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大坝竣工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五十八章 大坝竣工

又经过十几天的建设,狼沽河两岸增添了两座厚实恢弘的大坝,这两座崭新的大坝可不同于以往,底座全是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从中部往上才开始用巨石和粘土夯实了,而且为了经久耐用,大坝的宽度更是比以前加宽了三分之一。这两座大坝建完后整整耗去了周宇七百多万。 当然这个数字也只有周定邦和张会计这帮村委会的人才知道,而且他们也被周宇下了“封口令”不得把这个数字说出去。 周宇这么做只是想帮一下村里这些可爱可敬的乡亲们,可不是为了让他们对自己感恩戴德。都是一个村里住着乡里乡亲的,不是婶子大娘就是叔叔大爷,要是一看到自己就先来上三五分钟的感谢话那自己还活不活了?生活嘛就是小桥流水悠闲自在,没事儿的时候和乡亲们聊聊天打打屁,有事儿的时候大伙儿互相帮助,做事儿但求无愧于心尽力就好,千万别客气。 今天是大坝彻底完工的日子,天还没亮各家的女人就起来生火做饭,等到一轮红日冲破层层雾海喷涌而出时各家已经响起了碗筷交鸣的协奏曲。 匆匆吃完早饭,各家的女人赶紧收拾碗筷,然后就带着孩子跟在自家男人身边带着喜悦的神情大踏步地向着狼沽河走去。 两座崭新的大坝如两条巍峨厚重的城墙守护在狼沽河两岸,大坝上人山人海旌旗招展。 如果细看就会发现那些旌旗似乎是颜色各异的床单子和被面,只不过被手巧的女人们修剪成一面面迎风招展的大旗。 把这两座大坝修好那可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大事,所以免不了要庆祝一番的。本来周宇是打算再出一些钱购置些彩旗和鞭炮,但是被乡亲们拒绝了。 看着那两天犹如巨龙般伫矗立在狼沽河两岸的大坝。乡亲们打心眼儿里高兴,于是纷纷回家把家里比较新一些的床单被面都拿了出来做了彩旗。至于鞭炮则是由村里出钱买。 仪式简单而隆重。周家村人都质朴憨实,多以也没有感人肺腑喋喋不休的发言。 当大伙儿聚齐后村支书周定邦一个人站在一条板凳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喊道:“周家村的父老乡亲们,咱们的大坝修好啦!以后不管发多大的洪水都进不了咱村,咱们再也不用担心庄稼被淹,再也不用心惊胆战地晚上睡不着觉啦,咱们总算是为后代子孙做了件大事啊……” 说着说着老支书哽咽起来,脸上的泪水顺着刚毅而粗糙的脸庞滑落而下…… 秋风阵阵、彩旗飘飘、河水潺潺、白云悠悠,随着周定邦的话乡亲们也是喜极而泣。 虽然这一代人生活清苦饱经风霜,但在二狗子的帮助下终究给下一代留下点东西。而且从此以后侯家村彻底杜绝水患,怎不叫他们感慨万分热泪盈眶? 这么大的场面以周家女婿自诩的老曹咋能不到场?这会儿看到这么感人的场面加上本身就感情充沛,于是情不自禁地咧开大嘴是哇哇大哭,那真是眼泪如泉涌,飞射四溅。 这一声大哭把旁边的李明也给弄得眼泪吧碴的,再看看周围乡亲们的表情最终也是忍不住陪着老曹来了个激情二重唱,哥两个标着膀子大哭不已,那真是惊天动地鬼哭狼嚎。 本来大伙儿都是喜悦的泪水,这会儿都在心里温情地回忆着以前的苦难和现在的美好。冷不丁地都被这两个家伙的嚎叫声惊着了,抬起头纷纷朝那边看去。 周宇哥仨这会儿恨不得跳到狼沽河里,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丢人了,再说这是周家村的事儿。要哭也是自己哭,碍着他俩啥事儿了? 看到大伙儿都朝这边看来,周大彪和虎子实在是忍不住了。抬起脚给了这两个家伙一脚,但是老曹和李明现在入戏太深。这一脚啥作用也没有,反而这哥俩的哭嚎声更大了。 哥仨一看实在是没辙了。只好上前把这两个家伙撂倒,周虎更狠,看见身边还有几条没用了的床单干脆就撕下两块把这两个家伙的嘴给堵上了。 看到这哥仨的举动,再看看被撂倒的二人,大坝上“哄”地一声发出震天的爆笑…… 这会儿正在跃跃欲试准备放鞭炮的半大小子也趁势点燃了鞭炮,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和村民们开心快乐的笑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由于修建大坝的同时周宇这边的酒坊和冷库也在加紧建造,所以大坝修好后没过几天这两个工程也完事儿了。周宇把施工人员和过来帮忙的乡亲们请到山上很是庆贺了一番。 至此周宇这边的基础工程建设总算是告一段落。 至于在月亮湖上面架桥的事儿刘健来找周宇谈了两回,刘老板这些日子人困马乏实在是干不动了,本来周宇是打算一鼓作气把桥修起来,但是看到刘健都要给自己跪下了这才同意了他的提议,这座彩虹桥就留在来年春天修建,当然总指挥还是刘健,他是跑不了了。 忙完这些后时间已经进入了十二月,听说黑吉省北边已经有地方开始下雪了。周宇下一步就打算全身心地准备过冬,忙乎了整整一个夏天和一个秋天,自己及家人也该歇歇了。当然这之前还得把野猪群的事儿给解决了,要不自己的香巴拉准没好儿。 于是周宇利用一次早饭的时间和姥爷舅舅以及几位太公一起商议商议野猪的事儿,当这些人听到周宇的计划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让大红二红挨个野猪群去踢场子最后把附近所有的野猪都给领导起来?这孩子没睡醒吧?这事儿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儿。 周宇在这期间早就开始训练大红和二红了,用一面大门板画了一头大野猪,让这两个家伙练习两面夹击,只需要一个冲锋偌大的门板就会被两头大野猪顶出去好几米远。 而且周宇还怕这两头家伙在山上呆的时间长没了野性,就经常带它们到老林子打猎。 虽然自古以来还没有用野猪打猎的,但那是因为那时候没有周宇,更没有人拥有神奇的空间。要知道这两头聪明的大家伙经过周宇的调教比起一般的猎狗还好用,所以每次都是满载而归,当然主要的猎物还是些野兔獾子等小动物,至于野鸡只逮到过一次,主要是它被两头大野猪的突然袭击吓蒙了,这才被二红拱死。 看到这些长辈都不相信自己,周宇无奈地来到门口吹了声口哨,不一会儿就见前边青草横飞,大红和二红犹如两位大将军威风凛凛地出现在餐厅外,对着周宇就开始哼哼。 九位太公和王云海父子这会儿可是吃惊不已,原本他们也知道这两头大野猪很听话,但是现在竟然能听得懂口哨声呼之则来这就有些太神奇了。 “这小子是咋把两头野猪操练成这样的?这他娘的还是猪么?就连一般的狗也做不到这样吧?”大伙儿心里合计着。 但是发生在周宇身上比较邪乎的事儿也不少,这些长辈也懒得去问,既然这两头大野猪这么听话,如果战斗力也跟得上还真有可能把附近的野猪都给收服了。 “小宇,不知道大红和二红的战斗力咋样,要知道山上的野猪头儿可都不是善茬子,它们能够当上头领可都是拼死争过来的。”王云海疑问道。 “姥爷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大红和二红的战斗力绝对是杠杠的,而且它们还会合击之术,一头要是打不过咱就两头一起上,野猪群里可不会有这样的野猪吧?”周宇露出腼腆的笑容,很自然地说道。 周围这些老爷子心里是咋想的王志江不清楚,但是做为一个打了一辈子猎的资深猎人王志江此时真想说声“靠”。心里不禁对外甥生出了极大的鄙视,长这么大也没听说过哪头野猪为了头领之争还找个帮忙的啊?这他娘的都是啥跟啥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