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大风寒雪纷飞,心里暖如春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百六十六章 大风寒雪纷飞,心里暖如春

李太公昂首望天,看到如此奇特的景色发出不可思议地惊叹声:“他娘的,开眼了,真是开眼了啊。” “老头子,我跟着一辈子也算是走南闯北了,这辈子也没见过这样的景象啊,真是不敢想象。这地方真是不错,我都舍不得走了,怎么着也得看看其它三个季节的景色吧?”太奶奶也由衷地夸赞道。 “太奶奶,您老不想走就在这里住下好了,你看我这里多好?有吃有喝还有美景看,到哪儿找这么好的地方啊?叫我说你和我太公以后干脆就常住这里得了,让我们小辈儿好好孝敬孝敬你们。” “呵呵,好,好啊,小宇这孩子就是好,行了,太奶奶我决定了,以后就在你这里常住了,这些日子住下来老太婆都觉得年轻了好几岁呢,这可是座宝山啊。” 周围的人欣慰地笑了笑,老太太说得太对了,这可不就是座宝山么? 由于雪下的大,周宇欣赏了会儿后由于怕别的地方有危险,就带着周虎和李明到动物圈和半山腰的家禽窝看了看。结果还不错,没有发生被大雪压塌的情况。 然后哥仨又跑到山下到养猪场转了一圈,帮着八叔等人把猪棚周围的雪清理了一番这才回来。 大雪依旧漫天飞舞,加上天气阴沉的不像话,所以能见度差的很。 想到河滩地那边的五座温室,周宇便没有心思欣赏雪景。话说那五座温室刚建起来不久,还没经过恶劣天气的检验呢。也不知道现在咋样了。 想到这里周宇便又把李明和虎子拉到车上,哥三个开着车急匆匆地赶到了大坝边。 一下车哥仨就懵了。就见五座温室周围围满了人,大伙儿拿着扫帚木锨正在除雪呢。一个个头上身上都铺满了雪花,忙的是一塌糊涂。 原来这场大雪从昨天半夜就开始下了,等早上王志江打开房门看到白茫茫一片时心里就害怕了,赶紧把昨晚上和自己一起值班的大奎叫起来,老哥俩挨个检查温室的情况,发现一切正常后这才松了口气。 要知道建这五座温室可是花了周宇好几百万呐,这要是有个闪失俩人还活不活了? 不过虽然现在没有危险,但是大雪还在继续下着,眼看着温室上面的雪层越来越厚。俩人也顾不上别的,拿着家伙事儿就开始打扫棚顶上的雪。 俩人刚干上几分钟,周定国哥俩就带着十几个乡亲们过来帮忙了。这哥俩和王志江一个心思,都怕这温室被大雪压塌了,所以起来后赶紧召集了几个邻居就过来了。 但是这十几个人对于五十亩地的温室来说还是有些少,好在随着天儿越来越亮,村里人都自发地带着家伙事儿陆续地往这里赶,不到一顿饭的工夫,村里各家几乎都有一个人过来帮忙。 “哎呦。这不是二狗子吗,山上还有不少事儿呢你来这干啥?有你这些叔叔大爷在这里你担心个啥?赶紧回去忙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正站在梯子上扫雪的吴老大看到周宇过来了瞪着眼睛说道。 虽然天气阴沉风寒雪大,但是周宇此时的心里火热火热的。笑着说道:“大爷,这可是我自己的事儿,你们都在这里帮着忙乎我哪能走啊?再说山上那边有我八叔他们忙乎也用不着我。谢谢你啦。有空我请你喝酒哈。” “滚犊子去,啥你的我的?你小子不是还叫我一声大爷吗?你说说你有事儿了我能不帮忙吗?你看看把你出息的。还和我还外道上了。行了你小子也别在我眼前晃悠了,我看着头晕。你爸和你舅舅在那边呢,赶紧过去吧。” 吴老大说完也不理周宇,继续他的扫雪大业去了。 周宇苦笑一声继续往前走着,一路上和正在帮忙扫雪的叔叔大爷打着招呼。 周定国这时候正和小舅子在一起叨咕这场大雪呢,看见周宇来了周定国赶紧说道:”小宇你咋过来了?“ 周宇此时很无奈,合着自己就不该来啊,但这温室是自己的好不好?瞧瞧这些叔叔大爷包括老爸的眼神,自己真就这么多余吗? “爸,你觉得我不该来吗?怎么前边遇到的那些叔叔大爷这么说,你也这么说?我说,你们不是想把我这温室给黑去了吧?”周宇笑着说道。 “哈哈哈,臭小子我是你老子,黑你的东西有意义么?我死了后啥家底还不是你的? 不过你可以和我开开玩笑,但是对你那些叔叔大爷可不能这么说。人家那是真关心你,怕你山上忙不过来。再说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自己过来帮忙的,你看看,雪这么大还能做到这样,不容易啊。你小子以后可得好好帮帮大伙儿,不能吃独食知道么?”周定国又来了次现场教育。 周宇点了点头,老爸不说自己也不会忘了这些乡亲们的。 和老爸唠扯了两分钟周宇走进温室。这座温室里面种的是大西瓜。温室外大雪纷飞,千里冰封,温室内却是温暖如春一片绿意,可谓冰火两重天。 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照料,温室里的西瓜种子早就破土发芽,现在已经开始爬秧子了,这些西瓜种子可是用空间液浸泡过的,所以现在看来长势迅猛,整株的瓜秧子都清新翠绿,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 尽管外面有人帮着扫雪,可是周宇还是有些不放心,掏出手机给李建斌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李建斌信誓旦旦地保证温室指定没问题,让他把心放到肚子里。 放下心来的周宇扛了把扫帚出去和大伙儿一起忙碌着,直到中午才把温室顶部和四周的积雪扫完。 可能是被周家村团结一心地这股劲儿感动了,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天气竟然放晴,不久一轮带着光晕的金色太阳冲破云层发射出万道金芒。 晌午的时候舅妈来送饭了,这些日子每到中午其他五人都回家吃饭,只有王志江留在这里看护温室,所以每天舅妈或是王桂兰都会过来送饭。 知道外甥上午就过来了,所以舅妈带来的饭菜也不少,一进屋就招呼着大伙儿赶紧趁热乎吃。 菜一般,萝卜丝粉条汤和一个大白菜炒肉,但是做的地道。浓白的汤中萝卜丝翠绿如新,配上一些晶黄剔透的用地瓜粉酿制的粉条,上面再撒上葱花香菜,还没等吃,就让人口水直流;大白菜可是用空间水浇灌地,用大锅爆炒,里面再点缀些红艳艳的胡萝卜片,真是要颜色有颜色要味道有味道。 哥几个也是饿了,被这菜香一熏立马就馋的受不了,拿起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吃得那叫一个香啊。 吃完饭后周宇和舅舅舅妈告别就和虎子李明上了车开始往回返。 这入冬的头一场雪还真是不小,村道上覆盖了半捺厚的积雪,汽车碾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午后的阳光照在雪地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照得人眼睛都发花。整个世界都是耀眼的白,那绵绵的白雪装点着世界,琼枝玉叶,粉装玉砌。 村子四周的一些林子,一改往日的装束,已换成洁白的银装素裹。高高的白杨树枝就像一把把银色的利剑直插云霄。苍翠的针叶松,纹丝不动的挺立在那儿,高傲地接受着风雪地洗涤,针叶上积满了毛松松的雪球,被风一吹犹如那千树万树露出笑脸的梨花。一片片垂柳的枝条不再显得那么瘪色,上面缀着的白雪就像朵朵含苞待放的白梅花。(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