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菊花酒的来历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五十七章 菊花酒的来历1

到家的时候,周宇被院子里的景象惊住了,就见院子当间架起了一个土灶,上面落着一口大铁锅,锅里“咕隆咕隆”地煮着什么。老爸和三叔陪着太公坐在椅子上唠嗑,周虎这小子用一只特大号的铁钩子在锅里滑动着,一脸的歹相。 看见周宇回来了,周虎提着个铁钩子屁颠屁颠地迎了过来,满脸含笑地说道:“哎呀,二狗哥回来了啊,都三天没见到你了,听说你在山里的舅舅家吃香的喝辣的,快点让兄弟看看你胖了没?” 周宇咬着牙、眯缝着眼睛也不说话,周虎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哎,你还别说,我二狗哥这小脸吃得都锃锃(胖了的意思)了,看来你这趟进山油水儿不小啊!” 看着周虎阴阳怪气的样子周宇恨不得踹这家伙一脚,什么叫小脸都锃锃了?哥哥我让野猪撵地怎么也得掉个二三斤秤了吧? 看到周宇不说话,周虎又得意洋洋地说道:“不过你还有救,自己在肥吃肥喝的时候还没忘了我们这些受苦受难的亲人,看在你带回来这么多好吃的野味儿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偷偷地进山了。不过下次一定要带上兄弟我啊!那样的话咱往回背东西的时候也能多背些不是?” 听到周虎说得越来越下道,周定邦是在听不下去了,冲着儿子就是一嗓子,“三驴子,你在那里穷得瑟什么?你二狗哥忙了一下午还没喝口水呢就听你在那里穷白乎了,还不赶紧地给你二狗哥打盆洗脸水去!” 听了老爸的话周虎一溜烟就没影了。周宇这个舒服啊,看到三驴子挨训比洗脸舒服多了,这小子就属于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类型,而且这小子特会顺杆爬,你给他点笑脸就阳光灿烂,总之就是三个字儿:欠收拾! 把锄头放在墙角后周宇来到太公旁边和太公还有三叔打了个招呼,这时候老爸周定国说道:“小宇,这不你从你老爷家带回来不少野味儿,我和你妈下午就寻思着今晚好好弄一桌咱们两家好好吃一顿,本来我还去你吴太公和刘太公那里也想把他们叫来,可是几位老人家说咱这是家宴,不年不节的就不来凑热闹了。 你三婶和你妈正在外屋里忙活着呢,我们几个老爷们负责煮肉,不过这活儿也被三驴子抢着干了,所以我和你太公还有三叔只能坐在这里唠嗑了。” 周宇心里极度地鄙视了一把三位长辈,感情这是在熊傻小子啊,估计三驴子也是被这三位以长辈的名字逼着去煮肉的,要不这小子对于劳动才不会这么积极呢,换成吃还差不多。 不过为了以后有好日子过这番话周宇可是不敢说出来,对着老爸哈哈一笑打个谎儿就过去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弯月牙轻盈地挂在了柳梢头,漫天的繁星从白日的睡梦中醒过来,不停地眨着眼睛,打量着这片熟识的大地。 周宇家的院子里支上了一个两百瓦的白炽灯泡,周围蚊虫飞舞。离灯泡不远处的葡萄架下满满一桌子的野味儿冒着腾腾热气,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儿。 众人纷纷落座,桌子上除了各色野味儿之外还有一坛子酒。看到这坛子酒所有人眼睛都是一亮,大伙儿没有想到周定国会把这种酒拿出来喝。 老太公哈哈一笑大声说道:“定国,没想到你还有这种酒,自从喝了你一坛子菊花酒后别的酒我几乎都喝不下去了,这才是真正的好酒啊,而且喝完后我感觉这身子骨儿都强健了不少,这绝对是神酿啊!” 周定国笑呵呵地回答道:“老爷,这种菊花酒我也就剩下这一坛了,原本还有两坛子的,这不前两天小宇进山去看他姥爷,这孩子有三年多没看望他姥爷了,这一趟去可不能空着手,要不我和桂兰心里都过意不去,所以就让这小子给他姥爷又捎去一坛。剩下的这坛酒本来我还想留着小宇结婚的时候用来招待娘家客也好给自己张长脸, 但是一看今天这些好菜我还是忍不住拿了出来,我想今天您老在这里,而且小宇还没喝过,就这么给未来的娘家人留着也不合适,所以呀还是咱家人喝了算了。这菊花酒正好配得上这桌子好菜,今天咱们也腐败一把。” “好、好!”周虎使劲儿地拍着巴掌,满脸的兴奋之色。周宇看这小子的表情心里估计着这小子肯定也喝过这种菊花酒,背不住就是偷偷地偷喝太公的。 今天这桌子菜黄羊和野猪只是配菜,弄了一个羊汤和烀野猪肉,真正的大餐是全鹿宴,由老妈主厨,三婶配厨。据说老妈在家里当姑娘的时候就做的一手好菜,尤其是在山珍野味的烹制上更是深得祖传,就这一手全鹿宴已经把大伙儿吃得是找不到北了。 清蒸鹿蹄、红烧鹿肝、野山椒炒鹿肉、烤鹿腿、白条鹿胸脯、酱蒸鹿尾……反正是鹿身上的零部件王桂兰都做了一道或是两道菜。 为了怕全是肉菜油腻大,王桂兰和三婶子还拌了一些刺嫩芽、山荠菜等野菜,当然一盘猪耳朵拌黄瓜也是不可缺少的。 吃着纯正的山珍野味、天然清新的山野菜,喝着色泽翠绿、浓郁芬芳地菊花酒,末了再来上几口羊汤,那种滋味、那种满足感实不足向外人道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山里已经起了凉风,一大桌子的菜愣是被大伙儿消灭了一大半儿,众人落筷子的动作也渐渐地慢了下来。王桂兰和三婶子起身给大伙儿冲茶去了。 一仰脖喝干了杯中最后一口菊花酒,周宇红着脸对老爸说道:“爸,你从哪儿弄的菊花酒?这酒也太好喝了,这色泽、这酒感绝对比茅台和五粮液还要上一个档次啊!这酒要是能弄到我们可就发了!” 三叔周定邦也跟着调侃道:“二哥,这事儿我都问了你好几回了你吞吞吐吐地也不肯说,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说道?要不然你就是怕我知道了打这酒的主意。” 周定国瞪了一眼自己的兄弟,气呼呼地说道:“这里面有个屁的说道,老三,你也不用激我,要是还有酒不管你打不打主意我都得分给你一半,谁让咱俩是兄弟来着?” 这时候旁边的王桂兰出声了,“小宇他爸,你就和大伙儿说说吧,这事儿也没什么丢人的,再说你那时候还不都是为了孩子?” 最后太公一锤定音:“定国,你就和我们说说道说道,老头子我也很好奇啊!” 周定国深吸了一口气,“行,既然你们想听那我就说说这酒是怎么来的。” 说完后拿起桌上的茶缸子喝了几口水润润嗓子,这才又继续说道:“这事儿说起来还和小宇有关系。” “和我有关系?爸,到底是咋回事啊?”周定国话音未落就被周宇打断了。 “哎呦我的二狗哥唉,我们正在听二大爷说呢,你说你插什么嘴?大人说话小孩儿闭嘴!” 得,又被三驴子这个混蛋借机打击了一回,不过这时候周宇可不敢反驳,要是把全家都惹火了就不好弄了,还是听老爸继续说吧。