两头野猪只要往自己身上一蹭,那自己这细皮嫩肉的大腿铁定得来几道血槽子不可,你说要是不和它们亲近是不是有点伤人家的自尊呢? 就在周宇站也不是退也不是的两难的时候,斑斑从周宇旁边的灰雾里慢吞吞地爬了出来,边爬还边伸出细长的脖子和周宇打招呼。 见着斑斑周宇就和见着亲人一样,赶紧上前摸了摸斑斑的头,也不管大王八听不听的懂,没好气地说道:“斑斑,你怎么不看着那两头家伙呢?他们刚才差点就伤着我了,这两个没良心的啊,亏我还好心的救了它们。” 斑斑要是真能听懂周宇说什么不就真成精了么?不过虽然没听懂但也知道这个主人现在生气了,于是赶紧挪着硕大的王八盖子凑到周宇身前想要载周宇玩一圈。 周宇再怎么生气也被斑斑这种小孩子的动作逗笑了,于是不再埋怨这个大家伙。但是另外两个大家伙怎么办?周宇这时候还真有些头疼了。 想了一阵子后周宇还是决定把这两头野猪给放了,因为这两头野猪现在已经产生了一些灵性,应该能分辨出好坏。当然如果以后这两头家伙还继续祸祸庄家那自己绝对不会轻饶了它们,保证会抓住它们剥皮炖肉。 想到这里周宇一个念头把斑斑和两头野猪给弄了出来。 可能是好久没有见到太阳了,刚一出来三只动物都有些兴奋,冲着天上叫了几声以发泄现在激动的心看着三只动物情绪稳定下来了,周宇上前轻轻地摸了几下两头大野猪,然后说道:“你们俩现在身上的伤也好了,今天就放你们走吧,不过以后可不能再祸祸庄家了,否则再被我碰到就是你们俩的死期。”说完使劲推着两头野猪让它们离开。 虽然听不懂周宇在说什么,可是经过空间灰雾治疗过地两头野猪已经变得极其聪明,从周宇的动作也能猜测到他的意思。 令周宇大跌眼镜的是两头野猪根本就没有像想象中地撒着欢儿的跑掉,而是依偎在周宇身边,同时嘴里还一个劲儿地哀嚎着,嚎得是撕心裂肺、日月同悲,把本就感情丰富的周宇哭得是噼里啪啦的,结果野鸡岭南坡顿时变得鬼哭猪嚎,幸亏这地方罕有人至,否则还真能吓坏几个。 后来一旁的斑斑看见事情不对,也加入到这支哭嚎大军的队伍中来,用细长的脖子拦着两头野猪生怕他们走了。 有了灵性的斑斑在空间里过得是逍遥自在,但是空间里除了瓜果蔬菜就自己一只活物,平时能不闷吗?这好不容易弄进来两头大家伙陪着自己玩要是走了自己岂不是又得恢复单身生活了? 哭嚎了一阵子后周宇决定了,既然这两头野猪这么仁义想跟着自己混生活,那就收了它们吧,反正也就是每天多几斤苞米面的事儿。至于青草和野菜满山上都是这个,只要他们自己稍微勤快点保证饿不着。 当然最后两头野猪也没有逃脱被取名字的厄运,周宇给这两头公野猪取了两个比较母性化的名字,一曰“大红”,另曰“二红” 得到周宇保证的一鳖二猪这才撒着欢儿地在水塘附近玩耍着,还不时地跳进水塘里冲个凉,玩得是优哉游哉的。 而周宇则又回到空间里用锄头在地上弄了一条条沟槽,把地上堆着的红景天的根子弄下来截成一段一段的全部种了下去。至此空间的土地里已经密密麻麻地种满了红景天。 当周宇走出空间时天边已经走到了大山的尽头,把斑斑和大红二红弄进空间后周宇扛着锄头、披着红霞,哼着乡村小调儿踏上了回家的路。 周家村主道的两侧种满了高大挺拔的杨树、柳树以及槐树等常见树种。夕阳西下,周宇漫步在这杨柳飘絮、槐花飘香的土路上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可能是今年夏初天气比较凉,道路两旁的槐树才开始开花,闻着那散发着清香的槐花,周宇忍不住用锄头打了一串下来,用手撸了一把放进嘴里慢慢嚼起来。甘甜、清香,还是记忆中的那个味道,看着那一排排的满树的槐花,周宇的肠胃禁不住地又快速蠕动起来。 “赶明儿个一定要做些槐花糕吃!”周宇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